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祿堂練拳真言解讀

運動大聯盟     2020年05月21日

繩捆索綁,偏柔偏剛;圓球彈簧,勁氣內藏。

這是孫祿堂先生練拳真言,但均不見於《孫祿堂武學錄》以及孫劍雲的《孫式太極拳》《孫式太極拳詮真》,也不見於《紀念武術大家孫存週一百一十週年》 。此言最早見於報刊的是內兄陳登臨先生寫的《孫祿堂鎮江授拳側記》,發表於《鎮江文史資料》第八輯(1984年10月出版)。次見於拙作《孫祿堂授拳陳健侯紀實》,發表於《博擊》2005年第6期。再見於妻姐陳端孫的《回憶我的父親陳健侯》,發表於《博擊》2006年第1期。

孫祿堂練拳真言解讀

最近隨意率性翻翻,發現童旭東的新著《孫式武學研究》(2008年11月出版)第414頁也刊有此真言,但不是四句,而是六句。

繩捆索綁,偏柔偏剛。

二五陰陽,圓球彈簧。

同塵和光,劍氣內藏。

我詢及年已89歲的內兄陳正奇(登謙)和84歲的內兄陳登臨,他們說,原文確有六句,由於有兩句一般人不大會懂,孫祿堂老年末年把改為四句,而且把「劍氣」改為「勁氣」。

孫祿堂平生喜愛《易經》,每往一地都要訪問善《易》者。孫祿堂特別看重陳健侯也是因為他善《易》,是有名的「三學」(醫學、易學、佛學)博士。孫祿堂的武學理論確實是以《易經》、《道德經》、《黃帝內經》、《佛經》為基礎的,所以在研究或繼承孫祿堂武學時,首先必須懂得這「四經」。要是沒有這「四經」的基礎,而奢談什麼研究,也只是譁眾取寵而己。

本人才疏學淺,想對這六句真言作一下解讀,望海內大方之家予以指正。

繩捆索綁,偏柔偏剛

「繩捆索綁」,從字面意思來說,是用繩索捆綁,原意是多指對犯罪分子,而這是練孫氏真傳太極拳時,手腳乃至全身都有一種不自然的感覺,像用繩索捆綁一般。練真傳孫氏太極拳時,在形、意、神三方面同其他的太極拳相比有異,要求進退相隨,虛實轉換,猶如行雲流水,連綿不斷,每左右轉身以開合相接。強調首重頂,提要領,「見其外,知其內形於外,誠於內,內外而合為一」。它的難度大,每一個手腳都要做到平、直、圓,要求上弦,特別是卍字手,這是很難練成的。筆者在練卍字手時,確實感到渾身像是上了緊箍一樣,確有繩索捆綁的感覺。練套路時要求外形立身中正,曲中求直,內勁起於腳根,注於腰間,形於手指,要有犀利感,要有圓活之趣。初學者每每會動作木僵,身體笨拙如繩索捆綁。這是練拳之初的必由過程。

「偏柔偏剛」,這是繩捆索綁的必然結果。一般說來,男性會偏剛,女性會偏柔。偏柔偏剛,或失之於剛,或失之於柔,剛柔不能恰到好處.就不能做到內外相應、同步協調,就不能剛柔相濟。

繩捆索綁,偏柔偏剛。這是習孫氏太極拳第一階段的必然過程。這一過程的長短,因人而異。有武術基礎,筋骨好,悟性高,毅力強,這一過程短一些。反之,這一過程長一些。有的甚至一輩子停留在這個階段,而沒有長進。就我所知,像這種情況的是不乏其人的。

二五陰陽,圓球彈簧

「二五陰陽」,有人解釋為「五陰五陽」,這是望文生義。「二五」是指卦中的第二爻與第五爻。一個卦象由上下兩個卦組成的。上下卦各是三個爻,兩個卦共六個爻.一三五為陽爻,二四六為陰爻。陰位陰爻.陽位陽爻,這稱為」得位」。如果陰位陽爻,或陽位陰爻,就是「不得位」。」二五陰陽」的意思是說,陰陽各得其位。為什麼說「二五」,而不說「一四」,不說「三六」呢?這是因為,二爻處下卦的中位,它是下卦的核心;五爻處在上卦的中位,它是上卦的核心。所以二五爻作為陰陽的代表,是理所當然的。《易·乾》:「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三國魏王弼註:「利見大人,唯二五焉。」宋周敦頤《太極圖說》:「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易傳》「繫辭」日「二爻多譽」,「五爻多功」。二五陰陽.「得中」又「得位」,處在「大中」的極好狀態。陰陽互相呼應,互相支持。「二五陰陽」用之於練太極拳,其意思是說,一招一式,一舉一動皆中節,陰陽各得其位。這樣就能陰陽協調,剛柔相濟,妙合而成太極.全身像圓球彈簧一般了。

卍字手是天山遁卦(霧),上乾下艮,乾為天,艮為山為手。它的第二爻為陰爻,第五爻為陽爻.符合「二五陰陽「的易理。「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變化無窮,成無形的手,看不見的手。

「圓球彈簧」,這個球不是鋼球,也不是玻璃球,而是橡皮球,它富有彈性,觸哪裡,哪裡就會反彈,作用力越大,反彈力也越大。「彈簧」是極富伸縮性的。人的各處皆像彈簧一樣,對方力大於我則收縮而化之;對方力小於我,則發而放之,把對方擊倒。「圓球彈簧」只是一個生動的比喻而已,形容武功已達能發能收,發放自由的地步。

關於「圓球彈簧」,這裡我舉一例。有個叫柏明成(音)的人,原籍鎮江市,家在大西路。他早年參加革命,延安抗大畢業。解放前是京滬鐵路地下黨的一把手。解放初,他是上海提籃橋監獄的監獄長,也是上海市公安系統七人領導小組的成員之一,但在反右鬥爭中被錯打成右派。陳健侯的次子陳登謙(字正奇),原是上海公安局的秘書,後受潘楊冤獄的牽連,而下放上海農場做生產財務科副科長。此時柏明成也被發放到上海農場勞改。兩人原是熟人,陳登謙常練孫氏太極拳(三十六手),柏明成一看此拳與眾不同,也就要學。陳登謙情面難卻也就教他了,其學了五年。至1963年,柏回鎮江,一心想見一見祖師陳健侯,但過著隱居生活的陳認為他涉世太深,不肯見他。他不甘心,就找到了朋友朱榮富,朱是陳的老鄰居,兩家是世交。朱就登門做陳的工作,對陳說:「他是你兒子的同事,你硬不見,叫你兒子如何與他相處。」陳聽了此話就答應見他。柏自雲跟他兒子學了五年,想請老太爺指教。陳說,你打給我看看。柏打了一遍。陳說:「一個式子都不像!」柏心中非常不服,說道:「怎麼一個都不像?請指教。」陳說:」試試看。我站在這裡,你能撞動我,就行。 」良久,柏站著不動,陳說:「怎麼不動手?哦,我知道了,你身高一米八以上,魁梧異常.我是個乾癟的老頭子.經不起你打吧?放心吧,你只管撞來!」柏以前在抗大學過武功,現又學了五年,心想不能怪我了。於是,用足勁,用肩膀向陳撞去,眼看撞到了,柏突然向後直退七八步,差點跌倒,陳一個箭步上前把他扶起。只見柏氣喘如牛,渾身發抖。柏後來對朱說:「我不知怎麼一回事,撞上去像撞在一個橡皮球上似的,被彈了回來。」陳健侯是孫祿堂先生的親傳弟子,得孫氏太極拳的真傳,所以他有這個功夫。

二五陰陽,圓球彈簧。這是練功的第二階段。由原先的繩捆索綁偏柔偏剛,進入動作自然圓融,剛柔相濟的階段。這一階段,已達到了懂勁、化勁的地步。

孫祿堂練拳真言解讀

同塵和光,劍氣內藏

「同塵和光」,即和光同塵,為了壓韻而對調詞序。「和光」,混同各種光彩;「同塵」,與塵俗混同。語本《老子》:「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魏源《本義》:「以塵之至雜而無所不同,則於萬物無所異矣。」三國魏曹植《帝堯贊》:「克其共工,萬國同塵。」比喻萬物一體。「同塵」,謂如灰塵之混雜異物。比喻混一統一。《老子》的話.任繼愈教授譯為:「涵蓄著光耀,混同著垢塵。是那樣無形無像啊,它似亡而實存。」(《老子今譯》,古籍出版社,1956年8月第1版)

「劍氣內藏」中的「劍氣」,一指劍的光芒,常喻人的才華和才氣。如唐錢起《江行無題》詩:「白憐非劍氣,空向鬥牛星。」太平天國石達開《白光洞題壁》:「劍氣沖星斗,文光射日虹。」「內藏」,是說人的才華和才氣不外露,從外表上看,他與尋常人一個樣子。

一開始學拳的人,總喜歡動手動腳,賣弄自己的功夫。如果這時能得到老師的正確引導,進一步深入習武,功夫就越來越深,涵養就越來越高。他的目標不在於與人較高下,而在於修養身心。達到這一境界的人,心情溫和,待人謙虛,與人為善,避免與人爭高下。這就是」劍氣內藏」。孫祿堂的武學是與佛道文化相融合的,它產生一種內在的智慧,通過內在心性的修煉,功夫越來越深,而外表卻似一個文弱書生,其實其內在功夫卻不可估量。一旦擊人,「外不露皮肉傷,而重創於內」。

「劍氣內藏」中的「劍氣」,二指勁氣。為什麼?原來,胸骨位於胸前正中的扁形骨,外觀恰似一支尚方寶劍,守護在人體「皇宮」的正前方。與真正的寶劍一樣,胸骨也分為(劍)柄、(劍)體、劍突(劍鋒)。胸骨的韌性大、彈性大,人的肺活量也就大,而人的爆發力的大小,與肺活量的大小成正比。所以「劍氣」可能理解成「勁氣」。

「勁氣」,查工具書有三種含義:一謂凜烈的寒氣,例如晉陶潛詩:「勁氣侵襟袖,簞瓠謝屢設。」二謂剛強正直的氣概,如唐韓愈文: 「勁氣沮金石。」三謂勁頭與力氣。但在具體的語境中,「勁氣」在這裡是指內勁和中和之氣。所以,孫祿堂先生才把「劍氣內藏」改為「勁氣內藏」。他常對陳健侯講,初練拳者手足木強不靈活,動作」偏柔偏剛」,身笨拙如「繩捆索綁」,學成後就會「勁氣內藏」,如「圓球彈簧」。即由硬到軟,由僵到柔,由重到輕,由滯到靈,由實到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精化氣,氣化神,神化虛,虛化太極。勁氣不外現,深藏於內。一個內功深厚的人,外表上並不特別,與常人無異。但一旦動起手來,可於不知不覺之中重創對方。

「勁氣內藏」從現化醫學的角度來說,其實就是指人的各種生理功能的加強。首先,是神經功能的加強,五臟六腑功能的加強,八大生理系統的加強:其次是「易骨易筋易髓」,身體各骨節拉開.筋骨也變得強壯起來,富有韌性和彈性,抗暴力強。正如武禹襄《十三勢行功心解》中所說「行氣如九曲珠,無微不到(氣遍身軀之謂)。運勁如百煉鋼,無堅不摧」。

我個人認為。孫祿堂先生的練功真言,概括了練功進階各層功象,它具有普遍性。它不僅適用於孫氏太極拳,也適用於形意、八卦、太極等內家拳,甚至還適用於外家拳。因為從根本上說,外家與內家是一家,雖然練功的路徑不同,但殊途同歸,最終目的是一致的。

孫祿堂授拳陳健侯紀實

孫祿堂(名福全,號涵齋)是我國著名武術家,在國內外均享有'虎頭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盛譽。他曾從李魁垣、郭雲深學形意拳,從程廷華學八卦拳,從郝為貞學太極拳。後來他以郝氏太極為基礎,融會互合三家之精髓而創孫式太極拳。

1983年,江蘇省開展稀有拳種普查工作,於鎮江市發掘出孫氏三十六手太極拳(又稱孫氏太極拳三十六手)。此拳與社會上廣為流傳的孫氏太極拳有明顯不同。這套太極拳不計重複之處共三十六手,暗合《易經》的三十六個連體像。此拳以太極為主體,融入八卦、形意之精華而成。其基礎是卍字手。五個手指分別成平、直、橫、環、鉤形,像一個卍字。三十六手,不僅手手帶卍字,而且一招一式都要符合'平、直、圓'的要求。這種手勢非常難練,沒有極好的筋骨和堅強的毅力,沒有悟性,是練不成的。而練不好卍字手,是不教套路的。

1985年,中國武術協會和河北孫祿堂家鄉也曾分別派人到江蘇鎮江調查,並為其再傳弟子錄了像。回去後,中國武術大型叢刊《武蹤》(第2期,1985年4 月出版)先後刊登了陳登臨的《孫式三十六手太極拳拳理根據淺談》、《孫祿堂授拳陳健侯記》、陳九皋的《淺析卍字手》等文章。《精武》雜誌(1985年第3期)刊登了張祚玉的高足周德良、孔小安、陳九皋編寫的《孫氏三十六手太極拳》(有圖文),從而把三十六手推向了全國。《中華武術》(1986年第2期)、《體育春秋》(1986年第3期)也分別刊登了尤志心的《陳健侯逸事兩則》《我跟岳父學卐字手》。在承德舉辦的民間稀有拳種展覽會上也展出了有關三十六手的資料,陳健侯先生的照片第一次與人們見面,他那炯炯有神、銀鬚飄飄,仙風道骨的風采,給參觀者留下了深刻難忘的印象。

本人最近對孫祿堂授拳陳健侯的情況作了進一步的調查,走訪了陳健侯先生的子女和他的弟子以及再傳弟子,查閱了《鎮江文史資料》、《陳氏家譜》等。現把它寫下來,作為史料保存,並饗廣大武術愛好者。

這里特聲明一點:陳健侯先生一生深居簡出,拒絕做官,吃素信佛,淡泊名利。本人寫此文決無與別人爭名利之心,而是為了尊重歷史事實,還原孫式太極拳的本來面貌,同時也為了引起有關方面的重視,以組織力量,挽救真傳孫式三十六手太極拳,讓它真正後繼有人,發揚中華武術的榮光。

孫師慧眼識俊才

1928年6月,江蘇省國術館創辦,會址設於鎮江北五省會館(現無線電專用設備廠),孫祿堂先生被任命為副館長兼教務長。孫祿堂先生愛好《易經》,因為太極拳取名於《易經》,其一招一式都與易理相合。他每到一地,都要遍訪《易》學者。到鎮江不久,有一天,忽收到一封掛號信,信中是一篇談易理的文章,題名《'乾卦'爻辭釋義》。

原來,鎮江有位晚清民初的史學家陳慶年先生,其公館(橫山草堂)就設在磨力巷。其次子陳健侯(裕業)先生,1895年生,兒時讀私塾,自幼就愛好武術,練少林拳,兩腿綁鉛錠,練習輕功,身手敏捷,能手擒過堂雙燕。1907年畢業於南京思益學校,1911年(辛亥,16歲)畢業於江南高等學堂化學系,後自學中醫,懸壺濟世於磨力巷。1920年原擬到德國學醫,但在動身之時,父忽中風,天性至孝的陳健侯先生,就決定放棄到德國學醫的計劃,決計留下侍奉父親。有天晚上,陳健侯先生侍奉父親,因聽說孫祿堂先生於鎮江開設國術館,就動了結識的念頭。故利用侍病的時間寫了此文,寄孫祿堂先生教正。

文章的主要內容是:從'初九'至'用九',共七段爻辭,可以把它喻為煉精化氣的過程。'初九,潛龍勿用',意為相火不妄動,腎精不妄洩,煉精化氣就有了源泉。'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是說'田',土也,屬脾。精固而腎強,腎強則脾胃功能旺盛,煉精化氣始有牢固基礎,有利於氣功向高級階段(大人相)發展。'九三,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自強不息,持恆漸進,煉精化氣才能成功。'九四,或躍在淵,無咎',可喻為煉精化氣的功夫正在關節點上,不可一日稍懈,不可妄動情慾。'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是說肺氣通於天,氣功到了極頂階段,顯大人相,容顔如童子。'上九,亢龍有悔',是說在練功過程中,調氣不得法,陰精不能潛存,產生陽亢,引起血壓升高,肝火上騰,可能中風(腦血管意外),故'有悔'。'用九,見群龍無首,吉',是說練功到了太極階段,任何一手,都能變化無窮,每一手都是一個太極,太極是個圓球,故'無首',這是大吉利的事。

孫師讀罷此文,不由頷首連連。孫師對他秘書吳心谷說:'斯人斯文,於易理醫理拳理合璧成章,莫非醫學家兼哲理家乎?你先前往一訪。'吳心谷原是袁世凱通治局的秘書,對《老子》有深入研究。他遵師囑上門拜訪陳健侯先生,陳在陳宅'望益軒'接見了吳。吳贈送自己的著作《以'老'解'老'》給陳,兩人一談即成莫逆。陳不僅通《易》理,而且對《老子》也有獨特的見解,侃侃而談,令人折服。吳回館向孫師作了匯報。第二天,孫師偕吳心谷同訪,這次見面,在陳府的'傳經堂'大廳。孫師與陳健侯先生暢談易理,志趣契合,恨相見晚也。

又過幾天,孫師偕吳心谷再次造訪。孫師云:'吾聞中醫神於脈者,不問而知病,今我不言,任爾試我脈,請言氣功如我者有何病焉?'陳曰:'中醫望、聞、問、切,四診相互證明,可速斷病情,今僅靠切脈,雖亦可斷,但需倍勞吾之神。請試之。'陳聚精會神於指目,三指分別輕觸探按,既畢,對孫師云:'先生六脈均從容和緩,唯右寸脈偶現數象。從容和緩反映氣血充沛,右寸脈偶見數脈反映有內傷。'孫師答道:'我數年來訪求拳藝高超的師友,足跡遍及南北,每到一處,請名醫診脈,都雲六脈調勻,無些微瑕疵。你診斷有內傷,我不能苟同。'於是陳鄭重地說道:'六脈調勻,毫無病態,世所罕見。先生右寸脈有時呈數而兼虛象,此確係內傷反映,可能偶有吐血。'孫師矢口否認。過了幾天,孫師復來診脈,陳據證察脈,仍堅執前診意見。孫師仍矢口否認。如此數次。最後一次,孫復請陳到孫之會客室斷脈,不准他人入內。陳嚴肅地說:'老先生脈象反映確有內傷,不速治,危矣!請人診脈又不信醫言,是戲醫也。不信不治。望先生再三審思,我此次為老先生診脈,神思高度集中,非但能確診老先生有內傷,而且有把握斷定傷於何處。若不信,請解開上衣坦露背部,我可以指出傷處給你印證​​。'孫師遂解開上衣坦露背部,陳即指著孫師背部肺腧穴講道:'內傷是從此處進去的!'孫師猛然大驚,連聲讚道:'神乎其技也。神哉,神哉!我內傷確係受自此處,每逢春季趨暖即復發吐血,今日我正在復發。'隨即吐了一口痰,痰中帶有血絲。孫師於是誠服陳的診斷,並請陳為他治療內傷。陳為孫開了活血祛瘀益肺理氣的湯藥,並用自製的跌打損傷膏給他外敷。經過數月的治療,孫師背部肺腧穴處出現一塊如碗兒大的青斑。從此以後孫師內傷症狀消失,宿病霍然痊癒矣。

孫祿堂練拳真言解讀

孫師內傷從何而來?事後聽吳心谷講才知其中原因。原來,孫師少壯時,以拳術聞名北方,北京、天津兩地,曾有數十家拳技教習場被孫打翻而倒閉,於是埋下了怨恨的種子,欲伺機報仇。孫師某日在滬先施公司登電梯時,被仇人所買點穴高手暗算,傷於內,大吐血,次日《申報》頭版大標題曰:太極泰斗孫祿堂死矣。孫師知為人算,閉門謝客,調氣十餘天始能起,但淤血未透,內傷未靖。

孫師既欽佩陳健侯先生通達易理拳理,又佩服其醫技高明,日視陳筋骨柔韌,步履輕捷矯健,學養高,善談吐,舉止溫文爾雅,有儒者風度,又有一定的武術基礎。於是對他的秘書說:'歷代師承是師傅找徒弟,而不是徒弟找師傅。遇此人不授拳,有負歷代祖師。'因此孫師決意向陳親授太極拳,遂囑吳心谷向陳傳達他的意願。陳欣然點首說:'蒙孫師不棄愚鈍,我當勉力勤學,決不負孫師厚望。'於是擇吉日遞帖拜師。

閉門秘授三十六手

拜師宴是在陳宅望益軒舉辦的,請'一枝春'素館(陳年輕時就受齋吃素)名師到家執箸。出席拜師宴的除孫師、吳心谷外,還有孫存週、孫掁岱以及國術館著名拳師肖漢卿等,吳心谷為介紹人。與陳健侯同時拜門的還有其弟裕武。

當初,國術館授拳一般有兩種形式,一種是由拳師公開傳授,即露天班學員;一種是由拳師個別親授,如陳裕武由孫存週親授八卦掌。至於由孫祿堂親自秘傳的只有陳健侯一人而已。

孫師對陳說:'跟我學真傳,你原先學的,都要拋棄,一切從頭學起。'他與陳約法六章:永不叛師;不得私傳(師傅批准後才能傳人),法不入六耳;不准要師傅教(意思是只有師傅想教時,才能教;徒弟不能主動提出要師傅教);每式所教最多不得超過六遍(六次不會,從此就不教);與師打鬥,不要怕傷痛;學到真傳,不得隨意傷人。孫師強調說,武功是打出來的,到了師徒對打階段,千萬不要怕傷痛。陳說:'我本是醫生,有傷痛我自己會醫,不勞老師座擔心。'

於是孫師開始閉門授拳。每次授拳,不得有第三者在場,即'真法不入六耳'也。第一階段是練基本功,包括站樁、走趟子、練卍字手。站樁要集中意念,站穩腳跟,可增強體力,為走趟子練身手打下基礎;走趟子意在練步法與身法;練卍字手意在練手法。其中練卍字手為最難。卍字手是孫式真傳太極拳的命門與奧秘所在,也是與大眾化普及式太極拳的根本區別。所謂卍字手,五個手指分別成平、直、橫、環、鉤形,像一個卍字。練卍字手大致是這樣的:

腳成丁八步,兩手並胸前,手心朝上,兩肘緊靠乳頭,沉肘裹肩,含胸拔背,塌腰,下肢微蹲,同時兩手相對,成下'八'字形:大拇指朝前平指;食指挺直下垂;中指平橫向內,與食指成直角;無名指微環;小指微鉤。這樣五指成平、直、橫、環、鉤形,好如''字,故稱卍字手。這裡成下卍字手,這是第一步;然後身下蹲,卍字手向下畫弧形,(此時兩肩不能散開,而仍要沉肘裹肩,含胸拔背),然後翻轉向上舉,兩食指朝天,高度與目齊,兩手背要緊貼,手心向外兩側,五指仍成平、直、橫、環、鉤形,這動作叫'朝天一支香',也就是上卍字手,這是第二步;第三步是,兩手向內翻轉,由胸前推出(這動作為圓卍字手),兩手成豎掌,手心相對,成抱球狀,像太極。豎掌與小手臂要成直角。

筆者不厭其煩地作如此詳盡的說明,但讀者可能還如在迷霧中,不知如何練。歷代師承,強調真傳太極拳要口授心傳是有原因的,因為書面文字很難表達清楚。當然,在現代可採用錄像,用慢鏡頭,一一分解,但在當時科學還沒有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只能靠師傅口授心傳。卍亦作卐,它是古代的一種符咒、護符或宗教標誌。通常被認為是'太陽'或'火'的象徵。卐字在梵文中稱作Srivatsa(室利革未蹉),意為'吉祥萬德之所集'。佛教認為它是釋迦牟尼胸部所現的'瑞相',用作'萬德吉祥'的標誌。週·武則天長壽二年,制定此字,讀為'萬'。在佛經中,才將卍字傳寫作卐。唐玄奘將卐譯為'德',北魏菩提流在《十地經論》中譯為'萬'字。卍字是功德無量的,也是法力無邊的。故太極拳這一手法,是孫祿堂先生從太極名師郝為真那裡傳下來,是嚴守秘密的,有些人跟孫祿堂一輩子也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現在外界知道這種手法,是由陳健侯的弟子張祚玉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傳出來的。這種手法,非常難練,沒有極好的筋骨,沒有堅強的毅力,是學不成的。本人有幸,在六十年代初,承蒙陳健侯先生親授我卍字手,但我苦練一年餘,手腕也曾練得紅腫發脹,但仍未合格。陳師說我的筋骨不夠,卍字手未練成,以下就不教了。但是,我通過練卍字手,感到體力增強了。初練時剛練幾次就感到腿酸臂疼,體力不支,後來練了幾個月,就感到腿力大增,手腕靈活,手掌有力。

話說回來,孫師授陳卍字手,陳在一個月內即練成的。孫非常高興,於是再授孫式三十六手太極拳套路。此套路共一百十四式,每式之間用開合手銜接,不計重複為三十六式,故把這些套路簡稱為三十六手。這三十六手是:

腰間掌(卡子手)車輪手(出卍字)懶扎衣開合手單鞭提手上勢白鶴亮翅摟膝拗步手揮琵琶搬攔捶11 .如封似閉12. 抱虎推山13. 肘底看捶14. 倒攆猴15.海底針(吊月當) 16.三通背17.雲手18.高探馬19.左右蹬腳20 .踐步栽捶21.撇身捶(翻身二起) 22.披身伏虎23.野馬分鬃24.膝底搓臂25.通背掌26.玉女穿梭27.下勢28.更雞獨立29.提膝蹬跟(十字擺蓮) 30.進步打捶(進步指襠捶) 31.上步七星32.退步跨虎33.旋手出掌(轉身擺蓮) 34.彎弓射虎35 .雙撞捶36.陰陽混一(合太極)

這三十六手恰合《易經》三十六個連體像,其變化無窮。熟練後,在交手過程中,每一手皆能變成三十六手。

孫式太極拳的特點是:進退相隨,虛實轉換,動作敏捷圓活,猶如行雲流水,連綿不斷,每左右轉身以開合相接。孫師授拳時,強調首重頂,提要領,'見其外,知其內,誠於內,形於外,內外合而為一',即要做到內外相應,同步協調。陳在學拳時領悟老師的教導,力求做到:手與足相應,肘與膝相應,肩與胯相應,形與意相應,意與氣相合,動靜虛實交替;升降開合進退適度。手勢、步法與體態準確,動作配合呼吸調息,手手不離捧球。意念中所捧之球不是虛幻的,而是實在的充氣的有力度的彈性之球。恆以持之,漸以進之。由於陳能以易理構通拳理,所以敏悟力特別強,師傳一手,已能悟得第二手。故三十六手,僅二個多月就學成了。第一階段屬於基本功訓練,從站樁到走趟子,到練卍字手,到練三十六手套路,總共只用四個多月。

第二階段是授與推手。先呆步推手,後活步推手。這就是兩人按相對應的站勢彼此雙手交互放在對方的肘臂上,一手托肘,一手仰掌於肘窩上,同時運轉身體,升降進退轉停,相互密切配合。練推手意在練懂勁。孫師常講,初練拳者手足木強不靈活,動作'偏柔偏剛',身笨拙如'繩捆索綁',學成後就會'勁氣內藏',如'圓球彈簧'。即由硬到軟,由僵到柔,由重到輕,由滯到靈,由實到虛,這就是懂勁的第一步。這第一步就是'知己',懂得自己之勁,懂得能運用自己的整體合力。懂勁的第二步,是'知彼',知道對方之勁。掌握對方動靜之機,了解對方發與否的信息,即知道對方之勁發於何時何處。孫祿堂師把此稱之為'聽勁'。第三步是'化勁'。能引進落空,運用四兩撥千斤,把對方之勁化掉。'懂勁後,愈練愈精,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舍已從人,'階及神明'。陳健侯先生在孫師的精心訓練下,僅一個多月,就順利完成了推手任務,初步具有懂勁的功夫。除推手外,還採用了'餵手'法。

第三階段是'餵手',即實戰前的準備階段。'餵手'是一種授拳的方法,授拳者向受教者做示範的進攻動作,囑對方要勇於迎戰。對方如能抵擋住進攻,就達到了'餵手'的目的。如果受教者無法擋架,教者即授以避其鋒銳或卻敵的方法。這是卻敵致勝的功夫,故可以把'餵手'看作臨戰前的實戰演習。孫師給陳餵手,餵的是'懶扎衣',這是太極拳的第一手,又名'車輪手'。兩手平行帶卍字式向對方輪番猛烈進攻,頗為厲害,被譽為孫式太極拳的'王手'。陳始則不能招架,繼則能避其鋒銳,終能安若磐石。孫師看到這位弟子進步如此之快,既高興又驚嘆地對他的秘書說:'健侯學拳悟性高、進步快,主因是他的學養水平非一般人可比。我如不精心傳授將上愧歷代祖師。'秘書吳心谷答曰:'健侯學識淵博,我研究《老子》多年,尚有許多未通之處。每與之晤面,我向彼請教,受益匪淺。吾隨師座此次南行,所遇學者中令我佩服的有兩人,一為史學家柳詒徵,一為精醫哲者陳健侯。'

陳健侯授拳張祚玉記

我國著名武術家孫祿堂先生在江蘇省國術館任副館長兼教務長時,曾把孫式太極拳三十六手(真傳)傳給鎮江著名中醫陳健侯先生。關於授拳經過,《鎮江文史資料》上有較詳記載,後來國家體委派員前來調查後,在中國武術協會主辦的中華武術大型叢刊《武蹤》第二期(1985年4月出版)刊登了《孫祿堂授拳陳健侯記》、《孫式三十六手太極拳拳理淺談》兩文。但陳健侯先師在鎮江授拳及其再傳弟子的情況,即孫式三十六手太極拳在鎮江的師承沿革情況,外界並不清楚。本人對此作了詳細的考查,寫下了此文。

孫祿堂練拳真言解讀

陳健侯先生得孫祿堂大師三十六手太極拳真傳後,懸壺濟世之餘,深居簡出,繼續苦練太極拳,鑽研《易經》與佛學,把易理、佛理、拳理三者融會貫通成一體。他從《易經》和《道德經》中悟出了修練氣功的法門,乾為首,乾走首,練多督為經(注),煉精化氣,沒幾年就達到了很高的境界。他的太極拳得氣功之力,更臻完善,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他嚴遵師訓,不把三十六手輕易傳人,但他的名聲還是不脛而走。大約是1945年吧,某日,突然有一人來訪,雲慕名而來。先生視來者,身穿一身淡青色長大褂子,身材魁梧,氣宇軒昂,聲音宏亮,一看就知道是有內功底蘊者。來者是誰?他就是蘇北有名的拳師張祚玉。張祚玉自幼愛好武術,十八歲考進河南省國術館,學習各種拳術與器械,擅長形意拳,結業考試為全校第二名。抗戰期間在四川遇太極拳名師馬方侯(天津人,曾任山東省國術館副館長),從其學習對太極(一種兩人雙練的楊式太極拳),因而功夫深厚,與人較技時,無不獲勝。1945年,他舉家從南通遷至鎮江。到鎮江後,被愛好武術的江蘇省建設廳長看中,收為辦事員,專職授拳。有一次,張祚玉夢見一個大猴王前來授拳。夢醒後,想自己原來的老師是馬方侯,名字中有一「侯」字,難道鎮地也有「一侯」是我的老師嗎?於是到處訪問鎮地善拳者。有一次聽說,一個叫楊宇昌的人在公園授孫式太極拳,於是前往拜訪。楊宇昌又名楊幼文,原是江蘇省國術館露天班的一個學員,學過大眾化普及式孫式太極拳。目前,為了餬口,開設了「命館」(給人算命),兼在公園中授拳。楊見張來訪,忙道:「我授的是孫式大眾化普及式太極拳,並無真功,只是為了餬口而已。」楊又說我師陳健侯先生是孫祿堂大師的真傳弟子,功夫了得。原來楊幼文的父親楊紹文是一個軍醫(中醫),曾有緣經陳健侯先生點化,篤信佛教,專修淨土,預知往生,臨終前,齋戒沐浴,嚴囑楊幼文拜陳健侯為師,學習中醫。張聽此說,不由一驚,「陳健侯的名字中有一'侯'字,難道夢中所見正應在此人身上?」於是,一定要楊引見。

楊把張祚玉介紹給陳健侯先生。第一次與陳健侯先生見面,張在陳面前打了一套楊式太極拳。只見張的套路如行雲流水,渾然一體,美極了。尤其奇怪的是張在打拳時,渾身關節格格作響,如優美的樂曲聲。陳先生看完後頷首讚許,但又說道:「你看好的自行車在行駛時,會格格作響乎?」張默然而退。第二次拜訪,陳健侯先生提議兩人推推手。陳說:「你用兩手全力進攻,我用一手抵禦。」於是,張祚玉用兩手全力進攻,但總被陳一手封住了,無法獲勝。張沉思而退。第三次拜訪,陳在傳經堂大廳接見張。陳說:「這次我們作一次友誼賽,可乎?」張說可。陳說:「這次我叫你跌十八個跟斗,跌法各各不同。」張似信非信。哪知兩人一交手,張就被跌出丈遠,跌在太師椅上。張站起再戰,只見張一會兒跌在長板凳上,一會兒跌在方桌上,一會兒跌在地上……真的十八樣跌法,各不相同。張於是屈膝在地,要求拜師。

陳看張為人厚實,有誠信,又有相當的武術基礎,首同意。於是,由楊宇昌做介紹人,選擇吉日良辰拜師。早上張請陳師和介紹人在「一枝春」吃素館,算是拜師宴。中午,張帶香燭和薄贄前往陳府正式拜師。

陳向他講述了武德的要求,學三十六手要做到慈孝敬。所謂慈,就是對人要慈愛,決不能好勇鬥狠,不能隨便傷人,但必要時,也不能辱沒師門;所謂孝,就是要孝順父母和長輩;所謂敬,就是尊敬師長,永不叛師。併申明,此拳決不能輕易傳人,得人則教,不得人則不教,對子女也不除外。在學拳時,要有「堅貞恆」的意志與毅力。張向陳保證做到這幾點。於是張向陳正式遞交了拜師帖子,並行了弟子之禮。陳到祖師張三豐畫像前,焚香禱告,然後引張向祖師畫像叩頭。於是把張祚玉正式收為弟子。陳又再次申明:「汝能學成,則成正式弟子;若學不成,只能算記名弟子。」張一一應諾。

孫氏太極拳三十六手的命脈和奧秘在卍字手上。所謂卍字手,手掌豎立時,要與手臂成九十度的直角,手掌下垂時,也要與手臂成直角,五個手指成平、直、橫、環、鉤狀,像一個卍字。這種手相,變化無窮,它是三十六手的基本功。孫祿堂對卍字手是極端保密的,有些人跟孫祿堂一輩子,也未聽過這一手相,更不要說學了。張祚玉是有相當的武術基礎的,站樁、走趟子很快過關,但練卍字手卻遇到了困難,苦練幾個月,才算基本合格。接著教三十六手套路。三十六手的全稱是孫氏三十六手太極拳或孫氏太極拳三十六手,簡稱三十六手。全套拳路共一百一十四式,不計重複為三十六式,每式之間用開合手銜接,全套拳如行雲流水,連綿不斷,渾然一體。三十六手,手手都有卍字手。三十六手暗合《易經》上的三十六個連體像,如環無端,奧妙無窮。每一手都要符合平、直、圓的要求。在《易經》上,平是坎卦,直是離卦,圓是太極。坎為水,離為火,水火既濟,而成太極。此外還要求丹田下沉,舌頂上顎,含胸塌腰,沉肩墜肘,手棒太極(不大不小,距離為兩乳間橫距)。初學時「偏柔偏剛,繩捆索綁」,學成後則似「勁氣內藏,圓珠彈簧」。

按照孫師的要求是每式只教六遍,如果六遍還不會,下面就不教了。但陳健侯教張祚玉卻不厭其煩地教,直到張學會。學完後,又要經過三次校正,才算合格。張學的拳只經過二次校正,因為客觀環境的原因,未能得到第三次校正。所以張的三十六手,只能算基本合格。陳又授張推手法。每推手時,張問陳師:「我總感到你的手臂特別長,總招架不住。」陳說,推手時有上、中、下三個架式,視對手情況而不斷變化。身體要坍身塌腰,重心下降,手才能伸長。當初孫師與人較手時,高大的身材,一蹲下來,就很矮。高度降了,重心才能穩如泰山,而後才能克敵制勝。常人的腳跟都是飄浮的,像一根稻草,一推就倒,因為他們的重心太高。張謹記之。所以後來張與人推手,無一不勝。

師徒兩人的情誼是很深的。在解放前夕,有一次陳先生與張談到,近來有兵痞,不斷前來騷擾。原來陳家大院,是清末民初史學家陳慶年的故居,佔地二千多平方米,佔了半條磨刀巷,但由於陳氏後裔大都在外地工作,在鎮江老宅的人丁並不多,所以兵痞常來滋擾,欲強佔住宅。張知道這一難事後,主動說:「我願給你看門。」陳欣然同意。

1963年張祚玉在公園中傳授三十六手,陳知道後很不高興,認為這是違背師訓的。陳立即把張傳喚到家中,嚴責了他的行為,並在「見山樓」上把張連摔三跤,陳的家人都聽到了咚、咚、咚三聲,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家人通過木板的夾縫,看到陳在嚴責張:「如果你再隨便把此拳授人,我將廢掉你的武功!」從此張再也沒有敢私自把三十六手授人。

1965年春節,張祚玉從南京(在南京梅山煤礦做針灸醫生)特地回來向師傅拜年。陳非常高興,說:「聽說你有一個手法,在揚鎮及滬寧一帶無敵手,人們稱之為'王手',今可一試否?」張誠恐答應。陳說:「你用兩手進攻,我仍用一手抵禦。」張遵師囑用兩手輪番進攻,陳用一手就把他兩手封住了。陳說:「你發啊!」張說:「我感到上下左右全是老師的手,發不出來啊。」陳說:「你不發,我可要發了!」只聽「咚」一聲,張被摔倒在床上。陳說:「你可知道我是怎樣把你發出去的嗎?」張說不知。陳說,再來一遍。張還是被摔倒在床上。張還是不能領會其奧秘。陳就用慢動作進行示範,邊解釋道:「我用手封住了你的肘,在你肘下一個圓卍字,就把你摔了出去。」張還是不懂,陳又示範三次,再試時,張還是被摔倒。陳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我這拳太難學了。當初孫師教我時,規定只教六遍,現在我不厭其煩地教你們百遍千遍,你們還是學不會。看來,孫氏太極拳到我為止了。真是有負師恩啊!」後來張告別時,陳師把張送到門口,又嘆了一口氣說:「孫氏三十六手太極拳實在太難學了,傳到我這一代再也沒有繼承人了。你好自為之吧!」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