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正在乾和薩德一樣惡劣的事,中國得小心了!

全球華人軍事聯盟     2017-05-18     檢舉

近日,日本媒體稱,鑒於朝鮮接連試射彈道飛彈和持續進行核試驗,已經對日本構成安全威脅,為增強日美同盟應對飛彈的處理能力,日本政府開始討論向美國引進「戰斧」式巡航飛彈的可能性,以使日本自衛隊擁有「先發制人」的進攻作戰能力。

「戰斧」作為戰功赫赫的「踹門」利器,入列日本顯然將會進一步破壞東亞地區的戰略平衡。正如軍事專家馬軍所指出的那樣,「其性質將與『薩德』一樣惡劣。」

死神之「斧」,要被榨乾最後一滴剩餘價值

「戰斧」是武器界的「老明星」,從1983年裝備部隊至今,已經服役34年。不僅創造了「外科手術式打擊」的神話,還在美軍中扮演著「首戰用我、用我必勝」的角色。從1991年的海灣戰爭到2017年打擊敘利亞,「戰斧」共13次參戰,累計發射2000枚以上,命中精度高達85%左右,真可謂「名滿天下,實至名歸」。

但是,戰斧的命運其實並非一帆風順。由於試驗階段的成功率不算太高,「戰斧」起初並未受到軍方重視,長期坐冷板凳。還好在海灣戰爭中展現了「圈外殺手」本色,挽回了其本該凋謝的命運,風頭一度蓋過了同樣大放異彩的F-117。此後,戰斧迎來人生巔峰,美軍依靠「戰斧」肆意打擊對手,並帶來了「斬首」「點穴」等一系列全新作戰理論。

日本正在乾和薩德一樣惡劣的事,中國得小心了!

1991年海灣戰爭中,美軍「威斯康星」號戰列艦(BB-64)向伊拉克發射BGM-109「戰斧」巡航飛彈,拉開了「沙漠風暴」行動的序幕。

然而,就在「戰斧」被一致看好之時,2014年3月美海軍公布,「2015財年是『戰術戰斧』飛彈採辦的最後一年」。2015年5月,美海軍又宣布,2016財年採購100枚「戰斧」巡航飛彈後就停止訂貨。2016年,美海軍卻食言了,宣布2017年採購新「戰術戰斧」飛彈,並計劃將「戰斧」的庫存量增至4000枚。

日本正在乾和薩德一樣惡劣的事,中國得小心了!

最新型的第四代「戰斧」巡航飛彈即「戰術戰斧」

如此反反覆復,究其原因還是「戰斧」的短板制約了美軍對戰斧的信任,而美國人又有新的企圖。

一是「戰斧」的突防能力稍顯不足。「戰斧」採用亞音速,飛行速度0.8馬赫,而且不隱身,包括中國、俄羅斯在內很多國家的防空武器都可以輕易擊落,甚至低空防空飛彈和高炮都能將其打下來。

二是對於美軍這樣追求「暴力」的軍隊來說,「戰斧」的威力始終感覺有點不足,對堅固工事需要2-3枚的補槍才行。在美軍進攻巴格達的行動中,平均6.5枚攻擊一個目標,精確制導炸彈只需要2枚。而今年4月,用59枚「戰斧」巡航飛彈打擊敘利亞沙伊拉特軍用機場,美俄爆發口水戰的原因就是糾結於打擊效果,因為從後續公布的照片效果看,基礎設施基本上沒有多大損壞。

三是「戰斧」後繼有人,性能優越、具有多平台發射能力的遠程反艦飛彈(LRASM),成為「戰斧」的備選之一,而且採購價格比最新型的「戰術戰斧」還要低30%左右。

日本正在乾和薩德一樣惡劣的事,中國得小心了!

遭受「戰斧」打擊後的敘利亞沙伊拉特軍用機場

但是,儘管對美軍來說,「戰斧」已經風光不再,但對於其他國家來說,卻絕對是性能口碑俱佳的武器。其先進的作戰性能,精確的遠程打擊能力,也是研究、仿製、採購的主要對象。而且,對美國人的傳統習慣來說,淘汰的武器裝備,哪怕是一個螺絲釘,也要拿到國際軍火市場榨取最後一滴剩餘價值。也正是因為有了美國人這樣的風格,才有了心懷鬼胎、趨之若鶩的「盟友」。

日本的「神邏輯」,欲用「戰斧」摘掉「緊箍咒」

日本的地緣政治處於「世界島」主體板塊的邊緣或夾層地帶,使得日本和英國有著相似的地緣政治環境與特點,即孤立的地緣民族心理和狹隘的「島國」心態,這使得日本至今沒有自己明確的定位,一會兒脫亞入歐,一會兒脫歐入亞。

其關鍵是日本有著神一樣的邏輯,那就是「服強欺弱、恃強凌弱」。正如日本對自己二戰的戰爭責任總結那樣,「日本的戰爭責任常常被人們提起,但是弱國也應該為自己的弱小而對歷史負責。國家衰弱未必是好事。有時,弱國應該為自己弱小而對歷史有重要責任。當時的清朝和朝鮮就是這樣。」([日]歷史研究委員會編,東英譯:《大東亞戰爭的總結》,新華出版社1997年版,第6頁。)其「神邏輯」的背後意思就是,自己壯大,然後就可以上演「老鷹抓小雞」的遊戲,誰讓你弱小呢。這就是這個國家幻想做政治大國、經濟大國和軍事大國企圖的根源。

眾所周知,二戰之後,美國以「和平憲法」的方式「封印」了日本的軍國主義,該憲法第9條規定:「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者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蔣經國曾指出,「日本這個國家人口多,愛報復。日本希望東山再起。」現實情況是,當今的日本有著和20世紀相似的情形,即「強大的生產能力與狹小的地緣政治空間的重大矛盾」,很顯然當今的日本,在不斷宣揚中、俄、朝核威脅論的情況下,有一種躍躍欲試的「犯錯」衝動,而其最大的障礙就是和平憲法規定的「專守防衛」政策。

應該說,日本的這種蠢蠢欲動已經處心積慮多年了。越南戰爭之後,美國為了避免直接捲入遠東地區的衝突,又要限制中國的崛起,對日本遂行「綏靖」主義,對綁在日本頭上的「枷鎖」鬆了又松。

1996年《日美安全保障聯合宣言》發表;1997年出台《日美防衛合作指南》;1999年通過《周邊事態法》《自衛隊法修正案》《日美勞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修正案》三個法案;同年日本防衛廳強調先發制人的「防衛權」;2003年通過「有事三法制」;2004年認定是周邊「有事」,日本可以對攻擊者發起反擊;2007年通過《國民投票法》;2014年內閣決議允許行使「限定性集體自衛權」;2015年公布了新版《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將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容納入其中,審議並通過了新的「安保法案」(《自衛隊法》《武力攻擊事態法》《周邊事態法》等10部法律),並通過應對國際爭端的《國際和平支援法案》。

日本正在乾和薩德一樣惡劣的事,中國得小心了!

很顯然,日本已經完成了「解釋性」修憲,實質早已經突破了「專守防衛」政策,目前只差「文件式」修憲,以及擁有進攻性的武器。要知道,日本自衛隊的武器庫中沒有裝備各種射程的彈道飛彈、巡航飛彈、空地飛彈等攻擊性武器,主要裝備基本是用來進行防禦作戰以及輔助美軍作戰的。安倍政府已經放言,2020年修改和平憲法,包括修改第9條相關條款。而要實現進攻作戰之目的,必然要提前採購進攻性武器裝備。很顯然採購「戰斧」巡航飛彈正當時。

因此,日本買的不是「戰斧」,而是背後的政治意義。實質是日本要給自己換上「大胃口」,恰如安倍在今年1月26日的眾院預算委員會會議所稱:「在認定已無其他手段的情況下,攻擊敵方發射基地也包含在自衛的範圍內。」所以,「戰斧」一旦入列日本,一個擁有「主動進攻作戰」的口子就已經撕開,日本就可以肆無忌憚地研製、生產和採購更多的進攻性裝備與彈藥,而日本的軍工生產能力,在有些方面已經遠勝於美國。而且,試想一個帶著「戰斧」的日本自衛隊在亞太地區「瞎逛」,動不動亮一亮「肌肉」,可能使亞太的安全局勢更加緊張,並終將更深層次地打破地區戰略平衡。

日本被「勒」得太緊,也被「勒」得太久,一旦放虎歸山,可能近乎瘋狂。毛澤東就曾勸告美國,「不要武裝日本,武裝日本的目的是反對中國和蘇聯,最後會害了自己和西南太平洋各國,這是搬石頭打自己的腳,這種可能性是有的。」

3

幕後大老闆美國,「資深」的調教者

當然,如果以為美國人僅僅將「戰斧」拿到國際上掙錢,用來補償新一代巡航飛彈的研發資金,那就大錯特錯了。其實近年來,美國在盟國中的身份和地位正在發生潛移默化的轉變。

首先,美國人的角色已從「管理者」向「調教者」轉變;

其次,同盟關係已從「文件式」同盟向「技術式」同盟轉變;

再次,介入地區衝突的方式正從全面參與到部分參與、再到背後指揮轉變。

不得不說,美國人的戰略情緒和戰略舉措導致的結果是美國成了幕後最大的「老闆」,而在前面「衝鋒陷陣」的都是拿著美製武器的「刺頭青」,細觀「戰斧」,就能明白其中奧妙所在。

而從「戰斧」飛彈本身來看,「戰術戰斧」飛彈相比於它的前輩,最大的特點是加裝了「數據鏈」,這是使戰斧成立「網絡中心戰」的一個節點,能夠與陸、海、空、天各種作戰平台和信息獲取平台的信息進行高效率共享,因而使「戰斧」作戰模式更加靈活。

一是首選打擊,即沿初始規劃航線打擊首選目標;二是目標重選打擊,即可在飛行途中命令飛彈取消默認任務,執行預編程備用任務;三是待機盤旋,即在戰場上空巡弋飛行,待到收到新的目標信息,再伺機進行打擊;四是動目標打擊,即向飛行中的飛彈發送全新的航線與瞄準點,從而對緊急目標作出反應;五是戰場毀傷評估,即打擊完成之後,還需要向指揮控制系統發送戰損評估報告。簡而言之,不管飛彈由誰發射,打誰、怎麼打美國都可以盡在掌握。

這就是「戰斧」。技術決定戰術,甚至有時候影響一個國家的戰略選擇。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總統上台以後,更加強調戰略運作的成本,在「美國優先」的口號下,特朗普不止一次強調其盟友應承擔更大額度軍事費用。所以,盟友越多地購買美國的戰斧飛彈,美國就越是省心省力,要知道第三代「戰斧」巡航飛彈的價格在140萬美元,而第四代「戰斧」也就是「戰術戰斧」飛彈的價格也有60-80萬美元。因為對美國人來說,未來除非牽涉到美國人的核心或重大戰略利益,美軍直接參與局部軍事衝突的可能性極小。但是,「戰斧」的存在,使美軍參與衝突有了更多選項。比如「戰斧」打擊任務、航線和目標的規劃,比如戰斧空中戰鬥姿態的調整,比如作戰效能的評估,等等一切與「戰斧」有關的作戰行動,美軍都可以輕鬆介入。實質背後參戰的還是美國人,花錢的卻是他人。

2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美,在與特朗普會晤時「深情」握手

很顯然,美軍在敘利亞甩出的59枚「戰斧」巡航飛彈,既是甩給對手看的,也是甩給盟友看的,一個被調教得很好而又有所企圖的日本,第一個乖乖貼上去獻殷勤,以響應美國人「火力號召」。一旦「戰斧」入列日本,日美間就更加緊密地綁在一輛戰車之上,日本買了一個「獲得重生」的機會,美國賣了一個遏制中國的「方案」,這比任何「文件式」同盟來得更為合算。

但是,美國如果真的自以為能夠掌控日本,將日本調教成它想要的「打手」或者「出資方」,或許會犯下滔天大錯,一個「精明」的日本,不希望、也不可能長期受制於美國,當前的依附,只不過是一種迫不得已的戰略選擇,放虎歸山第一個被咬的可能就是美國人自己。

「戰斧」不死,只是「換了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