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頂酒店19樓最神秘的「19748」房!真人真事!如果你住過這房間,恭喜你!

在獅城打拚     2017-05-07     檢舉

跟你們分享一個雲頂的真人真事吧。

Screenshot (1)

我(男),鞋兒(男),彈兒(男),安兒(女),是好朋友,是四人黨。

我們喜歡都互稱對方時,後面加個兒字。 而我是宇兒。

我們四人性格各右各不同,不過我們聚在一起時,是非常快樂的。。

彈兒是新加坡人,所以每當他到我們這,我們都會請假然後陪他一起去遊玩。

兩年前,我們四人幫聚會,由於我跟鞋二都請不到假期,導致時間上的有所限制,加上天氣酷熱,我們把目的地設定在雲頂。

在我們出發前一天,我們收到安兒的通知,原來即將會有一個盟友 費力 跟我們上去。

他們三人都因為網絡遊戲關係,認識費力,除了我。

聽鞋兒說,費力雖說是盟友,不過其實是安兒的追求者,而且那時很賣力的追著安兒。

我們四人幫聚會的消息不知怎麼傳到了費力哥的耳里,所以本來打算搭巴士上去的我們,有了順風車搭。

我們本來的打算是兩天一夜,所以只訂了一間房間。

可是費力哥一上來,便打算更改我們的計劃,硬要求我們三天兩夜,還說第二天的房錢,他出。

我們都知道,費力哥無非想爭取機會跟安兒相處,順便炫耀他的財氣。

不過我們看在他那麼積極的門面上,我們只好順他意,登記後去詢問能不能延長,追加一天。

可是,由於是旺季,所以費力哥的計劃失敗了。

鞋兒還特地開玩笑的說道 :費力,費力,果然浪費力氣了。。

拿過號碼,一看 :19750,Tower 2, 不錯的號碼。

19樓的7是單數,是裡頭的那一面,不是靠電梯的那一面,進出比較不方便。

搭了電梯上樓,一出門就往右手邊順著號碼找。

我們越找越不對勁,饒了一個圈後,更是頭皮發麻。因為那個是最後端的房間。。

人家說,住酒店住最裡面,遇到的機會幾乎是百分之七十。

碰巧我們這次有那麼的「幸運「,得獎了。。

我們在門外背著行李,拿著鎖匙,你看我,我看你。。

看了五分鐘,費力哥提議下去換號碼。

可是安兒跟我還有彈兒三人都認為,現在是旺季,不可能順利的換到房間的啦。

再說,只要我們跟規矩做足步驟,敲門喊人打開窗櫃之類的,應該不會犯著他們吧。

我們敲了門三次三下,然後才打開門。

進門後我們大喊:讓過讓過,打擾了,我們進來啦~!!

然後分工合作的打開廚櫃的門,洗手間的門,窗口之類的。

很幸運的,我們沒看見聖經之類的東西。。

放下行李後,我才留意到,原來FW hotel角落的房間都很寬,很大。

一進門,就一條長長寬闊的走廊,

廁所就在走廊的左手邊,右邊有口寬寬的窗口,廁所跟窗口之間隔著的那條寬長的走廊,足以鋪一張床。

走進裡邊,跟平時的酒店一樣,有兩張單人床。

有別於平時的是,靠近床的窗口邊,多了個跟著牆範圍而設計的矮櫥櫃。

櫥櫃附有很多的抽屜,都被我們打開了。

櫃裡頭還有保險箱,冰廚跟吹風筒,柜上面有個14寸的電視機。

靠廁所的那副牆後面是一個簡單的衣架跟化狀台。我們把衣服掉好後,就輪流洗澡。

洗完澡後,我們並不打算出去走街,只打算呆在房間聊天。

畢竟我們很久沒聚在一起了,有很多的八卦話題要聊,可是費力哥卻很費力的要求我們外出逛街。

我們都知道費力哥的貓貓之意,不過既然他參與我們,我們也不好意思拋下他一個。

碰巧肚子開始鬧要吃午餐了,所以我們只好外出跟費力哥去Kenny Roger吃午餐。

出門時,不知是我的靈異觸覺敏銳還是什麼的,我突然留意到,我們房間對面,有點怪。

相信你們都知道,雲頂的房間,是用兩間大房隔開當三間小房的。(通常的酒店,房間門跟房間門相連,然後就會隔很長的牆壁再到另外一個相連的房門跟房門.

可是FW的是,房間門跟房間門相連,然後本來應該長長的牆壁中間,突然會多出一個門。)

我們的房間是19750,在我們的對面是19749,對面房間的隔壁應該是19748,

可是很奇怪的,那裡卻被設計像普通酒店那樣,中間隔了個長長的牆壁,然後就到了19747。

我還以為我看錯,不過在此來回閱看房間號碼,19749的隔壁,的確是19747。

而出於它們之間的19748,可以說是有那個空間,是沒有門的。

當時我指給鞋兒看,鞋兒雖然也很驚訝,可是沒多說什麼,拉著我就走。。

19樓,還真的是座奇怪的樓。

除了沒有19748這間房間,還有一間房間很奇怪,198++(忘記號碼了。)

房間的門被封了,門縫用很多層的黑色膠布貼上,門下可以清楚看見被塞布。

可是奇怪的是,布是從裡面塞出來外面的,而且是很用力的塞那種。

通常如果房間門被封,不是應該從外面封進裡面嗎?為什麼會是裡面封出來的呢?

而且封了後,那個人怎麼出來呢??

我跟鞋兒看見後,有默契的,沒多說就離開了。。

我們在Kenny Roger用餐後,我們買了室內遊樂場的票。

看開始流行的3D電影《海龜冒險記》,玩碰碰車,乘船,室內過山車,還有其他的,玩了個痛快。

漸漸的,我們都忘了之前遇到的怪事。。

最後我們看了場電影,然後到starbuck買了四杯咖啡(費力哥耍性格,說對健康不好,所以不要),才回房間。。

回到房間,本來想把兩張床合起來睡的,可是費力哥很少爺的出聲說,他不習慣跟人同床共枕,要一個人睡。

安兒氣到立刻回駁說,房間是我們租的,要一個人睡酒水地上。

不過最後,彈兒立刻安撫安兒,然後搭著我的肩膀說:

算了吧,我們志在相聚,他要睡床,就讓他睡吧,反正地毯很軟,我們睡地毯也不錯。

然後望著我,眼神給我暗示說陪他睡。我立刻回到:對阿。。

最後,我們決定讓他一個人一張床,

另一張床是讓給安兒的,可是安兒說,不敢一個人睡一張床,所以硬拉了鞋兒賠她睡。

剩下我跟彈兒,還好地墊蠻厚蠻舒服的,所以我們決定睡地上。。

我們邊聊天邊喝咖啡,而費力哥因為跟我們的話題搭不上,又不願意嘗試融入我們,所以乾脆耍性子早睡 。

我們聊到很久,咖啡都喝完了,看看時間,卻還只是一點多。

因為口渴,我跟鞋兒決定拿水壺去外面走廊裝水,然後再回來。

可是膽小的安兒鬧著要跟,最後乾脆四人一起外出了。

我們出門時,費力哥在那裡蓋著被耍性子偷聽我們說話,於是我們對他說了句要去走廊裝水,很快就回來。

裝了水後,我們步行回到房間,就立刻傻眼了。

我們看見我們房間門口有一團長長的東西,類似一張棉被包住一個人,

我們走過去看,果然是人,而且還是費力哥,可是很奇怪的是,費力哥為什麼這麼奇怪睡在外頭?

我們立刻叫醒他,問他怎麼睡在外面了?

熟睡的他慢慢睜開朦朧的眼睛望了望我們,拉了拉被,叫我們別吵他,然後他繼續倒頭大睡。

我們更傻眼。

彈兒開了門,然後拿了杯,再出來倒在費力哥的頭上,費力哥立刻清醒地跳了起來。

然後看見彈兒手上的杯,立刻想捉住彈兒揮拳。可是被我跟鞋兒阻止了。

安兒喝住費力哥,然後叫他冷靜下來,看看清楚四周,為什麼會睡在外面?

旁邊的窗口傳來一陣陣陰冷的寒風,安兒打了個陣,然後建議我們回房間再談。

回到房間,費力哥問我們去那裡裝水?怎麼裝這麼久?

我們反過來問他,為什麼睡在外面?我們從房間到裝水機處不到200步,來回不必十五分鐘,那他睡在外面幹嗎?

房間有東西嗎?還是特地嚇我們?用意是什麼?

費力哥自己也摸不著頭腦,為什麼他會睡在門外面。。

他說,他印象中,他在我們出門前都還沒入眠,明明聽見我們喊說要外出裝水。

可是他在房間躺了快一小時,我們都還沒回來。

他正打算打個電話問我們去那裡的時候,有人敲門了。

他就以為我們忘了帶門卡,就走過去開門給我們。可是開門後,卻沒看見人。

他關了門回到床邊,又聽見有人敲門,他走回去開門,可是還是看不見人。

他以為是我們在惡作劇,所以就呆在門旁邊等。

沒多久又有人敲門了,他立刻從貓眼那裡看過去。

不過他看見的不是我們,而是幾個漂亮的女生,年級大概十七八歲。

「發女寒」的費力哥立刻開門,去問問那幾個女生什麼事情,順便找機會認識那幾個女生。

他先問問別人是不是認錯房間了,再問人家住幾號房。怎麼敲門了?

那幾個女生本來想回答他的,可是窗外傳來一陣陣的寒風。

見那數個女的凍得快發抖了,所以費力哥當機立斷很英雄感的把他們請進房間。

我跟鞋兒一向心有靈犀,聽到這裡,我們都對望了一下。

心裡的OS:進了房間還不是一樣冷咩?=。=,

這傢伙明明就為自己的好色找藉口。

然後我們互相的點頭堵嘴交換信息表示認同後,便繼續聽這個色傢伙解釋。

請他們進房間後,他們跟費力哥說,他們是對面19748的。

聽到這裡,我跟鞋兒立刻對望了一下,因為五人中只有我們兩個知道是沒有這間房間的。

當時我還特地指給鞋兒看的。。

鞋兒立刻跟我打個眼色別出聲,我點頭同意,然後繼續聽。

費力哥說,那些女孩解釋說是剛拿到鑰匙,本要進房間的,可是不知為什麼開不到門。

剛好聽到我們房間有聲音,所以過來敲門求助。(我心裡OS : 為什麼只敲門不按門鈴哩?)

還說那些行李還留在房間門外,擔心被人偷,急著要出去拿。

於是費力哥就自告奮勇地走出外面替他們開門。

進到他們的房間,很奇怪,雖然只是兩對面,可是裝飾卻完全不一樣,他們的豪華很多了。

裝飾有點像WORLD CLASS的房間。有浴缸,大電視機,沙發,客廳,最奇怪的就是還有廚房。(??)

雖然外面進口處小小的,可是通過那個走廊後,進到客廳,就變得很大了。

那間房間裡面還分隔了三間房,每間房都有一張雙人床,一張書櫃跟衣櫃。

那幾個女生分好房間後,就走出來客廳陪費力哥聊天。

也不懂聊了多久,費力哥開始覺得很睏了,正想回房間睡的時候,其中一個女生跟他說有間房間是空的,可以躺下來休息一下。

過幾個小時後,天亮了就叫醒他一起去外面的THEME PARK 玩。

費力哥想,都深夜了,而且美女叫到,也不好意思拒絕,所以他沒想太多,就進到房間睡了

才入眠沒多久,就突然被我們叫醒了,然後被告知他睡在門外面。。

這時,我們才提醒費力哥說,其實沒有19748這間房間的。

費力哥不信,拉著我們出去看。

一看,費力哥立刻臉都青了,因為19748,只是副牆壁。。。

* 這裡註明一點,費力哥說的話,真實度算有70%,因為我們的房間,多出了一張被,跟一個枕頭…

知道費力哥遇到這件靈異事件後,我們打算干快收拾東西直接下山的。

可是窗外卻起了濃濃的大霧,是很濃很濃的那種,別說下山了,現在連開車都有問題。。

為了安全起見,費力哥提議去賭場過夜,至少那裡人多。

可是當時安兒不夠歲,還差幾個月才夠,我們總不能拋下她一個人吧,

所以除了費力哥,我們其餘三人決定一起在房間裡面過夜,明天一早天亮就下山。

費力哥打算一個人去了賭場避難。

我們都覺得他應該去,畢竟這個時候他時運比較低,那些東西都衝著他來。

費力哥離開後,我們把房間的窗戶都關了,把床都拼起來。

打算一起聊天聊到天亮,然後直接下山回家才睡。

我們四人睡一個邊,為成了圓圈,然後開始聊天。

聊著聊著,也不懂幾時,彈兒睡了。

剩下我跟鞋兒,安兒三人游。

外面還是起著大霧。。

聊著聊著,我也不懂幾時,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直到半夜,我被凍醒了。

起來時,廁所旁走廊的窗口被打開了,鞋兒,彈兒,安兒都睡得很安穩。

我替他們蓋了背後,打算轉身上個廁所去關窗。

就在這時候,我看見廁所旁的窗口旁,站著一個白衣披著長發的「人」(說真的,很難肯定它是男是女。因為沒有身體。)

雖然它沒盯住我,可是我卻已經全身雞皮疙瘩了。

就好像一隻被蛇盯住的青蛙,完全動彈不得。。

我感覺我的四周空氣溫度開始下降,冷卻。

我想去叫醒熟睡的他們,可是我的腳卻動不了。

而我的嘴巴也好像被凍僵似的,完全不像我的自己的嘴巴,完全不能說話。

它沒什麼舉動,只是很安靜,很緩慢的舉起了左手,指著廁所。

雖然沒講話,可是我很自然的收到它的信息說:跟我來。

這時候我的腦袋一片空白,我應該跟它去嗎??

還是…

不懂為什麼,我突然尿意很濃。

然後我就自動的直接走進了廁所,去尿尿了。。

當我走進廁所後,卻完全看不見它。

這時候我的身體好像被舒緩了似的,我趕緊把我憋住的尿給放了。

尿尿後,我壯起了自己的膽,把廁所的浴簾給打開。

還好,沒什麼東西隱藏。

我跟我自己說,剛剛是睡醒的關係吧,自己嚇自己了。

我去洗手盆旁放些熱水洗臉,讓自己清醒些。

熱水在冰冷的空氣起了水霧,讓鏡子變朦了。

當我抬頭的時候,從哪個朦朧的鏡子中,我發現我的背後,有一個藍色的影子。

我立刻轉身去看,可是除了白白的牆壁跟白白的浴簾,哪來藍色的反射呢?

我再次轉回來鏡子出,朦朧的鏡子還是反射了藍色的影子。

我鼓起勇氣去拭擦鏡子,擦亮鏡子後,真的沒有任何藍色的東西。。

這個時候,我的脊椎骨開始反應性的直立了。

我立刻開門出去,就在這個時候,彈兒突然整個人沖了進來,把我嚇了一跳。

他看見我後,立刻問我怎麼啦??

我說我沒事啊,問回他怎麼啦?

他跟我說,剛剛他有尿意,所以爬起來的。

然後他看見我走進了廁所,他就安靜的在外面等咯。

沒多久就聽見了我在廁所那裡大哄大叫喊救命,所以趕緊過來敲門,看我發生什麼事。

可是我卻沒什麼反應。

門把內鎖著,而我在裡面拚命喊著: 走開 ~! 救命 ~! 別過來 ~!

他打算撞門的時候,我卻在這個時候開門了。。

我跟他說,我並沒有喊什麼救命之類的啊。。

我只是在裡頭小便,洗臉。

我不敢把我看見藍色的影子告訴彈兒,因為我怕嚇到他。

然後我跟蛋兒互相安撫心情後,換他上廁所。

為了安全起見,我還特地叮囑他別鎖門。

然後我在外頭等他,順便把窗口給關了。。。

沒多久,彈兒從廁所出來了,可是臉色顯得有點昌白。

我看看時間,凌晨3點27分。

我們沒多說太多,因為很累,我們打個眼色後,就一起回去床睡了。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們被安兒叫醒,然後check out。

我們去了KFC吃午餐。

安兒一直酸我們三人很爛睡,叫了一整個早上都不醒。

三人,就是我,彈兒和一向輕睡的鞋兒。

吃過早餐後,那個膽小的費力哥過來meet我們。

看見他後,我們開始聊起昨晚的事情。

我把我看見的都告訴了他們,才發現除了安兒,我們四個男的都遇到了。。

首先費力哥的就免嘴唇了,我的剛剛也說了。

接下來就是彈兒,他說他在我出廁所後進廁所。

小解後,跟我一樣在鏡子處看見一個藍色影子。

不過他不像我,他沒轉身,他是直接去擦鏡子。

然後他在鏡子那裡看見他背後站著個藍色唐裝阿伯。

他立刻沒說話的走出來。

而鞋兒卻說,在凌晨3點到4點的時候,他跟安兒都還沒睡。

這時安兒還附屬的點頭。而我跟彈兒你看我,我看你。

四人各自的冒起了很多的問號。。

鞋兒說,大概四點多,他們還在聊天,沒多久開始察覺房間出現了很多黑色的影子,速度很快。

他以為自己開始累了,眼懵了,所以跟安兒說要睡了後,就跟安兒蓋起被睡了。

閉上眼睛後,沒多久,他開始聽見有人很小聲,很小聲地說話,聲音很像安兒。

他立刻出生提醒安兒說要睡了,可是安兒卻不管他,繼續跟人聊天。

鞋兒很奇怪這個時候誰還特地爬起來陪安兒聊天,悄悄的睜開眼睛偷看,聲音卻不見了。

然後鞋兒閉上了眼睛,沒多久又再次傳來聲音,不過這次比較吵,像安兒跟人吵架。

鞋兒立刻睜開眼睛看什麼事情。

可是四周卻一片安靜,安兒也睡得很安詳。。

這時他又開始發現周圍很多黑色影子了。

他幹警直覺性的蓋上被子,然後倒頭睡覺。

說到這裡,我們四個男生都你望我,我望你。

而安兒聽到臉都昌白了。

然後我們都心有靈犀的,趕緊下山離開。。

我們都不懂為什麼我們會遇上了,或許是我們時運低吧,

不過很慶幸的事,我們沒人被害,就當是去了一場鬼屋冒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