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被兒媳趕出家門在外漂泊,九年辛苦掙得120萬,兒媳得知想接婆婆回家,卻發現婆婆身亡!而巨額遺產居然....

趣味生活     2017-05-17     檢舉

 

 

家住奉山村的童伍是個不孝子,父親去世得早,母親劉氏好不容易把他帶大。

童伍長大後,家裡雖然貧窮,但劉氏花光家裡所有積蓄,還是給他說了一門親事,是外村的秋花。

秋花原本不想答應,但高不成低不就,加上自己年齡也大了,她比童伍大6歲,最終屈尊下嫁給了童伍。

秋花過門後,對婆婆劉氏很不滿意,總說她是吃閒飯的,不是指桑罵槐,就說無米下鍋,要童伍出去掙錢。

 

如果掙不到錢,她會離開童家,更不會給童家生兒育女。

劉氏聽齣兒媳婦話中有話,為了兒子幸福,同時為了童家延續香火,她決定自己出走,要兒子跟秋花好好過。

兒子童伍從小懦弱,在強勢的媳婦面前,他更不敢多說話,眼睜睜看著媽媽出了門。

他想送媽媽出門,被秋花盯一眼,他趕緊低下頭不敢吱聲。

母親走後,從此再沒消息。沒有老人礙眼,秋花和童伍的生活過得還算平淡。

 

劉氏走了一晚上,天亮後終天走到縣城。在這座陌生的縣城裡,她並沒有一個熟人,

也沒有一個親戚,她無處可去,來到一處橋洞,她以這裡為落腳點。

餓了她會撿一些別人剩下的食品吃,衣服爛了,她會撿一些別人拋棄的衣服穿。

她最後靠撿垃圾為生。夏天還好一點,到了冬天,冰天雪地,天氣寒冷,劉氏躲在橋洞下,凍得瑟瑟發抖。

有幾次她差點凍暈過去,後來被路過的好心大媽發現,打了120電話,120來搶救後,

 

又通知了民政救助站,救助站把她接到站裡安頓,要她說出家裡地址,準備把她送回家去。

她聽說要回家,打死也不幹。到了晚上,她趁人不注意,一個人悄悄溜出來,又跑到橋洞下。

天亮後,劉氏想到縣城不能待了,她決定離開縣城,去更遠的城市。

劉氏一輩子都生活在奉山村,從沒出過遠門,兒子成家了,自己從此了無牽掛。

她想趁這次機會,出去開開眼界。走到哪,活到哪,直到走不動了,她這把老骨頭也算有交待了。

有一天,劉氏靠乞討終於來到省城,省城太大,樓房鱗次櫛比,車輛川流不息,她根本辯不清方向。

 

她無處可去,走到一座立交橋下休息。街沿上,有一個推著車車賣烤紅薯的花白老頭引起了她的注意,

紅薯在他們農村都是拿來餵豬用,在城市裡居然可以拿來賣錢?這讓劉氏大感意外。

她走上去問花白老頭:「大哥,這紅薯真的可以賣錢嗎?」

 

花白老頭看了劉氏一眼,見她穿得破破爛爛,知道劉氏是一個落魄人,不是窮困潦倒,

就是被兒媳趕了出來。花白老頭說:「是的。大妹子如果你不想餓死,就跟我一樣,

學著做點生意吧,找點事做總比沒事做強,更不要去乞討,乞討對身體不好啊。」

後來,在花白老頭幫助下,劉氏跟著花白老頭學賣烤紅薯。花白老頭見劉氏學會後,

幫她定製了烤爐,帶她找到批發市場,幫她購買了烤炭和鮮紅薯。

劉氏能獨擋一面上街賣烤紅薯了,花白老頭才放心離去。

到了冬天,這座城市下了幾場大雪,馬路上的積雪被覆蓋了厚厚一層。

天空陰沉沉的,街上行人稀少。雖然天氣寒冷,劉氏推著小車,仍在街角處賣著烤紅薯。

烤爐擋不住刺骨的寒風,劉氏躲在角落裡不住跺腳。

沒有人來,就沒有生意,在無盡的寒風中,劉氏的烤爐在街角成了一景。

 

天漸漸暗了,街燈亮了,天空又飄起雪花。賣烤紅薯的老人,被馬路對面寫字樓玻璃幕牆內的工作人員看見了。

為了讓老人早點回家,他們紛紛下樓去購買老人的烤紅薯,如果老人的烤紅薯一時半會賣不完,

他們會發簡訊、發群聊,讓自己的好友都過來購買,幫一把是一把,幫老人回家。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九年時間過去了。劉氏賣了九年的烤紅薯,

 

寫字樓內的人們換了一茬又一茬,但買烤紅薯的人們卻從沒間斷。

九年前,劉氏離開奉山村,第二年童伍和秋花有了孩子,孩子今年八歲。

有一天孩子放學回家,對童伍和秋花說,婆婆在省城發大財了,村裡人都說婆婆在省城掙了100多萬。

童伍和秋花都大吃一驚,問孩子誰說的。孩子說是從省城開會回來的村長。

 

童伍和秋花跑去問村長,村長說確有其事,還說劉氏賣烤紅薯上了省城新聞報紙,

 

劉氏出去九年,掙了有120多萬。村長話沒說完,秋花對童伍說:

「真沒想到,你媽這麼能幹,我們這就去把她接回來,不能虧待你媽。」童伍又激動,又感動,當然也同意。

兩人回到家,收拾了細軟,坐上長途車,去了省城。

他們到省城那天,省城正好下大雪。劉氏仍在街角處賣烤紅薯,

隨著歲月流逝,劉氏愈發顯得蒼老了。但她賣烤紅薯的熱勁並沒有減。

 

快到傍晚的時候,劉氏的烤紅薯也賣完了。人們在玻璃幕牆內,看見老人並沒有走。

再仔細一看,發現老人倒在紅薯攤下,像睡著了。有人感覺不對,趕緊拔打了120電話。

急救醫生來後,搶救了半個小時,帶著遺憾告訴大家,老人去世了。圍觀的人們都長嘆了一聲。

這時,童伍和秋花提著大包小包來到劉氏面前,聞聽噩耗,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只有童伍掉了眼淚。而秋花上前翻著劉氏身上的包包問:「婆婆的存款呢?在哪,在哪?有誰看見了?」

 

人們知道他們是老人的兒子和兒媳後,都沒人說話。

而人群中走出一個花白老頭,正是幫助過劉氏的老人。他對秋花說:

「你是老人的媳婦吧?不用找了,老人這些年存的錢,都捐給慈善單位了,

前前後後大約有120多萬吧,都用在孤寡老人身上,她身上並沒有留下一分錢。」

「嘖嘖!」「真是一個好人!」人群中發出一片讚許之聲。

 

秋花失望地坐在地上,長嘆一聲說:「我們大老遠跑來,什麼也沒得到。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呀?她為什麼不給我們留一分錢啊?」

回答她的只有天空飄落的無盡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