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連海:琉球自古屬於中國,日本侵占實乃可恥至極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7     檢舉

 

紀連海:琉球自古屬於中國,日本侵占實乃可恥至極紀連海:琉球自古屬於中國,日本侵占實乃可恥至極

  

       保衛領土,既需要堅定的決心,必勝的信心,也需要理性的思考,客觀的證據。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屬於中國,不僅中國的老地圖證明了這一事實,就是日本的老地圖也有明確標註。香港中文大學研究員鄭海麟搜集的地圖,為我們捍衛釣魚島主權提供了一份不容辯駁的歷史鐵證。面對這些地圖,我們的決心更加堅定:歷史不容篡改,主權不容侵犯,領土不容搶奪。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但日本強詞奪理,聲稱釣魚島屬於琉球,而琉球屬於日本。對此,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員鄭海麟日前在接受採訪時,通過中日兩國的歷史地圖給予了有力駁斥。

  記者:我國最早詳細標註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地圖有哪些?

  鄭海麟:歷史上這樣的地圖有很多。1561年,由明朝駐防東南沿海的最高將領胡宗憲和地理學家鄭若曾共同編撰的《籌海圖編》,將釣魚島(圖中為釣魚嶼)、黃尾嶼、赤尾嶼等編入沿海山沙圖,作為中國領土列入海防區域。1621年出版的《武備志》中的福建沿海山沙圖,也將釣魚島、赤尾嶼等劃入福建的行政管轄區域。清朝時期,同治二年也就是1863年刻的《皇朝中外一統輿圖》,上有「高宗純皇帝御製詩」及「乾隆丙子夏六月御題」,可以證明這是清朝乾隆皇帝欽準的官版地圖。從其中的《大清一統輿圖》(局部)(上圖)可以看出,由福建梅花所至琉球那霸港,中經東沙、小琉球、彭佳山、釣魚嶼(即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都是只有中文名字;自姑米山起,即附有琉球譯名,其圖案由圓形變為橢圓形,由此可見,中琉之間的地方分界線在赤尾嶼與姑米山之間。

  記者:日本也有這樣的地圖嗎?

  鄭海麟:其實,日本方面有很多地圖可以證明,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並非琉球的一部分。在日本人宮城榮昌編著的《沖繩歷史地圖》中,有一幅明、清琉球冊封使往返路線圖。該圖中,琉球王國領土用紅色標示,中國領土用黃色標誌,琉球王國領土最南端以與那國島為界,西南端以姑米山(久米島)為界。釣魚台(即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均不在琉球王國領土範圍內,而是屬於中國的領土。這本書由東京柏書房於1983年出版。

  1785年,日本出版的《三國通覽圖說》附圖《琉球三省並三十六島之圖》,將花瓶嶼(即花瓶山)、釣魚台(即釣魚島)、赤尾山(即赤尾嶼)等島嶼繪成與中國本土相同的紅色,明確標誌為中國領土。

  日本人伊地知貞馨於明治十年(1877年)所著的《沖繩志》一書中,將琉球邊界明確界定為北緯24度至28度40分,東經122度50分至132度10分,區內為沖繩本島及36個屬島。這本書收錄的琉球島全圖包括了沖繩島全圖、久米島全圖、宮古島全圖、八重山島全圖,但都沒有出現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等島嶼,而這些島嶼事實上是在該書所劃定的經緯度內,這足以證明,至少到1877年為止,日本並沒有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看作琉球領土版圖。

  還有一張圖也非常有說服力,那就是出版於日本明治九年也就是1876年的《大日本全圖》。此圖是一張軍用地圖,由日本陸軍省參謀局繪製出版,日本陸軍省參謀局也就是後來的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的前身。日本吞併琉球是在1879年,而這張繪於1876年的地圖已經把琉球群島繪入了日本版圖。這裡需要強調的是,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那片區域,在圖上是一片空白,並沒有繪上去近在咫尺的釣魚島。這也證明釣魚島並不屬於琉球。把時間拉得再近些說,就連日本人文社1969年出版的地圖冊所附的《日本地圖》(右圖)中,西南諸島(日本稱南西諸島)部分也沒有出現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

  記者:其他國家歷史上出版的地圖又是怎麼標識的?

  鄭海麟:法國出版家、地理學家皮耶·拉比和亞歷山大·拉比在1809年時,曾繪了一幅以台灣為中心的東中國海沿岸圖,圖中將釣魚島、赤尾嶼都繪成與台灣島相同的紅色,將八重山、宮古群島與沖繩本島繪成綠色,清楚地表明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屬於中國。此外,美國人約瑟夫·哈金·柯頓於1859年繪成的《柯頓的中國》地圖、西班牙人莫拉雷斯所繪的在1879年出版的亞洲地圖,都清楚地表明,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屬於中國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