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進入2.0版 中國倡議成全球共識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8     檢舉

 

備受關注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將於5月中旬在北京舉行,28個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確認出席。

 

中國自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取得了怎樣的進展?「一帶一路」倡議將為全球化帶來怎樣的改變,又將給中國企業帶來哪些機遇?廣東又可以為「一帶一路」建設作出怎樣的貢獻?

 

針對以上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一帶一路:機遇與挑戰》《世界是通的:一帶一路的邏輯》作者王義桅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

 

南方日報駐京記者 趙曉娜

 

從「概念股」轉為「績優股」

 

南方日報:自2013年3月中國正式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從共識到行動、從倡議到機制,您認為取得了怎樣的進展?

 

王義桅:可以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三年多的時間,能有這樣的發展態勢非常了不起。從來沒有一個戰略能如「一帶一路」一樣從無到有,到今天國際上都在談論,而不僅僅是「中國崛起」這樣的議題。

 

其次,「一帶一路」也已經成為推動全球化、全球治理的主要抓手。當前,中國已經成為全球化的旗手,通過項目對接、標準對接、平台對接,「一帶一路」成為與沿線國家對接的重要抓手。目前一些標誌性項目和產業園區已經落地生根,成為早期收穫一部分,未來預計還有7000多個項目、幾千億的投資金額投入。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目前「一帶一路」正從「概念股」轉為「績優股」,最後將成為各個國家參與、受益的「眾籌股」。

 

幫助內陸地區尋找海洋

 

南方日報:目前,「一帶一路」獲得了沿線大多數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參與和響應,為何會在國際社會上引起如此巨大的反響?

 

王義桅:「一帶一路」之所以獲得如此巨大的反響,主要是抓住了三大人類共同的任務和目標的實現,而不僅僅是中國經濟轉型的需要。

 

其一是脫貧致富。「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實現了7億人的脫貧致富,占整個世界脫貧貢獻的七成,而許多發展中國家仍然沒有擺脫貧困,「一帶一路」可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擺脫貧困,立足於自我發展的道路,補齊基礎設施建設的短板,才有可能搞工業化,是真正惠及老百姓的、以發展為導向的全球化。

 

其二是減小貧富差距。「一帶一路」就是幫助內陸地區尋找海洋,進行全球產業的布局。互聯互通實現以後,陸上「天塹變通途」,將有助於消弭南北發展的差距、東西方發展的差距、沿海和內陸的差距、農村和城市的差距等。

 

其三是解決人類全球化及全球治理的難題。當前世界經濟增長動力不足,發展不夠平衡,「一帶一路」就是要打造更加開放、均衡、包容和普惠的合作架構,打造新型全球化,通過倡導以發展促安全、以安全保發展的治理觀,讓世界分享中國統籌兼顧、標本兼治思想。這就是為何「一帶一路」在國際上引起重視的原因。

 

南方日報:「一帶一路」將為全球化帶來怎樣的改變?

 

王義桅:「一帶一路」引領的新型全球化是以發展為導向的,是投向實體經濟和基礎設施建設的,實現互聯互通的投資規模達幾十萬億,如果能完成這樣的任務,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將從中受益,尤其是陸海聯通,將產生巨大想像空間。

 

1.0版本需要升級換代

 

南方日報:您在多個場合提到,「一帶一路」即將進入2.0版本,其中的含義是什麼?

 

王義桅:從歷史來看,1.0版本是從絲綢之路的復興開始的,還有古絲綢之路的痕跡存在。2.0版本是時間和空間上的拓展,內涵上已不僅僅是「走出去」,而更多是有全球視野的「走進去」,是1.0版本的升級換代。

 

當前,英國脫歐等「黑天鵝」現象頻出,而根據美國、英國國防部報告,未來20多年世界都將進入轉型期,未來數十年要面對的挑戰包括氣候變化、人口的快速增長、資源短缺、意識形態復甦等,以及世界權力從西方向東方的轉移。這是我們建設「一帶一路」的時代背景。

 

「一帶一路」建設以基礎設施為主,周期很長,成本高,要建設不容易,要守住運行也不容易。這就要以前瞻式思維才能解決問題。「一帶一路」也需要藉助已開發國家的力量,這是人類共同的事業,整個世界都將從中獲益。

 

南方日報:近些年來,我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投資、對外承包工程、服務外包等方面的增長形勢都相當喜人。未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全球經濟中將承擔怎樣的角色?

 

王義桅:此前,全球分工是發展中國家向已開發國家開放市場,尤其是以中國為代表,成為「世界工廠」,也形成了同已開發國家的競爭,這引發了他們對中國製造業的一片抱怨,其間互補合作的空間也越來越小。

 

當下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中國的現狀是一樣的。他們需要中國的技術和資金,中國需要他們的市場,這讓中國和其他國家的經濟結構和發展模式轉型提供一個可能性。我認為,這解決了原來發展模式不可持續的問題,尋找到了新的合作亮點,促進了世界經濟的增長。

 

未來海外產值要超過國內

 

南方日報:在「一帶一路」落地過程中,將為中國企業帶來哪些機遇和挑戰?

 

王義桅:近些年來,中國企業大量「走出去」,國內市場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的需求,已開發國家出於技術保護的考慮,也對中國投資設置重重限制,我們發現原來的模式出現了問題。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處於工業化待起飛的階段,給中國企業「走出去」提供了空間。比如電力,世界上還有13億人口沒有用上電,正是中國企業大顯身手「走出去」的空間和機會。

 

而到了一定階段,企業「走出去」將不再是單打獨鬥,而是整個產業鏈全部延伸,未來的市場空間更大,「海外GDP」要超過國內的GDP。因為「一帶一路」沿線涵蓋了44億人口,雖然經濟不發達,但增長潛力是無限的。

 

南方日報:廣東可以為「一帶一路」建設作出了什麼樣的貢獻?

 

王義桅:從全國來說,廣東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布局是最領先的,廣東不少企業早早就起步了。「一帶一路」部分國家也在學習廣東特別是深圳的成功經驗,比如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肯亞的蒙巴薩港都是廣東港口模式的複製。

 

其中,蒙巴薩就宣稱要成為深圳一樣的城市,帶動整個東非找到出海口,並且鐵路延伸到內羅畢乃至烏干達、埃塞等鄰國,形成經濟最有活力的區域。

 

廣東在一些領域的先行先試,不僅讓中國給世界提供了成功經驗,接下來也要勇於將自己的經驗傳遞出去。在這個方面,可以通過開展職業教育和培訓來完成,比如培訓這些國家如何搞開發區、工業園區等,最後形成海外合作中心、產業轉移中心、創新中心等等,為「一帶一路」國家貢獻自己的經驗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