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胡文虎,人称《万金油大王》!豪门别墅建18层地狱,却女败父业家族虎落平川。(图)

hkpush10     2017-05-10     检举

1941年2月的一天,一批华侨代表应邀参加“国民参政会”,飞抵重庆。这时正值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

身旁陪同人员一想到将要面见蒋介石,不免都举止拘谨。

唯独一个人,大步流星迈进戒备森严的总统官邸,潇洒自如。当蒋介石进入会客厅,他走上前,做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错愕的举动。

他伸出手,拍了拍蒋介石的肩膀。

这一拍,连蒋介石也吓了一跳,但还是挤出一丝笑容,示意他坐下。

他成了唯一一位“拍”过蒋介石肩膀的人。而他的身份远没有这么简单:

生于缅甸仰光,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继承父业。

他发明的良药,其销售网络被经济学家估计覆蓋了地球一半的人群。

先后独资创办了17家中英文报纸,均以“星”字冠名,成就了他的星系报业王国。

他还是抗战时期华侨中捐献物资最多的个人。

他被称“南洋华侨传奇人物”。

你或许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一定用过他发明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居家旅行必备良药:万金油。

他叫胡文虎,人称“万金油大王”,

胡文虎从小就争强好胜,性子上来了谁也不理会。前前后后换了十个老师,终于被学校辞退了。父亲无奈,只能把他送回家乡念私塾。

西游水浒里的忠义肝肠,都成了他心目中的大英雄;血液中流淌的是客家人生来勤劳俭朴和强悍不屈的性格。正是因为这样,发达后的胡文虎看到那些趋炎附势的人,眼里都只有不屑。

永安堂旧址

“客家子弟不平凡”

早在19世纪末,胡文虎的父亲胡子钦就只身一人,冒险乘坐“大鸡眼”船,漂洋过海到了今天的缅甸仰光,创建了永安堂国药行。

十几岁的胡文虎白天在药铺帮忙,晚上点灯读书。

一生悬壶济世,施药救贫,胡氏父子的国药行深得缅甸华人之心。

只是,苦心经营了几十年后,因为平日里乐善好施,胡子钦没有留下积蓄不说,反倒留下一大笔债务,永安堂国药铺也濒临倒闭。

胡文虎及妻子

眼看着父亲毕生的心血都将毁于一旦,胡文虎典当了妻子郑炳凤的一对金脚镯,处理了父亲的身后事。面对衰败的药堂,胡文虎没有气馁,他与弟弟胡文豹商量了一番,决定振兴永安堂。

安排好永安堂的日常事务,胡文虎便动身前往香港考察。临走前,母亲拿出平生的积蓄,泪流满面:“全部心血都交给你们了,是生是死就全看你们自己了。”

用这2000元,胡文虎拜访了香港药材行的老板,还清了父亲欠下的债务,清理账目后,重新联络了父亲的老顾客们。日夜工作,每天胡文虎只睡四个小时。

尽管父母都信佛,胡文虎却从不相信宗教宿命论。他意识到改变现状的前提,需要对中草药进行一场大改革。

兄弟二人把中缅两国的药物研究了个遍,还聘请了多名西医专家前来研发。

当时人们一定没有想到,用薄荷脑﹑樟脑﹑桂皮油﹑案叶油等加石蜡制成的膏状药物,竟会产生如此神奇的功效。

南洋地带气候炎热,日光强烈,人们在劳作中非常容易中暑、头晕、疲乏。

永安堂国药行改良后的虎标良药,一时间成了人们消暑清凉的不二之选。

胡文虎的事业也开始坐上过山车。

1910年,虎标良药在仰光发迹。

1923年,新加坡设立永安堂总行。

很快曼谷、泗水、棉兰、吧城等东南亚城市纷纷设立了分行,上海、汕头、厦门等城市也出现了永安堂的分行。

胡文虎未雨绸缪,在战争到来的同时,赶在物价飞腾之前囤积了大量制药原料。

战争时期,药品供给不足,虎标良药远销整个西太平洋以及印度洋,包括中国、东南亚以及印度这三大人口最多的市场。

有经济学家估计,“虎标良药可能性的顾客相当于地球全人类的半数以上。”

据称当时胡文虎名下的财富已达3000多万美元。

好的商品需要有力的宣传,胡文虎深谙这一点。同乡胡灿说:起初胡文虎把万金油一瓶瓶送人,让人们试用、了解产品功效后,再开始销售。

每年春节,他都派员工在路口悬挂起大量灯笼,一边画着老虎,一边写着“永安堂”。

有时候,他自己还会顶着虎头去推销。生意受阻,他就把私家车改头换面,装上了老虎头,车身涂上老虎斑纹,把喇叭变成发出老虎吼叫声,游走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俨然就是一个行走的广 告。

胡文虎请美国福特汽车厂定制的一辆安了虎头的汽车

当然,胡文虎整个商业生涯最大型的行为艺术,必须是他的虎豹别墅。虎豹别墅有三处,分别在香港、新加坡和福建龙岩永定。

虎豹别墅的画风也是延续了他一惯的kuso风格。偌大一个庭院变成了泥塑中国传说故事展示馆,亭台水榭、假山石洞间陈列著观音菩萨、妖魔鬼怪……居然还有阎王殿。讲述著西游记、八仙过海等故事。

鉴于华侨离乡日久且普遍文化水平不高,胡文虎将虎豹别墅作为一所学校,为当时不识字的华人提供一系列中国历史、文化、宗教和道德、伦理的课程,其作用就像哥特教堂安装的宗教花窗,即便是看不懂《圣经》的普通人也能够熟知基督救世的故事。

他在别墅中设立一个泳池,标明只有华人才可使用,更是大涨了海外华人志气,树立了华侨领袖的非凡形象。

另一方面,精明市侩的胡文虎也将之作为品牌宣传的手段。香港虎豹别墅竣工后,胡文虎举办了盛大的乔迁宴,邀请香港总督在内的1600名贵宾出席;新加坡别墅落成,同样举办了盛大的乔迁宴。

如今被探访者认为诡异的新加坡虎豹别墅,它的动工新建几乎动用了当时新加坡所有的黄金库存,它的照明系统比当时整个新加坡的其他建筑物加在一起还要多。总之一句话,我胡文虎就是南洋华侨中最牛的,不仅富可敌国,就连“洋大人”都要敬我三分。

可是胡文虎是不是真的审美水平那么差呢?就是一个没文化的土豪?也不见得。

根据一位长期跟随胡文虎的族侄胡知非回忆,某天他去拜访胡文虎。

胡文虎问他:“你觉得虎豹别墅这些雕龙画凤,靓不靓?”

他不敢拂逆其意,但又不想昧着心理原想说的话,就说:“很好看,不过有些人说‘太俗了’。”

胡文虎回答说:“他们懂什么,我这个花园是给世界游客欣赏的,若学欧美的洋化,再洋也洋不过他们,他们到香港来,怎么会有兴趣来看?”由此可见,胡文虎设计的别墅,故意全盘采用中国寺观庙宇中惯常的泥塑彩绘造像,就是为了与众不同,夺人眼球。

从胡文虎的所作所为,也算是一个话题不断的商人。卖药品做报业;做慈善捐医院捐学校支持抗战;

高调秀资产……他的生意做到富可敌国,不仅是万金油大王,还是报业大王,旗下“星系”报业共有16家英文报纸,建立起遍布全球的庞大报业网络。

令人唏嘘的是,胡文虎去世后,报业生意交给女儿胡仙打理。而后因投资地产失败而导致破产。香港虎豹别墅被香港李家收购。不过,近年来,香港政府施行历史建筑“活化”。2013年,胡仙名下的“胡文虎慈善基金”最终夺得活化发展权,将别墅重新命名为“虎豹乐圃”。浸润香港一代华人的虎豹别墅将重新作为公共花园开放参观。

胡文虎将别墅当做为华人开设课程的学校,教授文化、宗教、历史等课程。

据称,这虎豹别墅看似奇怪,胡文虎却动用了新加坡所有的黄金库存,只有一个目的:宣扬虎标,张扬自己。

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胡文虎也许只是个“万金油大王”。

而他之所以传奇,就在于他的“报业帝国”。胡文虎是个聪明人,靠传统广 告宣传,不如打造属于自己的媒体报业帝国。

1929年1月15日,《星洲日报》创刊号正式发行,星系报业王朝的序幕就此揭开。

在汕头,《星华日报》发刊;厦门,《星光日报》出版;香港,《星岛日报》出刊。这还不够,《星中日报》《星槟日报》《星闽日报》……前前后后,胡文虎竟然办起了十多家报纸,各报均以星字冠名,组成了他的星系报业王国。从“药业大王”到“报业巨子”,胡文虎的这个转身堪称完美。在华侨报业史上,星系报业以其规模最大、数量最多,又创了一个侨界之最。

不过,创立报业的过程也着实艰辛。

原来,在胡文虎来新加坡创业之前,早已有人坐上了报业大亨这头把交椅:他是创办《南洋晚报》的陈嘉庚。

但初来乍到的胡文虎不认输,他处处与陈嘉庚“作对”。据说胡文虎曾这样反驳那些不解的人:

“陈嘉庚是世界知名人物,在南洋生意做得很大,又做了许多公益,人人认识他,敬重他。就是远在家乡,他也建树颇多……我胡文虎不过是个仰光商人,初来新加坡,没有多少人认识我。但是,我一来到新加坡,就敢和社会上最有名的陈嘉庚作对,我的名字便与陈嘉庚相提并论了,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吗?他已经是出名的人物了,彼此斗争被我赢了,我的名字就在陈嘉庚之上了;即使输了,也虽败犹荣,我胡文虎的名声也就传开了,这不是很划算吗?”

1927年到1937年十年间,哪里有自然灾害,哪里就有虎标良药的身影。像大多数回乡建学的华侨一样,胡文虎是典型的大慈善家。

从漳州水灾,到汉口火灾,从长江水灾,再到西藏大旱灾,胡文虎先后捐赠50万元以及大批虎标良药。

一次,他偶然看到《星洲日报》排字工胡赐峨的女儿胡玉香在永安堂包装万金油,便抚摸着她的头说:“小孩子应该去念书!”

他与胡赐峨商量,要送他女儿去读书。胡玉香回到课堂后,胡文虎还捐了一只印有老虎的书箱给胡玉香,成为她此生最温暖的回忆。

1935年,他宣布捐款350万元,10年内在全国各地建立1000所小学。到抗战爆发前,全国已建成300所小学。

战后,国民党政府币值大贬,胡文虎建千所小学的宏愿最终没能实现。

受胡文虎资助的学校

位于汕头的胡文虎大楼

抗战期间,胡文虎捐赠了三亿件药品。淞沪会战中,胡文虎捐了三万元以及大量虎标良药,成了抗战时期捐赠物资最多的个人。

胡文虎一生到底捐了多少数额,时至今日已经很难计算。但即使到了人烟稀少的穷乡僻壤,也能看到他捐资建造的小学。

他会说六国语言,但回到家里对家人必说客家话。他有“东南亚华侨首富之称”,却仍每天黄昏陪母亲外出郊游。在他的虎豹别墅里,有着父母的纪念碑。

他的晚年,亲友在战火纷飞中失散,儿子在飞机失事中丧命。香港沦陷后,他被日军软禁在半岛酒店。战争结束后,他还被各方指为媚敌或汉奸。胡文虎家族人丁不旺,只得选择女儿胡仙继承家业。昔日盛极一时的星系报业,也只剩下位于香港的《星岛日报》在苦苦支撑,其子报《星岛晚报》则处于亏损状态。

胡仙力争要振兴报业,她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案,即使受到电视的冲击也临危不乱。胡仙的变革挽救了低迷二十余年的报业使其焕生机。然而,这一切并没能持续太久。房地产行业的发展让胡仙逐渐转移了发展重地,却遭遇地产滑铁卢,举债数亿的胡仙濒临崩溃,而亚洲金融危机成了压倒胡仙的最后一根稻草。

胡文虎打造的报业王国从此一蹶不振,相比陈嘉庚家族,胡文虎家族如今似虎落平川。

胡文虎的一生,就是苦难时代里爱国华商悲欣交集的一生。但客家人的历史一代代在更迭,始终都在磨难中自强不息。期盼与情怀,还在代代传承。

胡文虎家族为何“二世而竭”?

很多人说,中国人“富不过三代”是有时代背景的,不少百年老店因为时代改制冲断了延续性。比如最近舆论关注的焦点企业“上海家化”,前身是成立于1898年的香港广生行,那份获巴拿马奖的著名花露水品牌“双妹”,成了许多老上海难以抹去的历史记忆。公私合营、失败的合资、再是国企整合,事实上今天的“上海家化”,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和“广生行”扯上边了。

可胡文虎家族,发展都在海外,虽然在中国大陆有办点实业,也创办过报馆,但比重都很少,也就没有所谓的体制冲断一说了。

那么,问题来了,商业嗅觉极其灵敏、洞悉世事发展走势一向眼光独到的胡文虎,为何走上传承迷途?继承父志的二代接班人胡仙,为何女败父业,让家族财富如过山车,最终“二世而竭”?

胡文虎故居

1胡仙接手,乃无奈之举

胡文虎共有7个儿子、2个女儿。这几个儿子当中,长子胡蛟是他的堂兄胡曾炽过继给他的,有几个是买来的,只有胡一虎是他亲生的。

当年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胡文虎和他的四个老婆及子女们,多因战乱失散了。胡文虎最疼的儿子胡二虎,被炮弹炸死,年仅12岁。胡文虎尚未见过面的儿子胡三虎,一岁就在战乱中死于霍乱。进入暮年的胡文虎,爱妻爱儿已逝,他最喜欢的、最得力助手胡好(第三子,也是买来的),也因飞机失事殉职。

由于战乱,导致胡文虎家族人丁不旺,他钟意的养子胡好去世,使得胡文虎在选择家族继承人举棋不定,难以拿捏。1954年,胡文虎病逝后,胡仙作为胡文虎的养女,也是长女,临危受命,开始继承胡氏家族的企业王国。由于胡文虎其余的几个儿子,鲜有天资聪颖者,他们也仅是继承家族散落于东南亚各地的药业公司。

说实在话,选择女儿胡仙作为继承人,一是儿子无成女当家,无奈之举;二是传承时机也不好,此时的胡家已没有鼎盛时代的风光,甚至已呈衰落之势。

2报业巅峰 胡仙功高

1931年出生的胡仙,如今已是垂垂老矣。胡仙未婚未育,现为胡文虎基金会主席。从胡文虎到胡仙的胡氏家族,经历动荡、巅峰、一路下落、几已覆亡的财富路线,是研究家族企业兴衰、代际传承的一个很好的样本。

胡仙博士

胡文虎靠“虎标”万金油起家,遂成一代巨富。1938年,胡文虎创办《星岛日报》,到胡仙继承时,胡家经营报业已有16年历史了。进军报业,对胡文虎来说,确实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无意中为胡氏家族增添了近50年的财运。

当然,办报业成就了胡文虎家族曾经的辉煌,也暗含相当多的不幸,这也是胡仙为何先荣后衰早已打下的锲子。

胡文虎一生虽广结人缘,但搞不好政商关系,蒋、毛两方面都不待见,最后还落下了“汉奸”的名声。政权每次更替,他必然都有失落之感。1949以后,大陆没收了胡文虎的产业,还禁止了虎标产品进入大陆市场。

胡文虎的身后名声,一直到80年代,都还是在“落实政策”阶段。主政福建的项南,把胡文虎家产清点交还胡仙;“爱国侨领”名号,则是在1992年胡仙访问北京,分别受到了当时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鹏接见以后了。

胡文虎1938年创办星岛日报,实现家族产业由药业向报业转型,这对家族企业的延续是很重要的。因为后来虎标产品被哐当一声关上大门后,意味着失去了广阔的大陆市场,胡文虎家族50年代的药业发展路,其实差不多玩到头了。

胡仙继承父业,重整胡文虎“旧日河山”,药业堵了,那只有报业是条路。把星岛报业打造成一个传媒帝国,把“星报系”带向巅峰,胡仙倾注了全部青春与智慧,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胡仙上任,就开始一系列的报业改革,沿袭父亲“以商养报,以商救报”的遗训,当时的口号就是“能赚钱的报纸就是好报纸”。在胡仙的用心打造下,1972年,星岛报业在香港上市;胡文虎去世30年后,胡仙成为享誉港岛的“报业女王”。

极盛时期,星岛集团及旗下的文化传信,市值高达84亿港元,仅胡仙个人财富,就达50亿港元。与此同时,胡仙还当选为国际新闻协会主席,国际声望日隆。

3极盛之后是厄运

胡仙的事业由盛转衰,源于炒楼、炒地皮。

1985年的一次港岛土地拍卖会上,胡仙以6.36亿港元拍得香港尖沙咀广东道太阳广场地块。半年以后,转手卖出就获利2亿港元。房地产业如此丰厚的收益,促使她在90年代四处出击投资物业,战线也越拉越长。

当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物业价格暴跌,胡仙陷入严重债务危机,被逼出售名下资产还债。当年,星岛集团股价跌到不足1元,胡仙个人负债已达6亿元之巨。

无奈之下,她只好变卖股权、变卖祖传物业,连父亲留给她代表家族荣誉的虎豹别墅,也被李嘉诚斥资亿元港币买走,足见胡仙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一代“报业女王”就此陨落。

据说,签完虎豹别墅出售协议后,胡仙以泪洗面,自责败了祖业。1999年3月,胡仙把胡文虎倾心打造的星岛报业出售给国际传媒集团,并辞去星岛主席之职。因当时协议给胡仙担任董事会的特别顾问6年,也就是靠这个每年900万元的利润分成,才让胡仙免于陷入破产的绝境。从此,胡文虎家族企业如虎落平川,寂静无声。

后来,胡仙淡出商界,继承父志,把精力投诸慈善事业,专注于担任胡文虎基金会主席之职。该基金会是1972年在香港成立的,主要承担胡文虎家族在闽粤两地的慈善事务,至今仍泽被四方!

胡仙之败

很多人把胡仙之败,全部归到炒楼上,我个人认为这有点过于简单。

从家族企业传承角度看,很多企业最终走向失败,与其说掌舵人缺乏“远见”,不如说缺乏“近见”。有句话“看多远就能走多远”,其实只对了一半,老板不光要有“远见”,还要有“近见”。那什么是“近见”?就是老板要有自知之明。

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总是在外部、别人身上找答案,却忘了企业的问题恰恰就出在自己身上。“近见”差了以后,容易头脑发胀,为所欲为。

胡仙在主持星岛40余年后,已经面临着企业转型问题。胡仙没有意识到转型关头已经逼近,恐怕也不一定有能力策划、推动并领导企业再造。

90年代中期,香港报业环境已发生了深刻变化。首先是传媒业态的变化,电视成为最主要的资讯传播媒介,互联网也正在发育中,像“星报”这样的平面纸媒,衰落进程已开始了。

其次,报业的市民化、快餐化趋势来势凶猛。90年代,香港相继出版了《东方日报》、《苹果日报》等高市民化的报纸。简单说,一个快餐文化时代来临了。而胡仙的《星岛日报》,还是老传统,相当呆板,销量自然是每况愈下。

当然了,像今天的互联网+,大家刷微博微信,纸媒将死都不是笑话了。

假如时光倒流,我们帮胡仙策划一下,如果她有前瞻性的话,可以拿一块做物业投资,另一块做新媒体,再留点家底守那老爷子创下的报业,再分别找有能力的人和专业团队来运作,今天的胡文虎家族会是什么光景呢?

即使不炒楼,胡仙如果还是抱着“一亩三分地”,没有战略转型,也难逃衰落的命运。

或许大家会说,你这是“事后诸葛亮”!那我们看看买下星岛的是哪家企业?香港烟草大王何英杰的长孙何柱国,何家买下星岛后,开始从烟草业向传媒业转型。何柱国怎么做?他以星岛为平台,和新华社合资做“新华在线”,像彭博社一样卖财经资讯,此外,他们也往互联网增值服务投资。

胡文虎家族为何“二世而竭”? 我想对于更多的企业家来说,应该是一种非常有力的警醒:家族企业要永续经营,需要应时而变的心态与能力,要有一个良好的企业架构,还需要一个具备足够前瞻眼光的家业传承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