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何以深陷馬來西亞政治泥沼?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8     檢舉

5月是2017年中馬兩國關係最不尋常的月份,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前夕,馬來西亞財政部底下的敦拉薩國際貿易中心私人有限公司(TRX City)以合作方未完成付款為由,使「依海控股(馬)」及中國中鐵集團組成的聯營體(ICSB)對 「大馬城」項目注資60%股份的協議失效,儘管ICSB聲明已完成付款,但馬國政府不受理。自此,一扇因複雜的馬來西亞政治鬥爭而開啟的「羅生門」被打開。

對中方而言,「大馬城」之所以重要,乃因它是招標中的「馬新高鐵」起點站,關乎中方能否拿下馬新高鐵項目。當中鐵入股大馬城的消息破局後,雖然馬國首相納吉布(Najib)在北京與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見面時,王健林表示有興趣投資,然而當納吉布返國後,立即宣布馬方將持續百分百持股大馬城,以讓國家和人民受惠。面對這種戲劇性變化,各方仍霧裡看花。

一帶一路何以深陷馬來西亞政治泥沼?

馬國首相納吉布出席北京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與習近平見面(圖源:VCG)

有一未經官方證實的說法,指中國施壓馬方將馬新高鐵由中方承包,卻因此搞砸了大馬城計劃的參與。無論如何,大馬城的破局會給中方帶來何種警訊,仍有待更多信息的披露,但可肯定的是,這不完全是經貿合作破局的結果,而是已牽涉馬國複雜的政治泥沼中。

馬國對中資有疑慮

一帶一路的發展模式是期望透過優先發展當地基礎設施,進而帶動發展中國家發展實體經濟,使中方與當地國家彼此受惠。不過外界多對一帶一路的批評,多是中資以「一條龍」的模式輸出本身的原材料、技術人員,對當地的涓滴效應有限,因此不少 「海上絲綢之路」上的發展中國家對中資表示疑慮,而馬國即是其中之一。

儘管自2009年以來中國是馬國最大貿易夥伴,而馬國自2008年以來便是中國在東協最大的貿易夥伴,今年馬國政府更與阿里巴巴集團合作打造大陸境外首個「數字自由貿易區」(Digital Free Trade Zone,DFTZ),兩國之間的貿易往來已為馬國人民提供不少利益,但畢竟馬國是區域小國,洶湧而來的中資必然使當地人民感到壓力。

根據馬國默迪卡民調中心在2017年4月所公布的民調結果顯示,約七成馬國人民對中國的存在和投資持正面態度,但在被問及中國不斷增加投資讓馬國經濟受益或是滋生更多國債時,有51%的人認為是後者。同時,根據新加坡《海峽時報》5月的報道,馬國中小型企業公會會長江華強直言:「中國的問題是,他們要擁有和控制整條供應鏈。」可見馬國人民認為中資或許對當地的投資有助於經濟發展,但仍務實地評斷潛藏國債及就業機會卻不一定無惠及馬國。

在中資進入馬國的爭議不斷升高之下,馬國政府必然要求中方更重視馬國人民的利益,尤其納吉布在接下來必須應對即將來臨的全國大選,無法承受更多有關中資爭議上的攻防。因此納吉布出席在北京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期間,向中方提出三大要求,即一切中資投資發展建設項目,都應優先聘用馬國承包商、採用馬國原料產品,以及培訓和雇用馬國各階層專業人士或普通工人。

既得利益集團的反撲

在中國大陸,「阿里巴巴」代表馬雲的故事,而在馬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卻是侍從主義的代名詞。「阿里」是指當地男性土著,而「巴巴」則指當地的華人。「阿里巴巴」的商業模式,指公司股權必須保留給馬來土著統治集團,以方便他們掌控國家重大公共建設工程的承包,這是當地華商為求生存發展而產生的政商合作模式,然而這種模式卻因中資大舉進入而受到衝擊。

一帶一路何以深陷馬來西亞政治泥沼?

馬國政府與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攜手打造數字自由貿易區(圖源:新華社)

同時身兼財政部長的納吉布,近年因其主導的「一個大馬發展公司」(1MDB)深陷政治獻金醜聞,1MDB將7億美元轉入納吉布的個人帳戶,令馬國舉國譁然,納吉布自身也陷入了黨內外的政爭,如納吉布的前副手慕尤丁(Muhyidin)與前首相馬哈迪(Mahathir)成立土著團結黨抗衡巫統(UMNO)。

而隨著1MDB在2015年1月以約23億美元把旗下電力公司EDRA的全部股權脫售予中國廣核集團,以及在同年12月31日重組,並將大馬城60%股權脫手予由馬國柔佛州政府所擁有的依海控股(IWH)和中鐵分別出資60%及40%組成的ICSB財團後,引起在野黨對納吉布受中國「金援」的質疑。

過往的「阿里巴巴」模式意味著馬來統治者與當地華人的合作,假若納吉布為解決1MDB資金問題及為贏得來屆大選而尋求中國「金援」,儼然成了馬來統治集團與中國人合作的「阿里巴巴2.0」。

在新舊「阿里巴巴」模式的交錯之下,中資爭議已並非全然是馬國在野黨炒作的話題,而是原有的複雜政商結構利益生態受衝擊,中資在「大馬城」的破局,是舊勢力對親中的納吉布政權的反撲。

一帶一路何以深陷馬來西亞政治泥沼?

馬國前首相馬哈迪(右二)出席反現任首相納吉布的凈選盟集會(多維記者:杜晉軒/攝)

馬哈迪因素

中資在馬國的爭議約在2016年12月底爆發,因近年中資大舉投資馬國房地產,以及鐵路、港口等戰略設施的趨勢下,引起馬國在野黨的關注,包括已投入在野黨陣營的馬哈迪,他抨擊納吉布正典當國家主權予中國。

相對納吉布較親中的外交立場,被譽為「馬來西亞現代化之父」的馬哈迪在位時以捍衛「亞洲價值」為名,反對西方國家以民主、人權之名干涉發展中國家內政,同時提出「向東學習」政策,積極引進日韓技術與資金;同時,馬哈迪為發展國家經濟與提升馬來族群的經濟地位,仍運用既有的「阿里巴巴」模式,其朋黨在馬哈迪大力推行現代化的過程中獲得龐大利益,但也因此產生了嚴重的裙帶政治問題。此外,由於中鐵集團組成ICSB的依海控股是有馬國柔佛州蘇丹的股份入注,這就牽涉到了馬國複雜的王室政治,而馬哈迪在位時為削弱王權,和柔佛王室有過節。

現年92歲的馬哈迪在馬國政壇仍有號召力,對納吉布領導的巫統內部不同派系,以及本土的財團仍有不容小覷的影響力。因此外界認為「大馬城」的生變是馬哈迪與其朋黨對納吉布政權及柔佛王室的鬥爭結果。

東南亞對一帶一路戒慎恐懼

納吉布在受到來自利益集團與在野黨的內外壓力之下,同時為了即將到來的全國選舉的政治考量下,未來對中國的立場可能更趨於保守的策略,不一定獨厚中資,尤其納吉布已在北京跟中方要求在馬國的投資,必須照顧馬國人民的利益。

歸根結底,一帶一路在馬國所遇到的問題,是政治主權與經濟主權問題,且這種困境中國不僅會在馬國遇到,未來也會在其它東南亞國家遇到,如印尼強硬派伊斯蘭教學者納夕爾(Bachtiar Nasir)5月發表反中言論,稱「國家應確保沒把印尼賣給外國人,尤其是中國」,並矢言奪回經濟主權。

因此未來東南亞國家對於一帶一路下所輸出的中資,基於主權思維,會有所「戒慎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