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動漫聚集地     2021年09月27日

《One Piece》是一個由多個故事構成的世界,其中關於角色特拉法爾加·D·瓦鐵爾·羅的故事,即德雷斯羅薩篇,若是拎出來看,其結尾的不確定性特徵呈現為由希區柯克發揚光大的驚悚片類型:在故事看似終局的終局,潛在的危險因素並未獲得徹底放逐和完全消解,精神訴求並未獲得真正意義上的達成。

簡而言之,弗雷梵斯-米尼恩島-德雷斯羅薩的故事並非終焉。

羅是一個特別的角色,他作為一個從轉折點——香波蒂群島登場的角色,身上有這目前為止所有角色當中最重份量和最大數量的伏筆線,諸如:與其他的「D」之一族不一樣的、隱藏起來的「D」,整個海賊王裡唯一的諱名,名字對角色未來的暗示,手術果實的終極技能「不老手術」等等。

因此,根據個人見解,羅應當在後續劇情中承擔的是「引來結局」這樣的角色。他的故事在OP這個許許多多個故事環環相扣的結構中,應當是位於一個承前啟後的關鍵位置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他身上的伏筆線在劇情的整體框架中份量很足,上述的每一個伏筆都與OP核心內容相當貼近。

首先我們來看,羅現在的一個定位。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將現有的線索聯繫起來看,在德雷斯羅薩之前,他是已經義無反顧準備赴死,德島之後他仍有所困頓和迷茫,但是他本人不會說出來,或者說還不到時機說出來。而尾田老師借霍金斯的口,給他貼上了「不在意自己未來」的標籤。

但是仔細想想,他完成的是柯拉松十三年前的夙願,並非大仇已報——他的仇家是世界政府,毀了他整個童年讓他一無所有的,是世界政府。

他真的會不在意自己的未來嗎?

很多海賊同好在討論一個問題——羅是否想當海賊王。

眾所周知的,現在海賊已經開始收尾,現在正在進行的和之國篇會涉及到OP的內核,OP的內核是什麼:是「D」的意志、One piece是什麼,這與羅所需要的不謀而合。

因為羅的目的這一方面,尾田老師從來都沒有進行過正面的、直接的描述,能夠有所體現的是兩年前他的船員在與他交流時,他所說的「會取得他應有的位置」,但是在兩年後的德雷斯羅薩他又表現出了幾乎是殉道者一般的行動,並且在和之國與霍金斯的交流中,霍金斯甚至說出了這是個「不在乎自己未來」的人。

這些看似前後矛盾的台詞其實並不矛盾,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傾向於綜合在一起來理解。

其實,或許他對One piece的興趣是來源於羅西南迪(即柯拉松)在他心裡留下的,對「D」的意志的追尋這種傾向性思維。也就是說,他的確是在追尋「D」的意志,但是追尋「D」的意志並不代表一定要以那個王座為目標。

我們把視角放到ONE PIECE這個故事的整體格局上來,羅出身於弗雷梵斯,是在世界政府的統治下淪為取得利益的墊腳石的眾多國家之一,換言之,我們可以把它視作一個縮影,脫胎於其中的羅成為了海賊,在這裡我把它稱作「自由陣營」,於是接下來我們不得不提到的,就是身為天龍人、暗部交易的樞紐的Joker——多弗朗明哥。

多弗朗明哥以天龍人的身份、掌握的聖地國寶的秘密、與暗部各勢力的交易為籌碼,在世界政府和自由陣營之間的夾縫裡成長,成為了一個另類的支配者,在這裡我把他劃分進世界政府為代表的「支配者」這一陣營當中。

如果說,羅的目的是復仇的話,那麼多弗朗明哥就是一個關鍵的拐點,也就是多米諾骨牌中最關鍵的一張。

我們猜想,羅或許有一個堪稱宏偉的計畫:這是一台巨大的手術,他的患者是世界。同時這也是一個棋局,他把自己都作為棋子中的一枚放到了棋盤裡,他為自己策劃了一個死局,為世界策劃了一場風暴。

對此,我們從羅的諱名和計畫兩個大的方面來展開論述。

Ⅰ.羅的諱名

ⅰ.考據與解讀

トラファルガー・D・ワーテル・ロー

特拉法爾加·D·瓦鐵爾(Water)·羅

為什麼我一定要專門提一提羅的諱名?

因為它太特殊了:它是整個海賊裡唯一一個諱名,這個諱名是在避諱什麼?為什麼避諱?甚至他名字裡的「D」也是特殊的,是現有並已知的D之一族中,唯一一個把「D」隱藏起來的。

關於羅的名字,我們從兩個方面來分析:

1.特拉法爾加海戰與滑鐵盧戰役

拿破崙的戰爭藝術——路飛和羅的合作模式

在羅的全名公布之前,「特拉法爾加」讓人聯想到的那場海戰,無非兩個方向:戰敗方與戰勝方。眾所周知的,這場戰役是英國海軍史上的一次最大勝利,最初思考的方向也難免地會向著這場戰爭的標籤。

而羅的全名公之於眾之後,我們興許就可以換一個角度來思考了:ワーテル・ロー,連在一起就是日文中的滑鐵盧戰役。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把羅的名字看作是特拉法爾加·D·滑鐵盧,而特拉法爾加海戰和滑鐵盧戰役都是拿破崙的重大敗北事件。

拿破崙才幹的核心有一種相互矛盾的現象——他似乎並不想讓除他以外的人明白他的謀略。拿破崙曾在1797年斷言:「歐洲有許多優秀的將軍,但是他們同時關注的目標太多。而我只關注一個目標,即敵軍的主力。我會努力將其打垮,我相信,其他不太重要的問題也將會隨之迎刃而解。」

據所查資料來看,拿破崙本人崇尚「深入思考,深入分析」,而另一方面有很多超乎常規之舉。他拒絕程序化方案並表示:「從未有過作戰計畫。」但他在研究地圖和情報方面一絲不苟,還記述道:「我通常在3-4個月之前就想好將要怎麼做,而且會根據可能想到的最壞情況做打算。」

特拉法爾加海戰與德雷斯羅薩之間的聯繫:

戰爭的核心就是作戰,拿破崙對這一點堅信不疑,他通常在仔細研究的基礎上構思進攻策略,但需確保有多條備選計畫;他認為,「最重要的是打破敵方的平衡,其餘的都無關緊要」;他還會在決定性要點集中力量。

與之有一定對應聯繫的,羅從兩年前就開始對於多弗朗明哥的勢力進行研究,制定了詳盡的計畫,找到了「SAD」交易這一平衡點(多弗朗明哥周旋於凱多*即自由陣營與世界政府之間的平衡點);以及抵達格林比特前的「保存實力」:過橋的時候羅的台詞:他現在不能使用能力,回程才是發揮真本事的時候。

拿破崙最為看重三個戰略概念:

a.「進攻包圍戰」:是指將敵軍箝制在陣地上,同時攻擊其側翼或者後方。——羅先後以凱撒和自己作為誘餌,牽制地方最高戰力的多弗朗明哥,同時指引草帽一夥進攻工廠。

b.「中心位置戰略」,拿破崙將本方部隊部署在兩個對手之間,然後實施機動轉換,依次戰勝對手。——羅與路飛對戰多弗朗明哥與托雷波爾時使用的兩次秘策。

c.「戰略突破」概念,拿破崙率軍迅速穿過地方的防禦警戒線,控制作戰中心,然後在形勢許可時就此實施另一場戰略行動。——烏索普和羅賓一起護送凱撒前往格林比特,以及他們的SOP作戰。

特拉法爾加海戰有兩個階段,此戰役為進攻的敗北:

a.第一階段成功了——執行作戰的人趕回和大部隊匯合,外加辭去七武海的新聞。

b.第二階段失敗了:英軍打破「常規」,導致拿破崙戰役敗北——鬥技場燒燒果實對路飛的牽制與多弗朗明哥利用天龍人身份製造的假新聞以及羅的敗走。

c.無奈下只好返回與大部隊會合,而這時大部隊已經東進——羅敗退,企圖前往與草帽一夥匯合,草帽一夥已經發現德雷斯羅薩的黑幕,線性作戰變為混戰。

滑鐵盧戰役是進攻戰役的敗北,目前預設,可能會與和之國的作戰有所聯繫。(在這之後也說不定,並且這種聯想並非唯一的可能性)

提到這兩場戰爭,是因為在OP中,一些角色的名字或是角色所對應的符號對於角色的故事走向有一定的暗示作用,像白鬍子名字裡的「紐蓋特」,即New gate(新大門)等,在這裡不一一舉例。

羅這個角色的名字構造特別,既有隱名又有諱名,且以兩場拿破崙敗北的戰役名稱為名是否有作者對於角色故事的構思和走向有所關聯,耐人尋味。目前的劇情進度來說,我們不能夠斷言,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羅在未來的劇情當中一定會擁有不少的戲份。

2.水

姑且先拋開特拉法爾加海戰和滑鐵盧這兩場我們的世界裡的戰爭,在海賊的世界裡討論一下他的名字,隱名D,諱名瓦鐵爾(Water)——水。

首先從象徵意義和其關聯性神話、歷史考據入手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在海賊裡,自古便存在的樹有三,寶樹亞當(造船材料),全知之樹(毀於奧哈拉),陽樹夏娃(連接了天空陸地和海洋,把天上的陽光也引導至魚人島)。

尾田老師向來喜歡多重考據,聖經中提到:有天堂四河皆流向生命之樹的根本,象徵生命與滋養;而北歐神話裡有神的末日——「諸神黃昏」,聯繫在一起來考慮,四海則正是交匯於偉大航路與紅土大陸的交叉點、即陽樹夏娃(根部)所在地——魚人島。如果把魚人島/紅土大陸毀了,那麼有:四海交匯於陽樹夏娃的根本。

接下來看羅的諱名水。

相信大家都記得羅的一句台詞:「D將再次掀起狂風暴雨」。

水是順從的,受氣候變化的影響,破壞、淹沒、沖刷皆為其能,亦可滌清罪惡、淨化心靈,助萬物復甦,且,水總是與月亮聯繫在一起,尾田老師又在SBS裡,以曇花賦予了羅月亮的屬性。

水之七都的海嘯叫「水之諸神」,實際上在原作當中對於這一現象的描述更多用的是「潮」,潮汐與月亮聯繫也相當緊密,於是有相關聯的三個要素:大洪水、潮汐、月亮。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彩虹結合了太陽與水兩者的象徵含義。

我的想法是,彩虹盟約≈喬伊波伊與人魚公主的約定。

或許最開始羅的諱名和D都不曾被隱藏,巨大王國覆滅之後為避鋒芒等待時機而傳承,羅傑他們尋得的寶藏只是表象,他們得知了世界的真相卻無從真正改變當時的狀況,還有蘊含了千百年歷史甚至更加久遠、精神性和深晦奧妙的寶藏。

「Water」此名所守護之物即為「一把打開精神寶庫的鑰匙」。

諸神黃昏,人間黎明。

在海賊的劇情裡被多次提到的「黃昏」與「黎明」皆為日月同輝之時,像最初話的標題「Romance Dawn」,像佩德羅在蛋糕島篇屢次提到的「黎明」,以及在歌曲《賓克斯的美酒》這首曲子當中(據查:這首歌的詞是尾田老師親自寫的詞,而且是在連載開始之前就準備好的),是以「黃昏」與「黎明」於海賊有著特別的意義。而路飛被賦予了太陽的屬性,羅被賦予了月亮的屬性,如果順著這樣的想法來大膽推理假設,我們得到:兩人將並肩完成推動世界由諸神的黃昏走向人間的黎明這一過程。

*另:關於D的含義,或許它可以是黎明(Dawn),同時又是黃昏(Dusk)

ⅱ.聯想與分析

在御田與羅傑的回憶部分中,提到了幾個很有趣也很關鍵的概念:另一個王、分裂大海的戰爭,並且強調了曾經在魚人島被提到過的「Joy boy(喬伊波伊)」。

關於另一個王與Joy boy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在這一話中被提到的「兩個王相遇」究竟指的是哪兩個王呢?其中一個確定了是身為古代兵器的「海王」,那麼,「Joy boy」就是「另一個王」嗎?現有「另一個王」、「Joy boy」、與羅傑對應的「海賊王」,以及已經出生並確認覺醒的「海王」這四個概念,刨除可以確定的「海王」,「Joy boy」、「另一個王」、「海賊王」三者之間,哪兩者應當被畫上等號,然後與「海王」共同完成約定?還是說它們各自是獨立的個體概念?

我們不妨來分析一下:

首先,在魚人島篇,明確給出的信息是,人魚公主與Joy Boy做了約定,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但是他們沒能夠達成。

其次,羅傑瞭解了空白百年的歷史,希望和Joy boy出生在同一年代。為什麼呢?他也想達成那個在過去沒能達成的目標,但是他見不到Joy Boy,在他的年代也沒有人魚公主,所以他也沒能達成那個目標。

如果說,路飛和羅傑所代表的「海賊王」就是應當與人魚公主見面的另一個王,那麼路飛與白星見面的時候恰好碰上了白星的覺醒,但是為什麼那個目的仍然沒能達成?缺少條件。什麼條件呢?一,可能是路飛還沒能夠完成環繞偉大航路一週的前提,路飛還沒能成為「另一個王」;二,可能是路飛並非那個「另一個王」。

我們就上述的可能性繼續展開:

羅傑希望和Joy Boy生在同一個時代,那時候既有Joy Boy,又有人魚公主,但是沒有羅傑,他們失敗了。

我們就可能性一有如此假設:羅傑就是他那個世代的Joy boy的替代者,只是那時候沒有人魚公主。

我們就可能性二有如此假設:Joy Boy是不同於「海賊王」的「另一個王」,那麼,海賊王、Joy boy、人魚公主,三者齊備才是目標達成的充要條件。於是得到,路飛現在瞭解空白百年的同時,還需要找到Joy boy的替代者,再次前往魚人島,才能夠達成這個八百年來無人達成的目標。

那麼這個Joy boy的替代者會是誰呢?

信息太少,可能性太多,這不好猜,大家對於這一點也是各有所見,我們在這裡就Joy boy的替代者是羅這一假設進行展開討論。

為什麼我覺得有這樣的可能性呢?回答就是羅的名字太過於特殊。

現在已知的D之一族,除了背景不明的露玖和羅他們一家以外,其他都是海上的冒險者。為什麼只有羅這一家隱藏了D和諱名居住在陸地上?為什麼他的名字不應當向外人提及?他的名字是避諱什麼?為什麼要避諱?他的身世究竟是怎樣的?已有的信息無法回答這些問題。

羅的背景故事並沒有被講完,他的故事複雜程度甚至在羅賓和山治之上。

在前文中,我提到羅將和路飛一同前往魚人島,一同完成這個約定的假設,即便是羅並非Joy boy後人,這種可能性依舊存在。因為諱名與隱名放在一起,必然就是與OP核心的One Piece(大秘寶)以及D的意志有關聯,這一點毋庸置疑。

關於「足以分裂大海的戰爭」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足以分裂大海的巨大戰爭得大到什麼規模呢?

我們先來劇情進展到現在,整個海賊世界的格局:我們把現在的勢力歸納為「自由勢力」、「世界政府」與「革命軍」,我們接下來也將從這三個方面來展開論述。

相信大家都記得身在聖地瑪麗喬亞的伊姆大人,我們就從這個神秘的世界政府最高統治者切開了的幾張通緝令說起。

被伊姆大人決定了要抹殺的,直接從通緝令和照片我們可以看到的面孔有:薇薇、白星、黑鬍子和路飛。【這裡有一點我知道的爭議,是關於薇薇那張照片,伊姆大人並沒有把薇薇的照片像另外三張那樣直接切碎,而是端在面前多看了兩眼,這裡我們不能得到一個定論,但是根據後來不久,卡普在護送白星一行回到魚人島時所提,世界政府很有可能已經對阿拉巴斯坦動手了】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伊姆大人的抹殺命令已經下達,那麼這位至尊手下的人為何遲遲不動?

不是不動,而是他們所動並不明顯。在海賊的劇情當中,有一個說法被提及過幾次:抹消。這個抹消,是世界政府針對它所認為有威脅或是認定了為敵的國度、島嶼,舉個例子:被神不知鬼不覺從地圖上抹消的「God Valley(神之峽谷)」。

那麼我們假設,世界政府抹殺指定目標的方式,不光是派出如CP組織一類的人員進行暗殺,還有另一種手段:將那個國度直接抹消。

五老星並不是擺設,他們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運作著我們所不知道的網。

神之峽谷是如何覆滅的我們並不清楚,但是有幾個地方我們確實可以拿出來說道,一個是鷹眼作為居所的克拉伊伽那島,在七年前因為戰爭而毀滅;一個是弗雷梵斯,因為政府與當地國家貴族的交易而引發的疾病、戰火與屠戮;被用明面上擺出來的理由徹底抹消的奧哈拉;在扉頁和台詞裡出現的,幽靈公主佩羅娜因戰爭而毀滅的故土;還有幾百年前被一度毀滅,而導致文明的傳承失去了關鍵信息的黃金都市香多拉。

在德雷斯羅薩篇,關於羅的故鄉弗雷梵斯的回憶裡提到,政府很早之前就對那片土地做過地質勘查,他們知道珀鉛礦有毒,但是他們選擇了看戲,收著珀鉛礦產帶來的金錢與利益。並且在東窗事發之時,對於珀鉛病是毒而不是傳染病這一真相緘口不言。

為什麼?僅僅只是為了錢?

假設弗雷梵斯與奧哈拉、香多拉、神之峽谷之類的地方類似,存在他們想要抹殺的對象,是政府煽動了這場屠戮呢?

我們進而假設,這樣的抹殺行動的確是政府的手筆,並且是政府高層才知真相,不僅會對世界、甚至會對海軍隱瞞事實的手筆,那麼可以得到,薇薇所在的阿拉巴斯坦是在上述抹殺命令中第一個目標。(白星已經覺醒了操控海王類的力量,而魚人島位於深海一萬米,長久以來一直對於魚人族抱有歧視觀念的世界政府對於這個國度鞭長莫及;而路飛和黑鬍子是自由勢力,並且都在大海上,對他們下手並不容易,是以選擇了阿拉巴斯坦作為進攻的第一順位目標。)

*另:這裡我們需要提到另一個點,海軍高層並非都是傻子,任由世界政府的人耍得團團轉,他們也有他們的思想,也有他們自己的正義準則,當他們有朝一日發現了被隱瞞了事實,做了許多違背自己原則和信條的事,他們會怎麼做?與世界政府翻臉。這樣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海軍內部出現分裂。

接下來我們來看薩博那條線,即革命軍勢力。

薩博現在失聯,新聞消息看起來迷惑性十足,他的行蹤是一個未知數。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首先我們需要分析一下薩博的這次行動,根據已有的信息來看,革命軍此次潛入聖地的已知目的主要有二,一是解救大熊,二是向世界政府正式宣戰,而我們把解救大熊也劃分進向世界政府正式宣戰這一目的當中。

海賊王未來五年格局:分裂大海的戰役

那麼隨之而來的問題有:

a.如果大熊真的已經被人格抹消,確定無力回天,革命軍方面冒如此之大的風險前去營救是否值得?

b.既然目的是對世界政府正式宣戰,為什麼要挑選在這個時機,並且以潛入為行動形式?

c.這次行動的結果又是怎樣的呢?就現有的信息來看,似乎並不算樂觀,不過我們並不能得到一個定論,那份報紙上的「大新聞」是否屬實實在是有待商榷。但是薩博現在失聯確是不爭的事實,他為何會失聯呢?

薩博是革命軍的參謀總長,按理來說,革命軍方面應當有他的生命卡以確認其安危,是關心則亂還是有別的狀況我們暫時不得而知。就現有信息來推,可以判斷薩博現在或許是暫時沒有聯絡手段或是處於無法聯絡的境況中,那麼,我們來在這樣的狀況下推一推薩博可能的去向。

我們從上面提出的問題b.入手,著眼於一個詞——正式宣戰。

以薩博為首,這一次行動革命軍出動不過寥寥四人,然潛入行動的人選在精不在多,他們的陣容搭配可謂是相當精妙的,智囊、戰力、退路通通被計算在內,這一次的行動正如薩博的台詞所言:沒有失敗,除了成功就是死——可謂勢在必得。那麼這一勢在必得的行動究竟是要去做什麼呢?

我們回顧一下兩年前,草帽一夥為救回羅賓間接導致了司法島的毀滅,這是格局稍微小一些的、一個海賊團向世界政府正式宣戰的標識,那麼與世界政府對等的勢力,即革命軍要向世界政府正式宣戰,他們要做的事,聲勢上應當不會比這件事小。

那麼要怎樣的規模才合適呢?我們認為,要直接對世界政府造成巨大打擊,足夠華麗。

怎樣能夠直接對世界政府造成巨大打擊呢?我們設想,應當是針對世界政府核心/要害的進攻。

世界政府的核心/要害有哪些呢?聖地瑪麗喬亞、海底大監獄,以及已經被毀掉的司法島。

那麼,司法島已經在草帽一夥的推動下,在屠魔令之下化作灰燼,而我們認為,這三者於世界政府而言的重要性有如下順次:司法島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