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種運動,太極拳的最大優勢是什麼?

運動大聯盟     2020年06月04日

近段時間因為太極雷雷VS「格鬥狂人」徐曉東事件,許多人就大肆攻擊太極拳,其中確實有不少中肯理性的批評,確實指出了太極圈內存在的許多不良現象,但有些人的批評就顯得莫名其妙、不懷好意甚至無理取鬧了。

作為一種運動,太極拳的最大優勢是什麼?

一種偏激的看法更是斷定:太極拳過去是用來打人的,所以現在不能用來打人,便一無是處,也就活該被批得體無完膚了。有意思的是,這種極端偏狹的觀點說出來還得到一批吃瓜群眾點贊誇好,不禁讓人由衷敬佩我天朝竟有如此多的尚武英豪,稍微遺憾的是,他們的聲音沒有傳到萬惡的美國人日本人那裡,要不然,西方列強肯定早被嚇得屁滾尿流、跪地求饒了。好吧,這批人雖然也自成一派,畢竟還是少數。大多人還是相信,真正的太極拳,確實是可以練出功夫的,這一點在歷史上早為陳長興、楊露禪、楊澄甫、孫祿堂、陳發科等武術家的事蹟所證明,在當代的部分專業太極拳師那裡,太極拳的技擊功能仍然不絕如縷。

當然,可能你也像我一樣認為,太極拳雖然確實可以練出功夫,技擊卻不是當代太極拳的最大優勢所在。如果你練太極拳的目的純粹是為了打人,那麼確實不必練太極拳。你去練少林功夫、散打、自由搏擊、泰拳等這些都比練太極拳來得快。但我想說的是,如果你僅僅把太極拳當作一門技擊術,豈不是貶低了太極拳?至少,說得不客氣點,你豈不還停留在那種顢頇武夫的認識水平?

像有些人只看到太極拳的技擊價值一樣,另一些人則只看到太極拳的鍛煉價值。但可能你也像我一樣懷疑,養生真的是太極拳的最大價值嗎?如果練太極只是為了健康長壽,那它確實跟五禽戲、八段錦、靜坐、導引等傳統養生法沒有太大的差別。有些太極愛好者以為太極拳是毫無疑問的世界上最好的健身運動,但就只是對比健身效果而言,我們能斷定太極拳一定勝過跑步、瑜伽嗎?顯然,明理的人不會不經過審慎考察就直接下一個結論。

問題來了。

既然在當下,太極拳的技擊和養生都不是它的最大優勢,到底什麼才是它的最大優勢呢?我認為是它的綜合性。

作為一種運動,太極拳的最大優勢是什麼?

作為一種綜合性運動,太極拳的獨特優勢無可比擬。太極拳具備技擊功能,也具備養生功能;具備健身的功能,也具備修心的功能;太極拳對某些局部運動要求很高,同時它更要求整體運動;太極拳可以是一種純粹的鍛煉方式,但也可以是一種文化和修養之境;太極拳適合年輕人練,也適合老人練;……所有這些特點綜合在一起,就構成了獨一無二的太極拳運動,放眼所有運動,似乎還沒有哪一種運動具備太極拳這樣的綜合性優勢。

有些練武之人談到武術的文化性質就反感,但平心而論,我們能完全抹去武術的文化功能?中國自古有能文能武、文武雙修的傳統,何況在歷朝歷代文武之道的治國理念和追求中,怎能將文與武截然劃分開?武術尚且文在其中,更遑論太極拳這樣與儒釋道文化均有契合的拳術了。文人(指廣義的文人)練太極,是太極拳的一大特點。像與楊露禪同代的儒生武禹襄、作家老舍、學者朱光潛、修行者南懷瑾、畫家梅墨生等這些知名人士都鍾情於太極拳,一定程度上就能說明太極拳身上的文化烙印。現在有些人只知用打人(技擊)來衡量太極拳,是不是太狹隘了呢?

因為太極拳過去是拳術,現在就只能是拳術了嗎?如果抱著這種眼光,太極拳又如何能向前發展?當你認定太極拳不能打人就一無是處了時,美國人會相信你說的嗎?不好意思,人家才不管這些定論,要不然,哈佛大學醫學院、世界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這些頂級醫學機構就不能從醫學角度研究太極拳了,就更不能向他們的慢性病患者推薦太極拳了。或許,我們最該清除的是那種先入為主的偏見。以為太極拳先前是打人的,所以現在就只能是打人的。如果不能打人,我們就鄙視它,拋棄它。這種觀點,在這個每行每業都在發展蛻變的時代,說得好聽點是固執己見,不客氣地說,就是抱殘守缺,迂腐落後。

儘管作為一種運動,發展到今天,太極拳的綜合性優勢依然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出來,但我們不必悲觀,社會有多需要專業的眼光,就有多需要一種整體的視角來認識社會,認識自我;社會怎樣貪多求快求刺激,也就有多需要一種精簡柔緩的時光來平衡。

習練太極拳不是根本目的,但我們可以從中體會到多方面的存在。事物的平衡與和諧離不開整體的綜合與圓融。也許,正是在此,太極拳的優勢才得以最大限度地體現出來。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