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70新幣到今天,新加坡長相最普通的「花花公子」,你肯定會喜歡上他

在獅城打拚     2017-05-12     檢舉

從70新幣到今天,新加坡長相最普通的「花花公子」,你肯定會喜歡上他

在新加坡這座花園城市裡,有一位享譽東南亞的「花王」——陳炳卻。

他的太子花店是業務涉及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大型鮮花供貨商,同時還是新加坡政府的御用花商,

承包了許多大型項目的園藝和鮮花服務。

正因如此,陳炳卻也被稱作是新加坡最大的「花花公子」。

賣花的小兒郎

多年來,陳炳卻的電話號碼與車牌一直沿用70作為尾號,以紀念自己以70元新幣作為生意本錢的創業歷程。

1956年,18歲的陳炳卻在新加坡一間洋行雜貨店當售貨員,月薪60元新幣。

這筆工資,足夠小康人家的子女當零用錢吃吃喝喝,但他不行。

他家很窮,讀到小學六年級就沒錢念書了,日子一直很拮据,他渴望賺更多的錢。

啟發他盯上賣花這門生意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奶奶。

在洋行「站櫃檯」時,陳炳卻留意到這位老奶奶經常背著一簍鮮花,出沒于洋人居住的洋樓間,

爬上爬下地叫賣,生意不錯。

他悄悄算了一筆帳:按最便宜的價格計,老奶奶的花一新幣一束,假如一天只賣出5束,

一個月也能賺150元 ! 這個數字讓陳炳卻「蠢蠢欲動」。

上世紀60年代的新加坡,鮮花生意尚不成規模,全國獨立的鮮花店只有十來間,因此大部分人買花,都是通過流動花販。

且鮮花大多由花販們去野外採摘,談不上進貨成本,賣了,就是干賺。

「我年輕力壯,一定可以採到更新鮮的花,賣去更多的地方。」打定主意的陳炳卻,辭別洋行老闆,

用在朋友圈籌得的70元新幣買了一輛腳踏車,走上創業征程。

第一天開工,他凌晨5點鐘就起床去野外採花,然後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市區,沿街叫賣。

當時的花販基本沒有男性,但陳炳卻嗓門洪亮,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只用了兩個小時,他就掙到了8元新幣。開門大吉的驚喜,徹底點燃了他的致富夢。

此後,他每天起早摸黑採花、賣花,第一個月賺了整整500元新幣,這是當時大多數人一年的薪水。

滾動著第一桶金當本錢,陳炳卻的生意越做越大。兩年後,他買了機車 ,又過了兩年,他花5000元新幣買了小汽車。

從兩個輪子變成四個輪子後,他幾乎跑遍了新加坡所有的大街小巷,成了花販中生意範圍最廣、乾得最風生水起的人。

被封殺的危機

在賣花的第三個年頭,為滿足不斷膨脹的客戶需求,陳炳卻決定自己種花,他率先在同行中創立了個人苗圃,一干就是7年。

1966年,新加坡政府要求所有經營者必須註冊公司才可以對外營業。

遵循新條例,陳炳卻註冊了自己的鮮花公司,並在新加坡租下一家店鋪實體經營,取名「太子花店」。

「鮮花是美好的事物,和這個高貴的名字是絕配。」他說。

1987年7月5日,陳炳卻精心籌設的太子花卉批發中心,舉行了開業典禮。

他以150萬元新幣,買下地處羅弄安拔士的一棟4層樓,用作營業地點。

作為當時新加坡唯一的花卉集散地,太子花卉批發中心引進了荷蘭先進的冷藏保鮮設備,

集中了世界各國的鮮花、果苗、園藝用具、藥劑、肥料等。

陳炳卻的本意,是籍此整合新加坡分散而獨立的花卉銷售體系,形成聚合效應,並帶動周邊產品的發展。

他沒想到,前所未有的危機,就這樣爆發。

當時,新加坡的10多家鮮花批發商,認為太子批發中心形同挑釁,將會直接打擊他們的生意,大為光火。

他們不理會陳炳卻再三表白的籌建初衷,決意連手封殺。

大家找到當時新加坡花卉市場最大的供貨商——金馬倫花商,嚴令其停止為太子供花,否則將集體與之中斷生意往來。

眼看來者人多勢眾,又牽扯各方利益,金馬倫無奈應允,將太子納入生意黑名單。

對於陳炳卻來說,這是形同釜底抽薪的絕殺。批發中心的新樓已然擲下巨款,所有的宣傳也一一完成,

如今若只剩一副空皮囊,得罪了顧客不算,恐怕也難以維繼。

逼於無奈,他拚命尋找金馬倫之外的新貨源。「我這裡買一點,那裡買一點,不斷鼓勵那些規模小的供貨商,勻一些貨給我。

一年內,靠這種零星進貨方式支撐的批發中心,令陳炳卻損失了40萬元新幣。

但逆境同時點燃了他創造生機的決心,他開始全力培養新的貨源基地,並增設苗圃。

兩年後,一批花卉種植大戶,跟隨太子批發中心成長壯大。

當初連手下「封殺令」的批發商,眼見大勢已去,也不再阻撓金馬倫重新為太子供花。

整個新加坡花卉市場由此導入良性循環,越做越旺。上世紀90年代,陳炳卻已成為譽滿東南亞的「花王」 ,

把鮮花賣遍整個新加坡,坊間有句笑談,稱他為新加坡最大的「花花公子」。

再造一個新「太子」

1995年,太子的鮮花生意與苗圃規模已做到新加坡龍頭,陳炳卻適時向政府投標租賃到一塊5公頃的土地,開拓園林園藝業務。

在全新領域,他帶領太子繼續保持行業領先地位,承接了大量會展、慶典、建築工程的園林造景項目。

其中包括1994年至今新加坡國慶典禮中,幾乎全部的園林園藝與排花工程,以及新加坡第三機場的整套花植方案、

金沙灣大型景觀項目的園林造景工程等。

憑藉零失誤的過硬質量,與客戶為上的服務精神,太子深得新加坡政府器重,被欽點為御用花商,

成為當地興建「花園城市」的重要參與者與貢獻者。

目前,園林園藝已成為太子遠超花卉的第一大核心業務,年營業收入達3000多萬元新幣。

伴隨這次成功的業務轉型,陳炳卻還帶領太子花店加入全球最大的鮮花專遞平台——全球鮮花速遞組織。

藉助該組織遍布185個國家和地區的平台資源,他推動太子發展成為一家領先的網上花店,

鮮花及禮品支持在新加坡及全球範圍內的電子支付。

開拓個人事業的同時,陳炳卻亦不計前嫌,應行內多個大型批發商之邀,於2008年加入新成立的新加坡鮮花批發商公會,

以公會顧問的的身份,為全行利益積極奔走。

如今,這成為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太子的日常運營管理,已交由兒女負責,他只對大戰略與大方向把關。

經年累月的操勞,在79歲的陳炳卻身上留下不少病痛,他的一條腿已經不能正常行走。

但他依然會每天開著車,拄著拐,巡視在自己5公頃的種植園地上。

「我希望到2020年,公司團隊能從目前的400人發展至上千人,擁有整百輛車組成的車隊,並且完成上市。

這種體量,意味著在未來5年,我們要再造一個新『太子』。」

那時的陳炳卻,將迎來82歲,他相信自己一定能看到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