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來風滿樓,沙巴提早州選?

頭條新聞     2017-05-17     檢舉

胡逸山:沙巴提早州選甚囂塵上

近月來,在馬來西亞廣為流傳有關下一屆大選是否即將來臨的謠言里,其實也包含了至少一個「次級」的謠言,即東馬的沙巴州會否搶在全國大選之前,進行州選舉,率先敲響選舉季節的鐘聲。

馬國選舉分為兩個層次:在聯邦層次選出國會議員,獲得多數席位政黨組織新一屆聯邦政府,以及在13個州里分別選出州議員,得以組成新的州政府。

雖然在法律上沒硬性規定,但一般上馬國的國選與州選是同時舉行的,即便是如雪蘭莪、檳城、吉蘭丹等州屬是由(在聯邦層次的)反對黨聯盟出掌州政府,在聯邦國會宣布解散後,一般也會宣布解散州議會,為新一輪選舉鋪路。

唯一的例外是在東馬的另一個州屬砂拉越,多年來其州選是不與國會選舉同時舉行的,如其去年才剛舉行過州選,本屆州政府尚有大約四年的任期。如果沙巴也選擇提早舉行州選舉,那也就意味著東馬兩州的州選與全國大選,以後皆可能不會「對時」舉行。

有關為何沙巴有可能選擇提早州選的說法,至少有兩個理由。其一是聯邦執政聯盟國陣的主幹政黨巫統「內外」的政治紛爭。大家也許還記得,在前年8月,馬國首相納吉在有關一個大馬發展公司事件發展的高峰時期,毅然革除就該事件與他採取不同看法的副首相慕尤丁的內閣職位時,同時也把與慕尤丁持相似意見、來自沙巴的巫統副主席沙菲宜剔除出內閣人選。

對於細心觀察沙巴政治發展者來說,納吉開除慕尤丁是遲早的事,反而是把沙菲宜革除才最出乎意料之外。事關自從20多年前巫統「東渡」沙巴前後,沙菲宜即普遍被認為是納吉的最忠貞政治支持者之一。

沙菲宜多年來與同樣來自巫統的沙巴首席部長慕沙阿曼的瑜亮情結,在沙巴是眾所周知的;沙菲宜極欲卸下聯邦層次的官職,回到沙巴取代慕沙當首席部長的心愿,也是昭然若揭的。

站在沙菲宜的角度來看,他所堅決擁護的納吉當年終於當上了首相,理應儘快成全他這多年來的「回歸沙巴當大哥」的政治夙願,但基於各種的現實政治考量,納吉卻遲遲沒有這樣做。之後事態也就演變到納吉與沙菲宜就一馬公司事件徹底翻臉了,沙菲宜後來甚至選擇退出巫統。

恢復了「自由身」的沙菲宜,沒有加入任何現成的聯邦或沙巴的反對黨,甚至也沒有參與慕尤丁,及同樣與納吉不和的前首相馬哈迪醫生共同新組的土著團結黨,而是選擇自組一個沙巴本土的「復興黨」(Warisan)。

在去年下半年,復興黨更成功地從西馬的兩個反對黨(人民公正黨與民主行動黨),各「邀請」了一位國州議員「過檔」。此二人一位是當地最大的非穆斯林土著卡達山裔,另一位是華裔,他們與穆斯林土著的沙菲宜,組成了多元種族色彩的復興黨。

這幾個月來,沙菲宜與其同黨在全沙巴走透透,到處舉辦政治演說,據聞出席的人群數目可觀。站在國陣(尤其是巫統)的立場,當然不希望看到復興黨的聲勢越來越「旺」,對他們(尤其是在州的層次)的選舉機率造成威脅,所以當然要儘快舉行州選舉,乘復興黨的羽毛未豐,即先把它「扼殺」掉。

而上文里用巫統「內外」政治紛爭這字眼,主要也是暗示更為微妙的一點,即如果因為復興黨的崛起,令到國陣在沙巴的州議席數目(現在60席中占48席)下降(雖然沒人認真懷疑過國陣會再次贏得過半議席而繼續執政),那麼沙巴巫統里蠢蠢欲動的各路派系,可能也會伺機「起鬨」,意圖拉下治理沙巴也已14年的慕沙。

但這些沙巴巫統次級領袖當中,可能還沒有足夠的威望能夠取代慕沙。所以如果到時復興黨贏得還算可觀的州議席的話,沙菲宜重新「回歸」巫統,而完成他的首長夙願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可能的。

沙巴政客在朝野政黨之間不時「見風轉舵」地「過檔」,對沙巴選民來說,這已是司空見慣。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更必須提早舉行州選舉了。

另一個提早州選的理由,還是更廣義的政治化意涵。先選沙巴,國陣就能把它龐大的執政優勢與全國資源,都集中應用到沙巴來,而非如國選時需分散地應用到全國各地。這就可令尤其是沙巴的鄉區選民更能感受到國陣的「恩惠」,更為樂意地把手中的神聖一票投給國陣了。

如果國陣因此而在沙巴的州選舉里大獲全勝的話,就無形中等於為他們在接下來的全國大選里壯了聲勢,到時可能就能更為得心應手了。

當然,對於沙巴會否比全國大選提早州選,坊間也有不同意見。最主要的,當然是因為無論州或聯邦政府的這屆任期,就只剩下那一年幾個月,要刻意地把州選與國選分開,不是不可以,只是其實際意義不大。雖然理論上可預先幾個月探測一下局部的最新民意取向,但時任的政府要做任何顯著的政策改變來迎合民意,並轉化為支持前者的選票,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來不及了。這與砂拉越的州選一般是在兩次國選之間的中期舉行,是大不相同的。

另一點是如上面所說的,利用執政優勢與資源掌握來贏取選票,即便是在州選與國選同時舉行時被施展出來,其成效是很可觀的。

沙菲宜亮相的場面目前固然人山人海,但在臨近大選時,尤其是鄉區被某些方面強力「灌溉」後,復興黨的勝面仍有待考驗。所以提早州選與否,沙巴的政局值得拭目以待。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兼任高級研究員、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前政治秘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