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10大奇案) 顺利邨斩甩头奇案.....无头女人晚晚12点半搭电梯返屋企

Hot2News     2017-08-05     检举
(香港10大奇案) 顺利邨斩甩头奇案.....无头女人晚晚12点半搭电梯返屋企

07年二月二日,秀茂坪顺利利祥楼二十楼发生伦常惨案,十六岁少女李玉屏疑被父亲杀死并斩下头颅,疑凶虽已落网,被控以谋杀及蓄意伤人罪名,并于昨日(四月四日)再度提堂,但死者的头颅至今尚未寻获,遗体亦未殓葬。

由于凶案实在太恐怖,令居民难以安枕,内二百多名居民便在上月十三日,集资请八名道士到现场逐层楼打斋,超渡亡魂。

本刊上周重返案发现场,凶案单位虽已人去楼空,附近街坊却异口同声说最近不断有灵异事件发生!民梁先生更称,上月初在内与太太同时看见死者的鬼魂!“好猛!我们不会再到那。”梁先生说时犹有余悸。

咒怨屋女鬼陪搭

记者于上周四(三月三十一日)重回案发大厦利祥楼,原打算探望死者的妈妈和哥哥,可惜该单位已重门深锁,从窗户望入屋内,只见一张碌架床和几件旧家具,屋内物件已被搬走,感觉分外阴森。据利祥楼互助委员会职员杨先生表示,受害的家人已被房署发还案发单位,但他们已搬离利祥楼,现不知去向。

而住在凶案单位隔邻两个单位的卢婆婆对记者说:“现在我回家时宁愿行远一点、绕个大圈,也不敢经过那(案发)单位。隔邻的单位(紧贴案发单位)有只西施狗,平时吠得很雄壮,但案发后就不再大声吠,我只听到它细声悲鸣。”虽然养狗单位的住户拒绝接受访问,但记者却在内遇上梁先生夫妇,他们声称在案发之后,曾在利祥楼的内遇见女鬼!

(香港10大奇案) 顺利邨斩甩头奇案.....无头女人晚晚12点半搭电梯返屋企

打麻雀撞鬼

当货车司机的梁先生,和从事清洁的梁太,与两个儿子在顺利利业楼住了十多年,上月五日(星期六)晚上十一时,梁太和刚下班的梁先生,一同到住在利祥楼(案发大厦)十九楼的街坊家中打通宵麻雀。

由于当晚天气很冷,还下微雨,两夫妻便取道行人天桥,由利业楼步行到对面利祥楼四楼的大堂,刚巧一部到二十楼的门打开,他们二话不说便进去,打算到二十楼后,走一层楼梯到十九楼。“当时门打开,我和太太都看见内有一个约十五、六岁的女仔,但当时内的灯光比平常昏暗,样子不是看得太清楚,只见她留有中等长度的头发,穿长袖T恤和长裤。不过,我很奇怪在这么冷的天气她仍穿这么少。”梁先生说。

(香港10大奇案) 顺利邨斩甩头奇案.....无头女人晚晚12点半搭电梯返屋企

长发女散发寒气

梁太接说∶“我打算按掣,但发觉廿楼的掣早已被按了┅┅当时我们仍不知那层是凶案现场,要到事后才发现。“部慢慢上升时,我觉得内很冷。虽然当晚我有穿羽绒褛,但寒气仍然渗进身体。我初时以为自己怕冷,但我触摸一向耐寒的老公时,他的手竟然也十分冰冷。”梁先生附和说∶“我有游冬泳习惯,是不怕冷的,但当晚我也感到冷。身后的女仔没发出任何声音,我曾经回头望她,见她低下头,木口木面,但样子依然不能看清楚。”“最恐怖的是在内的金属银色墙身,只有我和老公的糢糊影像,却没有身后女仔的影像。我也吓到不懂说话,只想快些离开部,但我感到部的速度很慢。”梁太形容当时情况还心有余悸。

“当到达廿楼开门时,我立即拖老公离开。我们回头望那女仔有否走出时,发现内竟空无一人!我知我们真的撞鬼,那晚我们没有去街坊家打麻雀,也没再搭,老公拖我走落廿层楼梯跑回家。”梁生梁太回家后,惊魂未定,并将内撞鬼经历,告诉在顺利商场任职士多伙记的儿子阿明。因工作关系,阿明见过警察调查凶案,亦听过很多街坊谈论这事,所以阿明清楚案发经过和地点。他说:“爸妈碰见的女鬼,应该是被斩去头颅的死者,因为那部停在案发单位那一层,而且年纪又接近。”梁生梁太相信当时遇见的是被斩去头的女鬼,自此他们没有再到利祥楼的街坊家打麻雀。

---------------------------------------------------------------

杀女详情

“虎毒不吃儿”,六十八岁的李志腾能狠下毒手,除因疑心重,自卑感作祟,致患上妄想症出现精神错乱,酿成灭门悲剧;亦揭示一段中港婚姻,夫妻、子女长期分隔,在缺乏沟通下,压抑情绪无法疏导,引爆成社会悲剧。

中港家庭团聚偏逢失业

任职酒楼侍应的李伯,靠劳力换取生计,由于收入低微,过了不惑之年仍是孤家寡人,为想老来有伴,八一年他到内地娶妻,婚后妻子先后为他诞下一子一女,惟四口之家长期分隔两地,他偶尔才回内地探望,家人感情难免受到影响。盼了又盼,终于二年,妻子及两名子女获批来港定居,一家团圆原本值得高兴,但同年李伯却被解雇而失业。

因无法再找到工作,家庭的经济负担落了当清洁工人的妻子身上,就读中六的长子亦需于周末当兼职帮补家计。由以往一家之主,变成“家庭主夫”,李伯对要由妻子发放零用,感到满不是味儿,加上子女当他“冇到”,感尊严尽失,情绪开始变得不稳,性格大变,常为琐事大发雷霆,一言不合便乱掷东西,甚至将两名子女作为出气袋,其中对幼女阿屏更事事看不顺眼。

自此,李伯经常为小事迁怒于阿屏,一不满意就拍打她头部,故阿屏对父亲非常憎恨,在邻居眼中总是笑脸迎人的她,却对父亲不瞅不睬,父女间嫌隙愈来愈大。与此同时,夫妻缺乏沟通及性生活不协调,令李伯怀疑妻子红杏出墙,妒忌、猜疑、不安、自卑等等,更令他钻牛角尖。

压力爆煲狂挥斧图灭门

“个衰婆系咪勾佬,对仔女都唔知系咪我慨……”一直怀疑妻子在内地有婚外情的李伯,听到愤怒的火焰,愈烧愈旺!五年二月二日早上,李伯用妻子给予交租的钱,购买了一把十六吋长的斧头,作为屠杀子女的武器。回家后,他走入房间,揪起正在熟睡的阿屏,疯狂挥舞斧头劈向亲女头颅,满脸披血的阿屏忍痛苦苦哀求“唔好斩、唔好斩”,愤恨早已填满脑子的李伯,已丧失常性,继续手起刀落不停地“劈、劈、劈”,直至阿屏完全静止,没有反应,他才停下来,之后将血淋淋的阿屏拖入浴室,继而以菜刀及斧头狠狠斩下阿屏的头颅,口中喃喃地说:“咁细个就唔听话,要你身首异处”。

(香港10大奇案) 顺利邨斩甩头奇案.....无头女人晚晚12点半搭电梯返屋企

“我杀咗个女”震撼报案室

为进一步发泄怨愤,他先用报纸及胶袋包裹女儿头颅,弃置于垃圾桶,然后开始清洗现场,将由房间至浴室的血路一一抹干净,期间他发觉穿着的鞋子沾有鲜血,加上已残旧,于是到附近商场购买新鞋,回家途中,一名街坊见他携著新鞋盒,即调笑说:“咁早买新鞋过年?最近有冇买马?”刚杀了亲生女儿的他,若无其事地与街坊闲聊数句,才施施然回家。

望着女儿的无头尸体,手亦没停下来,正在磨利一支四呎长铁通,李伯脑中不断盘旋如何将妻儿一一了断,约下午三时,他听到开门声,知道就读中六的儿子回家,他打算重施故技,先用斧头袭击其后脑,当儿子阿诚行入客厅,他即举起斧头趁势劈下,阿诚闪避不及,并用手挡驾,虽然手及头同告中斧,血流如注,但阿诚仍奋力反抗,并大叫“发生咩事?”未能一下击中儿子要害,李伯胡乱搬出因打伤人,急需“走佬”的借口,趁儿子走进厨房后,便逃离现场。

灭门计划失败,李伯离开住所后,脑中不断呐喊“我只系想有番啲尊严”,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行了又行,攰了就坐,休息完再行,在街头徘徊两日后,在二月五日早上七时,他走进旺角警署,以沙哑声线镇定地向报案室警员说:“我杀咗个女!”结束了这宗轰动全港的伦常惨案。

(香港10大奇案) 顺利邨斩甩头奇案.....无头女人晚晚12点半搭电梯返屋企

“靓姐姐”遇害邻居心酸

惨变“无头鬼”的李玉屏只十六岁,正值二八年华,除样子清秀甜美外,性格温柔又有爱心,深得邻居的喜爱,加上她经常与同层的小朋友玩耍,各人均以“靓姐姐”呼叫她,众人对这位可人儿惨死,无不感心酸难过。

伦常惨案发生后,顺利邨街坊议论纷纷,“个靓姐姐好乖,成日同啲细路仔玩”、“佢哋一家都好有礼貌,见到街坊都会主动打招呼,点会发生啲咁慨事”、“斩咗个头咁恐怖,唔系吖嘛,个女嚟o架㖞,点斩得落”。由于死者头颅下落不明,警方于案发后派出近百人展开二十四小时马拉松“寻头”行动,于顺利邨内垃圾房、垃圾桶、花槽、停车场、泵房等地作地毡式搜索,希望能尽快搜出人头,还死者全尸。另有蓝帽子攀上屋邨对开山坡草丛、引水道和坑渠搜索,惜均无功而还。

街坊见如斯大阵仗,亦被紧张气氛感染,有街坊即时将平时摆放在门外的垃圾桶,或走廊“化宝盆”收回入屋,“哎吔,畀佢摆咗个人头喺度,咪大吉利是,都系摆番入屋安全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