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左實習女護士一個月,估唔到第一次要去殮房...就奶野

Hot2News     2017-05-17     檢舉
做左實習女護士一個月,估唔到第一次要去殮房...就奶野

我叫Helen,23歲,我是一名實習女護士。我要告訴你一個關於我在醫院內的親身經歷。

我在護士學校畢業後,到政府醫院實習一個月。因為近來政府醫院護士流失嚴重,我被派上前線服務病人。

穿起護士制服的我,對著鏡整理衣履。護士的日常工作十分繁忙,抽血打針派藥量血壓量體溫,我集中精神,減少出錯,因為這是關乎人命的工作。

記得第一天到醫院實習,院方給我們一個迎新tour,帶我們參觀醫院各個部門。最令我不寒而慄的地方,就是冰冷的殮房。雖則做得護士就接觸過屍體,但是我始終不是膽生毛那類堅強女子。

某天下午三時,我拿著X光片回病房,我行到走廊的升降機時,見到升降機門口快要關上,我情急之下,大叫:「唔該!等埋」,邊嗌邊加快腳步跑向升降機。我及時用右手按著正在關上的門,手一碰,lift門便自動彈開,好嘢!被我追到了。

升降機內有一個30多歲的男人,木無表情,直情係面無血色添呀。他穿上便服,但現在又不是探病時間,可能來接親人出院吧。但我心裡最不爽的地方是:為什麼他不幫手按「open」掣?只是站在一角袖手旁觀,好典型的冷漠香港人呀佢!我狠狠地瞄了他一眼,他好像見不到我一樣,佢直情當旁人不存在,好目中無人呀佢!

做左實習女護士一個月,估唔到第一次要去殮房...就奶野

當lift門再次緩緩關上時,我聽到出面有一把女聲嗌:「唔該!等埋」我見到lift外有一名肥師奶,伸出右手狂揮,正「論論盡盡」跑上前。

素來好心的我,正想按「open」掣時,身後的男人突然出手,他用力撥開我的手,並立即閃電按上「close」掣,是大力急促地按,似乎很緊張。

Lift門順利關上後,升降機中只有我和他,男人用責備的口吻鬧我:「妳新嚟嘅!咁都睇唔到?!」

我唔明,反問:「睇唔到乜嘢呀?」

男人:「頭先個女人呀!佢隻手戴著嗰條手帶呀!」

我:「我睇唔清楚呀….」

男人:「我喺殮房做,屍體嘅右手手腕會綁上黑色嘅膠帶。」

原來呢個男人是醫院同事,正準備到殮房換制服開工。

我:「sorry,我真係新嚟,唔知咩嘢…黑色嘅膠帶呀?」

男人:「妳未見過呀?」

我:「未呀..」

男人緩緩伸出右手:「咪~就~係~咁~嘅~樣~囉~」

我見到他手上一條黑色膠帶,他遞去我面前,嚇到我掩面狂叫!

過了一陣,四周無聲,我放開雙手,lift內除我之外,空無一人。當lift門再打開,我立即奪門狂奔。跑回病房向護士長報告一切。之後,我查清楚醫院殮房內的屍體右手真的要戴上黑色膠帶。嚇到我病了一場。

經一事、長一智,我以後在醫院工作時,會提高警覺,不再好管閒事。

這是我的經歷,多謝你們的聆聽。

* * * * * *

我叫Alan,32歲,我是一名病人。我要告訴你一個關於我在醫院內的親身經歷。

我患有遺傳性糖尿病,需要定期食藥和戒口。5月初,我因為在街上突然暈倒而被送入醫院留院觀察。

我在病房內,望著無聊的電視節目。早上來了一個新來的女護士,幫我抽血。她雞手鴨腳,騰騰雞雞咁在我手臂上找血管,拮了幾針,都未成功。最後搞咗好耐先得。拮到我隻手鬼死咁痛。我鬧佢,佢猛咁sorry!但唔通講一句sorry就可以殺人咩?

我偷看她的名牌,原來是實習護士呀!頂!學護呀學護呀!妳學藝未精就唔該妳返去學校學好啲先出嚟服務社會啦。我認實呢個護士個樣,希望唔好再見到佢。

留醫一晚後,到了第二天下午,醫生批準我可以出院。由於我是長期病患者,經常出入醫院已是家常便飯。所以我出院不需要家人陪同,自己搞掂都OK。我換上便服,我先去醫院出納部結帳,再往藥房取藥,最後才回病房取回行李。

我乘升降機往藥房的途中,突然聽到lift門外有個女人嗌:「唔該!等埋」我望一望:「頂!原來就係嗰個新女學護,真係冤家路窄!」我當然唔會幫她按open掣啦!

做左實習女護士一個月,估唔到第一次要去殮房...就奶野

嚇!點知又俾個女護士追到部lift噃!佢仲怒睥我喎!我當妳透明添呀,吹咩。

當lift門再次關上之時,我又聽到外面有一把女聲嗌:「唔該!等埋」我見到lift外有一名肥師奶,正跑上前。

我突然想出一條計,可以整蠱返呢個護士,嚇嚇佢都好吖!我立即用力撥開她的手,再立即閃電按上「close」掣,扮到好緊張咁。

門關上後,我呃她我是在醫院殮房工作。因為我長期出入醫院,從員工口中知道屍體要戴黑色膠帶。我先騙她:我見到剛才追lift的那肥師奶,她手上戴有黑賿帶。再告訴她殮房內的屍體都被綁上黑色膠帶。

碰巧我手上戴上Giordano的黑色橡膠帶,加上我鬼聲鬼氣的龍婆腔口,把黑膠帶遞到她眼前,她在近距離下根本看不清楚條黑帶,她就已經掩面大叫。

我見嚇她的目標已達,心都涼哂!Lift門剛巧打開,我立即逃之夭夭。Lift門再次關上前,我還能聽到她在lift內驚叫未停,今次真係乜仇都報哂。

這是我的經歷,多謝你們的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