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動漫聚集地     2020年11月18日

995話分析:同一句誓言,同一個夢

1.

大媽只要一沾上路飛,運氣不是一般的壞。蛋糕島本土作戰,受挫於甚平和貝基;追殺到鬼島,又被馬爾科所阻。路飛是真命天子,總有仙佛庇佑。從二人的對話分析,先動手的應該是小馬哥: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我依然堅持先前的觀點:大媽看似恐怖,實際上對討伐大軍的傷害值幾乎可忽略不計。大媽的興趣只在路飛(捎帶上甚平)。其他人只要不作死過來妨礙她,大媽才懶得出手。然而馬爾科偏要往上湊,這才有了這一場半神級對決。大媽的態度很明白了,老娘才不愛跟你們玩兒: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大媽絕不是什麼寬宏大量的人,然而馬爾科這樣冒犯她都能被放過。這只能說明,大媽對路飛真是恨到了骨髓裡。奪食之仇不共戴天啊。

馬爾科很懂得「抓要害」。大媽必會威脅到路飛,而且是最大的威脅。所以他才主動捋虎鬚。不愧為白鬍子老爹的副手,對戰局的判斷精準獨到。頂上戰爭時,馬爾科也曾為老爹彙總戰況、傳遞指令: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我倒是很希望看到馬爾科能指揮討伐大軍,與燼來一場瑜亮之爭。兩位皇副皆是帥才,必能為戰場更添異彩。

馬爾科是阻攔大媽的最好人選。不僅是實力夠強可堪一戰,不死鳥果實尤其適合用來拖住對手。超越常理的治癒能力,打不過你也耗死你。

然而四皇的排面也不是蓋的。大媽抓住了馬爾科,自己不動手反倒叫長子出手,應該就是想到了這一層。大媽沒上鉤。她自己不動手,是因為長子的糖果能力可以封住對手,於此時更能派上用場。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糖果之箭並不能對馬爾科造成傷害。即使附上霸氣,也奈何不了不死鳥的火焰。讓小馬哥頭疼的應該是糖的封鎖性。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馬爾科要拖死大媽,大媽就借長子的能力鎖死他。一四皇,一皇副,在本話雖然只交手不到兩頁,二人出色的戰鬥智慧已可見一斑。

不死鳥的火焰能傷到普羅米修斯。這是繼布魯克黃泉果實之後,第二個明確能克制霍米茲的能力。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小馬哥說不死鳥的火是特殊的,特殊的恰到好處。不能燒物,對付同為靈魂碎片的霍米茲倒是正好。鳳凰涅槃所浴之「火」,乃超越生死的媒介,自有操管靈魂之力。

這場四皇與皇副之戰被旺達和加洛特打斷。她們與佩羅斯佩羅有切骨之恨。特別是旺達,與佩德洛的感情極為深厚。若非佩德洛早死,二人完全可能發展出一對CP。

旺達還在和之國為佩德洛造了一個墳墓。大概是衣冠冢吧。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2.

宴會廳主戰場這邊,形勢依然嚴峻。不過看著阿普被群毆,覺得還挺痛快的~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不准一起上」,哈哈,沒那屬性就別賣萌了。這裡可是海賊的修羅場啊。

德雷克與阿普互相討厭,大概就是性格不合。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德雷克方正持重(扛不住女孩兒裸 體,老直男了~),阿普浮滑狡詐,正如冰炭水火(估計一臉嚴肅的霍金斯也不會喜歡阿普)。更深層的原因,德雷克身為堅守正義的無間道,對阿普這種兩面三刀的投機分子最是瞧不起。

喬巴不小心感染病毒。不過他應該已經察覺到了病毒的原理: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所以喬巴不會有危險。看喬巴的意思,這病毒大有蹊蹺,似乎奎因隱瞞了什麼關鍵信息: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我估計,喬巴可能會想出一個不需要解藥的治療方案。萌主船醫大顯身手,憨憨奎因二次打臉。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想用區區病毒解決索隆?胖子你總是這般迷之自信o( ̄ ̄)d

從劇情來說,阿普不宜死在這裡,太路人待遇了。可要解毒又不能少了阿普手中的解藥。由喬巴想到一個不需要解藥的治療方案,從劇情上來說正好可以解開這個扣子。

奎因提到了伽治,值得玩味: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語氣很是熟絡。奎因和伽治應該是認識的,否則此處不必特意提到伽治。奎因是個狂熱的科技票友,傑爾瑪又有廣泛的黑道關係網,二人相識毫不奇怪。甚至有可能,奎因在加入凱多團之前,曾和愷撒、伽治、貝加班克共事過。奎因發明的冰鬼,和愷撒發明的死亡國度,二者不乏相似之處: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死亡國度的原理,其實是在體外發生反應。打碎外殼即可破解。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喬巴想到的,會不會是同樣的事?破解冰鬼也可從體外入手?比如用馬爾科的火焰把冰融掉?

先前很多人分析過,燼的著裝很像推進城看守的制服。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如果燼是從大監獄跳槽到凱多團的,那麼奎因是從政府科學部隊被挖的牆角,就是大有可能之事,不足為怪。

3.

喬巴正遭逢極大凶險。烏索普和娜美這邊,更嚴重。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感覺這是尾田故意給「膽小三人組」安排的試煉。眼下這場戰爭是草帽團遭遇過的最艱難的考驗。三大主力都在這一篇章有所成長。「膽小三人組」也是時候再升級一波了。很期待娜美烏索普雄起,上演絕地反殺。

我在993話分析中談到,娜美烏索普二人合力,取巧拿下恐龍姐弟中一人,還有可能。要他們各自擊敗一名凌空六子,還是太勉強了。現在看來,奇蹟沒有發生。小玉突然出現,事情有所轉機。合三人之力,或許還有機會擊敗姐弟中一人。

接下來有可能山治救場。娜美受傷,最不能忍的就是山治了。正好山治和佩吉萬有一場架還沒打完。山治VS佩吉萬,娜美(都是女人)+烏索普(蘿莉殺手)+小玉(馴獸師)VS恐龍女烏爾緹,這配置簡直完美。(先胡亂預言一波,管它最後是不是呢~)

本話標題「女忍的誓言」,可以有兩種解釋。一是指娜美,娜美也曾化身「女忍者」,並在本話為船長立下誓言。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二是指小玉。小玉曾發誓成為強大的女忍者。小玉趕來鬼島這萬死之地,自然是為了履行誓言,為了忍者的勇氣: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不知小玉是怎麼來到鬼島的。她上次出現應該是在編笠村為路飛送行: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小玉可能是飛徹帶來的。飛徹與光月家大有淵源,自然能來。不過飛徹應該不會帶小玉涉險。小玉也可能是乘桑尼號偷渡而來。又或者,自己騎著狛犬從海上游過來。好像挺難的。不過狛犬本就是異獸,不完全是真實生物,涉水渡海,未嘗不能(狛犬原型是獅子,獅子好像是會游泳的,只是一般不下水)。

烏爾緹對娜美苦苦相逼,至於嗎?都是路飛刺激的: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我在986話分析中曾談到烏爾緹。這個角色刻畫得非常有趣。她對凱多很不客氣,張口必吐芬芳: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凱多團裡還沒有第二個這樣的「無禮之徒」。然而烏爾緹對凱多又是肉眼可見的親切: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其實烏爾緹比任何人都更愛戴凱多。她對凱多的毒舌,很像在老父親面前撒嬌。凱多也並不計較烏爾緹的毒舌,頗有長輩對子女的寬厚。

惟因如此,烏爾緹不能容忍凱多以外的人揚言稱王。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不是發自肺腑的愛戴,怎會這般反應?)

也惟因如此,烏爾緹要逼娜美反向立誓。但她哪裡知道,娜美對路飛的愛戴,更深厚百倍。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娜美不是不怕死,但有些事無論如何不能退讓。這可不是個小小的謊言那麼簡單。娜美若真被敵人嚇得說出這樣的話,她就再沒臉留在桑尼號上,可以直接退團了。

這一幕,與阿拉巴斯坦篇遙相呼應: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尾田是對稱狂魔,老毛病了~當時也是烏索普頭裂(烏索普:……)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這一次,娜美正如當年的烏索普,毫不退縮,擲地有聲:我們的船長是要成為海賊王的!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烏索普建議撒個謊混過去,可以理解。那是對別人才這麼說。烏索普希望夥伴能活下來。我相信,如果此時遭到逼問的人是烏索普自己,烏索普給出的回答,不會有任何不同。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其實,講過這句話的人又何止娜美與烏索普。

索隆,恐怖三桅帆船,對大熊講過: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山治,貝基城堡中,對貝基講過: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布魯克,香波地,對千萬觀眾講過: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甚平,蛋糕島,對大媽團講過類似的意思:

海賊王995話細節總整:戰場的誓言與夢

(我只記得這幾處。其它成員或許也講過,歡迎補充~)

不同的地點,不同的場景,相同的話語。這是夥伴的默契。其實在這個團隊中,每個人都把船長的夢想當成了自己的夢想。每個人都可以為船長的夢想賭上自己的性命。這句誓言的重量,早已超越生死。

路飛也一樣,為了夥伴可以拋棄尊嚴、拋棄生命。「夥伴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

所謂羈絆,莫逾於此。這樣的一支隊伍,當然是「不覺得會輸」了。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