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70新币到今天,新加坡长相最普通的“花花公子”,你肯定会喜欢上他

在狮城打拼     2017年05月12日     检举

从70新币到今天,新加坡长相最普通的“花花公子”,你肯定会喜欢上他

在新加坡这座花园城市里,有一位享誉东南亚的“花王”——陈炳却。

他的太子花店是业务涉及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型鲜花供货商,同时还是新加坡政府的御用花商,

承包了许多大型项目的园艺和鲜花服务。

正因如此,陈炳却也被称作是新加坡最大的“花花公子”。

卖花的小儿郎

多年来,陈炳却的电话号码与车牌一直沿用70作为尾号,以纪念自己以70元新币作为生意本钱的创业历程。

1956年,18岁的陈炳却在新加坡一间洋行杂货店当售货员,月薪60元新币。

这笔工资,足够小康人家的子女当零用钱吃吃喝喝,但他不行。

他家很穷,读到小学六年级就没钱念书了,日子一直很拮据,他渴望赚更多的钱。

启发他盯上卖花这门生意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

在洋行“站柜台”时,陈炳却留意到这位老奶奶经常背着一篓鲜花,出没于洋人居住的洋楼间,

爬上爬下地叫卖,生意不错。

他悄悄算了一笔账:按最便宜的价格计,老奶奶的花一新币一束,假如一天只卖出5束,

一个月也能赚150元 ! 这个数字让陈炳却“蠢蠢欲动”。

上世纪60年代的新加坡,鲜花生意尚不成规模,全国独立的鲜花店只有十来间,因此大部分人买花,都是通过流动花贩。

且鲜花大多由花贩们去野外采摘,谈不上进货成本,卖了,就是干赚。

“我年轻力壮,一定可以采到更新鲜的花,卖去更多的地方。”打定主意的陈炳却,辞别洋行老板,

用在朋友圈筹得的70元新币买了一辆脚踏车,走上创业征程。

第一天开工,他凌晨5点钟就起床去野外采花,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市区,沿街叫卖。

当时的花贩基本没有男性,但陈炳却嗓门洪亮,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只用了两个小时,他就挣到了8元新币。开门大吉的惊喜,彻底点燃了他的致富梦。

此后,他每天起早摸黑采花、卖花,第一个月赚了整整500元新币,这是当时大多数人一年的薪水。

滚动着第一桶金当本钱,陈炳却的生意越做越大。两年后,他买了机车 ,又过了两年,他花5000元新币买了小汽车。

从两个轮子变成四个轮子后,他几乎跑遍了新加坡所有的大街小巷,成了花贩中生意范围最广、干得最风生水起的人。

被封杀的危机

在卖花的第三个年头,为满足不断膨胀的客户需求,陈炳却决定自己种花,他率先在同行中创立了个人苗圃,一干就是7年。

1966年,新加坡政府要求所有经营者必须注册公司才可以对外营业。

遵循新条例,陈炳却注册了自己的鲜花公司,并在新加坡租下一家店铺实体经营,取名“太子花店”。

“鲜花是美好的事物,和这个高贵的名字是绝配。”他说。

1987年7月5日,陈炳却精心筹设的太子花卉批发中心,举行了开业典礼。

他以150万元新币,买下地处罗弄安拔士的一栋4层楼,用作营业地点。

作为当时新加坡唯一的花卉集散地,太子花卉批发中心引进了荷兰先进的冷藏保鲜设备,

集中了世界各国的鲜花、果苗、园艺用具、药剂、肥料等。

陈炳却的本意,是籍此整合新加坡分散而独立的花卉销售体系,形成聚合效应,并带动周边产品的发展。

他没想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就这样爆发。

当时,新加坡的10多家鲜花批发商,认为太子批发中心形同挑衅,将会直接打击他们的生意,大为光火。

他们不理会陈炳却再三表白的筹建初衷,决意连手封杀。

大家找到当时新加坡花卉市场最大的供货商——金马伦花商,严令其停止为太子供花,否则将集体与之中断生意往来。

眼看来者人多势众,又牵扯各方利益,金马伦无奈应允,将太子纳入生意黑名单。

对于陈炳却来说,这是形同釜底抽薪的绝杀。批发中心的新楼已然掷下巨款,所有的宣传也一一完成,

如今若只剩一副空皮囊,得罪了顾客不算,恐怕也难以维继。

逼于无奈,他拚命寻找金马伦之外的新货源。“我这里买一点,那里买一点,不断鼓励那些规模小的供货商,匀一些货给我。

一年内,靠这种零星进货方式支撑的批发中心,令陈炳却损失了40万元新币。

但逆境同时点燃了他创造生机的决心,他开始全力培养新的货源基地,并增设苗圃。

两年后,一批花卉种植大户,跟随太子批发中心成长壮大。

当初连手下“封杀令”的批发商,眼见大势已去,也不再阻挠金马伦重新为太子供花。

整个新加坡花卉市场由此导入良性循环,越做越旺。上世纪90年代,陈炳却已成为誉满东南亚的“花王” ,

把鲜花卖遍整个新加坡,坊间有句笑谈,称他为新加坡最大的“花花公子”。

再造一个新“太子”

1995年,太子的鲜花生意与苗圃规模已做到新加坡龙头,陈炳却适时向政府投标租赁到一块5公顷的土地,开拓园林园艺业务。

在全新领域,他带领太子继续保持行业领先地位,承接了大量会展、庆典、建筑工程的园林造景项目。

其中包括1994年至今新加坡国庆典礼中,几乎全部的园林园艺与排花工程,以及新加坡第三机场的整套花植方案、

金沙湾大型景观项目的园林造景工程等。

凭借零失误的过硬质量,与客户为上的服务精神,太子深得新加坡政府器重,被钦点为御用花商,

成为当地兴建“花园城市”的重要参与者与贡献者。

目前,园林园艺已成为太子远超花卉的第一大核心业务,年营业收入达3000多万元新币。

伴随这次成功的业务转型,陈炳却还带领太子花店加入全球最大的鲜花专递平台——全球鲜花速递组织。

借助该组织遍布185个国家和地区的平台资源,他推动太子发展成为一家领先的网上花店,

鲜花及礼品支持在新加坡及全球范围内的电子支付。

开拓个人事业的同时,陈炳却亦不计前嫌,应行内多个大型批发商之邀,于2008年加入新成立的新加坡鲜花批发商公会,

以公会顾问的的身份,为全行利益积极奔走。

如今,这成为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太子的日常运营管理,已交由儿女负责,他只对大战略与大方向把关。

经年累月的操劳,在79岁的陈炳却身上留下不少病痛,他的一条腿已经不能正常行走。

但他依然会每天开着车,拄著拐,巡视在自己5公顷的种植园地上。

“我希望到2020年,公司团队能从目前的400人发展至上千人,拥有整百辆车组成的车队,并且完成上市。

这种体量,意味着在未来5年,我们要再造一个新‘太子’。”

那时的陈炳却,将迎来82岁,他相信自己一定能看到那一天。

欢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们群组《我要爆料》,或者发邮件到我要爆料粉丝页。我们会有专门记者,帮你编辑成为文章,发布到我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