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和之國與禦田的簡評分析

動漫聚集地     2022年06月25日

關於評價標準的辨析

評價一部作品需要相應的標準,這種標準不是由作品之外的事物所決定,如個人感受及其衍生人氣投票,這些本就沒有一定標準來對作品本身進行規定,大多是受到感情因素的影響(當然我並不否定其合理性,本身龐大的數據本身就代表了一種標準,但此標準本身應在作品本身尋找,因為大量數據體現的是普遍性,而非個體的特殊性…BTW,有些人認為所謂外網大量對和之國好評是合理的,那麼國內貼吧、知乎和日本5CH等大量差評是否是合理的?)。那麼我們就需要找出剝除感性的理性標準,而理性標準一般則需要規定本身,確定事物的範圍,而這種規定也需要經受得起批判,上面所提規定本身需要根據作品本身來確定,且我們不能拿名著的標準來評價網文,拿寫實漫畫來評價少年漫畫,更不能用現實的邏輯來評價漫畫的邏輯(一般在於物理方面的吐槽)。

海賊王》和之國與禦田的簡評分析

那麼我們就可以進一步來討論了,即ONE PIECE 的評價標準應該如何界定。首先,OP是少年漫畫,而少年漫畫的標準一開始是為迎合中小學學生,隨著時間的發展,開始面向高中生及以上的讀者,出現戰鬥,冒險和以主人公的戰鬥與成長為主題的漫畫,還有運動漫畫和搞笑漫畫,根據此點可看出其服務對象基本是小學高年級到高中生為主體;二,OP其本身為王道少年漫畫,以努力,友情,勝利的JUMP原則為核心(關於此點還需討論,OP本身關於努力的內容並不多,勝利的結果更多的體現為精神論,但其本身還是強調這些原則的,尤其是友情);三,OP特色在於其強調浪漫主義,浪漫主義的作品通常注重於情感和想像,以作品中人物的強烈感情和漫畫分鏡來帶動讀者的情緒,讓讀者與作品中人物進行共感,和以作者本人的想像力來驚艷讀者,而在內容上由於注重情感,則注重個體在特定環境下的情感強烈表現;而進入OP的浪漫,我們看看作品中諾蘭德的子孫所說的話:黃金鄉和空島,過去沒有一個人證明其不存在,雖然人們會嘲笑這是愚蠢的理由,但這又如何!這就是「浪漫」。從這可看出作者本人的浪漫觀,追求可能性低或周圍認為不合理的結果,偏執的一直堅持,只是為了證明這一可能是真實的,而想像力則體現在其構建的龐大的世界觀。四,作者本人說他是為少年畫漫畫。

根據以上四點可得出的一些規定即,一:浪漫主義底色決定其敘述故事時多以情感宣洩為核心,而非強調理性色彩的現實邏輯,這從戰鬥過程中的精神論上尤為體現;二:以強調友情則體現為對友情的讚美,路飛為朋友可以堵上性命;三:為少年服務可帶出,在一篇故事中敵對雙方的純粹性,即簡單的二元對立,雖然尾田會在這種純粹性中添加些複雜性(凱多的價值觀),但其正邪對立依舊是主旨(明哥的控制,與路飛的反控制)。

對和之國的簡單評價

而根據以上規定來評價和之國。和之國太強調人民生活的慘象,從開幕村落慘像到花之都一年一次的自由,而這慘象持續了20年之久;而讀者就要提問,是什麼造成這種結果,而敘述的故事中,禦田實力的設定使其避免這種結果的可能性相當大,造成的結果就是大量讀者(國內,畢竟我並不怎麼在外網論壇觀察)無法共感禦田的情感宣洩,而和之國漫長的篇幅更是使讀者感到不耐煩(我在5ch看到很多的評論都是又長又無聊,與德雷斯羅薩相似),這種情感宣洩無法共感,導致的就是讀者強調理性上的現實邏輯。故,國內大多讀者對禦田的行為感到蠢(關於禦田的評價我沒怎麼在5ch上看到,有的話請補充,更好的情況是直接推翻我的看法,這些評價多是對和之國整體的非理性評價,而對禦田的評價,我看到的唯一一個是尾田沒將禦田塑造成有魅力的角色);對友情的強調一般而言放在正面強調是容易帶動情感的,路飛對薇薇說賭上我們的性命,為菱形頭大叔搶回金子,衝冠一怒為小八胖揍天龍人,這些都是正面的表現,而在和之國中帶入了內奸這一定位,而內奸還是堅持到底的內奸,正方對友情的堅持表現在多年來未發現內奸的存在,發現後也因友情無法下殺手,這種對比包含了內奸對友情的踐踏,與正方對友情的堅守,導致的情況就是讀者看到的是內奸對友情的踐踏,而沒有得到對友情踐踏的回應,只是表現友情對正方人物行為的持續影響,而之前劇情中路飛總是會對這一內容做出回應:質問對方把夥伴當成什麼了(當然情形不同);而上一點也體現了純粹性的關係,正方對友情純粹的強調與反方對友情純粹的踐踏,這種純粹性的體現還有禦田對大蛇與凱多信守承諾的堅持,敵方不對百姓出手,大蛇這點還是信守承諾的,但直到5年後得知大蛇與凱多完全沒有信守出國的承諾,這也與反方純粹的對承諾的踐踏形成對比。但這種簡單純粹性的對比得到讀者的肯定是需要情感共感來支持的,前面提出無法共感就使讀者來尋找現實邏輯這一點在這裡也體現了。

以上關於情感宣洩問題在蛋糕島上也有表現,導致讀者開始對路飛戰鬥過程強調其鎖血掛,但卡塔庫裡的成功塑造使這一場戰鬥得到了昇華,而在和之國凱多戰則沒有這麼好了,從其外號凱老師更是體現讀者的情感無法共感的問題,這一問題在與鱷魚和路奇戰鬥時並不突出。

海賊王》和之國與禦田的簡評分析

上面提出的問題主要還是OP底色浪漫主義沒有成功描繪的問題,而這一問題就是感情共感問題,而感情共感如何界定又需要分析。正如一些人以外網表現來為其主觀看法背書一樣,在外網(主要指歐美)的確存在對和之國高評價的現象,毒舌老外是一個典型,而國內也有對和之國高評價的群體,那麼就出現了這一問題,是什麼導致了國內主體群體與外網情感共情的區別?

大家或許記得14年左右為時間點,之前在外網火影忍者的火熱度是超過OP的,而和之國導致的外網OP火熱現象與火影忍者是否有同一性?火影忍者其表現的是日本獨特的文化,而和之國也同樣是日本獨特文化展現的平台,尤其是尾田為展示其祖國風光,大量藉助其歷史上的事件來在劇情中出現。這至少可得出一點結論,即外網對日本文化這一新鮮事物的喜愛,正如我們對春晚的冷漠與國外對春晚的高評價一般。當然這只是一種解釋,不過也可以說明部分火影忍者在外網比起OP火熱的原因(而佔比有多大還需要資料來討論)。畢竟火影忍者比起OP在歐美提前兩年開始傳播(當然為何提前兩年傳播由於沒資料,就不討論了)。而這些都是表面原因,但表面原因對大多數讀者來說是可以解釋的,由於新鮮故而不了解,導致的文化衝擊使大多數外網讀者驚艷於OP展示的畫面,而對其不合理的內容則減少了關注(不合理是我的看法)。而國內與日本5ch上低評價的原因則需要尋找其他原因,拋開在相同文化體系中,我們對其看的太多了,故我們會對尾田對故事的重複利用感到厭煩,同樣的竊國,同樣的為朋友而戰,同樣的路飛向敵人跑去,同樣的多次戰鬥這些表層理由,而這些表層理由則或許是5ch上負面評價的一種體現;共情即一個人對特定的人物所發生的事件感同身受,大量國內讀者無法對禦田的悲慘境遇感同身受的原因,只能從禦田的行為來尋找。

對禦田的簡單認識

禦田不論其本人意願與否,其實際上成為了和之國的領袖,所以,我們評價禦田無法將和之國領袖這一身份剝離禦田本人。在此基礎上,我們來看看禦田這一人物,禦田離經叛道,對自由追求,保持著無限的好奇心,對人的痛苦無法置之不理,這是剝離其領袖身份展現的個人品質,而更重要的是,禦田與白鬍子,羅傑等人的相交基本上是剝離其領袖身份的,故展現在我們眼前的就是一位大膽無畏,勇往直前,對世界保持無限的好奇心,而對人保持著同情心。所以白鬍子,羅傑,紅發,甚至路飛等人喜歡禦田並不矛盾,他們也是這樣的人。但尾田對禦田的塑造加上了枷鎖,這就是其領袖的身份,作為和之國將軍繼承人,其在其父將其放逐出花之都才開始對和之國的探索,他所說的憋屈大機率也有對其身份的否定吧,而即使否定,他也只是被動的接受關係的斷絕帶來的結果之後才踏上探索和之國的旅程,而其想出海卻無法出海更是在物理環境上給了其束縛,想想路飛駕著一葉扁舟駛入漩渦,路飛還是開始了旅程了,而尾田給禦田的束縛則是失敗了幾十次都無法出海,必須等到外海來船,才能出海,真是與錦衛門他們出海成對比。而其在大海上的目標也是羅傑賦予的,其目的只是看看外面,而沒有堅定的前進方向,回來之後更是由於將軍繼承人的身份承擔起了對黑炭一族迫害的贖罪(而這本身也是對禦田領袖身份的肯定),之後對凱多的討伐更是由於豹五郎一家的破滅而直接引爆。這些內容總是體現在御田對自由被動的追尋,其並沒有主動的體現,有人認為御田是失敗的路飛,這是錯誤的,在關於自由方面,路飛永遠是主動的,他十分清楚自己該干什麼,自己想幹什麼,他在7歲時就堅定了其自由的方向,而御田則是習慣了周圍環境給他的限制,習慣了對抽象自由的追求,而對這抽象自由的追尋更多的是因為其身份與和之國物理環境束縛的限制導致的。路飛是確定了自由的方向,才有了意志的繼承,而御田是了解了需要繼承的意志,才確定了其自由的方向,即使這樣,他面對大蛇與凱多還是被動的,他那領袖的身份無情的拉扯著他自由的靈魂,正如他以前的經歷,他還是屈服於他領袖的身份,放棄了其獲得的具體的自由靈魂。

海賊王》和之國與禦田的簡評分析

這之後我們評價禦田就需要根據領袖身份來評價了,作為領袖其是失敗的,尾田在回憶篇中並沒有創造過限制如此多的人物,回憶篇章的悲劇總是建立在人物無法戰勝的外部因素而產生。而御田的悲劇產生的原因則是在御田有可能戰勝的外部因素的情況下,由於浪漫主義的敘述手法而束手束腳,導致悲劇產生。這種方法使正方放棄對敵方的提防,正方不能不相信夥伴,正方必須信守承諾,儘管反方對承諾的實行情況可以探知(這些都是二元對立的浪漫主義作品中的表現,故在OP中是合理的)。以前回憶篇章中,領袖們也表現浪漫主義中的愚直色彩,但這是在這種表現對最終結果無法造成影響的前提下的對純粹性正義的描繪。而御田實力的設定使其超脫了以前的框架,敵人的狡猾本就是相對的內容,有狡猾就有愚直,而多次強調敵方狡猾的結果就是正方的愚蠢。而凱多對禦田的念念不忘更是加強了這一印象。有人認為御田就是打不過凱多,根據凱多一棒子把禦田打暈,而御田大招無法使凱多喪失行動力的情況來看,的確禦田可能比凱多弱,防禦力方面是確實弱,但讓凱多心心念了20年的御田,沒分心而再結實的給上凱多一擊,結果會如何凱多心裡不清楚就不念叨這麼多年了。其結果是在與路飛的戰鬥出現相似的情況時,都有心裡陰影了(指咋又這樣贏了)。但路飛與凱多的戰鬥可以看出,路飛並沒有禦田對凱多戰造成的優勢(但這是我的主觀感想)。若尾田乾脆的寫出,凱多就是比禦田強,禦田就是無法擊敗凱多,這種悲劇的共情則會成功(或許禦田的信就是這種描述?但畢竟信是在戰鬥之前寫的)。禦田失敗的不合理直接導致對和之國百姓悲慘20年結果歸因上的不合理。讀者認為和之國悲劇是御田的原因,具體到表象就是御田的蠢造成了這一結果,但這一觀點必須批判,和之國悲劇的原因主體永遠是大蛇與凱多的惡行,而非禦田的善行,我們對禦田的批判只能就禦田其領袖身份的未盡職而進行,但這種批判本身就躍出了OP浪漫主義的底色,而進入了現實邏輯的批判;但讓讀者進入現實邏輯批判的原因又是浪漫主義描寫的不適導致的。

尾田對浪漫的御田施加的現實身份的枷鎖扼殺了浪漫的御田,使禦田無法以其主體來進行其行動,而只能以領袖身份進行行動的結果就是讀者的分化。而漫畫分鏡的描繪則導致了對其行為蠢的印象的加深。這又導致部分讀者說OP閱讀成本提升了,但這與外網好評聯繫就是,對和之國差評的國人(也包括5ch的日本人)閱讀能力低,而結果就是國內認為和之國觀感好的人與外網的人閱讀能力都高,這從簡單的邏輯上就不合理,若需要高閱讀成本,那對全部人類都是一樣的,畢竟人之間又沒有生殖隔離,在正常社會下,是會出現相似比例,故大量差評與好評的對立都是簡單閱讀下產生的,而非深入閱讀產生。

海賊王》和之國與禦田的簡評分析

結語

我個人對禦田領袖身份的否定在於換個人或許可以做的更好,而和之國百姓可以過上20年安康的生活(大機率)。正如我上文所說,這超出了對OP批判的範圍,這更多的是對現實投影的批判。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導致紅軍無法在革命根據地呆下去,在錯誤的領導下,血戰湘江,紅軍從8W銳減到3W,而在正確的領導下卻可以保存下革命火種,最後解放全中國。但錯誤領導的代價是龐大的,南方革命根據地,在白匪和還鄉團的血腥報復下,多年未恢復其人口。領袖身份是特殊的,這一身份承載了相當多生命的重擔,而生命是最寶貴的事物。

最後我認為尾田對禦田的評價也是合理的,「笨蛋殿下」指出了其領袖身份的不盡責,「快男兒」則稱讚了其偉大的性格。而和之國篇章的差評是相對於OP其他篇章的好評而來的。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