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母职,没人教我该怎么做,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

在狮城打拼     2017-05-16     检举

没教科书 也没人教我该怎么做 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身兼母职,没人教我该怎么做,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

阮伟东(中)在家人陪同下,首次公开接受媒体访问,受访时他不时低着头,神情黯然落寞。 

“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现在没有人可以教我该怎么做,可是现实就这样向我压了过来,我只能选择面对。”

 

孕妻车祸丧命,留下早产女儿,丈夫阮伟东(25岁)首次公开接受媒体访问,他受询时这样形容他目前的心情。

新加坡报章连日报道,母亲节前夕(13日)早上约8时左右,怀胎6个月的准妈妈吴桔葶(25岁),在裕廊西1道第456座组屋前的路口,与家婆牵手过马路时,不知何故被一辆载送煤气的罗厘撞上,送院急救后不治。

黄廷方医院的医生紧急剖腹,保住她的腹中胎。女宝宝已取名为“瑜恩”(译音)。

 

 

痛失爱妻的丈夫阮伟东,今早在新加坡《联合晚报》会议室召开记者会,首次开腔透露事发后的心情。

他表示,这几天对他来说非常艰难。

“没有教科书,也没人能指导我该怎么做。现实就这样向我压了过来,我只能选择面对。”

被问及这几天发生那么多事,他如何应付,他看着记者回问:“怎么应付?我也想知道该怎么应付。”

阮伟东强忍激动情绪,冷静地接受访问,全程并没掉一滴泪。期间,他多次要求记者重复念出问题,似乎思绪仍有些混乱,尚未走出悲伤阴影。

他受访时,家人就坐在他的两侧,不时把手放在他手臂上,安慰并给予他支持。

阮伟东也坦言“很累了”,目前最需要的是时间和空间。

阮伟东面对访问时,数次要求多一点时间思考如何回答问题,似乎正努力整理思绪。他神情疲倦,双眼微肿。

他说,周二早召开记者会,是想要为这起事件做一个了结,并希望大家往后能给予他们一家人时间和空间。

“我累了,我需要时间和空间,我也需要我的女儿。”

记者会结束后,他大口喝下矿泉水平复情绪,并在家人和义工的陪同下,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身兼母职,没人教我该怎么做,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

阮伟东与吴桔葶2016年10月刚举行婚礼,岂料妻子上周被罗厘撞上后不治,留下剖腹救活的女婴。(档案照) 

问及未来的打算,阮伟东多次强调,周二只是车祸发生后的第4天,目前脑袋里有太多事情要想、太多决定要做。

“星期六所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我的妻子留下一个女儿给我,我除了当父亲,现在还要扛起当母亲的责任。”

事发后,他忙着打理妻子后事的同时,每天都会抽空到医院看女儿。

“每个人都知道我的女儿失去了妈妈,女儿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我……我也需要我女儿。”

女儿暂不需要母乳 阮伟东感激各方关心

阮伟东女儿目前情况稳定,暂时不需要母乳,丈夫感激这几天来给予他们关心的国人。

有称早产女的父亲要求公众能捐母乳哺育早产女,阮伟东澄清:“女儿目前不需要母乳,我们已经在跟医院讨论,医院会再做决定。”

他透露,电邮是家人代他发的,家人认为那就是他长期所需的。

他透露,女儿目前仍在国大医院的新生儿加护病房,情况稳定。

对于公众的关心和捐款意愿,他代表全家感激公众,并说:“我们感受到了。”

出席记者会现场的还包括负责阮伟东住家那区的裕泉基层义工,他们称若公众想要帮助他们一家,[[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