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去世四年,我娶了他漂亮的老婆,她却死活不开口说话!直到儿子出生后,她的"第一句话"竟让我当场崩溃痛哭!!!

喜爱分享     2017年05月11日     检举

高中毕业那年,我虽然以不太理想的分数考上了本地的一所大学,但当时哥哥已经上了大学,家里的贫困的条件很难供得起两个大学生,我实在不忍心让爸妈再藉钱供我们哥俩念书。我决定出去打工,赚来的钱供哥哥念书,这样就减轻了家里的负担。爸妈和哥哥谁也没能劝住我,我收藏起录学通知书,扛着一包行李就去了南边某特区城市打工。

在我的帮助下,哥哥顺利完成了学业,并在城里找了工作并成了家。嫂子是之前我们同村的姑娘秀琳。我和哥哥以及秀琳,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自不一般。记得小时候总有人在我们面前开秀琳的玩笑,秀琳,等你长大了,你是嫁给何春还是何冬啊?秀琳被问得不耐烦,就说了一声,我都嫁,他俩我都喜欢,你们管得着吗?

而秀琳当初的一句玩笑话,没想到日后竟变成了现实。秀琳是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进城打工。后来她家觉得我哥比我有出息,就和我爸妈商量让秀琳嫁给我哥,双方家里以及一对年轻人也没什么意见,我哥在工作后很快和秀琳成了婚。

可天有不测风云,哥哥在一次骑着电动车为单位送材料的途中,被一辆突然变向的卡车撞到,送到医院抢救了四天最后还是没能救过来。这突如其来的灾难给我家带来的莫大的打击,从那之后嫂子秀琳更是话越来越少,每次见到她时,我喊一声嫂子,她只是点一下头而已。爸妈说,就算他们和秀琳见面,秀琳最多也只是喊一声爸、妈后就不再多说一句。

而让秀琳变得沉默不语的原因不止是哥哥的意外,在哥哥出事前半年,她爸也突发脑血栓去世,家里留下妈妈和上高中的妹妹,秀琳身上的担子无形中加重了。好在当时哥哥在世时也是通情达理的,都是主动让秀琳往娘家多寄钱。秀琳很庆幸找了像哥哥这么通情理的老公,所以两口子是格外恩爱。

秀琳是我嫂子,我自然把她当成亲人,我知道她在城里打工挣得不多,就每月往家寄钱时嘱咐妈妈,拿出几百元给嫂子家,一定要让秀琳嫂子的妹妹继续念书。俩家都是亲家,又都接连遭遇家庭变故亲人离去,自是没有说的。后来,秀琳知道我寄钱让我妈给她家,就发信息给我说,谢谢你,以后不用寄了,我自己能行。我没有听她的,继续给嫂子家钱。

哥哥离开一年多后,听说有人给秀琳介绍对象,可她都没有答应,甚至一次都没有跟人家去相亲,我知道秀琳心里还有哥哥的位置。

但后来,我妈和秀琳妈突然觉得我和秀琳应该比较般配,就极力说合我俩在一起。我心里虽然曾经喜欢年少时的她,但自从她变成了我嫂子之后,我就再也没动过这个心思。我想秀琳也是如此吧。她果然也是对双方妈妈说,这不行,不行,这事就暂时被放下了。

事情的转机却是因为秀琳妈的一场大病,闻讯她妈病危,我妈也特意让我请假从南方赶回来,我和秀琳轮流护理病重的她妈,她妈在一次醒来后,拉着我和秀琳的手说,我若走了,除了放心不下二丫头,就是你们两个,但二丫头有你俩的照顾我也不担心了,可是你俩都是苦命的孩子,这么大了还都一个人,一个在南方一个在这边都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多苦呀,我就是走也闭不上眼哪!妈求你们一件事,这是老话了,趁我活着还有一口气,你俩能不能在一起,就像小时候那样,在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只要你俩能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我就会放心地走了……

这个台阶虽然不好下,可是为了答应老人最后的要求,我和秀琳还是答应了。秀琳妈一看我俩都应允了,就趁热打铁地说,下午你们就都回去取户口本,明天领证给我看,我一看到或许就好了。我和秀琳觉得她妈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可都无奈按着她的要求去做了。

或许还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秀琳妈,不对,现在已经是我的丈母娘了,竟神奇般地越来越好,那些天我这些年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我看到我们俩家人的脸上都挂着微笑。

等丈母娘出院了,我决定回南方继续工作。但丈母娘却对我说,你和秀琳既然都成家了,就别总分开了,我和你妈早就想抱孙子了。我想也是,就回到南方到公司办理了离职手续,回到这边城里又找了一份相同专业的工作,虽然工资上相差两千多元,但毕竟也算能够养家度日了。

我和秀琳虽然是被丈母娘逼着结了婚,在一起生活后,她也没有拒绝履行做妻子的义务,可她却还是如以前一样,一句话都不说,我没有怪她,我知道,在她心里有个坎无法过去,那就是她嫁给了我哥后又嫁给了我,这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于她而言好像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结婚两年,我和秀琳没说过一句话,生活中的沟通,除了靠简讯、字条,更多的是靠领会。两年婚姻,我俩做夫妻之事也不过二十次,每次我有要求,就是挪过身子去搂住她,她则默默地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们的夫妻生活每次都是在黑暗中进行,说实话,也谈不上质量,那就是一种形式上的应付。但好在无心插柳柳出芽儿,秀琳竟然怀孕了,听到这个消息,家人们都开心死了。可秀琳却仍是那般表情,也无话可说。

14576497626107.jpeg

秀琳选择了顺产,儿子的降生,给我们的家庭带来无限快乐,也令我觉得家庭上的担子更重了。我加班加点工作,秀琳则在家全权负责照顾我们的孩子。在儿子一周岁的一天,我刚下班回来,进门当然是先看我的宝贝儿子,秀琳正在哄儿子玩,她见我进来了,忽然拉起儿子的小手指着我对他说,叫爸爸,儿子非常听话却不是很清楚地冲着我叫了一声“爸爸”,当时我听到秀琳和儿子的这两句话,觉得这是世间最美的语言,不知怎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原来,秀琳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在启蒙儿子发声说话时,她让儿子首先叫的不是妈,而是爸,虽然这两年多她当面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但是在她内心已经把我当成是她的老公了。我不求将来我会完全代替我哥占据秀琳心里的位置,只希望在生活中她和我说的话会越来越多。

我也特别感谢我的丈母娘,在当时她生病后明明身体已无大恙的情况下,却偏偏使了一个苦肉计让我和秀琳结婚。我希望我们曾经不幸的两家人,以后永远幸福地在一起,开开心心地生活。

欢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们群组《我要爆料》,或者发邮件到我要爆料粉丝页。我们会有专门记者,帮你编辑成为文章,发布到我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