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的健身採訪,一個老健美選手的無奈

運動大聯盟     2018年12月31日

聲明

這個訪談是1997年進行的,出現以後在國外相關群體中引起很大爭議,有人說太過誇張的,有人說確有其事。總的來說對職業健美的影響不是什麼積極的,兩年前我在國外論壇上看到這段訪談後曾經很震驚,雖然我多少也知道健美圈一些消極面,但之前總的來說還是比較膚淺和片面,記得99年前後秦成勇去了美國後回來感嘆:了解多了以後那些以前的偶像們在心中的地位頓時坍塌了。當時對這句話的感覺還比較抽象,後來當我看到這個採訪後確實多少也有一些相同的感受,不知道現在發在這里合不合適,也許經常逛國外論壇的朋友早已看過,不過一直沒人翻譯發上來,我這次斗膽翻譯了貼上來,希望不會傷害大家對職業健美的熱情。個別專業術語不是很了解,翻譯起來可能不夠準確,見諒!

1997年的健身採訪,一個老健美選手的無奈

鐵人最令人震驚的健美內部機密採訪:(97年)2月史蒂夫·霍爾曼警告:這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採訪。老實說,我們甚至決定不列印它,由於鐵人一直是開放性論壇,要竭盡全力告訴讀者事實,我們認為這是我們的義務和對喜愛這項運動的讀者們負責,這個運動員說出自己的想法花了很大的勇氣,並且讓我們給他匿名保護他,作為職業健美運動員。居然需要匿名來保護他的身份?這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記住,我們沒有為這個人的採訪支付任何費用,錢只能帶來腐敗,當人們付出了高昂的費用,就可能帶來誇張虛假的結果。當你閱讀本文時,請記住這名運動員來到美國是因為像我們一樣,他喜歡健美,希望看到它繁榮,而不是痛苦的死在一個藥物引起的問題上。係緊你的安全帶。這劑猛藥般的現實爆料是要使你的眼睛完全看清內幕,而這些內幕是從來沒有將來也未必會印刷在這里或其他任何健美雜誌裡。

1997年的健身採訪,一個老健美選手的無奈

我:你在健美界有豐富的閱歷,你可以對很多事情一吐為快,你想談些什麼呢?

受訪人BB:嗯,你知道,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沒人想談論的。我只是想讓每個人都知道它的真相。

我:它和藥物的關係聯繫密切嗎?

BB:是的,該死的!

我:你不得不使用大劑量,對嗎?

BB:非常多。

我:藥物的使用費用如何?

BB:嗯,光是生長激素一年就要花3萬美元(1997年)。

我:老天爺!

BB:至於類固醇,這還不是一個真正的大問題。我用了很多,你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買到它,關鍵是你必須讓支付人告訴你如何和生長激素,胰島素一起使用它。

我:一想到使用這些東西,你不擔心會對你的身體產生什麼傷害嗎?

BB:嗯,我開始一點也不介意,因為我喜歡大臂,大背,大胸,大腿,以及一切我能想到變大的!

我:他們告訴你,你必須變得更大,對嗎?

BB:是的,我也沒有選擇。我要變大,明年你會看到我又長了24磅肌肉,這是競賽的思維定勢。你必須變得更大,犧牲掉你的自然協調性。這些年來,我已經變了許多,但是他們想要的是一個怪物!

我:你覺得它能停下來?我的意思是,如果人們繼續這樣想法,會對這項運動發生什麼後果?

BB:嗯,這項運動已經……

我:失控?

BB:是啊,這是一個地下運動。人們喜歡看到畸形的怪物,絲毫不會關心選手的身體情況,

我:你覺得競爭對手的大體格化發展已經引起了人們對這一切只是偷著樂?例如:我們不在乎他們的死活,我們只希望看到更大的!

BB:完全正確!他們希望我們去這麼做,裁判也希望看到一些更大的選手。我們為了能夠謀生,實現夢想,就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你知道嗎?很多雜誌都會這麼說:沒有人逼你這麼做,但是這卻是我們實現夢想最好的方式!

1997年的健身採訪,一個老健美選手的無奈

我:絕對的。你認為對於藥物的帶來的競賽後果有什麼解決方案嗎?

BB:嗯,這很難說。一旦你已經看慣了極端體形的發展,你還打算怎樣訓練觀眾的眼光能接受其他東西?你幾乎可以看到一些小圍度選手根本不被重視。他們只能收穫更小的夢想。

我:你認為解決方案之一是法官開始獎勵一些更具美感的體型而不是大體型?

BB:這將是這項運動進入積極的方向的唯一方式。像鮑勃.普利斯Bob Paris。

我:對,假設鮑勃.普利斯回來,我認為這個問題就是這種類型的體格,你必須有一個標杆的眼光,而一般公眾和健美迷沒有它,所以他們的最高標準是看到大尺寸的勝利。

BB:我認為這種標準一定存在,一種真正完美形體像李.拉布拉達,而不是那些荒唐的大塊頭。

我:回到藥物的事情,你不得不全年使用藥物嗎?

BB:是的。我:你必須一星期注射三到四次嗎?BB:每一天。

我:每天你必須注射進入你的身體?

BB:是啊,每一天,這樣才能增加我獲勝的籌碼。(他把使用過的藥物名單列出來就花了好幾分鐘,這份名單長得以至於採訪人的下巴都掉到桌上)

我:這僅僅是非賽季嗎?

BB:是啊。當然,我也喜歡用抗雌激素增加睪丸激素的水平。在非賽季我每天吃四餐攝入很多卡路里,還要加上半片協同生長激素。六個星期之後,我開始服用一些gyno,有幾年我沒有使用這個玩意,但現在我又開始用了,每隔一段時間,我從繁重的雄激素切換到較輕的蛋白同化,300毫克一天,讓我想想,應該是每天200毫克。這可以幫助我強化我的形狀,使我的血管更暴露。有助於使我變硬,我使用生長激素和保持胰島素一樣的。

我:唷! !相當繁雜

!BB:嗯,你知道還有很多別的東西,保持我的性腺系統和提高我的睪酮,以確保我沒有萎縮下來。此外,由於抗雌激素和其他化合物的因素,我也產生了許多副作用。

我:你有沒有註意到任何嚴重的與此相關健康問題?

BB:在比賽期間我小便時流了很多血。

我:但是在非賽季你感覺很體面,即使你服用了所有這些東西?

BB:是的,但最近我開始每兩個月做一次血液測試。

我:膽固醇計數、血壓等所有的都正常嗎?

BB:沒有,一切都高。我的血壓變得非常的高,尤其是當我服用興奮劑。

我:聽起來好像你整年都如坐針氈。

BB:如果你走這條路,你別無選擇。在這項運動中,你得謀生,得去獲勝!

我:像賽車一樣速度越來越快,就會毀滅得更快,但是司機這樣做對嗎?你如何看待年度總藥費?

BB:今年大約需要6萬美元,但明年將會更高。現在,它是健美競爭中的頭號「後備」。你看到這些傢伙越來越大,那就是都在補充後備。毫無疑問的。兩年前……我不採取任何東西,是一個真正的好人,有不錯的家庭,他的體格平如煎餅,現在,他變大了,增加了20到30磅重的肌肉。這使我很鬱悶並且感到非常害怕!

我:對於你正在服用的東西你們都非常坦誠相見?

BB:只有朋友。我的意思是,我得到的問題都在健身房,我告訴他們我帶了一個流行的蛋白粉,是的,我們都這麼說。

我:你不覺得你需要保守秘密,並保持領先優勢?

BB:不再有秘密。有一個傢伙——我不會告訴你他的名字,他是一個頂級專家,幫助其他人如何優化使用方法。因為我們不知道怎麼做,所以我們也去找他。他也幫助了我們。

1997年的健身採訪,一個老健美選手的無奈

我:我聽老前輩說在這項運動中沒有友情。

BB:哦,有一些。但我們唯一談論是……

我:藥物和訓練。

BB:我們不談論訓練,因為大多數的人……並沒有努力的去訓練。

我:因此,它大多只是藥物的作用?頂尖的傢伙真的沒有一個能做到不使用藥物訓練?你認為排名前10位的選手都在做幾乎同樣的事情,然後呢?

BB:是啊,但我認為[獲勝]與你的雌性激素水平和你的正常的睪丸激素水平,你的身體的承受能力以及類似的東西密切相關。你知道,這是一個遺傳性的問題。有些人的體質更容易受到類固醇的刺激。給我打5毫克產生效果不等於給你打五毫克也會有效果。

我:我問你這個事之前,我知道你說你認為這只是所有比賽的一部分,但你不擔心這將影響您以後的生活?

BB:我……我不認為我可以有孩子。我的醫生告訴我我的精子數量是太少。並且我的甲狀腺突出。

我:你覺得運動間接促進整個使用藥物的情況嗎?

BB:是,但是你會看到,有人會說又沒有人讓我們去使用。但這是我們童年的夢想。這是我們想做的,並且我們中的大多數並沒有其他的工作。

我:你認為這種藥物的測試使他們在奧林匹亞賽中朝著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步?

BB:這是運動正確的方向邁出的一步,可能在人的職業生涯中的會有一些步驟錯誤的時候,因為我知道4人檢測呈陽性的人。但我們可以擊敗藥物測試。如果明年他們想要得到利尿劑,這很好。我們將使用plasmics。這是相當簡單的。總有異於尋常的類固醇。我們改變一些分子的第17個位置,它就不能被檢測到。

我:這是我曾經有過最令人瞠目的採訪了。我很欣賞你對我的坦誠!

BB:不客氣,這可能是因為我是非常低級的碳水化合物。

我:你生氣了。

BB:你知道的利尿現場是非常困難的。我帶著我的靜脈輸液袋和心臟監視器回到那裡。這僅僅像是一種情況。你從實驗室培育出一個怪胎,然後你把他扔到舞台上,你帶著血液輸進他的身體。這是一種運動嗎?訓練就是怎麼樣被毆致死?事實上,你們的雜誌裡的自然運動員我是推薦的。但職業選手都在濫用藥物,當然,在每一個專業的運動裡都有濫用!拳擊,足球,籃球,棒球等等。

我: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你能堅持多久?

BB:嗯,我一直在-哦,上帝。現在我會告訴你,如果任何人將要死去,這是因為他太老了,但是有個傢伙,他的胰腺不太好了。我可以看到他。一個頂級職業選手病得很重。我明白他做的運動,他可以做一些偉大的事情,但他的每一個競賽都促使他走向死亡。這對他是個巨大的打擊。他想自殺的原因,是因為他想要在這項運動中更好。最後,他要麼贏得比賽,要麼死。

我:他是在玩俄羅斯輪盤賭嗎?

BB:是的,他在我們之前使用了藥物。我喜歡他以前的形體,不算大但是非常美!令人愉悅的體格,一些孩子看到他都會說,嘿,我想成為那樣的人!可是現在,他的胃,他的頭,一切都變得越來越大!

我:這看起來是很可怕。是的,身體越來越大,但所有的內部器官也越來越大,臃腫。

BB:他們應該有一個最大的生長激素的腸道來參加比賽。

我:還有什麼事你想一吐為快?

BB:是的,你知道因為所有這些事情令我有一段艱難的思考歷程,我到現在。但他們從不談論有多少藥物[濫用]。它不僅僅是類固醇。我們使用這些東西已經太快了。使用大量的利尿劑, 事情變得不太健康,他們感覺不太好。許多人正在使用古柯鹼——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喜歡它,而且它可以幫助你得到藥物反應的削減,使用藥物有正常使用和濫用,但我們的水平,我覺得我們就要利用,你知道嗎?他們使我們充滿了藥物,或者我們自己給自己充滿藥物。讓自己看起來像怪胎,然後我們登上舞台,這就是我們的工作。但是我們幾乎沒有得到任何方面的報酬。使用我們照片的補劑公司,掙到了很多的錢,但他們不會付給我們一分錢。如果不是我們的圖片,他們的生意不會有任何促進。

我:是的,你必須保持生命的冒險嘗試賺幾塊錢然後贏得一些賽事。

BB:我還可以告訴你,有些傢伙是同性戀和妓女。

我:你這麼認為嗎?

BB:我知道如此。否則他們怎麼能負擔得起那些昂貴的藥物費。這是千真萬確的!還有,一些從同性戀社區走出來的傢伙會說:嘿,我們給你錢,來**吧!就是這麼直接的。就像是一個男人走到辛迪·克勞馥面前對他說。但是這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這又是一條掙錢的路子,幹得好的可以一個月掙到上萬美金。這些錢可以幫助我們支付藥費!

我:可你想想看,你們不可能這樣掙到很多錢。

BB:合同中沒有太多的錢。無法保障藥物,生活,食物……

我:沒有尊嚴?

BB:是的,你的正直,你的驕傲。這些都得統統丟掉!藥物、賣淫等等,這些人並不想這麼做,他們必須照照鏡子,他們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必須犧牲。而一切你看到的關於碳水化合物和鈉負荷。都是廢話!

我:你不認為他們實際上在做鈉負荷。所有的這些只是藥物嗎?

BB:每一次當你發現一個傢伙在麥當勞吃比薩餅就做測試。你能做這樣的事情嗎?當然要適可而止。我:但是,你必須加上相當繁雜的額外補充?

BB:我不使用任何補充!沒有維生素,什麼都沒有。

我:你不認為維生素和礦物質能從藥物中幫助保護你?

BB:是的,但……

我:你必須把你的錢用在藥物上,這將是最有效的, 對嗎?

BB:沒錯。我想看到一個100萬美元獎金的比賽。如果有一個像樣的金額那將幫助這個運動。不幸的是,我認為在這一點上人們太想看到怪胎了。真的很操蛋!這就像你說的,你真的無路可退了,讓[它]自毀,看看會發生什麼。

我:我不想看到你們任何人死。

BB:我們會,我向你保證,未來數年。你會看到很多人將要死亡。

我:我希望這種藥物測試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也許他們會開始為更多的審美判斷不同體格。如果他們做了回溯,更多的鮑勃普利斯出現後,將會起到積極的幫助!

BB:事情會發生嗎?

我:你想要繼續多久呢?

BB:直到我達到我的目標,或者它難倒我了。

我:你經歷過任何類型的抑鬱或憤怒嗎?

BB:噢,是的。許多次失控毆打別人了。我感到很抱歉。

BB:嗯,除此之外,感覺有一個腫塊,你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會感到害怕。

我:你得到醫生定期檢查?

BB:我做血液測試來檢查身體。我只想知道我還能活多久,我做錯了什麼?

我:但是他不給你做任何核磁共振成像嗎?只僅僅是一個血液測試?

BB:沒有,他們檢查我的甲狀腺,精子數量。當然,我永遠不會有孩子了。

我:也許一旦你停止使用藥物這種情況就會改善。

BB:不,這種損害是不可逆轉的。

我:哦!真讓人難過。

BB:我認為它去年發生過。當我做狀態備賽的時候,我封閉了我的甲狀腺下(抱歉這句不太明白)。如果我戒除,我將發胖。我將永久地留住某些東西。如果我戒除,我將反彈。沒有一個人能戒除這些東西,無法停止,這些傢伙做什麼?你難道不明白,他們正在利用我們!他們出賣的是我們。把我們搞成怪胎扔上舞台,然後他們只管數錢!我們回來繼續等待死亡。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賺大啦,我們出賣自己和靈魂,但是仍然入不敷出!而且即使你服用這些藥物,也沒人會保證你就會贏!

我:有什麼女性會幫助你嗎?

BB:不值得,我從來沒有與婊子有任何的問題,但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各種騷擾也不少。我想說,對於那些想要使自己的體型達到更高水平的人們,重量訓練、適當的飲食和鍛煉會幫助你實現目標。什麼是大的標準呢?你可能看起來比較矮小,但就像我說的,李拉布拉達看起來比很多傢伙都大得多,所以你可以達到你的目標,獲得較大的體格而且還深受女性的青睞!你可能不會贏得奧林匹亞先生,但你仍然可以擁有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沒有使用藥物]。競技健美大部分都是化學戰爭。安德烈.門澤爾有我們從未有過的東西。所有這些和藥物,但是看看他結果。他死了!他是自食其果。我們必須處理你死我活的競爭和假冒類固醇。所有這些人說,是的,我跌倒了,摔斷了我的手臂。那不是真的。這是經銷商因為他們沒錢支付激素而斷絕了供貨!

我:你說你去墨西哥是因為有很多這種東西?

BB:是啊,我去墨西哥。其他歐洲旅遊的目地大多數也是為了獲得藥物。你並不需要的藥物。一個李拉布拉達,他並沒有花費成噸的藥物來這麼做。

我:您的審美體格標準。這是一個他們必須採取的大的步驟。順便說一下,是不是有一噸藥物,你可以直接注射到肌肉。想要炸毀它嗎?

BB:噢,是的,經常使用,我在增加我肱二頭肌的最高峰值時。無時無刻不在使用,至少打了80到100針。告訴你現在疼死了,但很難預測。它可以使肌肉在賽前5天很漂亮。然後就會變成腫塊般怪異的二頭肌,這整個是**的運動。你必須變成一個賤種來支付你的賬單。你必須是一個婊子來贏得一切。全是剝削!我想多掙一點錢。所有這些雜誌談論了多少關於邁克爾·喬丹和邁克·泰森的消息。但是永遠不會談論我們!因為這是可恥的!我們怎麼辦?出售自己的照片?

我:許多選手也在旁邊出售藥物。

BB:噢,是的。但現在也難上加難!

我:那還有什麼你能想到要說的使你生氣的事呢?

BB:嗯,我生氣,我們必須使用這個數量的藥物。我去年的體格更幸福,但是他們希望我能達到270磅左右。

我:你不覺得這些雜誌有些小錯誤嗎?

BB:是的,他們是。他們不會發表任何有關藥物的文章,他們給孩子出售虛假的夢想和偶像!用這種蛋白粉,你將變成他們之類!都是騙局。其實是藥物在發揮突出作用!還有大多數的冠軍訓練文章,都足以導致你訓練過度!你知道,除非你使用類固醇。但你最終將會失去樂趣和夢想!

我:我想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BB:胰島素是非常危險的。現在我感覺到。我感到真正的疲勞、頭疼、虛弱。我呼吸困難。沒有一種藥物是好的。

我:胰島素有什麼危險?

B:你可以死在那裡。我的意思是,沒有一個人能一直沒有留下後遺症。你真的不知道。

我:你曾經因為它去醫院嗎?

BB:是的,我一直去了醫院幾次,他們不得不使用半袋靜脈注射葡萄糖注射進我的身體裡。我的肝臟裡沒有任何的葡萄糖,因為我做了太多的胰島素。我的大腦也缺氧,我開始入睡,進入一個昏迷的狀態。這是最痛苦的感覺,有段時間,我在思考,如何擺脫這一切,封面照片?這不可能支付開支,也許他們應該回饋我們,我們為了這些服用了很多東西,我們應該得到很多才對!高爾夫球手比我們賺更多的錢。我看了許多這幫牛仔的比賽表演。他們騎一些該死的公牛(交通工具?)就可以花5萬美元。而且他們不需要使用任何藥物!

我:你認為這麼做全年都是有危險的?

BB:是的,至少可以這麼說。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