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飛機設計師:中國學走了我們的一切 做的更好

趣味文章     2017-05-17     檢舉
14866093478686.jpg

據英國《簡氏防務週刊》網站2月6日報導稱,俄羅斯的新聞機構2016年11月25日宣布了90歲的伊萬·瓦諾·米高揚逝世的消息,這是一位傳奇性的飛機設計師,也是負責米高揚設計局的每一架飛機(其中包括「支點」米格-29殲擊機項目)的原始設計工作的團隊成員。米高揚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在為米高揚設計局工作,這個機構是由他的叔叔阿爾喬姆·米高揚創建的。

 

1486608812302.jpg

伊萬·瓦諾·米高揚

 

  對於那些將自己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貢獻給蘇聯時代軍用航空工業的許多人而言,米高揚的逝世不僅意味著那一輩設計師中僅存的幾位之一的辭世,同時也標誌著俄羅斯航空業的一個更為重大的損失——各個設計局風格迥異的傳統,每一家設計局都擁有一套獨到的研發戰鬥機的方法。米高揚的逝世對於俄羅斯飛機設計事業的未來有著深刻的影響。

 

 

  今天,這些獨立的設計局都變成了聯合飛機製造公司的一個個組成部分。一位米高揚設計局的前設計師說:「這些設計局都成為昔日自己的影子。員工規模只相當於蘇聯時代人員巔峰水平的很小一部分。剩下的工作人員人數太少,即使其中的每一位都是天才,也沒有一個設計局有能力自行設計出一架飛機了。」

1486608943814.gif

  正是米高揚職業生涯所代表的不同設計技術的傳統消失,令那些尚健在的老一輩飛機設計師們感到痛惜。總的來說,將這些之前獨立的飛機企業轉變為一個以支持研發蘇霍伊T-50(PAK-FA)第五代隱形戰機作為唯一目標的企業的子公司,被視為俄羅斯軍事航空業所遭受的一個無法挽回的損失。根據曾經在蘇聯時代殫精竭慮造飛機的那些飛機設計師的說法,更加悲劇的是,擁有彼此競爭的設計中心的概念為中國的軍事航空業所借鑒。而且,這是由俄羅斯人教給中國人的。

 

 

  中國的瀋陽飛機工業集團(沈飛)曾經耗時20餘年學習如何製造(以及在後來逆向設計)蘇霍伊戰機。最近,沈飛採用了一種俄羅斯與西方的混合設計技術,研發了FC-31「鶻鷹」第五代戰機。

14866090437370.jpg

 

  與此同時,中航工業成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成飛)一直致力於研發一種完全不同的飛機。FC-1「梟龍」戰機是對「魚窩」米格-21殲擊機的大規模重新設計,是後者的一種現代輕型變體。另一個例子是殲-10戰機,其外觀看起來酷似一個加大版的F-16戰機,模仿了以色列「幼獅」戰機技術,甚至還有一些最近的俄羅斯設計研究。

1486609108341.jpeg

 

  但是,成飛最著名的設計是具有隱形性的殲-20戰機,其似乎是一種遠程攔截機,或是一種能夠在太平洋挑戰美國海軍的攻擊平台。據一位俄羅斯資深設計師稱,問題是「在20世紀90年代耗時多年購買、學習和複製了能夠從我們這裡獲得的一切之前,對軍用飛機製造業知之甚少的中國,現在採用了為我們所拋棄的系統,而且正在向一個比我們更好的方向發展」。

14866091305038.jpg

  另一個導致俄羅斯失去其在飛機設計領域昔日優勢的因素,是支持莫斯科軍用新機型發展的電子業和航空電子技術的顯著衰退。目前仍在致力於研製新雷達、電子戰和一架現代戰鬥機所需的其他主要技術的僅有的那些專家,卻受到了俄羅斯如何與其昔日「門徒」中國相比較的問題的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