死狗誰能扶上牆:歷史上三個窩囊廢皇帝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6     檢舉
死狗誰能扶上牆:歷史上三個窩囊廢皇帝

「死狗誰能扶上牆?」這句話同樣也非常適用於歷史上那些個扶不起的窩囊廢皇帝。

由於歷史的原因,一些沒有管理才能的傻瓜白痴竟然鬼使神差地坐上了龍椅。這種人君臨天下,百姓活在水火之中自是情理之中。

西晉武帝司馬炎即位後,憑藉著祖宗遺留下來的豐厚家業和雄厚實力,吳主孫皓便自縛而降,統一大業就這麼簡簡單單完成了,成了他帳上的功勞。

不想,這晉武帝上班後,不是整頓朝政,而是一頭扎進後宮發展什麼第三產業去了,一口氣解決了10000多名女人的就業的問題,不過,一定要是絕色女子,什麼東瓜南瓜之類還是入不了圍的,就像當今某些賓館、超市、服務部門招聘女孩子一樣,一定要個頭達到一米六、臉蛋漂亮、身材苗條。

在皇帝的帶頭示範下,幾乎整個晉王朝的統治階層都爭相攀比——你用蠟燭當柴燒,我就用蜂蜜來刷鍋;你用香料塗牆,我就用赤石脂來刷牆,現代人的裝修與之相比,也只能相形見絀。

坐了幾年皇位之後,晉武帝便大筆一揮,立自己的長子司馬衷為太子。司馬衷是個什麼貨色?上文有所述及,天下人都知道他是個弱智,就是晉武帝不知道,為何?別人不敢說,不僅如此,還一個勁地夸,一旦有事,自然有高人代辦,呈送給晉武帝看的文章都是別人代做的。於是,晉武帝以為這痴呆兒子才氣了得、文才蓋世,結果蒙在鼓裡也不知道,你說可憐不可憐?

結果,到了是騾子是馬要拉出來遛遛的時候,這幫人可就急了。這樣的人,怎麼能當太子呢?可要真刀真槍幹事業呀!於是群臣上書勸諫的人不少。晉武帝就納悶了——難道我這聰明兒子不能勝任嗎?

為了「驗明正身」,晉武帝叫人給太子送去了一疊公文,讓他批覆,測測處理政事的能力。但他卻犯了個錯誤,竟然不當面考考。當面考試也還有舞弊者,何況還是開卷考試,這皇帝還真是白當了。晉武帝哪裡知道,太子的批覆都是別人代寫的,是典型的作弊。可笑的晉武帝搞了次免檢考試,就斷定太子不是痴呆,國家大事如此草率,讓人哭笑不得。

結果,第二天太子批覆的公文送到案頭,晉武帝看著上面寫的頭頭是道,大放寬心,高興地對群臣說——誰說太子傻,我看就不比我差。就此放下心來,確定由其繼位。

司馬衷就這樣稀里糊塗地登上了本不屬於他的歷史舞台,結果其表演可想而知,執政一塌糊塗,最終把自己的小命賠了進去不說,而且連國土都被外族搶去一大半,真是夠窩囊的了。

如果說司馬衷是個智障青年,屬於典型的陰差陽錯,這條「死狗」扶不上牆還情有可原的話,那唐中宗這個窩囊廢可就「窩囊」得不可原諒了。

唐中宗李顯絕對算得上個大戶人家出身:自己是皇帝,爺爺是皇帝,父親是皇帝,弟弟是皇帝,兒子是皇帝,侄兒是皇帝,就連娘老子也是皇帝。按理這樣的家庭出身的人必定具有霸王之氣,應該是四方來朝、八面威風、鶴立雞群。但是,歷史卻跟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身世顯赫的李顯一生都表現得平平庸庸,唯唯諾諾,窩窩囊囊。

這可能與武則天教育兒子的方式有關。武則天的嚴厲管教是出了名的,她信奉刀下出孝子,看不慣兒子的舉止便紅刀子進、白刀子出,你不服氣,就砍了你。李顯的兩個哥哥李弘和李賢就是這麼被砍死的,在這樣的教育環境下,李顯能活下來應該算是萬幸中的萬幸了。這與我們當下一些家長的棍棒教育好有一比——有些人堅信「三句好話,比不上一根馬棒棒」,信奉什麼「棒下出孝子」,看不慣孩子的行為便亂揍一頓,全然沒有教育方法可言。

公元683年,唐高宗病逝,李顯順理成章登上皇帝寶座。有一天,中宗想討老婆韋皇后的歡心,於是準備提拔自己的老泰山韋玄貞當宰相。詔書發出去後,另一個宰相裴炎卻不予執行,看看,這皇帝還當得真是窩囊,宰相不聽皇帝老兒的,這還真是少見。裴炎不執行,不過以各種藉口推託:推選不民主集中,沒有談話考察,或者是資歷不夠,能力不夠……中宗一聽,氣不打一處來,對著裴炎發了火:「我讓他當宰相又怎麼了?我就是把江山都給他又能怎麼樣?!」

裴炎一聽這話嚇得面無人色,這還了得,這不是暗示大唐江山要更名換姓嗎?不得了啦,趕緊就打了個小報告給武則天。武則天一聽,這還了得,你不想干,也得把這好位子留給你媽呀。於是,她馬上召集部隊,全城戒嚴,實行宵禁,當眾廢黜中宗。看看,這看似不經意的一句氣話,竟然就能毀了自己。

所以,李顯委屈得不得了:「我犯了什麼罪?」武則天怒斥:「你想把天下交給韋玄貞,這難道還不是罪嗎?」可憐李顯當了兩個月皇帝,位子都沒坐熱,就給廢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公元705年,宰相張柬之趁武則天病重發動政變,逼迫她重新迎回了李顯,李顯在18年後,竟然奇蹟般地又一次登上了皇帝寶座,而韋皇后憑藉對李顯的控制理所當然地掌握了朝廷大權。掌權的韋皇后生活放蕩,和武則天的侄兒武三思勾搭成奸,敗壞朝政。宰相張柬之知道情況後,便秘密覲見中宗,要求誅殺武三思。但窩囊的中宗不但不聽,反而將事情全盤告訴了武三思,從而導致了張柬之的被殺。更難以置信的是,中宗對韋皇后和武三思的姦情不但毫不介意,而且還持放縱態度:武三思和自己的老婆在床上打情罵俏地玩賭博遊戲時,他就坐在一邊觀看,還蠻有雅興地幫他們數錢!其窩囊程度可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堪稱古今一絕。

正是中宗如此不中用,使得韋皇后越發大膽,也一心想學武則天君臨天下。於是,在公元710年6月的一天,韋皇后母女倆給中宗送了一個有毒但美味的餡餅,中宗傻乎乎地吃完後,當天便毒發身亡,窩囊地死在了自己老婆和女兒的陰謀之下。

李顯一生是極其悲慘可憐的,先是有一個如此強悍的母親,後有一個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淫亂妻子,更有一個不孝的絕情女兒。母親、妻子、女兒,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女人在他這裡卻成了冷血、惡毒、兇殘的代名詞。由此看來,在封建社會的宮廷鬥爭中,只有你死我活,爾虞我詐,根本毫無親情可言。不知道李顯在毒發痛苦倒地時心裡是如何想的,是生不逢時,還是命該如此?也許結束這種如此窩囊的生活,正是他最大的心愿吧!

如果說李顯的窩囊是由於武則天的刀劍教育的話,那麼蜀主劉禪的窩囊那就真不知到哪裡追查原因了,畢竟他生活在刀光劍影中,成長在血雨腥風裡,經過血與火的洗禮,竟然還是如此懦弱,如此沒有主見,就是諸葛亮再怎麼長壽、再怎麼神機妙算,只怕也無能為力了。

劉禪,小名阿斗,三國時期劉備的兒子,其昏庸無能在歷史上是出了名的,後來,人們常用「扶不起的阿斗」來比喻那種懦弱無能、沒有發展前途的窩囊廢。

據史書記載,劉備去世後,由兒子劉禪繼位。一開始,由於有諸葛亮等有才能的人輔佐,還沒有什麼大問題。後來,這些輔臣先後去世,蜀國也就很快被魏國滅了,劉禪因此投降被俘。

他投降後,被安排到魏國的京城許昌居住,並且封為安樂公。有一次,司馬昭說:「安樂公,你離開蜀地已經很久了,因此我今天特別安排了一場富有蜀國地方色彩的舞蹈,讓你回味回味啊!」劉禪本來就是個玩樂之徒,於是想都沒想便欣然赴約。

陪同去的臣子看著那些蜀樂表演,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只有他看得津津有味。看完歌舞表演,司馬昭問道:「你還想不想回西蜀的家鄉呢?」劉禪答道:「這裡有歌舞看,有美酒喝,有美女陪,我還想什麼西蜀國呢!」弄得人哭笑不得。不過,別看這劉禪在歷史上沒作什麼貢獻,可為後世提供了一個響噹噹的成語——樂不思蜀,還是有所成就的。同時,他也正因為如此,在歷史上出了不少風頭,不過,其歷史貢獻只能歸於其昏庸無能。這樣總比默默無聞強似許多。

看了歷史上這些個窩囊皇帝,確實是些扶不上牆的死狗,糊不上牆的稀泥。這只能慨嘆歷史竟然開這類國際玩笑,把一些原本無意於此的人硬生生推上龍椅,不僅如此,還在這舞台上演繹著各式各樣的醜劇、鬧劇,成為千古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