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影視圈資深單身狗都是怎樣練成的?說出來都是淚啊...

美女新聞輕鬆看     2017-05-17     檢舉

文|多啦a檬;來源|真人秀導演公會

又快到了5.20這個特殊的日子。過兩天,剩男剩女遍布的傳媒業想來會有不少人要自憐一番。

「嫁人莫嫁傳媒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娶妻莫娶傳媒女,哪有時間生兒女。」所以,傳媒業人員雖然素質普遍較高,但是大齡單身男女遍地。

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怎麼就一直單了呢?

 

我的整個2016年,的確是在倉惶不安中度過。

2016年,我整30歲,這是一個無法再用我生日月份晚或者我不承認虛歲就可以掙扎著拒絕到來的數字。

工作幾年後到了一個無法突破的瓶頸期,看著身邊越來越多朋友創業,而自己感覺手上也有工作多年積累的資源,但不知道該如何將資源進行有效的轉化,無力焦慮感如影隨形。

而另一方面,因為工作緣故經常需要加班,後果就是沒有足夠的時間去關注自己的生活,作為一個年過30而沒有交往對象的大齡傳媒行業的女青年,我真的開始惶恐,不是怕結不了婚,而是怕沒有愛。

我跟閨蜜抱怨,一天天就這樣過去,然後是一個月,一個季度,半年……戀愛的事情沒有絲毫的進展,回到空蕩蕩的出租屋,覺得自己失敗又不知道該怎麼努力。我的這位在全國各地頻繁出差、忙於拍攝一部口碑不錯的紀錄片的閨蜜一聲長嘆,誰又不是呢。

一直以來,我始終覺得我擁有怎樣的感情生活是我自己的私事,況且我在北京,30歲沒結婚的人大有人在,我不可能為了結婚而結婚,也絕對不能將就。於是日子就在每天上班,加班,沒有時間結交新的人中度過,日復一日陷入惡性循環。

其實找到合適的戀愛對象也是一個要不斷調整自我認知的過程,大概很多人對於自我的認知並不符合別人對你的認知。這個過程有痛苦,有反思,有懷疑。

 

在很多圈外朋友看來,你們傳媒圈的男女,平時工作有那麼多機會接觸各行各業的人,找對象的機會比普通人多很多,怎麼還整天為沒有對象發愁?我想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忙」。

我一位運營傳媒公司的朋友說,每天睜開眼就是融資、項目、租金、工資,談戀愛太奢侈了。而拿一檔衛視季播的真人秀節目為例,導演組在大於三個月的時間內是沒有一天可以休息的,而且每天要工作的凌晨。

還有的女導演們幾個月都在外地,連家裡安排的相親對象都沒法見,似乎唯一的戀愛的機會留給了同事,但是要知道傳媒圈女青年居多,有幾個男青年對於我來說也是弟弟輩了,著實下不去手……

我就此問題問過90後的男導演,他說基本上就是工作中產生感情了,畢竟相親這種事他們這個年紀還很不屑的。但是,(說到此處有嘆息聲),感覺北京是沒有愛情的,大家就是找個伴吧……

 

有很多時候是別人看不上我們「傳媒民工」,我也曾陸續見過幾個國家部委的男青年們,我知道我這種非體制內又工作時間不穩定的女青年,是萬萬高攀不上他們的,有過那麼一瞬間我想為什麼我不是一個有鐵飯碗的公務員或者是一個有寒暑假的老師呢?不過幸好這樣的懊惱也只是那麼一瞬間。

傳媒行業一位領導曾說過,中央電視台上千個適齡女青年,都沒有對象,太難了,她們的眼光都被抬高了,平時接觸的人是一個層次,身邊的人又是另外一個層次,落差太大。

我不是太認同眼光高的說法,而是做傳媒的年輕人,對於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一定有一個基本判斷,而「有趣、談得來」怕是要放在第一位。是誰說過這個世界上好看的臉蛋有的是,而有趣的靈魂太少。而想找到「談得來」且其他因素都不差的戀愛對象又何嘗是件容易的事。

不怕人笑話,我一個國家211重點大學畢業的碩士研究生,大小也算個知識分子,在倉惶不安中想到的一根稻草是「算命」。

在2015年年底,我找了一個據說很準的算塔羅牌的姑娘,面對被逼婚無可逃脫的我,她信誓旦旦的說2016年8月我將會找到意中人,這樣的結果暫時安撫了我的焦慮。同時我也拿著這樣的「命運安排」去敷衍父母。

 

按照指示,我開始有意減少自己的工作量,一方面積極的邀請領導、同事、朋友廣泛的介紹適齡男青年,不過在一次領導介紹了某首富集團的資本投資部總經理之後我覺得這個渠道確實不太靠譜。畢竟無論年齡還是經濟都相差太大,我還是找個勢均力敵的為好。

而平時相處愉快的男同事,有意無意地說出「你年紀大了,沒資本再挑」這樣的話也讓我本以為刀槍不入的內心還是多少又受到了一點傷害。

所以中國的男性能夠真正認為男女平等,並從內心尊重女性恐怕還要經歷很多很多年吧。這樣的認知,讓我一度對找到一個能夠對我有尊重與愛的男性不報什麼太大的希望。

 

2016年我開始頻繁地使用一個APP參加陌生人飯局,也許參加的姑娘們也都是抱著與我相同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導致我曾遇到過一桌吃飯十個人都是姑娘的「尷尬」。

而據我暗自觀察,這些也將脫單的希望寄託於這樣漫無目的的社交的姑娘們的職業,傳媒與金融是重災區。且似乎這兩種職業確實有某些共同點。

因為從小受家庭影響,我一直在兩性關係上保守且沒有什麼太有效的辦法,網戀對於我來說是無法想像的,而受到朋友的鼓勵,我破天荒的給某微信大號投遞了我的單身簡歷,而更尷尬的是我自以為寫的非常全面和走心的介紹並沒有入選,連一個「面世」的機會都沒有。

就這樣在我一邊懷抱希望,一邊做出努力時間就到了2016年的8月份,別說是意中人,我身邊連一個能約吃飯的單身男性都沒有出現。我暗自想我是不是真的要孤獨終老了。朋友們的聚會開始有人說起不然大家年老後一起住養老院吧……

情感和工作慢慢地成為了彼此牽絆的兩件事,我是無法兼顧的笨人,不過有時也自嘲,好像沒有工作就能順利脫單一樣呢。

所以,傳媒人配擁有愛情麼?配得上怎樣的愛情呢?也許愛情本身也很虛無……但還是請保持對愛的信仰。

「廣電獨家」是廣電業界第一訂閱號,「影視獨家」深度透視影視產業規律,由北京中廣傳華影視文化諮詢有限公司運營,新版微信圖可直接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