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貸款買房不見父親,父親卻每月匯錢給他,其實三年前已去世

讚能量日光浴     2017-05-17     檢舉
兒子貸款買房不見父親,父親卻每月匯錢給他,其實三年前已去世

劉江家在農村。大學畢業後,留在城市工作,找了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也談了女朋友。

俗話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他和女朋友決定結婚。兩個人拿出這幾年的積蓄,加上雙方父母傾其所有,當首付,貸款買了一套房子。算是在大城市安家樂業了。

劉江的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看到兒子為了買房,貸了那麼多款,每月所剩工資不多,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很心疼兒子,可又愛莫能助。為此,老兩口常常長吁短嘆。

看到同村很多人去城裡打工,雖然賺得不多,但比在家裡強多了。劉江的爸爸動了心。覺得自己才五十多歲,健健康康的,還算有一身力氣,出門打工,多少賺點錢補貼兒子,至少不給兒子添負擔。和劉江的媽媽一說,她也同意。

就這樣,劉江的爸爸跟著村裡的人,到離家千里之外的一個城市,在工地上幹活。搬個磚頭,砌個泥灰,推個小車,反正是力氣活,沒技術含量,只要肯吃苦就行。

儘管很辛苦,但一個月下來,也有二千多塊的收入。第一個月領到工資,劉江的爸爸很興奮,立刻打電話告訴老婆和兒子。

劉江的媽媽高興,自不必說。

當劉江聽說爸爸為了幫他還貸,這麼大年紀還出去打工,在電話裡當時就哽嚥了,埋怨說:「爸,貸款我們會慢慢還清的。你真不用幫我們。快回家吧。」

劉江的爸爸嘿嘿一笑,說:「傻兒子,反正我在家農閒時候多,出來打工既賺錢,又能見見世面,挺好的啊。有機會讓你媽也來,我們工地上,有很多夫妻檔。放心吧。」

劉江見拗不過爸爸,只好作罷。

從此後,劉江的銀行卡上每個月都會如期收到一筆錢——來自爸爸打工賺的錢。有時候多,有時候少。

每次收到簡訊提醒,有款到帳,是爸爸打來的錢時,劉江的心總會很疼。他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努力,多賺錢,別再讓爸爸為自己出門打工了。

兒子貸款買房不見父親,父親卻每月匯錢給他,其實三年前已去世

婚後不久,老婆懷孕了,接著是漫長的待產,然後是小生命降生。做了爸爸的劉江,又要工作,又要照顧老婆孩子,整天累得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偶爾打個電話問候父母,他們總是說挺好的,不用掛念。也曾想過年過節回老家,一來老家實在是太遠,一點假期全在路上;再者婚後不久就有了孩子,孩子小,經不起長途折騰,也就算了。恍惚間,劉江已經好幾年沒回老家了。

閒下來時,劉江突然覺得自己好幾年沒有和父親說話了。就在爸爸出來打工的半年後,不知怎的,他給爸爸打電話,手機卻是空號。打給媽媽,媽媽說,爸爸的手機丟了,不捨得買個新的,況且在工地幹活,不經折騰,一不小心就會損壞,就沒有買新的。有事的時候,就借工友的手機給她打呢。不好意思經常借,所以不給你打。

哦,聽媽媽這麼一說,劉江心裡很不是滋味。爸爸每個月給他打錢,自己卻連部廉價的手機也捨不得買。他也沒有多想,只是心裡盤算,等哪天回老家時,一定給爸爸買個新手機。

經過幾年的打拚,劉江的事業有了起色,收入漸漸多了,生活開始寬裕了。他特意打電話囑咐媽媽,讓爸爸不要再在外面打工了。老了,該歇歇了。說孩子這麼大了,爺爺奶奶還沒有見過孫子呢。抽時間會回老家看望他們的。

終於有一天,劉江帶著老婆孩子踏上了返鄉的路程。還給父母買了大包小兜的各種禮品。

當劉江一家三口風塵僕仆地出現在自家門口時,劉江的媽媽正好從地裡幹活回來,一張飽經風霜的臉,曬得黑黑的。突然看見兒子一家不期而止,頓時又驚又喜,半天沒反應過來。

劉江和老婆親熱地喊了一聲「媽」,又趕快讓孩子叫「奶奶」。

孩子懂事地叫了一聲奶奶,劉江的媽媽高興得眼淚流了出來。

「媽,爸爸呢?」劉江隨口問。

聽兒子問爸爸,劉江的媽媽臉色一變,支支吾吾地說:「不是在外面打工麼,沒回來啊。」

劉江嗔怪道:「媽,不是和你說過多次了,讓爸爸不要出去打工了。爸爸……」劉江話剛說到這裡,突然一抬頭,赫然發現牆上掛上爸爸的大幅黑框照片。

「這、這是……爸爸的……」當下,劉江頓覺全身血液凝固,手指著照片,渾身顫抖,說不出話了。

劉江的媽媽又流淚了,一臉悲傷地說:「是的,這是你爸的遺照。」

劉江只覺大腦嗡的一聲,差點站立不穩,疾聲追問:「爸爸,他、他怎麼了?」

劉江的媽媽轉身拿出一張銀行卡,默默遞給兒子,啞聲說:「這是你爸留給你的錢。」

其實,劉江的爸爸三年前就去世了。有天他在工地幹活時,被突然坍塌的腳手架重重砸倒,不治身亡。後來,責任方給了一大筆賠償金。

人沒了,要錢有什麼用?劉江的媽媽哭得死去活來。考慮到兒子剛有了孩子,又要工作,又要照顧家庭,身心疲憊,怕他受不了打擊,萬一病倒了,怎麼辦?就隱瞞了這一切,把悲傷自己扛。

這個堅強的媽媽,就編造了爸爸手機丟了的謊言。不敢把賠償金一下子交給兒子,怕引起兒子的懷疑,就每個月從中取出一部分,冒充丈夫的打工錢給兒子打卡里。瞞住了兒子。只是瞞得好苦,每次都是淚灑衣衫。

聽到這裡,劉江抱住媽媽,早已泣不成聲。

兒子貸款買房不見父親,父親卻每月匯錢給他,其實三年前已去世

那天,在一座山清水秀的公墓,一對父子模樣的人,把一大杯白酒小心翼翼地揮灑在一墓碑下,然後長跪不起。

後來,他們在瑟瑟的秋風裡,佇立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