嬸嬸虐待我8年,她60歲生日我送她一座花園洋房,給她跪下

喜愛分享     2017-05-12     檢舉

【情感故事】圖片來自網絡/圖文無關

我叫張元,今年35歲。是一家對外貿易公司的老總。

我上小學四年級,父母離婚,我被判給父親,從他們離婚那天起,我再也沒見過我的母親。父親在大城市工作,他把我送到老家的小鎮讓我和奶奶住,住了一年,和我相依為命的奶奶心臟病發作去世,那天嬸嬸把我從課堂上叫回來,映入眼帘是奶奶安睡的樣子。

奶奶走了,沒給我留下一句話。足足有半個月,我賴在奶奶的老屋裡哪也不去。嬸嬸讓我過去和她和二叔住在一起,我不去。我記得有一次,晚上睡覺我發燒了,嬸嬸第二天撬開門進來的時候,我抱著奶奶的被子躺在床上,她喊我,我卻笑著說:「奶奶的味道真好聞。」嬸嬸以為我受刺激了。

她給我父親打電話讓他來接我,那個時候,父親已經娶了後媽,他把我接到城裡,在大城市待了一年,後媽不待見我,經常說我是個拖油瓶,我開始自暴自棄,被四所小學開除過,父親很頭疼,開車把我送回鎮上,讓我住在嬸嬸家裡。

從住進嬸嬸家的第一天開始,她就開始了對我長達八年的虐待。

第一天,嬸嬸就沉著臉給我立下規矩:一,不許早戀,否則,關禁閉。二,放學必須按點到家,否則,罰站。三,每次考試必須考進班級前二十,否則,雞毛撣子伺候。

她說話的樣子很兇,我恨得牙根癢啊,連一向對我慈眉善目的嬸嬸都這樣對我,這個世道真是太冷漠了!

我是天不管地不管的孩子,父母都不要我了,我自然不想學習,所以,小學那兩年我還湊合,只是平時做些惡作劇被同學告狀到嬸嬸那裡,免不了一頓皮肉之苦。上了初中,我更不想學習,成績自然很爛。第一次期中考試,我考了倒數第二,回家嬸嬸要成績單,我一把撕了,嬸嬸一下子就火了,二話不說,抄起一根木棍就朝我屁股上打,我不哭,也不求饒,她更氣,打得更狠,把那根木棍打成了兩截。用皮開肉綻形容我的屁股,絕不過分。

嬸嬸打完我,撂下一句話:「今天沒飯!」然後就摟過堂弟去餐廳吃飯。我忍著火燒火燎的痛,自覺地站在牆角面壁。到了點,飢腸轆轆去學校上課。

我也嘗試把自己打扮得流里流氣,開始偷著學抽菸,喝酒,鑽黑網吧。但換來的後果是一次比一次更厲害的毒打,打完還要寫書面檢查,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行!

有時因為老師拖課,我沒按時回家,嬸嬸不聽解釋,冷冷地指著牆角,一句話不說。自然,沒飯吃。

這樣打過我無數次之後,我認輸了,看來我是栽在嬸嬸手裡了,如果我繼續這樣破罐子破摔,估計她還會想出更殘忍的招來對付我。

所以,在我又一次面壁之後,我暗暗發誓,一定要學出個樣子來給你們看看,走著瞧!

在嬸嬸的冷眼相向中,我升入了高中,學習成績雖不是很好,但也一直在班級前十名徘徊,嬸嬸少有的幾次朝我展露笑顏,不過還是冷冷地說:「考不上大學,我白給你做了這幾年飯,你好自為之。」

八年來,她對我一直就是這樣,不是打就是罵,我長大了,成了身高一米八的小伙子,她還是罵,罵的很難聽,說什麼考不上大學的話,我就是個傻子,我就是頭豬,白吃食,我就是活該被爹媽不要,我就去要飯,要飯都要不到……

我18歲了,突然就覺得自己老這樣被她罵,很沒尊嚴,在某一天的深夜,我又發誓,我要考上大學,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自己啪啪打臉,尤其是嬸嬸!

那以後,我再沒站過牆角,沒早戀,沒被關過禁閉。第二年夏天,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一所一流大學,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嬸嬸用手指摩挲著通知書,哭著說:「你該不會記恨我吧?我對你那麼凶,打過你,罵過你,體罰過你,甚至還故意餓過你……尤其是每次故意讓你餓肚子的時候,嬸嬸心裡都很難受……」

她又笑了,臉上的淚水還往下流著,她笑著說:「我知道,嬸嬸這樣對你一定會讓你記恨,可我沒辦法,我不想讓好好一個孩子毀了,所以我得逼著自己狠心啊……」

其實,在我高中最後階段奮起直追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了嬸嬸的良苦用心,所以我怪她:「嬸嬸,要是你能再打得狠一點,說不定清華北大我都能考上,都怪你。」

說著說著,我也哭了。

現在,想起那八年嬸嬸「虐待」我的日子,覺得是那麼甜蜜,那麼刻骨銘心。要不是嬸嬸的另類教育,我不敢想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嬸嬸60歲生日這天,我特意回家,把一把鑰匙交給嬸嬸,那是我給嬸嬸買的花園洋房,我撲通一聲跪下,叫了一聲「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