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西金四次致電毛澤東遭拒 被罵作壞蛋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6     檢舉

1969年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四次欲給毛澤東打電話被拒。在第四次通電話之時,女接線員很不禮貌地說:「告訴你,我們的毛主席堅決不與蘇聯修正主義壞蛋柯西金通話,所以我不能給你接通毛主席的電話!」說完,她又將電話掛斷了。本文摘自《直譯中蘇高層會晤》,作者顧達壽、鄭少鋒,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

柯西金四次致電毛澤東遭拒 被罵作壞蛋

1965年毛澤東會見柯西金(圖源:Getty/VCG)

60年代以後,正是蘇聯和中國兩黨兩國關係達到白熱化的時候。那時候,我已經從蘇聯駐華使館奉調回國,在蘇共中央聯絡部任職。

1969年6月的一天上午,我接到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的秘書的電話,稱柯西金有緊急事情要召見我,讓我立即趕到克里姆林宮。部長會議主席早就知道我多次擔任蘇聯領導人與毛澤東會談的翻譯,並且與毛澤東頗有交情。在他辦公室里,一見到我他就說:「我請你來是要你給我接通北京的電話。我要直接與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通話,談我對蘇中目前關係的看法。」

不一會兒,莫斯科與北京的專線電話接通了。我便向北京的接線員小姐說明了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柯西金要與中共毛澤東主席通話。這時我聽見這位女接線員用標準的中國普通話正在向誰轉達我的要求。過了一會兒,她生硬地對我說:「我不能給你接通這樣的電話。」說完就將電話掛斷了。

我便向柯西金轉述了剛才中國女接線員的話。他不解,似乎認為我沒有將話說清楚,對我說:「你再給我接過去,就說我要直接與毛澤東主席通電話,要和他談很重要的問題。」

我再次通過莫斯科專線接通了北京的電話,但對方一聽到我的聲音就將電話又掛斷了。我第三次掛過去,依然是這種情況,中國女接線員什麼也不說就又掛斷了電話。

這時,我看見柯西金緊皺眉頭,示意我第四次再掛過去。

過了好一會兒,電話終於又接通了,還是那位女接線員的聲音。她還未等我將話說完,就很不禮貌地對我說:「告訴你,我們的毛主席堅決不與蘇聯修正主義壞蛋柯西金通話,所以我不能給你接通毛主席的電話!」說完,她又將電話掛斷了。我清楚地聽見了她說「壞蛋」這個中國人用來罵人的詞,但我沒有向柯西金如實轉述她的罵人話。

柯西金再次緊皺眉頭,顯得非常懊惱。

我將剛才與北京通話的情況作了簡單的筆錄,然後我走近柯西金將通話記錄交給他。在我離開他的辦公室前,他一直沉默不語。

我能想像到他作為蘇聯國家領導人的自尊,是難以容忍中國方面的這種態度的。雖然他在竭盡努力試圖緩和蘇聯和中國的緊張關係,並且克制自己而採取了主動和好的態度,但中國領導人並沒有將他和勃列日涅夫與赫魯雪夫區別對待。在我看來,這是因為毛澤東對蘇聯積怨太深。

毛澤東在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就是為了「反修防修」。他把蘇聯作為現代修正主義予以否定,並且提出要打倒他身邊的「中國的赫魯雪夫」。那年中共正在準備召開九大,毛澤東認為前國家主席劉少奇是親蘇聯的「修正主義者」。在這之前,劉少奇已經被罷免了黨內外的一切職務。

我最後也沒有能夠接通蘇聯部長會議主席與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