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毀在「等有時間再做」

jinwei_kong     2017-05-11     檢舉

1

科科是寫美食專欄的旅行達人,我們在一次旅途中相識,一見如故。之前我看過她的專欄,美食加旅行的標籤,很容易讓人覺得她活得特別悠閒。

深圳再見,我才知道她在一家著名的科技企業做策劃總監,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

「旅行與美食的時間從哪裡來?」我問。

「擠。」她答得很乾脆。

出於好奇,我打聽她的作息表。她的午餐基本是在外面解決。每天晚上用半個小時研究城中的餐廳資訊,決定第二天午餐吃什麼。吃完飯,又花十分鐘做簡單的測評記錄。

小長假只要不加班,她都會去還沒被開發或者沒被過度開發的地方旅行。至於出國旅行,屬於年度豪華計劃,她通常把年假與春節拼在一起。用大半年時間做攻略,每一間酒店、每一餐飯都不浪費,攻略細緻到標註日出日落時間。

科科的旅行攻略做得好、線路新奇,去一個地方回來,可以寫出好多篇文章。以至大家誤解,以為她每天都在吃喝玩樂。

「就是因為工作太忙,才對吃喝玩樂保持極大的好奇心,願意深入研究,十天的旅行,做300天的準備。」

2

很多人喜歡將無法取悅自己、陪伴家人、做喜歡的事情,歸因於沒時間,但在現實生活中,我看到的那些懂生活、愛自己、耐心陪伴家人的人,反倒都是像科科這樣的大忙人。

忙中偷出的閒,我們才願意珍惜、經營,讓它產生加倍的幸福感。如果單純只有閒,時間流逝,想做的事情很容易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後天。

我身邊有朋友,在事業上升期,為了陪伴孩子,全職回家了。但很快,我發現她根本沒做到像辭職之前說的那樣,陪孩子去旅行,給孩子讀繪本,跟孩子一起畫畫、彈鋼琴。

我去她家,經常發現她在追劇或者躺在床上玩手機,孩子一個人看動畫片或者玩玩具。

我沒有責怪這位朋友,相反,特別理解。

這就是人性。當你有很多時間的時候,根本不可能再精打細算地珍惜你的時間;當你覺得隨時都可以陪伴孩子與家人的時候,也不會挖空心思去想如何提高陪伴質量。

所以,如果有一件事,你很想去做,千萬不要說「等我閒了再做」。這是無限拖延的藉口。

3

我喜歡村上春樹,不僅喜歡他的作品,更欣賞他的生活態度。

他大學沒畢業就跟太太一起創業,借錢開了爵士樂酒吧。好不容易還清這家店的欠款,房東卻要收回店面。他們不得不搬到一個更大的地方,重起爐灶,又背了一身債。

開店期間,村上春樹忙中偷閒地完成了早稻田大學的學位。一般人四年拿到的學位,他花了七年。

他形容自己開店那幾年:除了天亮前的幾個小時,幾乎沒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然而,當想要寫小說的時候,他當天下午就去買了筆和紙,每天深夜關店以後,寫一會兒。一部不到5萬字的中篇小說,村上春樹寫了半年。

在村上春樹的自傳體散文集裡,他寫到:「不管工作多麼繁忙、生活多麼艱辛,讀書和聽音樂對我來說始終是極大的喜悅。唯獨這份喜悅,任誰都奪不走。」

4

有時候,一個人在悠閒中很容易將自己放縱為一事無成,甚至連快樂都沒有了——不是真的不快樂,而是快樂來得太容易,對它的感覺就會遲鈍。

反倒是那些忙中偷閒成就的事情,我們會永遠記得,並且深深感到珍惜與自豪。

「等有時間再做」的真正含義是,閒得無聊再去做。只有不重要的事情,才應該被擺在這樣的位置。那些你喜歡的事、對你重要的事,無論多忙都可以抽時間去做。

時間最嚴苛無情,人生幾十年,每分每秒都擺在那裡。有的人一生波瀾壯闊、海闊天空,一輩子抵幾輩子過;而有的人,永遠在沒時間、沒機會、沒心情中任時光流逝。

如果你總以沒時間為藉口,時間就是你的敵人。如果你肯擠一擠,時間就是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