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7     檢舉

1971年「九一三」事件發生後不久,陳毅在病中接受了有關人員的採訪,並披露了林彪歷史上一些鮮為人知的往事。他說:我完全贊成周總理提出的建議,要錄音。我上一次已經講過一次,記錄的同志把記錄稿拿給我看了,記錄大體上不錯,但還是再講一次更準確。有些時間、地點,記得不那麼清楚,人名也記得不清楚了。因為我這個四川腔,他們聽也還是有點麻煩。我希望把記錄保存著,作為一種檔案,將來寫軍史、黨史可以作參考……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十大元帥

 

  我現在說林彪曾經是個逃兵,這並不是因為林彪死無對證就亂講他,這的確是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事實。1927年南昌起義後,8月10日左右,周總理要我到七十三團當團指導員。那時候不叫黨代表,也不叫政治委員,還是按國民黨軍隊的編制,叫團指導員。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陳毅

 

   臨走時,周總理對我講:「這個團是我們黨最早建立的一支武裝,在北伐戰爭中有『鐵軍』之稱。現在有2000多人,你要好好地去工作,不要嫌官小。」我說:「什麼小哩,你叫我當連指導員我都干,只要搞武裝我就干。」

 

  當時七十三團的團長是黃浩聲,葉挺的老部下,共產黨員。參謀長是余增生,我們一起留法勤工儉學時的朋友。到團部那天,黃浩聲和余增生都在,看到我來了就打招呼說:「你來得正好,我們的政治工作正沒人搞啊!」 就在這時,我看見一個青年人急忙跑進來說:「報告團長,我們連120塊毫洋的伙食錢給勤務員背跑了,我連的伙食錢現在發不出去。」黃浩聲聽後就大發脾氣:「你怎麼搞的?自己為什麼不背伙食錢,現在經費這麼困難!」他回答說:「這個勤務員是我的表弟,以為可以相信,不料卻拐款逃跑。」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林彪

 

  黃浩聲在訓他時,余增生對我說:「你這個指導員剛到,這件事情你的意見怎樣處理?」我說:「他已經把錢都丟掉了,現在要準備打仗,只好由公家給他補發算了。不然,他這個連長到哪兒去搞錢呢?一連人總得吃飯啊!」黃浩聲聽了我的話後就說:「那好,叫輜重隊補發他120塊毫洋。」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毛澤東與林彪

 

  這時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他說,我叫林彪,是七連連長。我就批評說,你既然當連長,以後無論如何要自己背伙食錢,你自己不背,讓人再拐跑了怎麼辦?林彪對我的批評感到反感,什麼話也沒說就走了。

 

  不久,我到林彪的連隊去抓工作時,看到他和幾個人在一起談私話、打雞子、吃吃喝喝,就又批評過他。所以,那個時候,他對我這個團指導員是很討厭的。當然,對林彪這個人,我也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南昌暴動的部隊在三河壩失敗後,途經豐順、饒平、平和、象洞、武平、安遠、尋烏、信豐一線向大庾方向走。當時,隊伍里湖南人最多,鬧起來要回湖南,所以在路上要慢慢整理部隊。這個時候,林彪跟幾個黃埔四期的學生連長就來找我。

 

   他們要求要離開隊伍,而且勸我也離開隊伍:「隊伍不行了,你是個知識分子,沒有打過仗,沒有搞過隊伍,我們是搞過隊伍的,與其當俘虜,不如穿便衣走,到上海另外去搞。」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陳毅元帥

 

   我說:「我不走,現在我拿著槍,可以殺土豪劣紳,我一離開隊伍,土豪劣紳就要殺我。所以,我還要看一看,不能走。」那幾個要走的同志聽了我的話後還是留下了,後來都陣亡了,名字我也記不清楚了。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十大元帥合影

 

  後來,我們進了大庾後,林彪還是開小差跑向梅關,但在當天深夜又跑回來了,對我檢討說:「現在外面老百姓收腰包打人,有時還要殺人,我還是回隊伍里來吧。」我對他說:「你現在不走就好,回來我歡迎,還是把你的七連抓好吧。」我現在說林彪曾經是個逃兵,這並不是因為林彪死無對證就亂講他,這的確是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事實。我們到了信豐、安遠之間,當時是贛南特委來人接頭。我們就問附近敵情。他們說附近沒有什麼敵人,就是劉士毅一個旅駐在贛州,這是個地方部隊,沒有什麼戰鬥力。

 

   他們又講,毛澤東同志在井岡山的茅坪搞了一個紅色區域,在紅色區域周圍有一兩百里路,敵人偵探進不去,進去就殺掉了。你們是不是可以到那裡去?我說那好,我們可以到那裡去,你們給我們帶路。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井岡山上的毛澤東

 

   那個時候,我們就靠沿途地方個別的共產黨員和一些在大革命時參加過農民協會的人幫忙,他們給我們帶路送信、打探敵情,一直把我們帶到大庾縣城。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朱德

 

  帶到大庾後,我們才把隊伍整頓好,這時要跑的人也跑得差不多了,不願意跑的都留下了,大概還有800多人,擁戴朱老總統率這個隊伍。我向大家介紹說:「朱軍長是老黨員,1922年就入黨了。你看師長跑了,黨代表走了,團長走了,參謀長也走了,朱軍長他還不走,我們應該擁護他!」 朱老總那個時候比較樂觀,他在講話中說:1905年俄國革命失敗了,留下來的「渣渣」就是十月革命的骨幹。我們現在等於1905年的俄國革命,我們只要留得一點人,在今後的革命中就會起很大的作用。他還說,蔣桂戰爭一定要爆發的,蔣馮戰爭也是一定要爆發的。我就當過軍閥。軍閥不爭地盤是不可能的。我在雲南當軍閥,在四川要爭地盤就打仗。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朱德

 

  現在新軍閥不可能不打。他們一打,那個時候我們一個班就可以占一個縣,我們現在這些人就可以占幾十個縣。因此,大家無論如何不要走,我是決定不走的。他的講話,士兵都喜歡聽,這對起義失敗後穩定軍心起了重要的作用。所以,朱老總在帶領這個部隊到井岡山是起了決定性作用的,這是不能抹殺的歷史,任何時候,這一點上我都是要給予證明的,沒有他,這個隊伍可能就潰散了。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陳毅與毛澤東

 

  我那時候在部隊裡邊是沒有什麼地位的,因為我8月中旬才去,10月初部隊就垮了。有人說政治工作人員是賣狗皮膏藥的,不聽他們的。最後到了大庾時,因為不少軍事幹部都走了,我還沒有走,大家覺得:你這個賣狗皮膏藥的人還不錯。所以,講話開始有點發言權了。以後到湘南暴動時,隊伍就擴大了。像耒陽、永興、資興、宜章、郴縣五縣大暴動,打了兩個勝仗,把許克祥一個師打垮了,又在郴州消滅了唐生智部隊的兩個營。湖南這個地方好招兵,街上插個旗子寫上「招兵」,就有人來參軍。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朱德 周恩來與毛澤東合影

 

  當打下宜章時,我們改編了隊伍,掛起紅旗,成立了工農革命軍第一師。朱德為師長,我為師黨代表,王爾琢為師參謀長,把七十三團編為第一營,原二十五師七十四團編為第二營,朱德的教導團和從潮汕逃出的葉挺、賀龍部編為第三營。以周子昆為第一營營長,袁崇全為二營長,肖勁光為三營長。林彪任一營二連連長。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因為林彪開過小差,不重視政治工作和政治機構,平時搞私人小圈子——因此,在湘南暴動提營長時沒有林彪;成立工農革命軍,師黨委也沒有提他。他當時是很不高興的,總說他當連長太久了。湘南暴動時,毛澤東派了一個特務連來郴州聯絡,連長就是徐彥剛。這時,我們與秋收起義的隊伍又聯繫上了。湘南暴動後,朱毛紅軍在井岡山時,林彪就提升營長了。 到井岡山以後,毛主席決定建立羅霄山脈中段政權,以井岡山為依託,向湖南、江西機動。湖南敵人來進攻,我們向江西機動;江西敵人來進攻,我們向湖南轉移。看哪一方面來的,我們能打就打;不能打的話,我們依靠井岡山可機動轉移。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毛澤東 周恩來 朱德

 

  這樣,我們部隊算是找到了一個落腳的地方,可以攤起鋪來睡覺了,不像潮汕失敗下來那樣如釜底遊魂,東走西走。在寧岡打土豪分田地,寧岡群眾擁護紅軍。

 

陳毅揭露林彪秘密:逃跑險些害死毛澤東

毛澤東與林彪

 

   這時,在井岡山四個縣出現了一個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高潮。在毛主席領導下,中國革命的第一塊農村革命根據地建立起來了,土地革命運動又蓬蓬勃勃發展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