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新變化 新加坡走向末落將被取代?

2017年06月23日     4081     檢舉

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新變化 新加坡走向末落將被取代?

 

過去一周的新加坡,至少在網絡與媒體上,可謂極不平靜。6月14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妹妹李瑋玲和弟弟李顯揚各自在網絡社交媒體上發表《李光耀的價值觀哪去了?》的聯合聲明,對哥哥李顯龍進行了多項指控。連日來,新加坡前總理吳作棟、副總理張志賢以及多名部長已被捲入這場衝突。19日晚,李顯龍發表聲明,就李家糾紛一事,向全體國人道歉,然後對其弟、妹指責的「濫用職權」進行了否認,準備召開國會問責程序。

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新變化 新加坡走向末落將被取代?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妹妹李瑋玲(右)和弟弟李顯揚(左)

隨著紛爭的不斷升級以及新加坡經濟舉步維艱。而作為「高速路上的服務區」,新加坡港也極可能在競爭中失去往日榮光。在這一場李氏紛爭的背後是否又反映出了新加坡經濟發展的問題所在?

新加坡的經濟「硬傷」

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令新加披的開放型經濟遭受不小衝擊

目前全球化有倒退跡象,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新加披的開放型經濟已經遭受了不小的衝擊。2016年前三季度,新加坡經濟均出現環比萎縮,雖然四季度迎來大爆發,但全年2%的經濟增速,仍然讓新加坡離曾經的輝煌越來越遙遠。

新加坡兩大國家投資公司也虧損慘重,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業績在2015-2016財年出現了下滑,2017年僅在對瑞銀集團的投資上,GIC就損失了50億美元;淡馬錫去年出現了240億新元的巨額虧損,2016財年的一年期股東回報率為-9.02%,與成立以來15%的總回報率形成了鮮明對比,新加坡航空集團的收益率更是連續多年下滑。

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新變化 新加坡走向末落將被取代?

經濟結構不協調是新加坡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阿喀琉斯之踵」

今年5月,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將新加坡銀行業的前景展望由負面上調至穩定,因大宗商品價格企穩以及該國的經濟增長狀況得以改善。但是,新加坡經濟是存在「硬傷」的。經濟結構不協調是新加坡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阿喀琉斯之踵」。

新加坡以第三產業為主,近兩年來服務業和製造業的下滑直接帶來了整個經濟的嚴重衰退。多項研究表明,新加坡的經濟發展基礎幾乎完全依靠資本與勞動力的大量累積,數據顯示,在新加坡的經濟增長中,59%來自資本投資,34%來自勞動力投入的增加,只有8%得益於生產力的發展,這意味著,生產力提高對新加坡經濟帶來的貢獻微乎其微。

此外,全球經濟的不景氣與不穩定仍在持續,作為貿易為主的國家,新加坡的經濟脆弱性與敏感性更為顯著。當下,世界政局動盪,尤其是特朗普上任後更是加劇了政治的不確定性,世界範圍內民粹主義與貿易保護主義的興起,也嚴重衝擊了新加坡的經濟發展。

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新變化 新加坡走向末落將被取代?

競爭對手林立

新加坡經濟飛速發展的過程中,馬六甲海峽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據新加坡媒體5月16日報道,新加坡海事與港務管理局的初步數據顯示,今年4月,新加坡貨物吞吐量同比增加2.5%至5260萬公噸;貨櫃吞吐量為272萬個標準箱,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7%。

在新加坡經濟飛速發展的過程中,馬六甲海峽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從區位條件上看,馬六甲海峽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能源和貿易海上通路之一,世界上1/4的貿易和能源份額從這裡經過。中國,日本,韓國,朝鮮,甚至俄羅斯的遠東地區從非洲和歐洲運輸的貨物都要經過馬六甲海峽。

占據馬六甲海峽的新加坡成為從亞洲到美洲、歐洲的貨櫃編組港的領軍港。

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新變化 新加坡走向末落將被取代?

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競爭出現了此消彼長的新變化

2016年11月,由中國經營的巴基斯坦瓜達爾港正式開航,瓜達爾港距世界主要運油航道荷姆茲海峽只有400公里。作為「中巴經濟走廊」的最先啟動項目,意味著中國從陸路開闢了通向中東的門戶,以此為樞紐可把中國、波斯灣和阿拉伯海連接起來,開闢一條繞過馬六甲海峽的內陸能源通道。

2016年10月,中國公司興建的馬來西亞馬六甲皇京港深水補給碼頭正式奠基。據《北京商報》報道稱,以規模計,該港建成後將取代新加坡港成為馬六甲海峽的最大港口,這首先意味著馬六甲海峽地區港口之間的競爭出現了此消彼長的新變化。而馬六甲海峽的替代方案遠不止中巴經濟走廊和皇京港。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