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恨透了他!上任4年遭遇27次暗殺!他是中共史上最強悍中紀委書記,百萬貪官因他落馬!寧遇閻王,莫遇老王!

全球華人大聯盟     2017-05-10     檢舉

金庸的《書劍恩仇錄》中,

有個不世出的頂尖高手,

人稱威震河朔王維揚,

江湖謂之:

寧遇閻王,莫遇老王。

而他,就是當代的老王……

「文革」時,他是下放延安的知青,

改革時,他是搖旗吶喊的熱血青年,

他多次在中國危難關頭現身,

救人民於水火之中,被稱為救火隊長,

他妙語連珠,人格魅力無限,

讓李光耀敬佩,讓美國人崇拜,

被稱為「京城名嘴」。

他讓全中國的貪官們聞風喪膽,

無數蒼蠅、老虎都因他落馬,

他一旦無緣無故消失,就必有大事要發生,

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

也是中國反腐最「鐵腕人物」,

他的經歷是一代共和國同齡人的樣本,

他走的路,是一段不可複製的傳奇。

他,就是王岐山。

1948年7月,王岐山出生於山西天鎮,

母親是機關大院居委會主任,

父親曾是國民黨上尉。

他2歲時,因父親在國民黨的經歷,

王家被抄家,生活質量急轉直下。

父親因此受到驚嚇,從此謹言慎行。

8歲時,他轉學到北京三十五中,

不久後,轟轟烈烈的文革爆發,

父親的陳年舊事再次被翻出,

父親每天挨批鬥,還要打掃單位廁所。

他也因上山下鄉運動被送到延安馮莊公社。

原本只會拿筆桿的少年,

不得不在田地里學習起干農活。

他要在地裡邊施肥邊播種。

肥料是牛糞、驢糞、羊糞,

每天都要趕驢從村裡往山上運糞,

干糞每袋四五十斤,有點水分就六七十斤,

山路崎嶇,一腳踩不穩就會滑到溝底,

播完種要澆地,為不影響村民白天用水,

他到大晚上才能扛上鐵鍬把水引入田裡。

累倒不算什麼,最難熬的是挨餓,

村裡很窮糧食少,山都是光溜溜的,

當時挨餓的感覺他至今都還記得,

一想起甚至都想哭。

這段荒唐艱苦的歲月,

讓他嘗盡辛酸苦楚,

卻也讓他變得更加堅強。

後排右一:王岐山

他是知青中最好學的一個,

一周勞動6天,學習1天,

學習那天其他知青都打牌,

只有他拿石板做桌子,

認真學其他人認為屁用都沒有的數學。

當時,他已顯露出當領導的魄力,

有知青不服管,公社都會找他去勸,

連老紅軍、公安幹部都服他。

1971年,陝西博物館開門,

博物館到延安招10位年輕講解員,

口才上佳的他一去面試就被錄用了。

講解員的生涯鍛鍊了他的口才,

也讓他接觸了形形色色,不同階層的人物,

他接待過中央領導李先念,

完全不帶稿子,卻講解得有聲有色,

當講解員的同時,他還報考了西北大學。

最終成功被西北大學歷史系錄取。

西北大學1973級歷史系歷史專業學生畢業留念,後排右六為王岐山

他沒有背景,沒有地位,

只是個普普通通的講解員、學生,

但卻有本事讓所有人都服氣佩服,

無論哪個階層他都能和他們相談甚歡。

1976年,大學畢業後的他,

繼續留在博物館工作。

1979年,31歲的他成為中國社會科學院,

近代史研究所的一名實習研究員。

當時科學院條件差,連做研究的桌子都沒有,

許多研究員都另謀高就,只有他毫不抱怨,

沉下心,踏踏實實地坐著學術研究的冷板凳。

他參與修訂了《辛亥武昌起義人物傳》,

和《民國人物傳》的編纂。

如果繼續發展下去,

他定會成為一名出色的研究員。

可他的才華橫溢,

註定讓他走上了一條傳奇的道路。

那個時代的青年都普遍關心國家命運,

時常討論國家大事和社會變革。

他也不例外,關心國家前途,

常和朋友們談論經濟學方面的問題。

他和另外3個朋友一致預測,

1980年中國經濟將要出現衰退,

於是4人向中央聯名提交了經濟研究報告,

受到了當時中央的極大重視和接見,

史稱「老青對話」,

而他也得了「改革四君子」的稱號。

在經濟上見解獨到的他,受到中央賞識,

1982年他被調入,

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

接下來的6年時間裡,

他成為了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

發展研究所得所長,正局級研究員。

左一:王岐山

雖當了官,可他生活仍樸素到近乎苛刻,

當時他已是局級幹部,有相應的醫療待遇,

一次他去北京醫院的幹部門診就診,

護士沒看出他有任何局級幹部的派頭,

毫不客氣地說「你是幹嘛的?快出去!」

他雖沒有做官的派頭,

但卻極有為官的個性。

1984年,他在河南出差到某縣考察,

縣委接待他,一個幹部為討好他,

就跪在地上頭頂酒杯請他喝,

說按規矩,他不喝這酒,自己就不起來。

沒想到他當即就說:

「我不喝,你願意跪就跪著吧。」

說罷,他繼續跟其他人談工作,

最後這幹部只好灰溜溜地起來了。

在官場坦誠樸實被譏為天真,

不通人情世故被視為真幼稚,

而他堅持自我,是個絕對的異類。

1988年後,他歷任中國農村,

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

後又力主建行改制等等,

中國金融界的頭等大事。

在中國有些人官運亨通,受到重用,

那是因為懂得見風使舵,會拍馬屁,

而他能節節高升,完全憑的是實力。

沒有人敢質疑他的能力,

因為他有個如雷貫耳的名號,

叫「救火隊長」!

他曾多次為國臨危受命,

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中國發生的每件人命關天的大事,

都離不開他忙碌的身影。

1998年,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

遍布世界各地的130多家國際銀行,

要求廣州政府承擔債務,否則就打官司,

這樁驚天大案鬧得沸沸揚揚,

在國際上對中國的聲譽影響很大。

關鍵時刻,他臨危受命,

經過近4年拉力賽般的較量,

他完美解決了這起史上最大規模的破產案,

國際金融家們對他又無奈又佩服,

之後,中國金融市場規範性大幅提升。

2003年,剛就任海南省委書記5個月的他,

就被突如其來的非典緊急空降到北京,

再次臨危受命,擔任北京市代理市長,

當時全中國受「非典」肆虐,人心惶惶,

再加上之前衛生部長,向外界謊報:

非典已經被有效控制,

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

結果被人披露,國際譁然,

引起全球對中國的信任危機。

他在緊要時刻當機立斷,

強硬要求所有中國官員:

彙報的時候,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軍中無戲言!

有困難要向所有人民講清楚。

他相信,透明和公開才能安撫人心。

是他將原來五天公布一次疫情的慣例,

改為每天公布一次,

公布的數字必須準確、坦白。

他的口頭禪就是:說句實在話。

他曾在半小時內對外連說了18次,

實在的他在上任第65天後,

世界衛生組織就對外宣布,

解除對北京的旅遊警告。

他用奮戰兩個月,掉十多斤肉的代價,

換取了這場戰役的勝利,

作為中國官員,為祖國維護了信譽,

同時也在人民百姓中贏得了讚譽。

之後,他又不停地開始變換身份,

2008年擔任北京奧委會執行主席,

同年再升任中國國務院副總理,

作為救火隊員,哪裡有需要就要去哪,

他總是臨危受命,使他的從政經歷中,

接觸到的工作類別是五花八門,

但是他卻始終內心專一而清醒,

每到新單位,他都會低下頭向其他人學習。

謙虛,是美和德的堡壘,

是最高的克己功夫。

他和人們印象中,

一板一眼的官員形象很不同。

開會時他從不念稿子,

而且要求其他人也不能念稿,

要頭腦清晰直接表達觀點,

去掉「尊敬的王書記」之類的寒暄,

一個幹部開會時不停地講官話,彙報成績,

他立即打斷說:「這樣是浪費時間,

比起彙報成績,還不如多提提問題。」

中國官員身上,

幽默一直被認為是一種稀有的元素。

而他卻將這種元素用在了外交場合,

產生了意想不到的火花。

他被稱為京城名嘴,才辯無雙,

2008年,第四次中美戰略經濟對話會談,

他率團赴美談判,晚宴上發言時,

他大膽地脫稿演講,

先是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表示理解,

讓美國人產生親近感,

又笑著承認中國的保守思想,

短短几句話引得台下所有人刮目相看,

直率而又幽默的批評與自我批評方式,

實在太合美國人胃口了。

他可以在會上講故事,甚至講笑話,

美國人以前從未想過中國的高官,

還會運用這樣的交流方式。

同時他對公職與私人領域界限分明,

強硬與妥協並濟,以求問題解決。

幾次精彩演講,讓他在美國擁有大批粉絲:

動畫大王沃特·迪斯尼公司的,

執行副總裁普雷斯頓·巴頓曾崇拜地說:

「他真像一個搖滾明星!」

很多華爾街鼎鼎大名的企業家們,

也都是他的粉絲。

一次中美聯合記者會上,希拉蕊也在場,

她未戴同聲傳譯機,一看老王要上台,

就徑直跑到聽眾席上搶過一個耳機戴上。

外媒笑稱:連希拉蕊都成王的「粉絲」了!

不僅在美國他有很多粉絲,

在其他國家也有,

法國專家佩服他淵博的學識,

新加坡的李光耀說起他時,

毫不吝嗇其讚美之詞:

「沒有人能勝過他,務實、強硬、

幽默、機敏,做正確的決定,

他是我最愛打交道的中國人,

如果我是中國人,我會讓他一直留任。」

除了幽默他還很時髦,

緊跟年輕人的時尚潮流,

會開摩托車,也會打籃球,

還追美劇《紙牌屋》,

韓劇《來自星星的你》,

但同時他也在深刻地思考,

為中國劇為什麼不能走出國門,

去找原因和差距。

在政界他有過許許多多的身份,

每個身份他都令人讚嘆,

然而,他最令人敬佩的身份,

卻是中紀委書記。

我們的中國最高領導人曾說:

「大量事實告訴我們,腐敗問題越演越烈,

最終必然會亡黨亡國!我們要警醒啊!」

腐敗,無疑是當今中國政治,

最緊要最急需解決的迫切問題。

可反腐之路,任重而道遠,

反腐絕對是當今中國最高危的事業,

牽一髮而動全身,

一旦觸動哪方利益,稍有不慎,

都有可能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

社會最大的腐敗,不止是官場的腐敗,

而是擴展到整個社會的腐敗。

腐敗導致全民道德崩潰,

失去最基本的善惡判斷的標準。

壞人做壞事不可怕,

可怕的是好人害怕做好事。

聰明過人的他不是不知其中利害,

他為國為民已操勞幾十年,

仕途已經到達頂峰,

完全可以做個悠閒的太平官,

沒必要在這個年齡了,

還把自己置於不測之地。

可他卻再次臨危受命,

甘願當起反腐急先鋒,

在2012年,攬下中紀委書記一職,

為中國的反腐衝鋒陷陣,他也因此,

把上上下下幾乎所有人都得罪個遍。

正所謂打鐵,還需自身硬,

他首先以身作則絕不貪腐。

上任後,首先考慮的不是如何抓貪官,

而是先規範中紀委的接訪問題。

他要求下屬要把上訪民眾當親人,

接訪就是紀委的工作職責和義務,

而不是額外的「給老百姓辦好事」,

接訪時不能來回踢皮球,

他規範了一整套接訪禮儀:

看身份證後確定對方的年齡,

大10歲以上的要叫『老叔』,

大10歲以下的叫『大哥』,

比你小的要叫『兄弟』。

一進來首先要先握住手,

然後另一隻手半摟住對方,

熱情地道一聲『歡迎』!」

之後,他風風火火地開展反腐工作。

他制定的反腐路線圖很明確,

就是疾風暴雨地打老虎,

從大貪官開始,

接著延續依法治國的路線,

很快制定出了反腐敗法,

進入法治治腐階段,

然後就是,打擊官官勾結,

重整政治生態,讓官員打心底不想貪腐。

他說要讓領導幹部: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並且放出狠話:

對腐敗零容忍。

他說:不管對方職位有多高,

勢力有多強,

只要腐敗,他就一抓到底。

他對中共巨大的體制發起了衝擊,

在規模、複雜程度和決心上,

他的雷厲風行都可以,

被稱之為史無前例。

恐懼在貪官圈子裡迅速蔓延開來,

這位中國反腐「鐵腕人物」,

讓貪官們聞風喪膽,

有官員甚至稱:「寧遇閻王,莫遇老王」。

貪官們不想遇見他,

卻又害怕他「隱身」,

因為他一旦淡出公眾視野,

多半是在安排處理一件天大的案子,

他無緣無故消失,

不久後就一定有大老虎現身。

老王消失的後果:

他打虎拍蠅,全方位出擊,

落馬貪官往往頭天還在正常工作,

次日便被帶走,不少地方的黨報已經多次,

發生不幸被「打臉」的情況。

在領導了一場逾18個月的激烈反腐運動後,

這場反腐運動已導致近25萬幹部落馬,

其中包括39名副部級或更高級別官員。

這一輪反腐不僅範圍廣、力度大,

而且頻率高、周期長,像一場徹底大清除。

反腐運動波及到了全國各地的各級官員,

還涉及到從金融到食品生產在內的各個行業。

截至2014年12月31日,

十八大之後落馬的省部級官員已達到60位。

其中,包括1位正國級和3位副國級的高官,

正省級9人,副省級47人。

2015年,「打虎成績單」中,

除首次被通報查處的32名省部級官員外,

還有19個「大老虎」案件進入了開庭審理階段,

其中14人已獲刑。

2016年的打虎成績單更是激動人心,

被稱為1949年以來最為震撼成績單!

一、全國共反貪腐立案36萬件,

處分33.7萬人,其中省部級幹部72人;

二、中央巡視對12個省區市殺出「回馬槍」,

黃興國、王珉等「老虎」落馬;

三、軍隊「打虎」拿下首位現役上將;

四、從7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捕,

908位外逃官員,追贓23.12億元……

他的反腐決心,

成為了全中國的反腐決心,

凝結為密集反腐行動,

反腐地圖遍及全國各個省份。

自他主政中紀委以來,

他用無私無畏,

智勇雙全的情懷與膽識,

讓橫行於政壇、霸道於鄉間、

坐鎮於深山的「老虎」、「蒼蠅」們,

一個個或被打落塵埃或被撲滅於四野。

讓人民真正有一種,從未有過的痛快!

一張張虛偽至極,

天天喊著「為人民群眾服務」,

卻肆意搜刮民脂民膏的貪官臉孔,

在全世介面前現出醜陋的原形。

中國轟轟烈烈的反腐行動,

引起全球民眾熱議,

俄羅斯副總理說:

「你們對腐敗分子處理很嚴厲,

這些反腐方法又能得到人們的好感,

其中包括我。」

可鮮為人知的是,

在中國反腐取得輝煌成績的背後,

是老王默默以性命為代價換來的。

貪官恨透了他,

恨不得早點殺他滅口。

他僅僅上任4年,

就遭遇了27次已知的暗殺,

至少遭受過17次武裝、器械、車輛暗殺,

利用郵件、包裹毒化學品等謀害8次,

在河北、四川等地下榻招待所,

在飲用水、稀飯中落毒各1次。

2013年,他在江西南昌考察時險遭暗殺。

當時他下榻的省招待所第五院的電話、

電視、照明電突然中斷近50分鐘。

期間有兩人潛入五院,被隨行警衛抓住。

兩名殺手被抓時企圖自殺,

之後又自稱是上訪者,要向他遞交申冤狀,

經過調查,他們竟是,

被開除出公安系統的警官,是被雇用的殺手。

而最近的一次,

是去年12月份時,

他乘車到山西省陽泉市巡視,

他所在的車隊駛出太原市郊後,

先頭隊伍的越野車,

遭一輛貨櫃車迎面相撞,

導致越野車全毀焚燒。

原來殺手弄錯目標,

誤以為他在那輛越野車裡。

天佑良人,每次他都有驚無險,

一次次躲過貪官的反撲,和死神的魔爪,

他自己卻笑言軟硬不吃,有特異功能。

隨著落馬老虎層級越來越高,

犯罪金額數量也越來越大,

他發現利益集團早已盤根錯節,

涉及中央和地方的黨政大員、

地方黑社會勢力……

橫跨能源、交通、宣傳等關鍵領域,

並深入國家政法紀律部隊,

甚至武裝力量。

他清醒地意識到:

這是一場輸不起的戰爭。

反腐之路的盡頭還很遠很遠。

可留給他的時間卻不多了……

2017年,是他要卸任的年頭,

馬上就要步入70歲高齡的他,

無論是他自身的年齡,

還是因為體制的規定,

都很難再繼續奔跑下去,

儘管他還有那麼多那麼多想做的事情……

他深知有些事不可逆轉,

比如時代的潮流,比如流逝的歲月,

於是,從2012年到現在,

他將每天都當作是倒計時,

每天都儘自己所能,

遏制腐敗的勢頭,

只願世上能少一個貪官,

只願為黨風的根本好轉打下基礎。

行走官場五十餘年,

他卻出淤泥而不染,

揭時弊、倡清廉、恤百姓,

踩著不變的步伐,

一直行走在人間正道。

讓人民看到了一個中國官員,

頂天立地的正氣,

感受到了權力的謙抑,

更感受到了一個「堪當大任」者,

對民眾發自心底的敬重。

如果沒有他,

中國反腐運動決不會走到今天,

也不會取得如此大的成效。

我們這個時代,

太需要像他這樣的獵手,

他的防腐宣言,

猶如炸響在腐敗分子頭上的驚雷,

寧遇閻王,莫遇老王,

那些貪官污吏在他面前顯得那樣卑微、

那樣萎縮、那樣醜陋、那樣虛弱。

可對人民而言卻是,

寧遇老王,不要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