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動漫聚集地     2021年11月25日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扉頁是達斯琪和斯摩格在一座冬島上和企鵝一起玩。達斯琪扮演壞人,正舉著白旗投降(她帶著一頂鯊魚帽子),企鵝們是打敗達斯琪的英雄(有一隻拿著硬紙殼做的劍站在達斯琪身上)。斯摩格坐在後面無所事事,一隻企鵝害怕地看著他。

本話從鬼島城堡外開始,索隆和燼正在那裡打鬥。索隆對閻魔抱怨它未經允許就失控了,然後設法把霸氣收了回來(索隆的手臂恢復了正常)。

燼利用這個機會突襲索隆,但突然在他面前停下,什麼也沒做。索隆很吃驚,但他用「三代鬼徹」刺向燼的腹部。然而這一招對燼毫無效果。

燼:「你打中了『要害』。」

索隆:「啊……」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突然他們所在的地方發生了大爆炸。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切到骷髏頭的「左腦塔」內的 「遊廓」。在1031話裡,奎因被山治用力打飛出去,撞穿了好幾個房間。現在他剛剛才走回到山治面前。

奎因:「呣哈哈哈哈~~~!!你剛剛是在給『海賊獵人』打電話嗎?他是打不贏燼的……!!」

山治:「……」

奎因:「燼是已經滅絕的『露納里亞族』的倖存者!!他們是能在任何自然環境下生存的怪物一族。因此他們在古時候被人們稱為『神』!!」

山治:「這樣的一族怎麼會滅絕?」

奎因:「自己去問歷史吧!!!」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奎因邊說著邊張開嘴向山治射出鐳射光線。

回到鬼島城堡外。索隆及時用了武裝色保護自己,不然他差點就死了。燼在他面前,儘管剛剛自爆了一次卻毫髮無傷。

索隆再次攻擊燼。

索隆:「一刀流·居合 死·獅子歌歌!!!」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索隆再次在零距離攻擊燼,但依然沒有作用。燼呆在地面上,變形成翼龍形態,再次抓住自己的頭冠,在零距離用「貂自尊皇」攻擊索隆。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索隆拔出刀抵擋燼的攻擊,但閻魔又失控了,開始吸收索隆的霸氣。

索隆:「等等!!閻魔!!這種時候給我等等!!!」

燼:「貂自尊皇!!!」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索隆躲閃不及,被燼的攻擊擦到。攻擊毀了鬼島的一部分。索隆的三把刀由於攻擊脫手。

燼:「哦哦,被自己的刀拖累的劍士!!我頭一次見到這種事!!」

索隆跳入空中去抓其中一把刀。

索隆:「三代鬼徹!!」

在半空中,索隆想起了之前他和飛徹關於這把刀的對話。

飛徹:「你已經持有『三代鬼徹』了。那把刀是我的作品。」

索隆:「什麼,真的嗎!?」

索隆又想起自己是怎麼在羅格鎮得到這把刀的。

索隆:「這是把妖刀。」

一本松:「你是白痴嗎?我可不能把這刀賣給你!!要是你死了,我會感覺是我殺了你一樣!!」

索隆:「這把刀我要了。」

燼飛到索隆旁邊,用一招帶著火焰的踢擊打中了索隆。他被打得很慘,但索隆爬起來又撿起另一把刀。

索隆:「哇……!!呼……呼……你沒掉下去……還好你沒事。和道一文字。」

索隆此時回想起他拿到古伊娜的刀的那刻。

索隆:「師傅!!能給我她的刀嗎!!?」

耕四郎:「……好吧……」

索隆:「我會連她的份一起變強!!!我會成為世界第一的大劍豪,讓我的名字傳到天國!!!」

索隆又想起另一部分他跟飛徹的談話。

飛徹:「你知道嗎,那把白刀,『和道一文字』,和『閻魔』……都是同一個人鍛造的!!刀匠『霜月耕三郎』!!」

索隆接著把關於他的刀來歷的線索串了起來。

索隆:「那時候我沒有時間細想這件事……但為什麼『和之國』的刀最後會到了『東海』?」

燼在空中用一個新招式「刃裡雙皇」攻擊索隆,這招是靠拍打雙翼發出一陣衝擊波。索隆擋下了攻擊,然後撿回了「閻魔」。但「閻魔」又開始吸收他的霸氣。

海賊王第1033話:霜月耕三郎

燼來到索隆身邊,用一邊翅膀打他。索隆擋下了攻擊,但地面碎裂了,索隆掉到了城堡裡面。索隆往下掉時想起了之前他和桃之助的對話。

桃之助:「索隆十郎,有人告訴我不可以說『舍名智』。」

索隆:「這只是我村子裡的一個老頭教我的。我自己可從來沒說過。」

桃之助:「啥!?」

索隆回想起,他不曾知道常坐在海邊的那老頭子的名字。在老人去世的那天,索隆才發現他是古伊娜的爺爺(古伊娜為爺爺哭泣,她的父親陪在身邊)。索隆再次憶起了他與飛徹的對話。

飛徹:「刀匠『霜月耕三郎』!!他違反了(不能出國的)法律,50年前離開了這裡。」

倒敘開始,故事回到13年前的東海霜月村。再次輸給古伊娜後,索隆去海邊繼續鍛煉。他在那裡遇到了此前回憶中的老人(霜月耕三郎),後者把「舍名智(スナッチ)」教給了他。

索隆詢問老人是否曾是武士,道場裡的每個人都這麼說。耕三郎讓他不要再提此事,不然海軍會來。此後他讓索隆轉身離開,索隆向他吐舌,離開繼續鍛煉。

在索隆鍛煉時,耕三郎看著他。

耕三郎:「你在道場覺得無聊嗎?」

索隆:「我又輸給古伊娜了!!所以我必須繼續練!!」

耕三郎給了索隆兩把訓練用刀,索隆震驚了,說自己沒錢買,耕三郎讓他不要在意。

耕三郎:「這些刀是我現在唯一能做得東西了……用它們訓練吧。刀是『用以奪命之物』!!為殺人而生!!刀匠打造刀是為了奪走盡可能多的生命!!」

索隆:「……!!」

耕三郎:「每一把刀都有自己的個性,劍士必須了解刀的個性才能駕馭它!!危險的劍就是『妖刀』嗎!?愚蠢!!『妖刀』只是被弱者畏懼的『名刀』罷了!!只因畏懼,他們就稱它們為『妖刀』!!刀之所以可怕,單單只是因為其在履行被製造的『本分』!!我年輕時打造的那把刀,是我『生涯的傑作』……那是把十分認真履行『本分』的刀!!我為那把『名刀』賦予了地獄之王的名字!!!」

回到現在,索隆躺在地上,面帶驚訝,他終於理解了一切。

索隆:「……地獄之王……『閻魔』。村子的名字是『霜月』,所以那並不是巧合……?」

索隆想起霜月村的孩子們如何說村子是很久以前由海盜建立的(根據他們祖輩的說法)。然後他再次憶起了飛徹的話。

索隆:「所以那老頭子曾是和之國的武士……!!他就是刀匠『霜月耕三郎』!!?」

索隆回想起了耕三郎的另外幾句話。

耕三郎:「名刀常常選擇人類,會選中它們認為適當的劍士……!!」

索隆還想起了羅格鎮一本鬆的話。

一本松:「刀會選擇主人」

索隆看著插在地上的閻魔,儘管沒有被手握著,它仍然處於活躍狀態(冒著煙),索隆的手臂也依然被閻摩吸取著霸氣。

索隆:「所以終於來了,選中我的刀。它正在考驗我……!!!」

索隆握緊閻魔,他的手臂回到了正常的樣子。燼正在他面前。

索隆:「對啊……劍本身並無惡意。這意味著是我的力量依然不足!!也許禦田即便被吸出如此多的霸氣也能從容戰鬥……!?對嗎,閻魔?」

一些百獸海賊團的下屬們接近他們戰鬥的區域來幫助燼。有些人相信如果能擊敗索隆就能得到提拔。索隆仍然在思考。

索隆:「該怎麼辦才能讓我的霸氣穩定下來……!?如果繼續釋放這麼多霸氣,我最後會沒命的。」

突然,百獸海賊團的下屬們口吐白沫、摔倒在地。

索隆:「不……這樣就好!!」

索隆在燼面前站起,他的三把刀被黑色閃電和煙霧包裹。

燼:「我明白了……所以你也有成為『王』的想法嗎?」

索隆:「哈?」

然後,索隆憶起他入夥時路飛對自己說的話。

路飛:「世界第一的劍客,這才棒!!要成為海賊王的夥伴,這點事都做不到的話我就不好辦啦!!」

索隆用嘴角的笑容和燃起鬥志的目光回應了燼。

索隆:「是啊……我與船長和摯友曾有個約定!!!」

本話完,下週不休刊。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