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界的「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他拯救了億萬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

讚能量日光浴     2017-05-19     檢舉
醫學界的「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他拯救了億萬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

叛徒,歷來都是為人所不齒的。然而,在眾多的叛徒中,十九世紀歐洲的一個「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至今,在維也納廣場上仍為他樹座雕像做紀念。

原來,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在十八世紀出生在匈牙利布達。在高中畢業後,賽麥爾維思因在看書時瞭解到古代埃及法的老掌管百姓生死的故事後,就讓他迸發出了,也要體驗下,這種權威感的想法。他就不顧父親的反對,學了法律。

塞麥爾維斯在法學院學習了一段時間後,就下定了,絕不能隨便地度過一生的決心。想要讓自己的生命在奉獻社會中綻放出光彩。於是,他每天坐在小湖邊,用詩歌抒發自己的青春遐想。一天,塞麥爾維斯到醫學院,計畫與一位學醫的詩友交流時,看到他抱著教科書與筆記本從圖書館出來,就好奇地翻看他的課本。這時,他感覺,或許,救死扶傷,消除他人痛苦,才是自己真正所需要的生活。於是,他就將專業轉到了醫學院。

醫學界的「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他拯救了億萬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

來到塞爾維那大學後,塞麥爾維斯開始帶著一種尋找到人生真正意義的激情讀書了。他一口氣就讀到博士後。畢業後,來到維也納總醫院,做了名產科醫生。他來到這家醫院不久,就發現,許多產婦竟在產後不久死掉了。當他聽著那些產婦的丈夫哀求他:「無論如何,救救我妻子,孩子不能生下來就沒娘啊!」時,被震撼了,面對這個奪命的死神,他決心弄清事情的真相。

他與助手說起了這個想法,助手好心的提醒他:「現在全國產婦的死亡率已達到20%——30%了,那麼多知名的醫生不去管這事,估計是風險非常大,弄不好得吊銷你的行醫資格,你別冒險了。」塞麥爾維斯聽了他的話後,不禁想放棄了。然而,他在讀博士後時,所養成的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習慣又讓他不甘心了。

於是,他就拿起本書看起來。他在這本書中看到,發現和宣傳日心學說和地球是圓的布魯諾被教廷給燒死,及伽律略被判終身監禁的故事,心想,就算我被吊銷行醫執照,也要比那些大科學家所遭受的處罰要輕多了,萬一要成功了,就能讓千萬產婦受益了。我還是繼續幹吧。想到這,他為防給他人帶來牽連,就單槍匹馬地干起來。

醫學界的「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他拯救了億萬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

塞麥爾維斯發現,在當時的醫院裡,產科被分為兩個科目。第一科的產婦死亡率竟是第二科的幾倍,於是,他就對兩科的產婦進行通風、飲食,及情緒的三監控進行觀察。獲得了諸多第一手資料的塞麥爾維斯並沒滿足,反而是按老師所教導的,在稿科研時,獲取材料的範圍越廣越好的原則,又去另一家醫院調研了。

然而,塞麥爾維斯在這家醫院還是沒發現什麼。事情的轉機發生在他從這家醫院回到維也納總醫院時,一個同事去世了。他突然想起,這個同事死前曾在對個死於產褥熱的產婦進行屍檢時,把手指碰破了。而這個同事的死亡症狀也與產褥熱一樣。於是,他就斷定,問題就出在屍體裡。是那裡致命的東西染上醫生的手或器械上。

這個推論到底對不對呢?塞麥爾維斯開始論證了,他讓第一科的醫生在參加解刨後,必須用消毒水洗手。並多次提高漂白水濃度,同時,他還將各種手術器械也都放進漂白水中消毒。奇蹟出現了,一科產婦的產褥熱死亡率竟由18.27%降到0.19%,塞麥爾維斯的心中有底了。於是,他在1850年的醫生公會上當眾報告了自己的發現:「讓產婦大量死亡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們這些不愛乾淨的醫生,是醫生受染的雙手和器械把災難帶給那些產婦。」

醫學界的「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他拯救了億萬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

什麼!塞麥爾維斯竟敢這麼說,在場的醫生都站起來大叫,說他是叛徒。這時的他挑戰的不是某個權威,而是當時的整個醫學界。於是,他不僅被趕回老家,而且,還被送到精神病醫院,在年僅47歲時,就因看守的毆打感染敗血症死去。

伊格納茲•塞麥爾維斯因號召「勤洗手」,拯救了億萬的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不得不讓人們感慨,用生命去踐行夢想的人,即使再平凡,也是偉大的。

最偉大的叛徒,真理,往往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敢於堅持就是偉大。

醫學界的「叛徒」卻受到大家的尊敬,他拯救了億萬產婦,卻被當成精神病給活活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