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10大奇案) 順利邨斬甩頭奇案.....無頭女人晚晚12點半搭電梯返屋企

hknews02     2017-05-11     檢舉
(真人真事) 順利邨斬頭兇案....見鬼實錄

07年二月二日,秀茂坪順利利祥樓二十樓發生倫常慘案,十六歲少女李玉屏疑被父親殺死並斬下頭顱,疑兇雖已落網,被控以謀殺及蓄意傷人罪名,並於昨日(四月四日)再度提堂,但死者的頭顱至今尚未尋獲,遺體亦未殮葬。

由於兇案實在太恐怖,令居民難以安枕,內二百多名居民便在上月十三日,集資請八名道士到現場逐層樓打齋,超渡亡魂。

本刊上週重返案發現場,兇案單位雖已人去樓空,附近街坊卻異口同聲說最近不斷有靈異事件發生!民梁先生更稱,上月初在內與太太同時看見死者的鬼魂!「好猛!我們不會再到那。」梁先生說時猶有餘悸。

咒怨屋女鬼陪搭

記者於上週四(三月三十一日)重回案發大廈利祥樓,原打算探望死者的媽媽和哥哥,可惜該單位已重門深鎖,從窗戶望入屋內,只見一張碌架床和幾件舊家具,屋內物件已被搬走,感覺分外陰森。據利祥樓互助委員會職員楊先生表示,受害的家人已被房署發還案發單位,但他們已搬離利祥樓,現不知去向。

而住在兇案單位隔鄰兩個單位的盧婆婆對記者說:「現在我回家時寧願行遠一點、繞個大圈,也不敢經過那(案發)單位。隔鄰的單位(緊貼案發單位)有隻西施狗,平時吠得很雄壯,但案發後就不再大聲吠,我只聽到牠細聲悲鳴。」雖然養狗單位的住戶拒絕接受訪問,但記者卻在內遇上樑先生夫婦,他們聲稱在案發之後,曾在利祥樓的內遇見女鬼!

(真人真事) 順利邨斬頭兇案....見鬼實錄

打麻雀撞鬼

當貨車司機的梁先生,和從事清潔的梁太,與兩個兒子在順利利業樓住了十多年,上月五日(星期六)晚上十一時,梁太和剛下班的梁先生,一同到住在利祥樓(案發大廈)十九樓的街坊家中打通宵麻雀。

由於當晚天氣很冷,還下微雨,兩夫妻便取道行人天橋,由利業樓步行到對面利祥樓四樓的大堂,剛巧一部到二十樓的門打開,他們二話不說便進去,打算到二十樓後,走一層樓梯到十九樓。「當時門打開,我和太太都看見內有一個約十五、六歲的女仔,但當時內的燈光比平常昏暗,樣子不是看得太清楚,只見她留有中等長度的頭髮,穿長袖T恤和長褲。不過,我很奇怪在這麼冷的天氣她仍穿這麼少。」梁先生說。

(真人真事) 順利邨斬頭兇案....見鬼實錄

長髮女散發寒氣

梁太接說∶「我打算按掣,但發覺廿樓的掣早已被按了┅┅當時我們仍不知那層是兇案現場,要到事後才發現。「部慢慢上升時,我覺得內很冷。雖然當晚我有穿羽絨褸,但寒氣仍然滲進身體。我初時以為自己怕冷,但我觸摸一向耐寒的老公時,他的手竟然也十分冰冷。」梁先生附和說∶「我有游冬泳習慣,是不怕冷的,但當晚我也感到冷。身後的女仔沒發出任何聲音,我曾經回頭望她,見她低下頭,木口木面,但樣子依然不能看清楚。」「最恐怖的是在內的金屬銀色牆身,只有我和老公的糢糊影像,卻沒有身後女仔的影像。我也嚇到不懂說話,只想快些離開部,但我感到部的速度很慢。」梁太形容當時情況還心有餘悸。

「當到達廿樓開門時,我立即拖老公離開。我們回頭望那女仔有否走出時,發現內竟空無一人!我知我們真的撞鬼,那晚我們沒有去街坊家打麻雀,也沒再搭,老公拖我走落廿層樓梯跑回家。」梁生梁太回家後,驚魂未定,並將內撞鬼經歷,告訴在順利商場任職士多伙記的兒子阿明。因工作關係,阿明見過警察調查兇案,亦聽過很多街坊談論這事,所以阿明清楚案發經過和地點。他說:「爸媽碰見的女鬼,應該是被斬去頭顱的死者,因為那部停在案發單位那一層,而且年紀又接近。」梁生梁太相信當時遇見的是被斬去頭的女鬼,自此他們沒有再到利祥樓的街坊家打麻雀。

---------------------------------------------------------------

殺女詳情

「虎毒不吃兒」,六十八歲的李志騰能狠下毒手,除因疑心重,自卑感作祟,致患上妄想症出現精神錯亂,釀成滅門悲劇;亦揭示一段中港婚姻,夫妻、子女長期分隔,在缺乏溝通下,壓抑情緒無法疏導,引爆成社會悲劇。

中港家庭團聚偏逢失業

任職酒樓侍應的李伯,靠勞力換取生計,由於收入低微,過了不惑之年仍是孤家寡人,為想老來有伴,八一年他到內地娶妻,婚後妻子先後為他誕下一子一女,惟四口之家長期分隔兩地,他偶爾才回內地探望,家人感情難免受到影響。盼了又盼,終於二年,妻子及兩名子女獲批來港定居,一家團圓原本值得高興,但同年李伯卻被解僱而失業。

因無法再找到工作,家庭的經濟負擔落了當清潔工人的妻子身上,就讀中六的長子亦需於周末當兼職幫補家計。由以往一家之主,變成「家庭主夫」,李伯對要由妻子發放零用,感到滿不是味兒,加上子女當他「冇到」,感尊嚴盡失,情緒開始變得不穩,性格大變,常為瑣事大發雷霆,一言不合便亂擲東西,甚至將兩名子女作為出氣袋,其中對幼女阿屏更事事看不順眼。

自此,李伯經常為小事遷怒於阿屏,一不滿意就拍打她頭部,故阿屏對父親非常憎恨,在鄰居眼中總是笑臉迎人的她,卻對父親不瞅不睬,父女間嫌隙愈來愈大。與此同時,夫妻缺乏溝通及性生活不協調,令李伯懷疑妻子紅杏出牆,妒忌、猜疑、不安、自卑等等,更令他鑽牛角尖。

壓力爆煲狂揮斧圖滅門

「個衰婆係咪勾佬,對仔女都唔知係咪我嘅……」一直懷疑妻子在內地有婚外情的李伯,聽到憤怒的火燄,愈燒愈旺!五年二月二日早上,李伯用妻子給予交租的錢,購買了一把十六吋長的斧頭,作為屠殺子女的武器。回家後,他走入房間,揪起正在熟睡的阿屏,瘋狂揮舞斧頭劈向親女頭顱,滿臉披血的阿屏忍痛苦苦哀求「唔好斬、唔好斬」,憤恨早已填滿腦子的李伯,已喪失常性,繼續手起刀落不停地「劈、劈、劈」,直至阿屏完全靜止,沒有反應,他才停下來,之後將血淋淋的阿屏拖入浴室,繼而以菜刀及斧頭狠狠斬下阿屏的頭顱,口中喃喃地說:「咁細個就唔聽話,要你身首異處」。

(真人真事) 順利邨斬頭兇案....見鬼實錄

「我殺咗個女」震撼報案室

為進一步發洩怨憤,他先用報紙及膠袋包裹女兒頭顱,棄置於垃圾桶,然後開始清洗現場,將由房間至浴室的血路一一抹乾淨,期間他發覺穿著的鞋子沾有鮮血,加上已殘舊,於是到附近商場購買新鞋,回家途中,一名街坊見他攜著新鞋盒,即調笑說:「咁早買新鞋過年?最近有冇買馬?」剛殺了親生女兒的他,若無其事地與街坊閒聊數句,才施施然回家。

望著女兒的無頭屍體,手亦沒停下來,正在磨利一支四呎長鐵通,李伯腦中不斷盤旋如何將妻兒一一了斷,約下午三時,他聽到開門聲,知道就讀中六的兒子回家,他打算重施故技,先用斧頭襲擊其後腦,當兒子阿誠行入客廳,他即舉起斧頭趁勢劈下,阿誠閃避不及,並用手擋駕,雖然手及頭同告中斧,血流如注,但阿誠仍奮力反抗,並大叫「發生咩事?」未能一下擊中兒子要害,李伯胡亂搬出因打傷人,急需「走佬」的藉口,趁兒子走進廚房後,便逃離現場。

滅門計劃失敗,李伯離開住所後,腦中不斷吶喊「我只係想有番啲尊嚴」,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行了又行,攰了就坐,休息完再行,在街頭徘徊兩日後,在二月五日早上七時,他走進旺角警署,以沙啞聲線鎮定地向報案室警員說:「我殺咗個女!」結束了這宗轟動全港的倫常慘案。

(真人真事) 順利邨斬頭兇案....見鬼實錄

「靚姐姐」遇害鄰居心酸

慘變「無頭鬼」的李玉屏只十六歲,正值二八年華,除樣子清秀甜美外,性格溫柔又有愛心,深得鄰居的喜愛,加上她經常與同層的小朋友玩耍,各人均以「靚姐姐」呼叫她,眾人對這位可人兒慘死,無不感心酸難過。

倫常慘案發生後,順利邨街坊議論紛紛,「個靚姐姐好乖,成日同啲細路仔玩」、「佢哋一家都好有禮貌,見到街坊都會主動打招呼,點會發生啲咁嘅事」、「斬咗個頭咁恐怖,唔係吖嘛,個女嚟o架喎,點斬得落」。由於死者頭顱下落不明,警方於案發後派出近百人展開二十四小時馬拉松「尋頭」行動,於順利邨內垃圾房、垃圾桶、花槽、停車場、泵房等地作地氈式搜索,希望能盡快搜出人頭,還死者全屍。另有藍帽子攀上屋邨對開山坡草叢、引水道和坑渠搜索,惜均無功而還。

街坊見如斯大陣仗,亦被緊張氣氛感染,有街坊即時將平時擺放在門外的垃圾桶,或走廊「化寶盆」收回入屋,「哎吔,畀佢擺咗個人頭喺度,咪大吉利是,都係擺番入屋安全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