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愛好和平的心外國友人看在眼裡!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7     檢舉

 

近些年有個流行的說法:中國在幾十年里崛起為世界大國,第二大經濟體,卻沒有發動一場侵略戰爭,名副其實的「和平崛起」。

若放在二戰前,這是天方夜譚,絕不可能之事。二戰後,世界轉向和平與發展,各國都不打仗了,兩次世界大戰、核武器的出現,令人類厭惡戰爭,懼怕戰爭,不再動輒訴諸武力。中國正好趕上了這個時代,於是,絕不可能之事竟成可能之事。

中國愛好和平的心外國友人看在眼裡!

中國一場戰爭沒打也成強國了,全腳本的「和平崛起」。

但「零戰爭崛起」仍被認為是一個奇談。雖然世界主流是和平與發展,但也並非完全沒有戰爭,歷史上一向有侵略成性的國家,如果不是中國,換成另一個列強,能不能堅持和平主義實現「和平崛起」,大可懷疑。

所以,與「中國奇蹟論」同時流行的,還有一個「中國特殊論」:中華民族本身就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一向崇尚仁政,很早就懂得了「國雖大,好戰必亡」的道理,從不對外侵略。中華民族是靠強大的文化而不是強大的武力凝聚在一起的。近代以來,飽受侵略和凌辱,深知和平來之不易,國家強大之後也不侵略別國。

一個好的外因,再加一個好的內因,中華民族「愛好和平」的形象得以樹立,中國人走到哪都這麼自我表揚,外國人聽了,一時也說不出什麼。

說不出什麼,是因為所有曾經的列強,只要有過一段帝國主義或殖民主義或軍國主義或法西斯主義的歷史,先天就輸了。論英勇無畏可以,論頑強不屈也可以,但要論和平友愛就算了,無論怎麼塗抹歷史,也沒辦法把那段血腥殘暴、獸性大發的時代說成是和平主義的表現。

排除了這些戴過帝國主義黑帽子的國家,剩下的則是那些被侵略、被征服、被壓迫的前殖民地國家。前殖民地國家頭上雖然沒有黑帽子,但要順手帶上和平主義的紅帽子,卻也勉強。因為侵略還是不侵略,好戰還是不好戰,屬於強國的一種自由選擇。一個弱國,想打別人打不過,不想打又被別人打,談論帝國主義還是和平主義,沒什麼意義。

就這樣,去掉所有強國,再去掉所有弱國,舉目四顧,也就剩下中國這一個國家了——過去如何另說,現如今的世界一等強國,但不奉行帝國主義政策,不侵略他國,不稱霸,堅持和平主義。

於是,「中國奇蹟論」等同於「中國特殊論」,中國人繼續自我表揚,說得連自己都信了:中華民族本身就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

紅帽子是那麼好戴的嗎?

以前中國也是弱國,和亞非拉國家一起高喊打倒帝國主義,一起呼籲世界和平,怎麼說都沒問題。

那時候帝國主義國家也無所謂,西方統治全球的大局已定,隨便窮棒子怎麼罵,反正翻不了天。

但令它們完全沒想到的是,中國三十幾年就把世界格局顛覆了,眨眼之間,中國已成世界老二。

問題來了。強國俱樂部里,美英法,德意日,當年打世界大戰是這幾個,現在GDP排行還是這幾個,都是戴黑帽子的前帝國主義國家。唯獨中國一個,沒有進行過殖民征服,沒有發動過侵略戰爭,現在昂首挺胸站在老二的位置上,卻大模大樣地戴著一頂和平主義的紅帽子。

俱樂部成員集體表示不服。因為它們嘴上喊的要和平都是假的,今天這個強國地位、經濟總量、GDP排行是怎麼得來的,它們心裡很清楚,還是靠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打下的老底子。這個最硬的道理意味著,一旦靠純粹經濟和貿易手段維持不了現在的強國地位了,到頭來它們還是要大打出手,武力解決問題。而中國卻似乎不在這個道理之內,中國的和平主義,非常像是真的,一場戰爭沒打也成強國了,全腳本的「和平崛起」。

於是,俱樂部成員又集體表示不信。中國人一向神秘莫測,這個來路不明的和平主義,背後也許另有隱情!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裝得太像好人了沒準非奸即盜!

其中一個觀點,就是認定中國當前的和平主義只是暫時的,在崛起的初期裝裝樣子而已,一旦遇到邁不過去的關口,比如產能嚴重過剩、經濟危機爆發,或者能源和原材料枯竭,最終還是會重複帝國主義的老路。支持這個判斷的,都異口同聲拿南海說事,非要把中國捍衛主權的正當行為說成是剛剛強大了就開始欺負鄰國,開始展示肌肉,開始為大規模擴張做準備。只要讓世人相信南海就是中國擴張主義的第一步,那麼所謂的「愛好和平」、「永不稱霸」等美麗說辭不攻自破。

美國、日本、澳洲這幾個國家,最近都在忙著干這件事。

中國愛好和平的心外國友人看在眼裡!

西方國家拿南海說事,把中國捍衛主權的正當行為說成為大規模擴張做準備。

除了這個公開的觀點,還有一種潛在的猜測,就是認定中國其實只是表面上強大,內心其實很虛,骨頭也很軟,並不敢來真的。也就是說,這頂和平主義的紅帽子其實不是自由選擇,而是一個掩飾,一個矯情,是因為不敢真打也肯定打不贏而不得不採取的一種矇混過關的策略。

要支持這個猜測,從中國的國家行為上,找不出什麼證據。新中國以來,在朝鮮和美國打,在中印邊境和印度打,在中蘇邊境和蘇聯打,在中越邊境和越南打,從不猶豫,也沒輸過。幸虧各次作戰都帶有自衛反擊、保家衛國的性質,否則,也早被列入好戰國家之列了。

但若拋開國家行為,單從中國國民的行為上找證據,事情的另一面就暴露出來了,從很多方面看,當下的中國人很像是一個軟骨頭群體,甚至還越來越軟。

難以駁倒的證據

首先一條,也是最明顯的一條,是中國男子足球不行。近年來,很多和中國國家隊交過手的球隊,包括一些排名很後的小國球隊,都覺得中國隊不是一般的弱。連續幾屆世界盃和奧運會打下來,已無人再把中國隊當強隊。最近的新聞:小小的敘利亞,那個戰火紛飛、四分五裂、民不聊生、有今天沒明天的敘利亞,竟然放話要在亞洲12強小組賽中國西安主場從中國隊身上全取3分,因為「中國隊是同組中最弱的」,前敘利亞國家隊技術總監伊馬德如是說。

這不是單純的體育賽事問題。男子足球,之所以成為當今世界第一運動,是因為它是在和平時期最接近於戰爭形式的一種國際較量,相當於各國約定俗成的一種正式的戰爭替代,除了不殺人、不賠款,其他都一樣。如果一國的國民在足球方面很強,球隊很厲害,球星很多,就會被認為很強大,贏得尊重,受到追捧。反之,則被認為很軟弱,遭到歧視,受到輕蔑。

「13億人里找不出11個會踢球的」,這個老段子被全世界人民念叨了幾十年。而在所有的藉口——體能、技術、戰術、觀念、體制、教練、普及程度、訓練機制、青少年培養等等——都失效了之後,最後的結論就是:中國人缺乏鬥志,沒有勇氣,軟骨頭!

不只足球,中國男子籃球自2008年之後在奧運會賽場已12連敗,再加上幾乎已被人遺忘的中國男排,男子三大球,一起為這個黑色結論提供了佐證。

中國愛好和平的心外國友人看在眼裡!

除了體育賽事上男子三大球,還有一個更難以駁倒的證據,就是在世界各地的街頭打鬥中,中國人總體表現更差,更像是軟骨頭。

雖說街頭打鬥不被法律法規所允許,不為文明規範所接受,但卻是人類社會的現實,也是人類本能的表現,不可能不存在。近年來,隨著出國的中國人越來越多,華人在各國被搶、被打乃至被殺的事件也越來越多,而在這些事件中,不管占理不占理,一律都是中國人不敵當地人,慘遭毒手。無論是突發的撕打,還是正式的鬥毆,極少聽說有中國人單憑格鬥技能打敗對手的例子。

這個眾目睽睽之下的現實,很難掩飾,用尊重他人、尊重法律和習俗、懂禮貌、有修養等「文明素質」當藉口沒有用,因為事實明擺著,中國人在國內時並沒有處處表現出上述「文明素質」,很多時候恰恰相反。

此類形象並不陌生:在國內撒潑耍賴,氣焰囂張,到了國外縮頭縮腦,束手束腳。在國內一言不合就動粗,無論城管還是警察都敢打,到了國外見人一臉媚笑,聽話連連點頭。在國內天不怕地不怕,仗著「人民」的身份為所欲為,到了國外被人欺負到家了也無力反擊,直到出了人命最多也就是上街遊行。

好像天生就知道中國這個「人民共和國」凡事都護著人民,人民政府、人民警察、人民法院,都一定為人民服務,身為人民怎麼胡鬧都沒事。好像天生就明白到了外國這一套全沒了,等級體系高不見頂,叢林社會虎狼橫行,身為少數民族邊緣群體只有苟且偷生的機會,決無當家作主的可能。

中國愛好和平的心外國友人看在眼裡!

足球踢不好,至少國外國內都一樣,客場主場都一樣,畢竟還有個技術因素在裡面。而國內充大爺出國變孫子、國內充好漢出國變慫包這個事,純粹是文化問題,素質問題,怎麼解釋都沒用,全世界也都看的清清楚楚,屬於最無能,最卑劣的一種表現,弱者等級中的最低等。

2016歐洲杯,俄羅斯足球流氓遠征法蘭西,狂揍英格蘭老師傅,雖然遭到輿論譴責,但普京總統卻略帶微笑地表示:「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幾千個英國球迷會被200名俄羅斯球迷暴打?」

這種東西叫做「內在的光榮」。對於中國人,集體享受這種「內在的光榮」是什麼時候了?恐怕要靠「夢回唐朝」來追憶了吧?

本文的主題是探討中國人「愛好和平」這個形象,無意深究當下中國的社會文化。但無法迴避的問題是,由於國民身上的種種弱者表現,已經令「愛好和平」的真實性和可信性大打折扣。

打了折扣的和平主義撐不了多久

國際政治舞台上的國家行為,畢竟屬於政治家小圈子裡的遊戲,世界上大多數人其實都是吃瓜群眾,G20誰輸誰贏看不懂,但世界盃誰輸誰贏看得懂,街頭打鬥誰輸誰贏看得懂。

這就是說,中國這個國家的「愛好和平」與中國國民的「愛好和平」其實是兩個舞台上的兩套表演,前者被認為是真的,後者被認為是假的。這個事很麻煩。

好萊塢百年前就為中國人塑造了代表「黃禍」的兩種形象,一個是傅滿洲,撒旦品性,一個是陳查理,家奴人格。經過大量同一套路的影視片的打磨,中國人「壞人+奴人」的形象在西方民眾中已根深蒂固。1949年新中國成立後,幾場戰爭打下來,中國一洗百年恥辱,國家樹立了強硬形象,也在西方民眾中造成了一種恐懼。有一段時間,好萊塢的「黃禍」模式改成了「紅禍」模式,雖然形象上還是「壞人」,但不再是「奴人」了,他們也知道,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然而,國家的強硬形象並未成功轉移到國民身上,西方影視市場上直到今天仍然充斥著大量貶抑華人的作品,即使不再肆意醜化,甚至偶爾也有正面,但根子上並未擺脫撒旦和家奴這兩個定位,這一點人們可以自行判別。

更要命的是中國人自己對自己的打扮。好萊塢的傅滿洲起碼還是敢於幹壞事的,陳查理起碼還是敢於抓壞人的,而中國電視綜藝節目中的男人形象,不是潑皮就是偽娘,不是下三爛就是醜八怪,越丑越爛越受追捧!全國的公共領域,最中心的那個舞台,長年被幾個惡俗的丑角霸占,名其名曰笑星、影星、小品星、綜藝星!

如果說這就是中國國民的「和平主義」表演,那麼它就是一個全腳本的自輕、自賤、自殘、自宮大戲!

中國愛好和平的心外國友人看在眼裡!

動畫片《瘋狂動物城》中飾演反派角色的綿羊市長

好萊塢沒有這麼做,好萊塢從來沒有停止過宣揚它所推崇的一種基於強者文化的和平觀:《獅子王》里成年辛巴所創造的和平才是真的和平主義,而土狼是其反面;《瘋狂動物城》里獅心市長和公牛局長創造的和平才是真的和平主義,而綿羊副市長是其反面。用獅子和公牛代表世界秩序的創造者和維護者,其他各類動物各安其位,不得擅越,這其中隱含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理念甚至種族主義理念,清晰可見。

《獅子王》和《瘋狂動物城》都不是單純的娛樂片,其中的意識形態宣傳力度驚人。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不可以不明白,21世紀的世界並沒有進入「後社會達爾文主義」時代,也不太可能有什麼「永久和平」。如果本質上只是一頭綿羊,即使當上了動物城的「副市長」,仍然分分鐘被打倒,不用獅子和公牛親自動手,一個兔子警官加上它的狐狸朋友即可解決問題。

中國的「和平崛起」之路已走了三十多年,目前還能撐得住,但隨著越來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也就越來越接觸到國際社會的本質。中國人足球越踢越差已不是小問題,中國人出國總被欺負也不是小問題,中國人偽娘文化泛濫更不是小問題!由於國際社會仍然通行叢林規則,這些事也就直接涉及到中國人「愛好和平」形象是真是假、中國的和平主義大旗能打多久、世界範圍的「中國式和平」能否建立等一系列重大問題。

對此,政府當然要重視,中國沒有政府完全不管的事,但要認識到,問題的深層,更多涉及社會文化,涉及國民整體,涉及民族精神!

強者文化的和平觀是對的。國家強大但不侵略,可以率先舉起和平大旗,但如果國民整體示弱又被敵人看透,和平局面早晚會無力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