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後戰場的策反:八路半夜喊話偽軍動容,300名日軍成抗日英烈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1     檢舉

為取得抗戰勝利,敵後戰場非常注重與友軍的配合,積極做好統戰工作。而對於偽軍,中共也通過各種形式積極爭取。符浩是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代外交官,他在抗戰時期曾潛入敵營策反,並促成山東戰區抗戰以來偽軍反正規模最大一次的偽王道部起義。此外還有多次深入敵占區策反成功,有「策反將軍」之稱的楊斯德。在敵占區和准敵占區,日軍多利用偽軍維護當地的治安。根據地軍民常常抓住偽軍的切身問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楊斯德

喊話瓦解偽軍鬥志:「你們說吧,我們聽著呢。」

據抗戰老兵劉備耕回憶,他所在的129師常常前往偽軍所在的碉堡前喊話,來瓦解其鬥志。他們一般選擇在夜間12點前後,來到距離碉堡100至500米遠的地方,找到有利地形掩蔽好身體。喊話之前,他們先用吹號或指名喊叫等方式將偽軍喚醒。劉備耕說,等到敵人醒後,「首先招呼一聲,我們是八路軍,今晚來和你們談話的」,並請求敵方不打槍。用喇叭筒喊話的時間不超過20分鐘,臨走的時候,還要打幾槍讓偽軍有所藉口。走前將宣傳品放到鐵線網上,或者將宣傳品做成小旗插在碉堡附近。有一次,129師邢台獨立營向偽軍喊話,提出條件,第一,戰鬥的時候槍口朝天放,第二,愛護老百姓,第三,保護我們運輸。偽軍在碉堡內喊:「不要喊了,讓敵人聽見了就不好了,我們再慢慢談吧!」還有一次,偽軍說,「你們說吧,我們聽著呢。」

喊話和宣傳的效果非常明顯。有的偽軍看了129師的宣傳品後說,將來八路軍反攻來了,一定先把大鬼子殺掉,配合反攻。敵人在根據地掃蕩時,或者八路軍與日偽軍在敵占區作戰時,129師下轄的很多部隊提出「中國弟兄跑開,讓我們專打日本人」的口號,用來分化日偽內部。有一次,敵人騷擾129師的武安根據地,日軍叫警備隊自治軍衝鋒,他們死也不沖,弄得敵人無可奈何。還有些偽軍開始和八路軍接頭,企圖為自己「留後路」。在日軍搶糧時,有的警備隊還叫民夫少裝糧食,多裝石頭和沙土。有許多偽軍甚至掩護八路軍的傷病員,幫八路軍購糧。

反戰同盟成員在陣地上向日本士兵喊話

「日本反戰同盟」

不僅偽軍能策反,一些覺悟了的日本兵也有加入中國人民反侵略戰爭行列的。2014年9月1日,中國民政部公布了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日本人宮川英男位列其中。宮川英男是中國戰場上「日本反戰同盟」的一員,參與對日軍的策反等工作。1945年,在日軍圍剿中,舉槍自盡,時年27歲。

1939年1月2日,山西省武鄉縣王家峪村,在八路軍前線司令部召開的會議上,杉本一夫等3名日軍俘虜走上台,當場宣布要參加八路軍,成為第一批日本反戰士兵。11月7日,以他們3人為核心,在山西左權縣麻田鎮八路軍野戰總部,召開「華北日本士兵覺醒聯盟」成立大會,這是第一個日本人反戰組織。此後,日本人反戰組織陸續建立,遍及敵後戰場。到1945年8月,盟員已多達千餘人。

1940年軍部大禮堂舉行的香河正男等5人參加新四軍宣誓典禮

八路軍的政治工作和優待俘虜政策,吸引了大批日軍俘虜投入反戰的潮流中。在1940年春的一次戰鬥中,八路軍俘虜了一名叫石田美喜的日軍士兵。當時他拒絕八路軍的忠告,提出把他送回日本軍隊的要求。出乎他意料的是,八路軍竟然答應了他的要求。可是回去後,他非但沒有得到日本軍官的同情和關懷,反而受到殘酷的虐待,並要將他軍法處置。石田美喜追悔莫及。不久,他就逃了出來,重新回到八路軍總部,加入反戰組織。

反戰同盟的反戰活動,主要是發動宣傳攻勢,瓦解日軍士氣,喚起日兵覺醒。在實際工作中,反戰盟員結合日本的民族習慣和日兵思鄉厭戰心理,創造了多種鬥爭方法。反戰同盟將反戰標語寫在樹幹、橋樑、岩石等日軍可能看到的一切地方。書寫的內容如「親人們望眼欲穿等著你回去」「殺戮無辜的中國平民,如同屠殺自己的父母兄弟」「八路軍不殺俘虜,會兄弟般地接待你們」等。當時,冀南支部有個叫秋山良照的盟員,他多才多藝,不但能寫文章,還善於繪畫。在艱苦的環境下,靠著簡陋的印刷條件,和戰友們編寫印製了大量宣傳品,僅1942年就多達幾十萬份,全部散發給日軍士兵。秋山還抓住日兵的心理,經常與他們通信談心。到1942年8月,秋山良照收到的日兵回信,累積起來有一尺多高。

「在華日人反戰同盟」成員帶傷向敵人喊話

抗戰後期,日軍思鄉厭戰、反戰投誠、集體自殺之風在內部瀰漫開來。反戰同盟加緊活動,力求徹底瓦解日軍士氣。他們從日軍士兵切身利益出發,不但制訂《日本士兵要求書》,提出228條需要爭取的利益,並教給他們鬥爭的方法;還針對不同戰場特點,展開針對性宣傳攻勢。在華中,蘇中支部製作的精美宣傳畫,被日軍據點哨兵看到,他們竟忍不住號啕大哭。原來上面畫著一輪明月,月亮里站著一名婦女,月亮下是一座孤零零的碉堡,形單影隻的士兵在站崗。在冀南,在反戰同盟的爭取下,還建立了一些「和平據點」。少尉分隊長津金,每次出去執行任務,都親自拿著小白旗,不打八路軍,八路軍也不打他。日軍先後5次合擊八路軍,他的小隊都故意讓開缺口讓八路軍突圍。反戰盟員山田一郎原是日軍中尉醫官,被俘後自願為八路軍醫治傷員。在根據地藥物奇缺的情況下,他就地取材研製出治療肺病的代用藥品,救治了不少軍民,曾被譽為「日本白求恩」。

1942年5月,侵華日軍頭目岡村寧次對冀中根據地發動了空前殘酷的大「掃蕩」。當時,西村、淺見等反戰盟友受重傷,被安排在馬江村的郭大娘家隱蔽。郭大娘像親人一樣對待他們,給他們喂水喂飯、端屎端尿,在家裡掩護了近一年時間。敵人聞訊前來搜查,把郭大娘打得昏死過去,她寧死也不說出他們的藏身處。西村傷好後被冀中軍區接回部隊,臨走時,他拉著郭大娘的手,哭個不停。1981年,西村托赴西安的日本友人給郭大娘的女兒捎信說,他非常懷念中國,思念郭大娘及其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