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動漫聚集地     2021年07月19日

1、先提一下我對時夫人遺詩的理解

「月は夜明けを知らぬ君」

直譯:月亮是不知曉黎明的你

葉わばその一念は

直譯:若能得償所願,心心唸唸的那件事

二十年を編む月夜に九つの影を落とし

直譯:編織二十年,在月夜中將投映出九個影子

まばゆき夜明けを知る君と成る

直譯:將會成為知曉耀眼的黎明的你

從兩位大佬的帖子中透出的糾結氣息來看,這首詩的解讀難度是全方位的。除了「九影」之外,其他的爭議點包括但不限於:1、「月亮是……你」,那麼「你」是指誰?2、「心心唸唸的那件事」是指什麼?3、為什麼前兩句和後兩句的對話框不同?4、斷句上的困難,「順暢」與「格律」難以兩全(見下圖)。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兩帖解讀各有千秋,但我的看法與他們兩個又不太一樣。

要理解這首詩,除了要看詩本身的「文字語言」,還要看時的「表情肢體語言」,和週遭的「環境語言」,以及時「心中默念但未出口的話」。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時的表情肢體語言(紅框):雙眼含淚,呼喊口型帶一點點笑意,右手高抬(指向月亮)。唸完「知曉黎明的你」後,轉為微笑(嘴依然張著),隨即倒下。

環境語言(綠框):民眾從起初的驚訝到雙手合十作祈禱狀,遠遠仰望火焰中的身影,彷彿那是最後的光。百獸團的人陰著臉拉槍栓,在時微笑的那一格,槍響。(此處感謝論壇翻譯的【TalkOP譯文】973話英文站分析,看了該帖才發現這一要點)

默念但未出口的話(藍框):話顯然沒說完,後邊也沒有下文。

我的觀點(先分開後總結,如有不當輕噴):

觀點1:「月亮是不知曉黎明的你」,指的就是御田。

御田說過「20年後將會有黎明」,但他不清楚黎明具體是個什麼樣子。所以他曾交待時「穿越到20年後吧,那樣就能看到你想要的」。

如果時這番話的對象僅僅是民眾的話,一是「君」這個稱呼顯得怪怪的;二是視角不對(她始終朝上看);三是情緒過於飽滿了。民眾看不清她的臉,她也沒必要含淚。(要知道她很堅強的,無論是危險、重病還是重傷都沒哭過,除本次之外唯一的含淚鏡頭在972話末尾,說話的對象,也是御田。)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當然,光月時冒著被截殺的危險特意從御田城趕到博羅鎮,就是為了向百姓傳達一些重要信息,這點毫無疑問。不過這跟上述觀點並不矛盾,「傳遞信息、保留火種」是她的使命,「借月詠『月』」是她的個人情感。二者完全可以同時表達。

觀點2:不僅第2句是倒裝句,【2句和(3+4)句】整體也是一個倒裝。

即,御田「心心唸唸的那件事」不是別的,就是疑似出自他的絕筆預言信的後兩句——「編織二十載,月夜落九影,君便知黎明炫目」。(漢化版本是兩框三句,按一框=一句算,下同)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左為御田絕筆信,右為詩)

此條觀點沒有直接證據,只能反證:如果不是倒裝,那麼邏輯就是「如果2指代的事情實現了,(3+4)句就能實現」,2變成了前提條件,還是語焉不詳的前提,這不是給後人挖坑麼?而且(3+4)句也就成了「不保證一定會實現的預言」,自己都說不準的事,叫人如何篤信不疑?

所以我覺得倒裝過來比較合理。

很多壇友認為御田心心唸唸的應該是「開國」,這個好說,「開國」完全可以看作是「黎明」的一部分。畢竟御田是「到過世界盡頭」的人,視野早已不侷限在國家層面,甚至還超越了時空。

(之所以跟家臣只說「開國」,估計是因為開國之外的東西家臣根本理解不了,還不如一步一步來,先開國再說。)

到這,問題來了:如果這樣理解,連起來看等於她沒說完啊!

這就是我要說的——

觀點3:這可能是一首「不完全」的詩。

之所以沒說「不完整」,是我認為這首詩首尾呼應,意境是完整的,但從句式的角度看又似乎是有缺憾的。

而且,她在詠詩之前那段「默念」,後續也並沒有交代。總體看上去就是,「信息」傳達完了,「情感」沒表達完。

所以我猜,詩外可能還有一句餘音,以接應「你心心唸唸的那件事,若能得償所願……」,以及那句「我本以為……」的默念。

按照尾田畫人物「說話必張嘴,閉嘴不說話」的原則,光月時唸完御田那兩句時嘴還是張著的,不排除她還有「餘音」的可能。但這句話應該是無聲自語,或者對月亮(御田)的喃喃低語,所以她收斂了口型,無需在場民眾聽清。

然而時間停止在了這一刻。她被槍殺了。未能宣之於口的囈語隨風而逝,只餘鏗鏘絕響。

稍早之前在花之都就義的御田,也是語未畢,意已達。同如「斷弦」般死亡方式,是這一對璧人最後的「默契」。

總結一下我對時這段話的理解(非翻譯,括號為補充,最後一句是腦補):

「(夜晚的)月亮啊,就像無法得知黎明(是何樣貌)的你。(所以對著月亮說,就等於對你訴說了。)倘若你心心唸唸的那件事——「在命運的安排下,二十年後的月空中將會投下九個影子,那時你就會見證耀眼的黎明(本句宜加入御田和聲)」——真的實現了,(那麼你我二人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這樣,也可以呼應前邊「我原以為,只要我穿越到未來,一定已經有人替我完成了……」這段話。如今的光月時走到了旅程的終點,但她走得很坦然,因為她已經不再是一個「歷史逃避者」,而是一個「歷史創造者」了。

班門弄斧的詩文解讀暫告一段落,歡迎內行指點。

2、一個非關鍵詞;第一個前提

上面的結論正確與否對本帖的主題影響不大。真正讓我受益的是推敲的過程。

其中一個收穫是——「解析謎題時不要只盯著關鍵字看」。(或許對很多人來說是句廢話)

這首詩最關鍵的詞,無疑是「九影」。誰是九影?

巧不巧,御田曾經的家臣就叫「赤鞘九俠」,而九俠頗費周折的齊聚過程,也是和之國前三幕的重頭戲。無論是戰前的「備選替補」(小忍)還是在戰初的「換將風波」(勘十郎×以藏√),為的都是保證赤鞘能維持住9人的陣容。

尾田都這麼費勁巴拉了,還能為什麼?於是在很多人心目中,就默認了「九影=九俠」的說法。

當然這說法也不是張口就來的,有兩個小依據。

一個是919話,狂死郎醉態念詩時,戲謔地提到了「大蛇對這首詩的解讀」,他自己也藉機說了很多反話。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動畫這一段更是「自作主張」加了這幅暗示性的畫面。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另一個是921話,酒天丸(阿修羅童子)遇到的老太婆,當年光月時詠絕命詩時,她就在現場。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如果說前一個是「以訛傳訛」+「做賊心虛」導致大蛇可能誤判,那這個老太婆可是現場親歷者,她說的總沒有錯吧?

很遺憾,我認為這只是她囿於自身貧乏認知的一種想當然。和之國閉關鎖國800年(?),民眾對於政府海軍海賊什麼的一概不知,在他們印象中,最強悍、強悍到他們可以寄予全部希望的,只有一種人——武士。

然而不管是御田還是時,都從未明確表達過這個意思。(御田臨終前拜託九俠讓和之國開國,可他並沒說「只有這9人」才能讓和之國開國。況且裡邊還有個勘十郎)

在正進行著的鬼島大戰中,赤鞘9俠充當了前鋒線的角色,跟龍形凱多打得有來有回還算不錯。

但從994話貓狗分鏡的細節來看,他們「一鼓作氣」的「氣」已經快用完了。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而凱多目前只展示了殺傷力較為分散的群秒技能,很明顯大招還在後頭。

無論赤鞘還能撐多久,還能打出幾波組合技,都無法改變「以路飛為首的海賊們才是這場決戰的王牌軍」的既定事實。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這個「海」可未必只是指和之國內海)

可是,如果說此戰海賊貢獻最大、事後民眾卻把功勞歸到赤鞘頭上,海賊們摸摸鼻子卷捲鋪蓋深藏功與名——這樣會不會過糞了點啊?

就算路飛他們不居功,赤鞘們自己能忍受這種「盛名難副」嗎?

——那怎辦?難不成還得開個新聞發布會特意說明一下?

梳理一下現在的境況吧:和之國民眾深信「九影」是「九位武士」,知情者則進一步理解為「光月家的九位武士」(即九俠)。然而僅憑九俠不足以擔當「黎明」大任;現雖有了足夠強力的外援,可民眾既不知情,也無信任,這歸因於他們的信息/思想閉塞,而民眾思想閉塞是閉關鎖國多年的後遺症;御田的遺願是讓和之國開國,而「打倒大蛇+凱多」只是「實現開國」的必要不充分條件。想要開國,至少還得具備一個必要條件——「民眾的開化」。

這就是當下和之國的內在困局:只相信「九影=九俠能讓和之國開國」的民眾們,自身也是和之國開國的阻力(之一)。

那麼,怎麼才能打破這個困局?

只有一個辦法——外力刺激。

不同於打倒凱多所需的「外力」,這種「外力」應該是無形而又威力無窮的。

而「九影」就是可以解鎖這種外力的一把鑰匙。

怎樣才能讓民眾開化?從讓他們相信「不是只有本土武士才能拯救和之國」開始。

怎樣用最簡潔的辦法讓他們相信這一點?莫過於直觀地讓他們知曉「九影」≠「九俠」。

九影,可以是草帽大胃王,可以是機甲殺馬特,可以是毛茸茸偷心賊,可以是菠蘿頭藍鳥,可以是酒色財氣等等等等……總之要讓他們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一個和之國,在國門之外的茫茫大海上,還有很多不遜於武士的強者,以及,很多很多有趣的人。

那好,怎麼樣才算「直觀」?新聞發布會?光畫直播?

——此處請出詩中的一個非關鍵詞:天落。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不同的版本有投影、月落、月映多種說法,但其實意思差不多)

我的理解是:「天落九影」並非什麼象徵意義,而是真實情景!

在這個決戰之夜,和之國的民眾將親眼看到,夜空中月光映出的九個影子,為他們掃清黑暗,帶來黎明!

想想,有什麼比「20年的預言如今真的在眼前實現」更震撼人心的「外力」呢?

而且,這種全民震撼的場面,在OP中也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遠至阿拉巴斯坦。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近有德雷斯羅薩。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而和之國,作為從PH島鋪墊至今、環環相扣、堪稱OP史上最大副本的最終BOSS地圖,這一次的場面,壯觀程度只會更甚以往!

想想就很燃啊(搓手)……

當然,我一開始就說了,這只是我的推測,而且這個推測依賴於兩個(至今未確定的)前提條件。

第一個前提:這場決戰的最終戰場並非鬼島,而是在和之國本土。

無他,鬼島實在太遠了,遠到本土民眾完全無法得知鬼島上的血雨腥風,此時正在火祭慶典中快快樂樂地「做夢」呢。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這條我還是蠻有把握的,前有凱多當眾宣布「新鬼島計畫」,後有民眾「如果今天不結束就好了」,flag一堆。凱多是不可能一直被動挨打的,一旦主動權到了他那邊,想去哪還不是一個騰空翻轉的事兒。

——凱多要是走了,鬼島咋辦?好說,留一個三災、幾個六胞再加上Numbers和真打,差不多也夠清場了。反正無論赤鞘還是超新星,在他眼裡都是小角色。更何況還有個不知道怎麼安排的大媽呢。

那麼,新戰場的「具體選址」在哪裡?

想讓和之國民眾親眼目睹「九影」的場面,那麼戰場自然要滿足「能讓大多數民眾都能看見」的條件。

一種可能,是空戰。

這個想法暫時被我否決了,己方會飛的高手只有馬爾科和山治,雷藏小忍勉強也算吧,其他人像路飛、羅、羅賓以及月獅毛皮族等只能依靠高速運動or特殊技能實現短暫凌空效果(基德可能也行),但非常耗費體力,這個陣容打空戰別說能不能贏了,不把自己耗死就不錯了。

另一種可能,是位於高處的陸戰,高度至少要超過德雷斯羅薩的王之高地。

比較理想(僅指合乎我個人期待)的選址,有三處。

A、位於九里的御田城遺址。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高度明顯位於雲層之上。這裡曾經是御田的根據地,也是他魂歸故里的地方,而凱多一發熱息將他們的墓碑都毀了。在這裡打一場了斷之戰未嘗不可。

B、位於兔碗的囚犯採石場。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目測高度與御田城差不多,獨特的地形會給戰鬥增加不少看點,而且路飛曾在這裡度過一段快樂(?)的時光,不妨故地重遊,再來一場主客易位的「大相撲地獄」。

聽上去還可以是不?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重看和之國地圖後,頓覺這兩個地方都不香了。

我更看好的是——C、花之都的藤山!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都知道藤山原型是富士山(藤的發音就是fuji),不用說它肯定也是和之國的「神山」。和之國篇連載至今,藤山始終只作為一個孤絕的遠景而存在,彷彿它真是個生人勿近、對腳下的世間悲歡冷漠旁觀的神。如今,也該是讓它現出真容的時候了。

作為戰場,它也有著無可比擬的優點:1、位於花之都,接近和之國本土的中心;2、高度夠高,無遮擋,且山頂有雪,光線條件好;3、「九影」在「神山」擊敗「惡鬼」,比「鬼島除鬼」的原型傳說更加傳奇。

當然也有缺點:一是太高太遠,從地面看過去,頂多只能看到幾個小點(這也是所有高地戰場都存在的問題)。

但不要忘了,OP世界中有一處比這裡更高的地方,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絕佳範例。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出現這種影子至少需要三個客觀條件:強光、雲霧、角度。月光比日光差太多,好在滿月也還湊合;雲霧,山上未必沒有;角度那就要看運氣。還有藤山的高度應該不會超過5000m(富士山3776m),比起空島一萬米差了一半多。就算出現類似的影子,也絕對不會那麼誇張。

但「九影」最震撼人心的是它的存在本身,而非體量,因此只要氣候條件能讓影子稍微放大,能讓多數人看清大體輪廓即可。月影朦朧,反而更美。

不過,藤山戰場還有第二個缺點(確切說是對己方極度不利的特點)。

——太特麼陡了。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三桅船篇索隆VS龍馬的戰場,尖頂坡角大致在60°到80°之間,站著都費力,要不是有刀兩人早掉下去了。

而高達數千米的藤山,坡角接近90°。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別說打了,怎麼爬上去都是個問題。

至此,哭笑不得的一幕出現了:分析了半天,卻遇到了與前邊否決過的「空戰說」幾乎相同的窘境:在這種地形條件下與凱多作戰,等於以己之短攻彼之長,傷敵一千自損八千。

我這不是純屬給自己挖坑嗎?

——沒關係,萬一挖到泉眼呢。

3、第二個前提;九影的人選

上述問題先擱一下,先嘮嘮九影的人選。

前邊說了,我不支持「九影=赤鞘九俠」,主要是基於「功勞最大的人理應得到更多掌聲」的樸素想法。但這個觀點受制於第二個前提——赤鞘不死。

如果他們為這場戰鬥連生命都付出去了,那麼跟他們「爭功」又有何意義呢。

不過有路飛「前所未有的大宴會」flag護體,我還是站赤鞘不死。(如果死了,本帖作廢。)

除「九俠」外,「九影」還有另一個被廣泛認同的解讀,那就是超新星們。

這個說法我只能認同一半。

首先第一個問題:超新星夠9個嗎?

目前確定身在和之國的有路飛、羅、基德、索隆、基拉、德雷克、霍金斯、阿普,還有個小學弟卡里布。耶嘿,這不正好9個。

——可是你們不覺得,把這9個人放在一起很彆扭嗎?

前五個沒啥爭議,德雷克雖然立場不同,但有「聯手海賊剿海賊」的卡普作為先例,把德雷克算上也還說得過去。

剩下這三個……

卡里布,能力很好使,也立過功,但要打硬仗……恐怕扶不上牆。

阿普,在凱多手下打長工,不說忠心耿耿,至少兢兢業業,而且早些時候把基德基拉霍金斯德雷克路飛索隆得罪了個遍,個個都想揍他。

霍金斯稍好點,入夥時間短,人也低調,給人一種總有退路的感覺。但給索隆掛過輕傷,跟紅心團有過梁子,跟德雷克也算半撕破臉了。

我很難想像這樣的9個人湊到一起,能打出默契十足的組合戰。

當然反駁我也很容易:大局當前還計較這點小事?為了活命放下成見先合作不是很正常嗎?

是,可以,沒毛病。

但卻無法解釋第二個問題——

「九影」是什麼?

在我們讀者看來,「九影」並沒那麼重要(所以討論熱度也一般),因為無論九影是誰,都不影響我們心中的MVP人選。況且,難道只有九影才算功臣嗎?其餘5391人就不算了嗎?

「九影」對我們來說,就是個形式。實際上,這個概念壓根就不是為讀者服務的。

——而是給和之國的人民服務的。

這是已逝的光月御田和光月時留給他們的最後一筆財富,是他們僅存的一線希望,是支撐他們熬過20年困頓歲月的唯一精神支柱。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因此,當民眾們親眼確證「九影」的真實存在後,這9個人,必將成為他們心中的救國大英雄,甚至成為像德島的烏索普那樣神一般的存在。

比如路飛,可能將會以明王的形象鐫刻在所有民眾的記憶裡。

雖然他是海賊,但他在和國行善不作惡,所以被當成「神」並無不可。

同樣不作惡的索隆、羅以及沒機會作惡就被扔大牢的基德,也還湊合。

可是像霍金斯阿普這種,已經在百獸團混到中高層、令百姓望而生畏的人,就因為迫不得已或什麼別的理由,所以搖身一變成了拯救和之國的大神?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怎麼說呢,讓我想到一個過氣段子「好人成佛要歷經八十一難、壞人成佛只需放下屠刀」,同樣的荒謬感。

雖說海賊不能以「非黑即白」的標準衡量,但這個「黑白」應該由和之國的百姓來評估,而不是我們。

所以,霍金斯固然有跳反可能,但「跳反」和「列入九影」是兩碼事。

照這個標準,別說他倆了,就連德雷克和基拉都得刷下去。(基拉有面具還稍微好點……?)

至於「可能的替補選手」烏魯基、波尼、貝基,道理也是一樣的,碰巧撿漏的名聲,終究不夠名正言順。

為了湊數而湊數,實無必要。

第三個問題。

雖說有必要讓民眾知道「不是只有武士才能拯救和之國」,但是,如果「九影」中一個光月武士都沒有,未免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和之國的復興,難道只能依賴外人麼?

綜合上述考慮,我的觀點是:「九影」是一個混搭陣容,有超新星,也有光月武士,或許還有第三類人(比如忍者啊什麼的)。

第三類人還沒譜,暫不討論。光月武士的話……會是誰?

智勇雙全錦衛門?還是至今沒出專屬大招的傳次郎/阿修羅?

我先提一個我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吧,請大家拿好手中的臭雞蛋和西紅柿,我要揭曉了——

光月桃之助。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索隆:請把我P掉謝謝)

4、桃之助的破局之道

984話大和正式出場那會,本就不討喜的桃之助更被唱衰:日和有閱歷,大和有實力,他除了光月的血統和號令象主的掛,還有什麼?不如換個女將軍得了。

也難怪有讀者這麼想,桃子優點寥寥,缺點倒是隔三差五地暴露一回,長久以來難免讓人失望。

大家並非不知這是尾田欲揚先抑,問題在於——他還能怎麼「揚」?

好在之後,桃子的口碑逐漸回升。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986話,「『要』成為將軍」。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993話,「身為將軍」。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994話,下意識做了一個保護小忍的動作,已經有了體恤家臣的行動自覺。

但大多數時候,他還是以被保護的姿態出現。

——「這也沒辦法啊,他還是個8歲孩子啊!」

對,我們都能理解。但是他自己呢?

看著這麼多人救他、掩護他,甚至因此分心被襲、遍體鱗傷、筋疲力盡……他此時的表情除了震驚之外,可有一絲開心?可有一絲欣慰?

他已經在自問:「身為將軍,就只能逃跑嗎?」——除了逃跑,難道我就什麼也做不了嗎?這種被當做「弱者」的感覺,對於已經自稱將軍的桃子而言,是一種恥辱!

有主見有覺悟確實好樣的,然而這改變不了他的客觀條件,眼下他自保都困難,還能做什麼?

這個問題我考慮了很久。

從分析984話到現在,4個月了,卻始終停留在「他要麼走白星的路線、要麼走康家的路線」這個層面上打轉轉,毫無進展。

而且即使他能做到這個程度,也頂多是風評由負轉正,至於能拔多高就別指望了,畢竟重複性人設很難有驚喜。

(尾田:我是滿足於重複人設的作者嗎?)

直到為了寫本帖翻漫畫抓圖的時候,我才終於找到一個突破口。

明志、嘴遁、開掛固然也算高光表現,但要想讓桃子徹底地蛻變與成長,這種程度遠遠不夠。

想來想去,最好的辦法還是那個最「笨」的辦法——身體力行、親自參戰。

(你這不扯淡嗎?他這點力氣打得了誰?)

參戰,不等於拚殺。他無需拿人頭,更無需送人頭,便可以建立奇功。

想想,有什麼是他能做到而大多數人做不到的?

答案太簡單了:他會飛!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那麼恐高的問題怎麼解決?

硬解決。要麼是強烈的驅動力(恐懼、急切或憤怒),要麼是強烈的意志。總之這個弱點必須克服。

稍微猜一下吧,倘若戰場轉移,必然伴隨著戰場分割。會飛的凱多有選擇場地的主動權,而破釜沉舟的討伐軍大部隊已無渡海工具。即使弗蘭奇等人有後手,也需要時間。

如果放任凱多一眾前往花之都而不急追,不知道那邊會有多少百姓遭殃,善良的路飛和有護國之責的桃之助肯定等不了。到那時,也許就是桃之助破除繭殼騰空而飛的時候。

既然都能跨洋過海了,區區藤山,又有何懼?

想像到這,我忽然很想看看凱多發現一條小龍跟在屁股後邊甩都甩不掉、打也打不跑時的驚豔驚訝表情了。

你不是瞧不起桃子麼?那就讓你看看,吃了「盜版果實」的「正版龍」。

如果20年前的「月亮」能預見這一幕,或許會很欣慰地說一句:吾事已畢。

現在我也總算理解了,為什麼當初佐烏篇,只是爬個像腿而已,尾田偏要在803到804話,磨磨唧唧了十幾頁。

「龍之助」的背上,算上半路掉下去的錦衛門勘十郎,剛好8個人。1+8。

誰也沒說九影必須是九個人影是不是?

一切的一切,是否都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呢?

深度解讀文,關於和之國「九影」的感悟

(羅啊,這次說不定是你們錯了。)

4、小結;幾個補丁Q&A

以上就是我對於「九影」的大致猜想。邏輯上不可能無缺,但總體還算能自圓其說吧。我之所以喜歡這個猜想,主要還是因為,這些場面畫出來應該會很美。

不過很遺憾,到最後也沒給出一個完整名單。因為戰場時刻都在變化,話說得太滿,更容易破。(所以我早就放棄猜測對位了)

總結提煉一下本帖關於「九影」的觀點:

依賴於前提:1、戰場轉移;2、赤鞘不死。

釋義:「天落九影」非像徵,而是真實場景;

作用:既能打敗凱多,也能打通閉塞的人心,破解和之國的困局閉環,為開國鋪路;

意義:和之國國民精神支柱,戰後成為永恆傳說;

場地:最期待藤山。

人選:我個人最看好的目前就五個,路飛、羅、基德、索隆、桃之助(龍形)。

考慮到桃之助需要一定的保護,可能再加個赤鞘(如果9選1我選雷藏);

馬爾科、山治待定;

基拉、德雷克不是很看好;

霍金斯、阿普、卡里布以及可能亂入的其他超新星,不看好。

補丁Q&A-----------------------------

Q:為何會覺得赤鞘是混搭陣容?

A:或許是因為「忍者海賊毛皮武士同盟」?(但貓狗這哥倆實在不好安排)

Q:為何那麼看好桃之助?

A:我本來一點也不看好他,但尾田給他立的flag太多了,不兌現不行,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兌現方法,就看他爭不爭氣了。

Q:為何山治待定?

A:感覺尾田目前有點讓山治跟甚平較勁的意思。另外別忘了還有個大媽在,誰也不會閒著。

Q:九個人一同打敗凱多怎能凸顯路飛的優秀?

A:「九影」未必是最終場面,也未必全程直播(那太假了)。路飛肯定是堅持最久、拿血最多、定格最帥的那一個。

Q:這麼能謅,不怕打臉?

A:怕,所以下單了好幾個頭盔。

END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