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貢品:乾隆朝塌方式腐敗之源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6     檢舉

在乾隆朝貪污是高危工作,一旦被查出就牽連廣泛、懲罰嚴峻。

儘管他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規來預防、懲治腐敗,然而乾隆朝晚期反腐越反越腐是個不爭的事實,除了他身邊有個最大的貪官和珅拉了後腿外,另一個原因就是他本人也加入到了斂財大軍中。

皇帝斂財和臣子的斂財自然大不相同,和珅創造性的發明出議罪銀,這些銀子都進入內務府,成為乾隆的個人財產。

瘋狂的貢品:乾隆朝塌方式腐敗之源

乾隆對貢品索求無度(圖源:故宮博物院)

據統計,乾隆六次南巡,沿途建造了30個行宮;80歲時舉行了萬壽大典,全系「議罪銀」開支,並且內務府還有剩餘。

但這不過是對小貪官的利好,而乾隆的索貢無數帶動了各級官員貪腐。

其實剛剛登基的乾隆是拒絕進貢的,他規定官場之上,不得以送「土特產」之類的名義給上級送禮。

乾隆說:「持廉之道莫先於謹小慎微,督撫為一省表率,既收州縣土宜,則兩司、道府之饋遺又不可卻,而州縣既送督撫土宜,則兩司、道府之饋送又不可少,層屢遞及,督撫之所收有限,而屬員之費不貲。」

這種良好的作風止於乾隆十六年(1751年)。是年正值太后六十大壽,這對於中國人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乾隆順勢打開了進貢的大門,他下旨說,因為進貢者「分屬大僚,上下聯情,勢難概斥,伊即奏進,自不得不量存一二」。

按《尚書·禹貢》孔安國序云:「任土作貢。」在地方上任職的督撫要員們不定時地送給皇帝一些地方特產,可以聯絡感情,但要建立在自願的基礎之上,而且進貢物品一般都是大臣自定。然而乾隆二十二年,粵海關監督李永標、廣州將軍李侍堯進獻了一批貢品,主要有紫檀鑲楠木寶座、紫檀鑲柄木御案等數種,以及「鑲玻璃洋自鳴樂鍾一座」和「鍍金洋景表亭一座」。

乾隆大概第一次看見這兩種玩物,很罕見地發布了指示:「此次所進鍍金洋景表亭一座,甚好,嗣後似此樣好看者多覓幾件。再有此大而好者亦覓幾件,不必惜價,如覓得時於端陽貢進幾樣來,欽此。」

從此,皇帝喜歡西洋鐘錶一事立刻被官場周知,廣州西洋八音匣等售價因而猛漲。「這些東西雖然沒有什麼實際用處,但中國官吏們卻醉心追求,示意他們的屬下不惜任何代價收買。」(《英使謁見乾隆紀實》)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乾隆既然放開了口子,進貢就成了當時各級官員爭寵賣乖的必備手段。

不過,這些貢品的費用不一定要由官員們出,閩浙總督伍拉納就承認:「我們並不自出己資買辦物件,乃婪索多銀自肥囊橐。」

如在進貢單上占據很大比重的長蘆鹽政就是由鹽商購買貢品,再由鹽政以自己的名義進獻。至於各級地方官員的貢品只能取自地方政府的收入,或者攤派給下屬,逼得各級官員不得不勒索受賄。

然而乾隆對貢品的索取是無窮無盡的,歷代進貢在資格和時間上都有嚴格的規定。清代成例,僅督撫們有進貢之權,進貢的時間也只限於三節:冬至,中秋,還有皇帝生日。

到了乾隆晚年,這些規矩都被打破了。不僅上元、中秋等節要進貢,還有「非例之貢」。人員也不再局限於督撫,地方上的布政使、按察使直至京中的內廷翰林也開始進貢。據統計,僅有制度可循的,乾隆時期規定總督每年進「例貢」183項、巡撫進「例貢」277項。

至於「非例之貢」名目更繁多:皇帝出巡,大臣進「迎鑾貢」;皇帝每年去熱河避暑,大臣進「木蘭貢」;進京覲見皇帝所獻貢品稱「陛見貢」;皇帝提拔加恩,所獻貢品稱「謝恩貢」;甚至皇帝想要某種東西,又實在沒有藉口,就乾脆稱「傳辦貢」。

因為進貢之風的盛行,乾隆年間的官場上出現了「幫貢」一詞,即有權進貢之大臣令下屬幫助其「購買物件」,以「孝敬皇上」。

乾隆皇帝自然清楚進貢給下面造成的巨大壓力,但他認為進貢體現的是臣子的忠誠態度,至於錢財方面,他認為是「不必惜價」的。

例如乾隆二十七年正月十二日,乾隆帝陪同皇太后開始了他的第三次南巡。長蘆鹽政金輝不僅貢獻了價值不菲的路貢,還讓妻子覲見了皇太后,並且獻上香扇、小菜等。

當乾隆知道不僅路貢是由鹽商所出,就連香扇、小菜都是鹽商所備時,對高達3.7萬兩的花費毫不在意,只是不滿金輝竟然不是自掏腰包。於是他立刻降旨申斥金輝「些微不堪纖悉之物」都無一不出自商力,實在是「非朕意料所及,深負朕委任之意」。

為了表達「忠誠」,無論是否願意,整個官僚體系都通過進貢奪取天下的財富。乾隆年間塌方式腐敗多與進貢有關,除李侍堯、國泰、伍拉納外,還有浦霖、阿思哈、盧焯、恆文、良卿、方世俊、高朴、彰寶、王亶望、勒爾錦、陳輝祖、郝碩等無數大案。

乾隆一面大收貢品,一面對著嚴懲之下卻絡繹不絕的貪官迷惑不解。而讓乾隆朝上下都瘋狂的貢品,乾隆本人「視之真糞土之不如也」,堆積在紫禁城中不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