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学太大洗。。我抵抗唔到都市的诱惑 !

Hot2News     2017年05月19日     检举
日本留学太大洗。。我抵抗唔到都市的诱惑 !

花花都市的诱惑

我出身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相貌清秀,身材高挑丰满,是公认的美人胚子,从小养尊处优惯了,性格有点骄横,刘健是我的初恋男友,大学的师兄,他是最能包容我缺点的男人,所以,他去日本留学后,我也很快办理了陪读手续。

出发前,爸爸曾给了我一张信用卡,里面有10万美金,还可以透支。可是刘健说这笔钱要留给我读研究生,日常开销由他负责。虽然刘健说过留学很清苦,要做很多兼职才能勉强度日,但是,当刘健把我从机场接回家里时,我仍旧是吓了一跳:狭小阴暗的日式卧室,睡着破烂的踏踏米,房间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房间里不时有蟑螂爬出来。当时我就傻掉了。

初来日本,我听不懂日文,学校也没有申请,日子过得极其郁闷。刘健早出晚归,上完课还要打工,回来已经是深夜了。我每天自己在家里煮东西吃,刘健的经济拮据,只买得起鸡肉和面条,每天清汤寡水,日子苦闷又无聊。

为了打发时间,我白天就出去逛街,可是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看着满街的摩登女郎,我的心被撩动得终于忍不住了,不顾刘健的劝阻,用爸爸信用卡的钱装修了租来的房子,疯狂地购买顶尖品牌的潮流饰品,很快就花掉了五万美金。

我被刘健斥责“乱花钱”,而父亲在拿到账单后大怒,冻结了账户,宣称直到我读研究生为止。失去了经济支撑,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银座繁华的街道上,突然被一个衣着时尚的男人拦住了我的去路,对我急切地说着日语,我茫然地望着他,翻出手袋里的日文口语书,加上简单的英文与他对话。当他知道我是中国人时,更加热情了。原来,他是一个星探,认为我很有做艺人的资本。

听他说这份工作不累,而且报酬极高,我有点犹豫地跟着他来到一栋漂亮的大厦,看到他的办公室有一整层楼,我的戒心完全消除了。他领来一位优雅的女孩,就退了出去。

日本留学太大洗。。我抵抗唔到都市的诱惑 !

这个女孩有一头时髦的棕金色卷发,化著精致的妆,穿着翡翠绿的短裙,沉默地看了我很久,竟然说起了普通话:“我来自上海,日本名字叫智子。你真的想好了吗?AV片比情-色片还暴露,会出卖你的尊严与灵魂。”我立刻呆住了,东京好歹是个文明大都市,怎么有这么猥琐的职业,我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拿起手袋夺门而去。

我按著瘪瘪的钱包,看着自己寒酸的衣服,终于答应了,当场签下了合同,起了日文名字“藤香”,拿到了预付的50万日元。我走出了大厦,第一次伸手拦了的士,直奔到跟刘健居住的小屋前,默默地向过去告别,从此,我就是AV女郎藤香了再不是那个纯真的中国小妞杨青了。没有钱的痛苦,把我逼上了这条路。

第一次拍摄的痛苦

第一次拍摄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让我穿上日本高中女生的制服,剧情的男主角是老师。我虽然鼓足了勇气,可在赤亮的镁光灯下,我依旧退缩了,那几个参与拍摄的男主角也不算难看,但有种猥琐的感觉,而且和陌生人,我还不能马上接受。

我缩在角落里,浑身发抖,紧抱着肩膀哭泣,智子过来安慰我,“既然选择了,就要勇敢面对!”我含着泪眼抬起头,她的眼神里充满着同情与忧虑。是呀,这不就是我的选择吗?订金都被我花光了,根本没有选择。

15分钟后,智子支开了其他人员,现场只剩下摄像和男主角,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进入了影棚,在影棚门关闭的那刻,我知道我的灵魂和尊严已被踩在了脚下。

我的羞涩稚嫩恰巧是这部AV所需要的,所以拍摄还算顺利,但当摄像师提出更出位的动作时,我觉得非常难以接受,而且还要我带着满脸微笑陶醉的表情,我觉得一阵反胃,呕吐了起来,那个男主角并没有厌烦我,而是说算了,先拍别的吧。

渐渐的,我开始享受这份工作,每当男主角开始抚摩我,我不再抗拒,开始变得轻松自然,越来越放得开,渐渐迷失了自我……

只要是穿制服的AV偶像,不论是表演什么动作,都能激发男性的FF。我这个脸蛋娇好与身体火辣的新面孔,很幸运地迅速蹿红了。为了保持热度,工作室为我拍了性-感写真,接连又拍了几部AV,我的身价已经翻到每部1千万日元(60万人民币)。我搬进了银座最豪华的公寓,开始出入不同的高档场所,购买最潮流的服饰,挥金如土。

日本留学太大洗。。我抵抗唔到都市的诱惑 !

在日本,性文化的传播是惊人的,AV女郎并不会受到歧视,反而是受到很多人追捧。我惊讶地发现,AV女郎中有不少中国女孩,都像我一样,起一个日本名字就出道了,而且公司会为你保护好私人资料。我算是个幸运儿,在一年内就获得了很多,被评为当年“最令男人性幻想的女-优”第12名。

这一切,让我很满足,工作确实不累,性欲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能得到大把报酬,也不需要担心会染病,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渐渐让我沦陷。

回头根本没有岸

正当我享受着奢华生活的时候,刘健找到了我的住所,疯了似地冲进来,他忿恨地看着我,眼睛里挂满鲜红的血丝,仿佛随时喷出火,大吼一声:“为什么?”然后猛地甩来两记响亮的耳光:“我看到你的写真集了,你居然就是最近最红的AV女郎!”看着我红肿的脸,他的眼泪夺眶而出,扑过来紧紧地搂我入怀,哭了!“都是我不好,让你……”

看他哽咽得说不下去,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使劲地推开他,胜券在握地冷笑道:“关你什么事,我乐意!你什么都给不了我。但我还是感谢你,让我见识了美妙的东京,成为出色的女-优。”

刘健惊愕地看着我,退后了两步,半晌说不出话。两分钟后,他走了,悲愤地留下一句:“没想到你是这么虚荣的女人,丢脸都丢到日本来了!”听着被摔得山响的关门声,我蹲在地上痛哭起来,伪装起来的坚强,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我第二天就病倒了,软弱无力地躺在床上,心上伤痕累累。智子来了,默默地在我床边坐着,第一次,她撕下优雅的面孔,跟我推心置腹地长谈:“AV女郎的演艺生涯很短的,新进的美少女很快就会取代你。你看,97年最受欢迎的AV明星冰高小夜和忧目瞳,现在影都没有了,你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该想想未来了!”智子的话让我彻底清醒了,是呀,我用肉体交换著穷奢极欲的生活,日语没有长进,学校更没有再申请。这种生活,值得吗?

 

病好后,我向工作室提出了解约,因为已经人气下滑,工作室很爽快地答应了。失去了高收入,我只能搬到了简陋的普通民宅,准备找学校上学,并且找工作。

想不到,我准备从良上岸,却遭到了一系列的不测……

那天,我找了一天的工作都没有结果,傍晚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回租住的小屋,经过一片偏僻的林子时,我被三四个不良少年拦住,其中有一个竟然认出我是拍XX AV的女-优,猥琐地狂笑起来。我全身发软,歇斯底里地呼救,但是依旧被强暴了。我不敢报警,也没脸报警,我含着泪忍耐下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邻居那个肮脏的老头竟然也企图猥亵我,我愤怒了,也悲哀起来,经常在深夜里满头大汗地惊醒。我感觉到很孤独,挣来的钱已经挥霍得所剩无几了,好想回到中国开始新的生活。

我想起了刘健,淋著细若针尖的雨丝,我来到他租住的地方。他铁青著脸开了门。在他面前,我感觉到很羞愧,跪坐在踏踏米上一阵痛哭,很久才吐出一句:“求你带我回去,我一分钟也不能呆了!”刘健僵住了,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发问,只是默默地递来干毛巾,让我擦干头发和身体,冷冷地说:“再等一个星期,毕业证拿到了,我就带你回去。”像得了一个承诺,我疲惫地向他道了谢,关上门的时候,我看到了刘健眼里闪烁著泪光……

飞机终于飞离东京上空,向中国飞去,我坐在刘健的身边,他一句话也没说,甚至不正眼望向我。到了首都机场,刘健帮我把那堆奢侈的行李提好,送到我的面前,漠然地叹了口气说:“你自己珍重吧,我的责任完成了,我走了!”他果断地转身离去,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泪水汹涌而下,我伤痕累累,我一无所有,我只剩下AV女郎的职业经历。

后记说明:

AV女-优的入行,大多也是经过星探的发掘,与各家公司签立正式合同,成为该公司旗下的正式AV女-优,然后由公司来安排她们的演出。在演出之前,她们会得到一张表格,上面写着各种在AV中有可能产生的行为,大约有30到40项之多,各个项目分的十分详细,也都非常的正规。AV女-优们要做的就是在每一项后面打勾或是打叉,表明自己能否接受该项行为。这些项目大概有:各种捆绑的方式,使用保险套,接吻,甚至还有黄色笑话等等,条目非常多,涉及到了每一种AV类型的各个细节,其实收入并不高,但还是有许多人愿意去赚这个钱,真是不太能理解。

AV女-优根据自己能接受程度填写表格,交给公司以后,公司会根据你的表格内容来给女-优们具体安排影片的内容,一般不会出现让女-优们无法接受的场面。还有一点就是,这张表格的每一项条目后面会标明接受该行为所得到的酬金,越是不容易的项目,酬金自然也就越高。大家都能接受的,例如讲黄色笑话,所得的酬劳就很低,也只有150日圆。根据这个表格可以判断出每位女-优拍摄一部片子所得到的酬劳基本上折合人民币在4000元左右。好一点的女-优们在公司的拍片数量一般是每月4到5部,差一些的就没准了,毕竟拍的片子是想要用来赚钱的。

欢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们群组《我要爆料》,或者发邮件到我要爆料粉丝页。我们会有专门记者,帮你编辑成为文章,发布到我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