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行業有句古話:「寧教一手,不教一口」,這一口指的是什麼?

無所不談     2020年10月26日

以前的木匠們在技術上相當保守。這也可能是所有技術行業存在的普遍現象。「一招鮮,吃遍天」。說的是一技之長的重要。學徒期間,只要勤學好問,為師者多有問必答。就是其他木匠,對學徒的求問,也不好拒之不答。但是,一旦出師獨立,再向人求教,得到的答覆往往是含混不清,或答非所問,既不傷害情面,又保守住技術。有得乾脆笑著回答說「不知道」,讓人無法再開口。

木匠行業有句古話:「寧教一手,不教一口」,這一口指的是什麼?

「藝人獨」。木匠們常自嘆道:「唉!藝人獨啊!」。話語中既抱怨他人的保守,同時也為自己的保守開脫。「同行是冤家」,是幾乎所有手藝人共同認定的道理。從事了木匠行業,就與所有同行產生了競爭。爭僱主,爭活茬兒,爭市場,爭生存。競爭中,技術是競爭的力量,誰掌握的技術多,技術精,誰的競爭力就強。手藝好,活茬兒多的幹不過來。手藝差的,活茬兒往往接不上。

木匠行業有句古話:「寧教一手,不教一口」,這一口指的是什麼?

「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由於競爭厲害關係的存在,即使在師徒之間,也存在「寧教一手,不教一口」的現象。因為今天的徒弟,就是未來的師傅,獨立之後就是有限市場中的競爭對手。「教一手」,因師徒名份在,師傅不得不教給徒弟一種技術手法,但往往留下了「一口」。「寧教一手」,一個「寧」字,準確表達了傳藝者的心態。「一口」是什麼?是多年實踐中總結出的經驗理論,具有普遍指導意義。呈押韻順口的諺語形式,內含深刻準確的技術知識和事理,一語中的。

木匠行業有句古話:「寧教一手,不教一口」,這一口指的是什麼?

例如,板材粘接要用鰾膠,膘汁的粘稠度關係到粘接效果,關係到器物的質量。怎樣掌握膘汁粘稠度,什麼情況下稠,什麼情況下稀,靠什麼定標準呢?師傅看過鰾鍋裡的膘汁,說「哎呀,稀了,再熬稠些吧。」有時,師傅說:「太稠了,再加些水吧。」徒弟照辦了,但始終懵懂,不明個中道理。於是,師傅說,熬鰾膠要「冬流夏稠」。只這「一口」,讓人豁然明白了用鰾的道理。再加上板材幹燥,板縫嚴實,這樣粘接的板面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不開裂。現如今,粘接用膠不僅品種多,而且使用方便,不用熬製。但在過去,這「一口」就是技術資本,是施業的實力,當然也是不輕易外傳的秘密。就像下面這種進口的環保木工膠無毒無味還防水!

又如,做碾子的木框,看上去很簡單,但技術要求卻不低。安裝好的碾軲轆,推動起來運轉應當輕快,秘密在哪裡呢?在碾臍和碾窩的間隙上,「一分輕,二分重,三分臍兒推不動」。沒人教這「一口」,那麼做碾框的人,永遠不能準確使用這個技術標準。

木匠行業有句古話:「寧教一手,不教一口」,這一口指的是什麼?

木匠們有時在一起議論,你留一手,我留一手,如此代代相留,到最後時,豈不一手全無。有些使人擔心。但木匠這行當,千百年來,照樣存在,並未斷絕。其實,匠人對保守的對象是有選擇的,對自己的子弟是傾囊相授的。木匠行裡也講究子弟班。兒子跟著老子學藝,老子唯恐兒子技術不濟,不如人,豈能再留一手。哥哥帶弟弟從業,將來肯定是一個作伙裡的人,不教會他,以後一起幹活時,還得自己費力,情義上也過不去。對心地善,人品好的徒弟,師傅喜歡他,也不會保守。況且「有狀元徒弟,沒有狀元師傅」。

木匠行業有句古話:「寧教一手,不教一口」,這一口指的是什麼?

更多趣味、時事文章,請多多關注粉絲團「無所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