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動漫聚集地     2021年10月04日

第一彈:未來五年的格局:足以分裂大海的戰役——以羅的諱名為中心引來的「黃昏」與「黎明」

「曇花一現」與「不老手術」兩者放到一起,似乎總是在給人以「羅將迎來死亡終局」這一思考方向的引導,有不少朋友都熱衷於討論這個問題,我們也在交流中談論對此問題展開了探討,並得芻蕘之見,在此分享。

我們首先從OP這部作品的整體來看,其格局深廣博奧自不待言,而其主線與支線並進中絕非無規律可循的蕪雜,也並非僅僅存在對稱關係這樣簡單。正如俄國形式主義學者迪尼亞諾夫所言:「作品的統一不是對稱的、封閉的整體,而是展開的、動態的完整;它的各個要素不是由等號或加號聯繫起來的,而是用動態的類比和整體化的符號聯繫起來的。」

我們以此為思考的出發點,對其規律進行了探尋:我們認為,可以把這個整體看作一個由許多大小不一的「圓」環環相扣並向著同一方向發展構成的螺旋網狀系統,整個敘事過程呈現出定數與變數交融、循環與上升並存的特徵。

就歷史而言,辯證法表明,歷史路徑是螺旋形上升的,每一種社會形態(如歷史人物、歷史事件、歷史行為等)都可能在低級階段和高級階段上重複若干次,因而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上,常常會發生驚人相似的人物與事件。

最明顯的羅傑路飛,範圍稍大的洛克斯勢力雙四皇聯盟黑鬍子,由於模式類似(一系列以犧牲自己為代價而換取更大利益)而引起了「尾田老師江郎才盡」等爭議的角色娜美、羅賓、山治、御田乃至我們將要談到的羅(例子很多,我們在此不再一一贅述),我們認為,他們實則都是在海賊世界裡以不同的方式演繹著遞進的輪迴。

現在我們來看羅這一角色,他在OP的整體劇情中起到的是一個承上啟下的作用,他是路飛得以從頂上戰爭中生還的關鍵因素之一,是開啟了主角團與四皇勢力鬥爭的關鍵因素之一等等等等,故他的故事「環」在OP的這一「系統」中是連接關鍵部分的那一扣,也是與其他的「環」交匯點甚多的一扣。

我們將選取他與其他一些角色的「環」交匯的點,從死與生的可能這兩個方面來展開論述。

Ⅰ.末路的預示?

目前就我們所知,為羅「死亡說」提供死亡指向的人物有二:多弗朗明哥、黑鬍子。

曇花的花語與象徵意義指向「轉瞬即逝」與「月」,而曇花(月下美人)有一個意象,就是要凋謝於黎明前,但在此之前它獻出了自己的一切芬芳。【取自上一個我們上一個帖子壇友給的信息】,由多弗朗明哥所透露的,手術果實的終極技能,將耗盡施展者生命力的「不老手術」。

給出了這些信息,大家或多或少都會對羅的未來有些揣測,「羅將為路飛做不老手術」之類芸芸層出不窮,我們在此先來對羅「死亡說」做一個梳理。

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ⅰ.聖地的國寶

我們還得再次把已經成了老生常談的明哥、天龍人、聖地的國寶拿出來說一說。明哥雖然有原天龍人的身份,但是眾所周知地,他從小就被帶離聖地,他具體是何時、如何取得聖地國寶秘密的,亦或是所有天龍人都對此有所瞭解,我們暫時無從得知。

明哥已經在童年時期就失去了天龍人這一身份,那麼世界政府為何還對他改動新聞的要求予以滿足?他當時是因為「王下七武海」的名號才得以在德雷斯羅薩坐穩一國之主的位子,世界政府並沒有必要保護一個已經被「神壇」所不容的前天龍人,也沒有保護王下七武海的道理。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所以,是因為其過往曾是天龍人,並因此得到了聖地國寶的秘密,進而藉此要挾世界政府以達成發布假新聞的訴求。

以破壞世界為目標的理想也算是對拋棄了他的天龍人們的一種復仇,而他能夠拿來要挾仍居聖地的天龍人與世界政府的秘密份量應當是相當之重,重到何種地步呢?足以威脅到居於「天上城」的「神」的統治。

統治、支配,這種自上而下的關係需要維護,如何維護呢?維護的工具大體分為兩類,武力與思想。換言之,世界政府的權力來源於何?一是二十國乃至加盟國子民所謂的信條,(類比於我國古代一姓的王朝或是西方的神權統治下,臣民對於王姓、教會之類),二就是武力。

世界政府之所以與革命軍勢成水火,除了革命軍的武裝力量日益壯大外,「思想」威脅統治的因素定然佔了一席之地;禁止人們探究空白百年的歷史,想必就是因為歷史中存在著足以威脅到他們至高地位的信息,那麼這一信息不是會影響到世界範圍內人心所向,就是有讓其他勢力取得與世界政府對等甚至更強武力的可能。

那麼明哥手中的秘密是哪一種呢?因「國寶」之稱,且明哥所言,得「國寶」則得「世界的實權」,我們認為是武力因素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能夠鎮其統治安穩的武力,我們能夠聯想到的就是古代兵器了。(早有不少同好對於這一「國寶」有向著古代兵器這個方向的猜測,我們這裡僅闡明我們的思路。)

他手中已經有了關於這一強大兵器的信息,為什麼不能直接將其據為己有呢?首先,我們想到聖地的防備與海軍大將的能耐,無法以硬碰硬的方式取得;但,明哥可謂是海賊世界中位居前列的謀略家,他是否能夠以智謀取這件兵器,我們確認不得;於是,就其有這樣的謀略這一思路,延伸出了其他的可能方向——他即便是得到了這件兵器,也因條件缺失而無法使用。

在德雷斯羅薩篇中,我們得知,「不老手術」是明哥破壞這個世界取得他心目中的王座這訴求的重要前提條件之一。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那麼我們得到,擁有了「不老手術」提供的不老,才能夠更進一步,利用聖地的國寶。那麼為什麼一定要「不老」呢?我們聯想到的是在OP的故事裡一個常被提及卻尚未展開介紹的設定:生命力(相關這一設定,有很多比我們分析得更加詳盡的帖子,這裡推薦我們認同度較高的參考:微博ID:niao床高手關於空白百年的長分析)與生命歸還。

提到消耗生命力來發動某種技能,我們就不多舉例,只提一提最具代表性的路飛,而我們知道,在貝加龐克的研究下,武器可以「吃下」惡魔果實,那麼武器是否也能消耗生命力作為能量來源進而發動呢?我們認為可以這麼猜想,故得到羅施展該手術是為發動兵器的可能性。

按劇情發展的趨勢來看,自由勢力終將是要與世界政府形成對峙之勢的,三件古代兵器或將成為博弈中的關鍵棋子,即便是天王確實是要消耗生命力來發動,它也是屬於世界政府這一陣營的,那麼故鄉被世界政府所毀,從小厭惡海軍乃至政府的羅有什麼理由施展以自己生命為代價的手術,助世界政府打擊自由勢力?

這是第一枚死棋的第一個破綻。

ⅱ.越獄的可能

我們在上一個整合中提到,黑鬍子或將同時與革命軍、世界政府雙方在大監獄發生衝突,鑑於成為了新一任人妖女王在LV.5.5發展起來的小馮,大監獄的未來也將不會太平,而多弗朗明哥此刻正在大監獄中。

也就是說,明哥有著重新逃出生天的機會和可能性。順此往下推,明哥雖然離開了監獄,卻沒有了作為德雷斯羅薩國王以及七武海的身份,也就是說,他除了自身實力以及聖地國寶的秘密將無所依憑,他將如何重新為自己破壞世界的理想搭建平台?

我們可以把思路放到最近才被新提出來的「洛克斯勢力」上來。

洛克斯勢力雖說存在於幾十年以前,然其領袖是為D之一族,而D之一族強調意志的傳承,那麼洛克斯的意志是怎麼樣的呢?我們可以從過去其所作為來窺得一二——聯強以求至強。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幾乎聚集了諸如白鬍子、Big mom、凱多等等之類、當時大海上絕大部分具有「王的資治」的人。

尾田老師為什麼要在和之國這一被其再三強調是為重要篇章的節點,引入洛克斯勢力這個概念呢?我們認為,就是為了推動後續自由勢力形成黨閥割據之勢,推出世界政府、自由勢力、革命軍三足鼎立局面的前/後或將共同抗擊的獨裁/破壞者。

舉幾個例子,大家便能看出端倪:路飛所到之處,王的資治的擁有者青椒、蔡,過往曾是領袖角色、性格各異的卡文迪許、甚平等等角色,統統臣服於王之王,而超新星、甚至是四皇之間也能達成合作為了共同利益達成合作關係,以及身為自由勢力代表的香克斯為了讓世界政府認知到「某個海賊」的危險性,甚至向世界政府的五老星提出了座談的要求。

從洛克斯勢力在過去襲擊天龍人的行動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出,他們的目標針對世界政府,但是他們像主角團這樣會顧及無辜者的安危嗎?或許在這一群體中有這樣的個體,但是整體如何我們尚未可知。從凱多和玲玲的雙四皇同盟來看,我們認為這一初具洛克斯勢力過往之影的聯盟能夠為我們提供傾向性引導,那就是他們並非主角團這樣的「冒險派」海賊,而是「征服派」的作風。

這一作風也正與明哥的作風有不少的相似之處。

我們認為,明哥或將越獄,參與到黑鬍子為代表的復活的洛克斯勢力中去。那麼明哥將對於羅,或者說對於手術果實能力者展開進一步行動的可能也是存在的,即便明哥不針對於他,世界政府也未必會就此罷手,為什麼呢?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我們針對這兩個情節來進行分析,得到羅與政府之間的矛盾並非是羅因弗雷梵斯悲劇而單向對政府的厭惡,自從他得到手術果實之後,他就成為了政府暗中的目標也說不定。

首先,世界政府對於手術果實的秘密應當是知悉的,所以才會花費如此之高的價格來從海賊手中獲取,而就交易對方的話來看,他們對於政府此舉相當費解,甚至哂政府的人「腦子進水」,也就是說,手術果實終極技能不老手術的秘密並非人盡皆知。其次,從戰國的反應來看,手術果實的交易是政府的最高機密,言下之意,他們希望取得手術果實為己所用,但不希望過多的人知道他們對這個果實十分重視,而正是由於知道了聖地國寶的秘密,多弗朗明哥才會對此展開針對性的情報獲取和如此興師動眾的果實奪取行動。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我們可以看到,明哥和沙鱷不同,沙鱷與路飛有的衝突是利益上的,明哥和路飛的衝突則是三觀上的,他的目標就是破壞世界,那麼明哥一旦離開大監獄,與主角團的立場也將是對立的,不是站在黑鬍子(定位:自由勢力轉向獨裁者)就是站在世界政府的陣營中。

我們認為,羅的「故事環」會迎來一個收束,在上一個帖子中我們所提,紅心未竟的故事將迎來終焉,羅與明哥再次對決時將是由他的手真正扣下過去未被扣下的扳機,潛在的危險因素將獲得徹底放逐和完全消解。

即便是他將再次面對明哥與政府帶來的威脅,他和草帽一夥結下了深厚的羈絆,路飛對其更是幾次三番以「夥伴」一詞相稱,我們認為於情於理路飛對此也都不會坐視不理。故我們認為明哥將給羅帶來死亡的可能性是低的。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馬歇爾·D·蒂奇

ⅰ.獨特的身體構造與多果實能力

黑鬍子身體構造的特殊以及他的多果實能力是被尾田老師一再強調,也被OP同好們廣泛關注、詳細討論的問題,我們以此為出發點來談一談關於這個「疑似最終boss」對於羅「死亡說」的可能影響。

在我們上一個帖子中,壇友提供了一條我們並未注意到的考據點:歷史上真實的海盜黑鬍子的旗幟:一把長矛刺向紅色的心臟,流下3滴血。由於紅色的心臟與羅的紅心意像相近,這位小夥伴的猜測是羅的結局或將與黑鬍子有關,雖然我們的出發點並非基於此,但我們正好曾經談論過這個問題,我們的切入點是:多果實能力與羅的人格移植手術。

對於羅的人格移植手術,僅僅只是在龐克哈薩德篇作為牽制草帽一夥的搞笑手段來用過一次,但是這個手術的功能之強大大家有目共睹。

現在對於黑鬍子的身體構造,不少人都猜測他體內或有三個靈魂/人格,眾說紛紜卻大致拋不開一個核心,就是共生一體的多個存在,羅的這一能夠對「人格」進行操作的手術就像對於玲玲或將起到作用以外,對於黑鬍子或許也將同樣適用。

我們能夠得到的都是羅將在對黑鬍子的戰役中起到的推動作用,如果說要有什麼可能造成羅死亡的危機,那麼或許應當是強兵之前無謀算這樣的危局,像規避不及的進攻,過於巨大的實力差距之類;再者就是關乎歷史,關於D和諱名的過往,這一點和猜測將為路飛做不老手術的猜測性質上無二,歸納起來就是一個詞,「獻祭」。

我們認為,「差距」之下通往羅「死亡說」的可能性會稍大一些,而「獻祭」則可能性偏低。

ⅱ.承自洛克斯的「聯強」(*對於前文的補充)

我們為什麼說黑鬍子或將為復活的洛克斯勢力呢?理由很簡單,他招募的都是過往被成為「最凶惡海賊」的,一度被收押在海底大監獄最下層LV.6的強者。LV.6關的是什麼類型的海賊呢?諸如擁有霸王色的艾斯、曾為一船之長的甚平、落馬的王者多弗朗明哥……

而他除了在LV.6的強者中挑選了最強的,還在四處掠奪強力的惡魔果實能力,以及在過去他與艾斯的對話中有拉攏艾斯之意,故我們認為其確有「聯強」之意。

(另:我們曾在其他的分析和猜測中有看到,有同好提及黑鬍子的旗艦命名為「吉貝克之劍」,而洛克斯的全名正是洛克斯·D·吉貝克,並且黑鬍子以洛克斯過去的據點「蜂巢島」為自己的據點。雖我們在百度上是看到了旗艦的名字,但是由於翻譯原因,我們暫時沒有在漫畫中找到具體的佐證。)

Ⅱ.生機的續存!

托尼托尼·喬巴

關於喬巴,我們首先要談到另一個篇章已結而其事未盡的故事——庸醫希魯魯克所說的櫻花。我們從希魯魯克的病來說起:因為漫畫中對於希魯魯克病症的描述,咳嗽、咯血、無法治癒、一度被延長的壽命……

光是從這些描述性的概括來看,我們首先聯想到的不是通常自損八百傷敵一千的路飛或將如何,而是上一位海賊王——羅傑。希魯魯克曾見到了成片的櫻花,在此之後他的病被一度診斷為「已治癒」,可是為什麼他的病最終又復發了呢?他見到的僅僅只是櫻花嗎?他所言櫻花亦可醫人心是確有其事還是另有所指?這些問題都沒有被解答。

羅傑的病在漫畫的描述中很少,但是可以判斷確實有咳嗽這一症狀,而且可以確認,在當時是無法醫治的。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那麼羅傑的病和希魯魯克的病是否是同一種?不論是與否,他們是如何染的病?羅傑與白鬍子喝酒那一幕的櫻花與希魯魯克所見是否有關?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從庫蕾哈的話中我們可以判斷,希魯魯克的病與細菌有關,但是她能夠延長希魯魯克剩餘的時間,而也正是有此一因,喬巴的夢想是為「萬能藥」。

我們認為這個故事「環」仍在延展尚未收口,且在未來或將與羅的故事「環」有所交集,而交匯點或將在「空白百年」。

首先,庫蕾哈對D意志的傳承有所瞭解。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其次,希魯魯克與庫蕾哈或與羅傑過去的船醫庫羅卡斯有涉。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如果希魯魯克與羅傑的病同出一轍,那麼庫蕾哈有與庫羅卡斯相似的技術;而在希魯魯克送於喬巴的帽子上印有的標誌與庫羅卡斯的醫療箱上相同。為了給這個猜測添加一些印證,我們去找了其他有醫生出場的情節。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在我們所找到的地方,所有醫生的標誌都是正的十字,只有庫羅卡斯和喬巴所用的是傾斜四十五度的十字。

對此我們的設想是,不論是病的來源與歷史有涉還是傾斜十字與歷史相牽,羅以D為隱名並保留了諱名的家族必然與歷史分不開關係,也就是說,對於給路飛有可能會得的病症與可能會承受的重傷,以萬能藥為目標的喬巴都應當會有解決之法,否則「萬能藥」之夢就將落空。

那麼自然,羅會為路飛的傷、病而獻祭,施展不老手術這種走向的可能性就相當之低了,這也就是在上面敘述的「死棋」的又一破綻。

蔓雪莉

退一步說,草帽大船團裡現在還有治癒的蔓雪莉。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根據托雷波爾的描述來看,蔓雪莉的能力功能之強足以恢復被毀壞的工廠,治癒重傷的敗者,那麼加上喬巴的醫術,即便路飛重傷,予其再戰之力當不在話下。

弗蘭奇(卡特·弗蘭姆)

弗蘭奇有著「被海賊拋棄」的過往,而關於他的描述也有「流著海賊的血」之類云云,他的「故事環」不僅將向未來延伸,過去也有待補的空白。

現在我們回到前文提到的,「武力」可能是古代兵器這一問題上來,古代兵器有三:天王、海王、冥王,其中「海王」白星與冥王的箭頭都指向主角團。「海王」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武器,自然沒有需要能源以發動的說法;在阿拉巴斯坦的歷史正文中記載了「冥王」的信息,而弗蘭奇更是曾拿到過冥王的設計圖紙,現薇薇作為主角團的聲援者,而弗蘭奇作為主角團的船匠,冥王將變為被爭奪的對象或是為主角團所用的可能性都不小,那麼冥王是否也是需要消耗能源來發動攻擊呢?

我們認為,即便是需要,將經弗蘭奇之手再現於世的可能性極大的它也將是以可樂為能源,而非生命力,若不是由弗蘭奇再造而出,得到了冥王也可以對它進行改造,使其消耗的能源變成可樂。

那麼,羅的不老手術用以給武器提供能源的可能性,我們也認為是很低的。

蒙奇·D·路飛

我們認為,路飛可謂是破解羅「死亡說」最有力的一枚生棋。

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羅的角色模型。

我們可以從多弗朗明哥的台詞以及在龐克哈薩德島的劇情裡,維爾戈、多弗朗明哥與羅的對話中得知,羅的行動一直在多弗朗明哥的觀察下,莫奈的監視,或是更早以前、身為諜報專家的明哥在黑市或是暗部的勢力當中獲取到羅——一度被作為其作為未來左右手來培養的三代「紅心」的情報。

對於多弗朗明哥來說,羅的存在首先意味著「曾經站在一起的、黑暗中的仇世者(同道者)」,其次意味著「不再追隨自己轉而去追尋光明的背叛者」,還意味著「掌握自己秘密的威脅者」,最後意味著「自己所追尋之物的攜帶者(希望與誘惑)」。

勞拉·穆維爾指出,較為普遍的敘事影視作品間或在情節中內在地設定一位男性窺視者的角色(但這並非病態的窺視行徑,只是用這樣的表述方式作為類比),與之對應的,會有一個充滿誘惑、神秘莫測、攜帶威脅的女性角色,通常這類女性角色隨著男性角色的追蹤與窺視,被「還原」為某種謊言、騙局或罪行;而罪行中的女性角色將會通過該男性角色之手遭到「懲戒」。女性角色所帶來的威脅、引發的焦慮便由此而獲得放逐。

這是一個在影視敘事當中常出現的模型,是主流的商業電影、好萊塢電影或是一些商業電視劇、乃至於動漫當中通常能夠找到的模型。不難判斷的,羅便是攜帶著「不老手術」這一誘惑、知曉部分德雷斯羅薩黑幕(知曉秘密)的威脅、並且對多弗朗明哥有著「背叛」罪行的角色,即給多弗朗明哥這一「男性角色」帶來了威脅、引發了焦慮的「女性角色」,確切地說,是攜帶了這一女性角色符號的男性角色。

通常在男權/父權結構下的影視作品中,這類模型就是認知下的男性角色與女性角色,而在當下,平等思潮漸漸推廣深入,於是由男性來承擔原本在模型中為女性故事成分的現象也在越來越多。

在德雷斯羅薩的劇情中我們看到,正是通過多弗朗明哥的追蹤與追擊,羅的計畫被窺破,而多弗朗明哥斷其一臂、多次予以槍擊、想要踩碎其首,皆為使其償還「罪行(背叛,即對於多弗朗明哥來說的罪)」。

而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尤其是釋夢說中,毀容、斷傷肢體,具有典型的閹割象徵意義(這裡不是指真正的閹割,而是類似於「折斷意志」一類的象徵意義),這裡便是指在多弗朗明哥對於羅的「否定」,換言之也就是對羅之於其「罪行」的強行償還。

綜上,在這一部分中,羅便是模型中的「女主」。

羅的計畫由於多弗朗明哥的不按常理出牌而出現了差錯,儘管由於草帽一夥同樣的不按常理出牌而完成了每一個既定的計畫節點(即破壞工廠、誘拐凱撒等),對於羅來說,落入多弗朗明哥的股掌之中卻已成定局。

他自始至終都處於一個被動的、客體的狀態下,但他也自始至終沒有放棄過抗爭,抗爭的結果卻自始至終也都是失敗的:制定的針對於多弗朗明哥的計畫被看破、戰鬥失敗而導致被捕至王宮、再次戰鬥而再次失敗乃至斷臂重傷。

同樣的,根據勞拉·穆維爾所指出的,在主流影像與敘事結構中,觀者在鏡頭和敘事的誘導下追隨男性主人公的行動,在想像中與他同行同止,而作為一種慣例,與之對應的,便有一位與其一同歷險的女主角。當危險臨近或敵人襲來,一旦女主角落入魔掌,其能夠掙扎反抗,卻鮮有自救成功的可能,必須等待男主角將其救出苦海。女主人公被先在地派定在被動的、客體的位置上:作為男主人公行動的客體。

(在這樣的一個模型下,同樣的,身為男性角色的羅被賦予了作為慣例中女性角色承擔的戲份與女性角色的符號,他在這一部分中依舊是模型中的「女主」,而在OP中,平等大同給人的感覺更加明顯,女性中諸如Big mom、小忍、漢庫克、思慕吉等等帶有男性角色符號的角色比比皆是,確切來說,我們認為在將來角色符號帶有的性別色彩將更加被弱化。)

總地從羅的背景經歷來看,與其相類似的角色羅賓、漢庫克,娜美、baby5,皆是生活在強權所導致的悲劇下的「花木蘭式」女性角色。羅本身即為男性,便也不存在所謂「花木蘭式」,但其確實被賦予了類似的元素,按照尾田老師的一貫作風,羅這種類型的角色都會走到打碎所有桎梏的圓滿,像娜美、羅賓、漢庫克、baby5等等,統統對她們的救贖者敞開了心扉。

作為救贖者代表的路飛、柯拉松等等角色同時也曾承擔過被救贖者的角色,正如我們在開篇所提到的,海賊的角色在他們那個世界的歷史中上演著遞進的輪迴。

現在我們來分析路飛作為「救贖者」的部分。

我們以路飛為中心來看一看他周圍循環遞進的歷史——一個個被他改變了悲劇結局的圓滿故事。

悲劇一般來說關注人的言行,但又沒有賦予人足夠的自主地位讓其實現自我掌控,它通常建構在一個「中間區域」:人們發起了行為並要對之負責,但同時也被防止在一個超越自身、無法掌控的秩序中。當人有了內心的掙扎和意圖,但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和自主性去滿足這些需求時,悲劇的意義也就產生了。

尾田老師爐火純青地運用著悲劇的模式,並安排了人本主義人格心理學定義下的「自我實現者」(此處指代路飛)來在悲劇的意義產生後,把悲未盡引導向新未來。

【亞伯拉罕·馬斯洛提出,自我實現的過程意味著發展真實的自我,發展現有的或潛在的能力,它並不是一種終結的狀態,而是一個過程,沒有時間和質量的限制。達成了自我實現的人通常傾向於幫助他人也達成自我實現。

而自我實現者具有這樣一些特徵:

*比普通人更能準確地、充分地直覺現實,心如明鏡;

*對自己、他人及大自然表現出較大的寬容,心胸寬廣;

*具有自發性、單純性和自然性,思考模式有時會有孩子氣的體現;

*又流露自己真實情感的傾向,不遮不掩,輕鬆而真實;

*對工作、事業以問題本身為中心,將個人的發展視作問題本身得以解決的副產品;

*具有較高的超然於世的品質和偶爾獨處的需要;

*有自主性,能夠獨立於環境文化,提出自己內心真正的、獨立的看法;

*具有民主性、創造性,受自我內心世界的指導,在一些社會習慣上反對常規等】

娜美、羅賓、山治、漢庫克、羅等角色與路飛相處的過程,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個人中心療法」的過程,「輔導者」的任務是促進「受輔者」對自己的思想、情感進行探討,以找到解決自己問題的辦法;雙方之間不是醫師/患者的關係,而是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關係,因為「受輔者」自己就是關於自己最好的專家,「輔導者」堅信他們又找到解決自己問題的辦法。

我們來看: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羅在過去就並非是一個冷心冷情的人,在更過去的弗雷梵斯時,也是會與同學交流,拿著解剖的青蛙一本正經拍照的會開玩笑,會發表「吐槽」類言論的外冷內熱的人。

世間人皆可以作踐他、錘煉他,叫他變得鐵石心腸如周身皆有刺傍;但有些人可以珍惜他、呵哄他,叫他如湯沃雪般的露出本真。

這也就是漢庫克、羅賓、baby5等等角色對於自己的救贖者敞開心扉的因,也同樣可以是羅的因。按照尾田老師的一貫作風,這種類型的角色通常會走到打碎所有桎梏的圓滿,即便是未來有朝一日曇花將在黎明前獻出所有的芬芳,其根莖仍存,本心已然在接連遇到柯拉松和路飛之後尋回的他不會因為盛放一時而凋零。

綜上,我們認為,羅「死亡說」可能性很低,他的故事是循環上升的生命,是本心與理想的解構與規復,是週而復始卻為向生的輪迴。

※補充討論:路飛與羅的相互救贖與相互指引的未來

在我們對於OP進行整體性的分析時注意到一個問題:路飛的目標是成為海賊王,其達成節點正是抵達拉夫德魯,而在此之後他該何去何從?按照劇情來推,抵達終點之後才能知悉空白百年,才能針對空白百年中的問題採取下一步的行動,但此時路飛的夢想已經達成了,我們認為還需要一個銜接點,才能同接下來與世界政府對立的劇情順利相連。

這也正是我們上一個帖子標題的考量思路——「引來結局的人」,換言之就是為路飛引來成為海賊王之後的未來的人。羅在頂上戰爭救下路飛,為他提供了與四皇相爭的發展思路,而路飛又就此順勢而為,為羅引來結束了針對明哥的復仇行動之後的未來。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曇花雖片刻凋零然其根未毀—從角色入手淺析羅「死亡說」的機率

人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只有從對社會關係的描寫和揭示中,才能更好地描寫人、解釋人的性格實質。

環境與人物之間的關係也是互動的,環境不僅是形成人物性格的基礎,而且還逼迫著人物的行動,制約著人物性格的發展變化;另一方面,人物也並非永遠在環境面前無能為力,在一定條件下,又可以對環境產生反作用,優秀的作品總是自覺或不自覺地符合著這一藝術規律。

從人物可看環境,從個體可看群眾,從局部可看整體,反之亦然。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