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動漫聚集地     2019年05月07日

這裡是位於偉大航路的克拉伊咖那島,在這裡曾經擁有一個繁榮的王國,然而王國的人們長年忙於征戰,再加上島上生活的一群人鬼狒狒在長年飄著鮮血味道的環境中學會了使用武器,在幾年前王國變成了一片廢墟,而狒狒們也成了這個王國舊址的新主人。直到後來住進了一個劍客之後,王宮就成為了劍客的家,而狒狒們則盤踞在王國周圍的森林中,再也沒有靠近過王宮的範圍之內。

時間又過了幾年,突然從天上飛來一個不明的物體,這個島上又多了一位客人,不久之後,另外一個不速之客也來到這座島。

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幾天后,克拉伊咖那島的主人執行完任務歸來,而兩名不速之客也留了下來,然而島上的狒狒們卻敗下陣來,原本在生存競爭中獲勝的強者們又回到了森林的深處,理由很簡單,因為島上的三個人都很厲害,狒狒們崇拜強者,模仿強者,挑戰強者,失敗之後就會老老實實遵守適者生存的規則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

清晨,當陽光高過海平面時,海風輕輕吹拂著海岸線,一個滿身繃帶的男子已經汗如雨下。一連十天都不曾停歇,彷彿被某種執念牽引的野獸,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某種強烈而又堅定的信念。

又是同樣的早晨,同樣的地方,一名漂浮在空中的少女也同樣出現在那條海岸線。

「餵,你已經十天沒回去了,我還以為你又在哪裡迷路了呢?」

「你在說什麼蠢話,我怎麼可能會迷路?」

「你到底在幹什麼?啊,你身上的傷口又裂開了,肯定又亂來了吧?」

「身體是我自己的,與你又沒有什麼關係!」

「人家好不容易關心你的說,竟然說這麼冷酷的話!」

「不久前我們還是敵人的吧。」

「那又有什麼關係,現在這個島上就我們三個人,應該相互扶持才對啊!像我這麼可愛的少女,給你們兩個大男人作伴你們就該感恩戴德的才對。偶爾也該說一句溫柔的話,佩羅娜小姐您累嗎?然後給我遞過來一杯熱可可討​​好一下人家呀!」

「我才沒工夫理你呢,現在不抓緊時間變強的話……」,男子突然雙膝跪下,很沮喪的說道:「說話這麼大聲真是對不起,不夠溫柔的我真是枉自為人了。」

「這才像句話嘛,」女孩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餵,別乾這種無聊的事好吧!」原來女孩是惡魔果實的能力者,果實能力可以使出消極幽靈,穿過人的身體之後使人會變得非常消極。

「那個大叔讓我告訴你,說下午在宮殿後面的花園廢墟院找你。但是我看沒有我帶路你明天也到不了那裡!」女孩說完得意地笑道。

「用不著你多嘴,我肯定能找到的。」男子生氣道。

午後,已經接近傍晚時分男子才回到王宮後面的廢墟。

「我就說嘛,沒有我你根本就是在原地轉圈圈。」

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吶,你說鷹眼找我,他人呢?」

「你看這都快晚上了,讓人家等這麼久肚子早就餓了,人家肚子也好餓,你得請我吃飯補償我才行!」

男子抽出腰間的刀。

「你想幹什麼?」女孩驚恐地說道。

只見男子往天上揮出一道斬擊,緊跟著幾顆果實落下,男子拾起一個最好的遞給女孩:「吃吧!」

「餵,你竟然給可愛的女孩子吃掉在地上的東西」,女孩一邊說一邊吃著,「唔,怎麼回事,味道好像還蠻不錯的。」

「到了嗎?羅羅諾亞·索隆!還真是花了不夠久的時間呢!」這時背著一把像十字一樣大劍的男人緩步走出,男人的眼睛彷彿鷹的眼睛一樣。

「還不是這個笨蛋一直迷路,要不是人家帶路,肯定還在海邊轉圈圈呢!」女孩生氣地說道。

「誰會迷路啊,還不是你一直在旁邊囉嗦,害我走錯好幾回?」

「你說什麼?到底是誰直路都會走丟啊?真是的,從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男人,人家才不願理你呢!我要去找我的庫馬西了!」女孩說完就飄走了。

「吶,你找我有啥事?」索隆問道。

鷹眼的男子看了索隆一會,「看來你又在亂來了,等你傷養好之後再說吧,十天後的下午在這等我!」

「這點小傷根本就算不了什麼,我還要趕著修煉呢!」

「連自己的身體都不會照顧的男人竟然還想著變強?」鷹眼的男子輕蔑的說道。

「你說什麼?」

「真正的強者,是懂得怎麼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每次都以最好的狀態全力以赴的人!每次都弄得自己渾身是傷只知道逞強的傢伙只是可悲的弱者而已!「鷹眼的男子說完話就直接轉身離開了,只留下索隆一人一臉不甘心的站在原地。

「說什麼逞強不逞強的,我現在可沒時間在這裡磨蹭,路飛可是在等著我,我必須要成為他的力量啊!」雖然嘴裡憤憤不平,但索隆心裡清楚鷹眼的男子並沒有說錯,成為強者的路漫漫而又艱辛,自己必須跨過無數的障礙才能到達彼岸,而此刻的自己卻因為之前的戰鬥累積下的傷痛,即使站在這裡都感覺疼痛,為了心中的信念,為了夥伴,為了與逝去的好友的約定,自己確實一直在勉強自己,即使是無法越過的高牆,也要拚命斬開通道前行,說什麼喪氣的話都是在撒嬌而已,自己是要走上修羅之道的男人,只有不斷地變強才能證明自己,帶能更好的保護夥伴。

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吶,你叫索隆是吧?做我的夥伴吧!」那一天那個戴著草帽的男人出現在自己面前,微笑著說出這句話。本來以為自己只是為了與好友的約定而獨自出海,就算是一個人也能夠逐漸走向通往強者的路,而那個男人卻對自己說,「世界第一大劍豪嗎?真不錯呢,果然只有這樣才配得上是海賊王的夥伴!」

夢想?野心?為什麼他能如此輕易的說出口?雖然早就下定決心成為世界第一大劍豪,也一直堅信著自己能夠成功,但是還是隱隱覺得這條路並沒有那麼容易,然而那個男人卻輕易地相信了自己能夠成功。過去當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雖然大家都認為我很強,但是從沒有人相信我能夠成為世界第一大劍豪。唯一相信並理解自己的人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留下的只有這把和道一文字和曾經的約定。

那一天,在恐怖帆,自己下定決心承受路飛所承受的傷痛,那錐心裂肺的痛覺至今還停留在身體裡。那一刻,終於知道了那傢伙一路是怎麼走過來的,為了夥伴,他總是不顧一切的勉強著自己。在第一次叫他「船長」的時候明明下定了決心要和他一起承擔,結果還是讓他獨自一個人去承受了,所有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太弱了!所以我要變強,無論通過什麼手段,哪怕要放棄自己的尊嚴,等到再次相逢的那天,路飛,我一定可以成為你的力量!

十天後,同一個地方。索隆一早就在等待著鷹眼的男子的到來,幽靈女佩羅娜則在一旁自顧自的和庫瑪西玩耍著。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羅羅諾亞·索隆!」

「啊,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在很久以前!」

「哼!真是個學不乖的男人!那就開始吧!」,鷹眼的男子接著道,「再開始之前,先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如何,用你最強的招數攻過來吧! 」

「求之不得!」

索隆取下手臂上的綠色頭巾系在頭上,抽出腰間的三把刀,右手握著和之國之寶——秋水,這是在恐怖帆的戰利品。左手是妖刀——三代鬼徹,這是在羅格鎮證明自己的氣魄之後武器店老闆饋贈的。嘴裡咬著和道一文字,這是和摯友的約定。一旦索隆下定了決心,就會以綠色頭巾系在頭上貫徹自己的信念,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或者說是一種儀式。

「三刀流·三千世界!」索隆一躍而前沖向鷹眼的男子,鷹眼的男子拔出黑刀夜擋住,然而索隆的劍氣卻在兩人四周形成一陣旋風衝擊開去,地上的碎石被勁風直接擊飛。

「哦,進步相當大啊!」

索隆當然知道鷹眼指的是第一次的交鋒,那一次自己一敗塗地,就像是一條剛出洞的小蛇面對著天空翱翔的巨鷹,那種無力感和被壓迫感,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現世界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樣。原本以為在東海已經算是打出了自己的名號,結果只是籠中之鳥,世界的廣闊根本無法想像。那一天見識了世界的力量,而此刻,為了更加接近這股力量,必須在這裡重新開始。

「這是當然,為了打敗你,我可是一直在努力!」

「努力嗎?對比之前確實鋒芒內斂了,但仍然散發出相當強烈的狂氣啊!」

「那你再試試我這招,鬼氣——阿修羅!」,只見索隆變成三頭六臂的修羅形態。

「呃呃呃~~~怎麼回事?有三個頭?」佩羅娜驚叫道。

「修羅嗎?挺有意思的嘛!」鷹眼的男子笑道。

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索隆開始向鷹眼的男子衝刺,九把劍宛如暴風雨般擊向對方,然而奇怪的是並沒聽到預想到的劍刃撞擊的聲音,只見鷹眼的男子在自己劍刃的間隙中閃避著,偶爾出刀阻擋一下。發現自己久攻無效後,索隆的氣息開始紊亂,出劍也變得遲緩,氣勢也沒有先前凌厲了。鷹眼的男子眼神突然變得犀利,揮刀自下而上一封,立刻化解了索隆的三頭六臂的幻象。

「不可能,這可是我最強的招數,為什麼差距還是這麼大?」索隆感覺很不甘心,然而事實擺在眼前,鷹眼的男子呼吸絲毫不亂。

「這就是你的驕傲嗎?但是一旦受阻劍法就會雜亂無章,呼吸也開始紊亂,氣勢一弱便呈敗象。你最開始的一擊倒是很不錯,然而後面的卻亂七八糟!」

索隆本想說點什麼反駁一下的,然而看到鷹眼的男子的眼神又將想說的話咽回去了。

「你想說什麼盡情說就好了,何必打住?」鷹眼的男子說道。

「我無話可說,只是沒想到和你的差距還是這麼大!」

「一眼就看出實力深淺的只是小角色而已,真正厲害的傢伙是懂得藏住自己氣息的人。」

「氣?」

「怎麼?你不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固定的東西,流動的物體,一切萬物皆有氣。」

「只要學會怎麼使用氣,沒有不能斬斷之物。看來你只能偶爾使用氣而已,並不能隨心所欲的控制。氣還有另外一種稱呼,叫做'霸氣',想要進入新世界,學會霸氣是最基本的生存手段。在強者多如過江之鯽的新世界,不會霸氣的人只能被淘汰,但是並不代表學會了霸氣就能走下去。依我看來你的劍技得重新學起了!」

「重新學起是什麼意思?我哪有那麼多時間重新開始?」

「你少給我說天真的話!我雖然答應說要教你劍術,但並不代表我要督促你變強。能不能辦到還是得看你自己!」

氣,流動之物,無影無形,卻又息息相關。一呼一吸之間為氣,雲卷雲舒亦為氣,萬物有形無形皆有氣息。索隆站在海邊閉目入定,感受著海風的吹拂,傾聽者海浪的聲音,雖然目不視物,卻能感覺到某種類似視覺的東西。海風從東面吹來,時而歡快,時而慵懶;海浪有節律的拍打著海岸,濺起的浪花在空中破碎;海鷗的鳴叫自遠而近,盤個圈子又倏爾遠去。大自然有著自己的氣息,大海有著自己的氣息,海島有著自己的氣息,天空有著自己的氣息。索隆彷彿回到了耕四郎的道場中,師傅讓大家坐成一排閉上眼睛去感受世界,然而那時候卻不知道為何要這麼做,一開始的時候還不小心睡著了,那時候還挨了師傅的竹刀。放空自己和放鬆自己似乎一樣,卻又有著微妙的差別。

索隆突然睜開眼,迅速拔出腰間的秋水朝海浪劈去,激起的浪花分成兩道,然而很快有合在一起。索隆現在已經可以輕鬆的斬斷石頭、鐵塊,甚至能斬斷鋼塊,然而柔軟之物卻與硬物不同,即使最強力的斬擊也不能傷之分毫。索隆想起與CP9的對決,對方既能將身體變得像鐵塊一樣堅硬,也能像紙片一樣輕薄,如果再遇到這樣的對手怎麼辦?

「有些人的劍術能斬斷鐵塊卻無法斬斷柳枝。」師傅曾經說過這些,然而現在自己只是學會瞭如何斬鐵而已,莫非這也與鷹眼所說的氣有關?

索隆試著將最初斬鐵時候的感覺反覆在腦海試演,那感覺就像是在劍上附上自己的意志,要斬之物,不斬之物,全憑著劍的意志,某種附加在劍上的東西。對了,那就是氣息,彷彿一層薄霧般的氣,這就是霸氣!

折騰了一整天,索隆終於明白了怎麼操縱霸氣,然而卻無法在戰鬥中使用,這種霸氣需要很強的集中力,一旦用在實戰中很快就消散了。

「沒想到使用起來還這麼難,但是要是能靈活操縱這種霸氣,肯定能變得更強!」

「看來你好像能使用點霸氣了!」鷹眼的男子說道。

「恩,我已經記住這種感覺了。」

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但是你知不知道霸氣一共有三種。」

「三種?」

「第一種是見聞色霸氣,用來讀取對手的動作,即使不用眼看也能知道對方下一擊會攻向哪裡。」

「原來在空島的那群傢伙讀取攻擊的招數就是見聞色霸氣啊。」

「看來你遇到過啊!第二種是武裝色霸氣,用來強化攻擊和防禦。附上武裝色霸氣的劍刃能無堅不摧。」

「也就是說我只要把武裝色霸氣練好就可以和你一樣了?」

「理論上來說是的,但得看你的武裝色霸氣的強度了。新世界的劍客會使用武裝色霸氣的多不勝數,能否在他們中脫穎而出就看你能不能強過他們了。」

「我當然能!那第三種呢?」

「第三種叫做霸王色,只用氣勢就可以壓到對方。」

「雷利在拍賣會場用的那招嗎?」

「雷利?」

「聽說是海賊王的副船長來著。」

「冥王雷利嗎?還真是意外啊,你們竟然認識這種傳說中的人!」

「霸王色的霸氣也能強化嗎?」

「這種霸氣比較特殊,只有被特別選中的人才擁有,是天生的王者才有的資質,並不能後天培養。我看你身上目前好像沒有這種資質,所以沒必要在這上面花費時間,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前兩者霸氣的磨練當中更為妥當。」

「王者的資質嗎?管他什麼資質不資質的,我只要變得夠強就可以了,哪怕是惡鬼,我也要變得比王者更強!」

「果然是你會說的話,接下來你就好好鍛煉見聞色和武裝色的霸氣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的!」

半年後,索隆已經基本掌握了霸氣的使用技巧,並能在戰鬥中維持使用霸氣的狀態,依鷹眼的說法,能教給自己的技巧已經沒有了,剩下的就靠自己去不斷修煉變強了。

「羅羅諾亞,我能教的只有這些,剩下的路得靠你自己去走。」

「你能教我這麼多我已經感激不盡了!」

「接下來我要出海一段時間,在我走之前給你幾點建議。」

「建議?那你說吧。」

「你以前是不是經常把劍弄壞?」

「是有斷過幾把。」

「聽好了,羅羅諾亞。保持劍身的完整和不受損傷也是劍士的尊嚴,如果你要走的更遠的話就得更加愛惜自己的劍。」

「不用你說我也會愛惜的。」

「我並不是指這個,這個世上最堅硬的石頭是海樓石,而最鋒利的刀是黑刀,也許是巧合,這兩者都是黑色的。」

「你說黑刀是指你背上的那把嗎?」

「我這把黑刀夜並不是用最堅硬的材料製成的,相反刀身非常柔軟,但毫無疑問他是最鋒利的刀。」

「我這把秋水也是黑刀來著。」

「雖然那把刀現在屬於你的,但他曾經是別人的刀。」

「這有什麼不同嗎?」

「其中差別當然很大,你只是碰巧得到了一把比較好的刀而已,並不是你自己的黑刀。」

「自己的黑刀是什麼意思?」

「只要附上霸氣,所有的刀刃均可化為黑刃!你不是以超過我為目標嗎?等你真正擁有了屬於自己的黑刀,再來跟我一決高下吧!」

轉眼兩年時光就快過去了,索隆終於要離開克拉伊咖那島前往香波地群島。

索隆收拾好了行李下樓,鷹眼的男子正坐在沙發上喝著紅酒,這是他的習慣,每天的這個時間總在坐在這個沙發上品嚐著那個牌子的紅酒,彷彿某個貴族的伯爵一樣,愛好乾淨,穿著紳士,言語冷漠而又高貴。

「慢死啦,人家都等你好久啦!」佩羅娜襲一身黑色哥特蘿莉連衣裙,撐一把粉絲的公主傘,漂浮在空中,在她身邊兩個白色的幽靈不停地圍著她遊走。

「你也要去嗎?又不是去旅行?」

「我當然知道不是去旅行啦!你個笨蛋綠藻頭,沒有我的話你三年都出不了海的吧!」

「少囉嗦,誰要你雞婆啊!」

「啊,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本來以為人家在一起生活了兩年,你至少會變得有點溫柔體貼的,畢竟人家是可愛又可憐的少女,陪著你們兩個大男人在一起生活耶!再說你這傢伙農活的時候一次都沒來過吧,人家可是手指都磨出繭了,害得人家指甲油也塗不了,你個笨蛋路痴一次都沒體諒過人家!」

「那是你自己樂意做的吧!」

「你還在這裡說風涼話,趕緊給人家道歉啦!」

「你們兩個再不出海風向就變了。」鷹眼的男子打斷了兩人的爭吵。

海賊王同人小說:索隆、鷹眼、佩羅娜在島上的故事

索隆盯著鷹眼的男子一言不發。

「去吧,道謝的話就不用說了。」鷹眼的男子又喝了一口最愛的紅酒。

「我知道,但無論如何還是多謝你兩年的指導!下一次見面就是你的項上人頭了!」

「哼,小鬼!我等著那一天!」鷹眼閉上眼睛品味著那杯紅酒,「幽靈女,你也一路順風,辛苦你啦!」

「嗚嗚嗚嗚~~~~想不到像你這麼冷酷的男人也會說出這麼體貼的話,人家會傷感的啦!」佩羅娜轉身對索隆怒道:「你看看人家多麼溫柔體貼,你個笨蛋就不能學學嗎?」

「少廢話,趕緊帶路!」

「這是對恩人的命令嗎?你竟敢用這種口氣跟人家說話……餵你等等人家嘛!」

於是,結束了兩年修行的索隆和曾經是敵人的佩羅娜一起出海,前往約定的島嶼——香波地群島。兩年前,草帽一夥在這裡被團滅,兩年後重新出發的地方。

「不知道那群傢伙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在認真修行呢?路飛估計還是和以前一樣亂來,烏索普肯定還是膽小怕事,娜美小氣的性格會不會改掉,色河童肯定沒啥長進,喬巴應該比以前靠譜了吧,弗蘭奇估計還是那麼變態,布魯克還是喜歡內褲的吧!」

「餵,你在想什麼?快要見到夥伴了,很興奮吧!」

「怎麼可能!」

天氣晴朗,風向良好,兩人一船漸漸消失在海平面上,克拉伊咖那島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