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性生活,女人身体会发生惊人的变化?

交流日报     2017-05-13     检举

音乐,香薰,外加一个穿吊带睡裙的女人斜靠在沙发上品红酒。

凌天翊打开家门的一瞬间,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华圣集团的总裁,也是A市最年轻的首富。

“你怎么会在我家?”凌天翊看着眼前烟熏妆的女人,冷峻的面孔犹如冰雕一般,凌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难道我不能来吗?翊,你的女朋友呀!是你妈妈带我来的。”女人倒是不介意他的冷漠。她甩了甩金黄色的大波浪头发,从沙发上站起来,端著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款款地走到了凌天翊的身边。

女人浓烈的香水味让凌天翊本能的退后了一步。

“我没有女朋友,请你马上给我离开,否则别怪我翻脸。”凌天翊不想多做纠缠,扭头进了书房,不予理会在客厅里看上去就让他觉得倒胃口的女人。

女人甩了一下卷发,随后跟着进了书房,她扭动着自己丰满的身子。

凌天翊对眼前这个精心打扮的女人没有丝毫兴趣。他之前见过这个女人一次,沈氏集团的千金沈佳妮,隔三差五换男友,天天泡在酒吧里,私生活乱的一团糟。

沈佳妮笑若桃花,伸手勾了凌天翊的脖子,并试图往男人的身上贴,“翊,你看我美吗?今晚我是你的了。”

沈佳妮撩拨著面若冰霜的男人,她很有自信,她是夜店里的永恒的女王,只要稍稍施出些手段,就一定要搞定这个极品男人。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A市首富,到底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凌天翊也发觉到自己身体不对劲儿了,他断定是被沈佳妮下了药。顿时火冒三丈,他最讨厌被人算计。

“滚!”凌天翊手臂一挥,把沈佳妮摔到了地上。

此时,他凌天翊才不管对方是不是父亲老朋友的女儿,也不管对方的家庭是怎么样,只想尽快把这个恶心的女人赶走。他绝对不会和这个倒胃口的女人发生什么。更何况如果真的发生了关系,那么他一定会被老爷子逼着娶这个恶心的女人。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凌天翊看见摔在地上的沈佳妮的睡裙下竟然什么都没有穿,他努力克制了自己的情绪。

沈佳妮摔了一跤,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她站起身靠在凌天翊厚实的胸膛,“看吧,你骗不了我,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谁都抗拒不了女人的诱惑。你对我已经有感觉了,是不是?来吧,翊,别死扛了。”

沈佳妮不安分的手想要解开凌天翊衬衣的扣子。

凌天翊彻底怒了,扯著像牛皮糖一样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把她和她的东西一起扔到了门外,狠狠的关上了大门。

“凌天翊,你这个混蛋,你给我走着瞧!切!”女人抱起自己的东西,立马开始打电话。那熏香的效果非常好,她也吸入了不少,此时她也同样需要排解。

至于男人嘛,她沈佳妮从来都不缺。

凌天翊迅速灭了熏香,他要尽快找一个看着顺眼的女人,帮他排解一番才行。

>>>>>坏人,你不得好死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茵梦西餐厅里的客人越来越多,此时正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

“夏小洛,过来!”

“哎!来了。经理大人,请问有什么吩咐?”夏小洛立马小跑到经理面前,一副笑嘻嘻的小模样。

“这个客人要得急,你去送一趟。”经理撕下一张便签,“客人是周先生,这是地址。店里客人多,你快去快回。”

“遵命,保证半个小时打来回。”夏小洛骑上小绵羊,上路不到三分钟,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靠!老天爷太不给面子了吧。”夏小洛用雨衣把外卖的西餐包好。自己淋感冒了,吃几片感冒药就行,但如果把西餐淋坏了,那可要赔699。这可不是不是闹着玩的。

也就十分钟左右,落汤鸡一样的夏小洛按响了门铃。凌天翊火气十足的打开大门,“周先生,您要的外卖送来了,请您签收一下。”夏小洛露出甜甜的微笑,经理说过,对待客户必须态度友好。

凌天翊并没有订外卖,也不姓周。如果换做往常,他一定会把外面的人臭骂一顿。不过,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发怒。

凌天翊用火辣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小女人。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甜美的表情,纯洁干净。被雨淋湿的餐厅工作衫紧紧的贴在娇俏的身上,苗条而匀称的身材显露无遗。

凌天翊已经乱了心性,猛然把眼前的小美人抱进了屋内。

“喂,你干嘛?放开我……救命啊……”夏小洛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外卖也打翻在地。

凌天翊直接把小女人抱进了卧室。夏小洛暗暗叫苦,好不容易找到西餐厅的工作,为什么第一次送外卖就遇到了坏人,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周先生,我只是来送外卖的。你快放了我,否则……”夏小洛掐著男人的胳膊,想跟他讲道理,可是话还没有说完,火热的唇就覆了上来。

“唔……”霸道的亲吻,让她说不出话来。

直到感觉她快呼吸不了的时候,他才离开她柔美的丁香小口。

“周先生,我是送外卖的。你这样我会报警,让警察叔叔抓你。”夏小洛惊恐,她想要快点儿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她才十八岁,还没有谈过恋爱,他不能让这老男人欺负了。

“宝贝儿,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你就是最好的外卖。乖!我会让你成为史上最贵的外卖。”凌天翊虽然不想伤害任何无辜,可是送上门的小丫头也太惹火了吧!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凌天翊根本不理会小女人的谩骂。

凌天翊不顾夏小洛的粉拳捶打,这样的捶打和挠痒痒没什么不同。

凌天翊感觉这个送外卖的小女人在发抖,以前他身边的女人哪一个不是使劲浑身解数来取悦他,可眼前这个小女人竟然会害怕,这种可怜无助的小模样更是令他兴奋不已。

“坏人,你不得好死……”

夏小洛感觉快要断气了。她又哭又求,又咬又骂。可是一点用也没有,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开个价吧!

清晨,夏小洛迷迷糊糊的,仿佛昨晚做了一个肮脏的梦,非常可怕。

可是,睁开眼睛后,她发觉自己真的是一丝不挂,躺在一间陌生而豪华的卧室里。全身的酸痛,脑袋都是懵的。这让她想起了昨晚那不耻的画面,也让她清醒的明白了一个事实——她,被人强暴了。

“可恶!混蛋!死男人,臭男人……”夏小洛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又是害怕。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她感觉自己要疯了。

不管怎样,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一刻也不愿意多呆。夏小洛用蚕丝被裹着身子,就要翻身下床,可是经过昨晚的激烈后,她几乎没有丝毫的力气,双腿一软,就倒了下去。眼看脑袋就要和床头柜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竟然被人被抱了起来,然后放在了床上。

夏小洛看着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就是昨晚侵犯她的禽兽,气的满脸通红,牙齿都咬得紧紧的。沉寂了三秒钟后,夏小洛终于爆发了……

“我……我打你个死流氓,臭流氓……我打……我打……”夏小洛顺手抄起枕头,就往凌天翊身上招呼,俨然一只发狂的小狮子。

凌天翊原地不动,就让夏小洛用枕头打他,反正也打不疼,就让她出出气。

想着自己昨天中了该死的沈佳妮的药,而后强要了小丫头的第一次,昨晚他倒是发泄的很爽,可这小丫头肯定痛的不行。所以,也就忍住了平日里的暴脾气,没有把发狂的夏小洛当垃圾一样给丢出去。

“你打够了没?如果打够了,就开个价吧。我说过,我会让你成为最贵的外卖,自然不会亏待你。”凌天翊见这小女人越打越疯狂,越打越生气。此时怕是不说句话,这小女人会拿着枕头打到世界灭亡的那一天。

“你……你当我是什么了?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人。我要告你,我要告你!”夏小洛吼道,发狂的时候裹在身上的蚕丝被差一点掉下来,夏小洛连忙扯了扯蚕丝被。

凌天翊挑了挑眉,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还藏着掖着干嘛?反正该看的和不该看的,昨天晚上我都看了。说句实在话,你的身材还真不怎么样。”

“你……混蛋!姓周的,我告诉你,我一定会把你告到坐牢。不,告到枪毙,枪毙一万次。”夏小洛指著凌天翊的鼻尖,表情坚定而决绝。

凌天翊推开夏小洛的手指,邪气的笑着说道:“那就去告姓周的吧,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又不姓周。”

“你怎么可能不姓周,你……”夏小洛突然想到什么,“哼,我明白了,你是故意的,你用假名字打电话订外卖,为的就是骗女人来……”

凌天翊着实无奈,他可是这A市排名第一的钻石级单身汉,有钱有权有长相,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他只要勾勾小指头,投怀送抱的女人能排好几条街。这小丫头的想像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

“我告诉你,不管你姓什么,我都一定不会放过你。”夏小洛气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

夏小洛不停的呱唧,凌天翊被吵的烦躁不已,直接覆上她的双唇,用厚重的吻封堵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巴。

>>>>>不能宣扬出去

夏小洛推开强吻自己的臭男人,使劲儿的擦拭被侵犯过的樱桃小口。

凌天翊点燃一根古巴雪茄,悠悠的吐著烟圈。他就是用强了,那又怎么样,他根本不怕这小丫头。他是堂堂华圣集团的总裁,哪怕天大的事情,他都自然有办法摆平,在这座城市里,他自认为还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况且在凌天翊眼里,女人个个见钱眼开,只要拿出足够的钱就行了。不过,现在他还想逗逗这个笨笨的小丫头。

“我从来都没有打电话订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外卖送错地址了。”凌天翊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夏小洛听到凌天翊这么一说,也有些拿不准,她左顾右看,凌天翊则递上一张纸片,“丫头,你是找这个吗?”

夏小洛夺过纸片,“没错,就是德萨斯花园F栋18楼16号。我没有送错地址,这是我第一次送外卖,我看的非常仔细。”

“真是个小笨蛋!告诉你吧,这不是F栋,是E栋。”凌天翊早上起来后就发现了这张纸片,知道这丫头因为送错了外卖,才成就了昨晚的好事,也觉得这马虎丫头非常有趣。

“我上楼前看得清清楚楚,你少抵赖了。你就是怕我去告你,哼,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夏小洛握著纸片,依然坚信自己没有送错地址。

“很遗憾,就算你看清楚了,这里也是E栋。前段时间刮风下雨,把E栋的‘E’下面那一横你弄掉了,看上去还真像个‘F’。这都快半个月了,居然也没人来修补,这里的物业真是不负责任。”凌天翊说着,从保险柜里拿出房产证,“看看这个吧。”

夏小洛翻开房产证,真的是E栋,顿时脸色铁青,看到房产证上的名字,夏小洛吼道,“凌天翊,你这个畜生混蛋,就算我送错了外卖,你就不能提醒一声?你有没有道德?而且,即使是我走错门了,你也不能抹杀掉你所犯的罪行。我要告你,让警察叔叔枪毙你一万次……”

“告我?随你便,我不介意。不过,我不得不给你一个善意的提醒。”凌天翊坐在夏小洛身边,吐了一口烟圈。

夏小洛厌恶的躲开那些讨厌的烟气,不断的用手扇风。

“这种事情如果对男人来说无所谓,更何况以我的势力,你根本拿我没办法。可你是个女孩子,如果事情宣扬出去了,别人会怎么看你?你能禁得起那些风言风语吗?你又要怎么面对你的亲人、同事、朋友?或者你还有什么小男朋友之类的,他又会不会介意呢?这些你都需要考虑。”

夏小洛低着头,狠狠的咬著嘴唇。的确,这个该死的老男人说的没错,这件事情不能宣扬出去,这回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

可是,她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欺负,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倒霉?

夏小洛想着,眼泪止不住吧哒吧哒的往下掉,这幅梨花带雨小模样,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凌天翊顿时有些揪心。

“喂,我都说了,你可以随便开价。就算是狮子大开口,我也认了。你就别哭天抹泪的,我最讨厌女人在我面前哭。”凌天翊灭了雪茄,有些无措的样子。虽然他身边的女人不少,但都是你情我愿,甚至是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而像昨晚那样用强,他还是生平第一次,所以他愿意给这个小女人多一些的钱作为补偿

>>>>>你没资格怀我的孩子

凌天翊拿出支票簿,潇洒地写下一串数字,撕下来递到夏小洛面前,“喂,别哭了。这是给你的酬劳,有了这些钱,你就不用那么辛苦的送外卖了。看看上面的数目,你会满意的。”

夏小洛没有接支票,凌天翊霸道的把支票塞到了她的手里,支票上赫然写着一千万。

一千万呐!这对于夏小洛这样即将流落街头的穷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夏小洛的确非常缺钱,可是这种钱她绝对不能收,因为这张支票是对她人格最大的侮辱。

凌天翊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似乎要撕掉支票,握住了她的手腕,“你如果把它撕了,我绝不会给你写第二张。你最好想清楚,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凌天翊看得出来,这个小女人很需要钱,否则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不会晚上冒雨送外卖。所以,他出手很大方,也希望她可以收下这笔钱,以后的日子不要过的太辛苦。

夏小洛冷笑,甩开了凌天翊的手,毫不犹豫地撕掉了支票,把碎片砸在了凌天翊那气的铁青的脸上,然后狠狠的说:“你想买我?没门!”

“你……不识好歹。”凌天翊捏著夏小洛的下巴,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倔强的女人。夏小洛狠狠瞪着凌天翊,一副革命烈士不屈不挠的表情。

“别忘了自己去买事后药吃。你这笨蛋基因,没资格怀我的孩子。”凌天翊冷著脸说。

“你……你简直猪狗不如!死流氓,你个禽兽基因,坏蛋基因,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给你生孩子。”夏小洛虽然被凌天翊捏著下巴,却毫不示弱。

凌天翊其实是善意提醒,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如果未婚先孕,传出去了名声也不好。可惜他一片好心,嘴里说出的来话却非常难听。当然他也从没有甜言蜜语的习惯。

凌天翊看见夏小洛像个发疯的小狮子,他不想再耽误时间,今天公司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忙。他直接把夏小洛推开,摔门而去。

“混蛋,禽兽,我诅咒你,诅咒你一辈子没孩子,断子绝孙,你去死吧!”夏小洛朝着凌天翊离开的方向,扔去一个没有攻击力的枕头。凌天翊隐隐听到夏小洛的咒骂,也不予理会。他今天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因为这笨丫头,他今天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不能再耽搁了。

夏小洛气得不了,自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竟然还被那臭流氓鄙视。她索性把凌天翊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满屋子都是碎片。这还不解气,她用菜刀把那套从欧洲空运过来的高档沙发划了几个大口子,还把厨房里的沙拉酱涂的满沙发都是。

夏小洛发泄了怨气,走到浴室去,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咬咬嘴唇,抹掉眼角的泪珠,对镜子里的自己说:“夏小洛,你昨晚只是被疯狗咬了一口,你没有出卖自己。你要坚强,打起精神来,只有做到比那个土豪禽兽更强大,你才能找他本人报仇,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只能砸他家的东西出气。”

夏小洛拿起浴室里的牙膏,在镜子上歪歪扭扭地挤出八个大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夏小洛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想要穿衣走人,却发现自己的工作衫已经破烂不堪。如果不缝补一下,根本没办法穿出去。她想补衣服钉扣子,可惜这里根本没有针线。

“叮咚!”门铃响了,夏小洛顿时警觉的屏住了呼吸。

>>>>>千万不要炒我鱿鱼

夏小洛透过猫眼,看见一个满脸微笑的女人,一身职业套装,显得格外干练。夏小洛心中暗自揣测,这个女人和那个臭男人什么关系,如果发现自己在这里,会不会把自己当小三猛揍一顿。

夏小洛不想招惹是非,只想等会儿悄悄的溜走。所以,她只是装作没听见。

“小姐,请您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那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

“靠,你他妈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我可一毛钱都没有拿他的,我是受害者好不好!”夏小洛心中暗骂,却不敢发出声音。

“小姐,请您开开门。我不是坏人,我是凌总的秘书露娜,是凌总吩咐我给你送衣服。”女人在门外喊话。夏小洛确还是不开门,她说是秘书,那关系肯定说不清道不明。夏小洛默不作声,继续装空气。

“小姐,你如果执意不开门,那我把衣服放在门口了。我走了,你自己来拿吧。”女人说完后,外面就没了声音。

凌天翊早就猜到夏小洛可能不会开门,吩咐过露娜,如果叫不开门,把东西房门口就可以了。

门外许久没有动静,夏小洛又蹑手蹑脚的去看了看猫眼外的情况,确定没人了。心想自己虽然不愿意拿他的钱和物,但是自己的衣服是他撕坏的,让他赔一套也合情合理。反正现在没有衣服穿,索性开门把装了衣服的纸盒拿进屋,又迅速把门关上。

打开精致的纸盒,外穿和里穿的衣服都有。裹胸和小内都很合身,淡黄色的吊带连衣裙,刚好到膝盖的位置,腰间系着镶著宝石的束腰带,淡雅而高贵。

“连个吊牌都没有,也不知道这衣服贵不贵。啊!这衣服该不会是那种女人穿过的旧衣服吧?脏死了。不过,也只能凑合一下了。”夏小洛自言自语,她不清楚这套行头的价值,那是她几年工资都买不起的名牌。

收拾好自己那身撕得跟碎片一样的衣服,匆匆的离开了凌天翊的公寓。

夏小洛先回到自己的租住房,庆幸餐厅工作衫发了两套,可以换著穿,否则还真不知怎么办。

夏小洛换了衣服,立马赶去了打工的茵梦西餐厅。

“小洛,你死到哪儿去了?”眼尖的窦雅看见夏小洛在餐厅门口,立马冲了过去。窦雅是夏小洛从幼儿园就认识的死党,她们一起在茵梦西餐厅打工。

“你先放开我,胳膊都被你捏疼了。”夏小洛拉了拉衣领上的红色小丝巾,生怕窦雅看见残留在她脖子上那些不堪的痕迹。

“你个死丫头,昨晚没出事儿吧?可担心死我了!”

“你昨天到底干嘛去了?”

“让你去送外卖,你居然没送到,那个姓周的客户投诉了。”

“经理昨天非常生气,一会儿说要扣你工资,一会儿说要炒你鱿鱼,你要小心应付。”

窦雅不停地叽叽喳喳,夏小洛都没有开口的机会。当然夏小洛也决定不告诉窦雅自己昨晚的遭遇,毕竟这事情也是难以启齿,任何人都不能说。

“昨天我刚出去就下暴雨,外卖被雨淋湿了,路上车又坏了,我倒霉死了。”这个借口是夏小洛之前就想好的,她怕窦雅继续发问,连忙转移话题,“豆芽菜,经理真的生气了?我会被炒鱿鱼吗?”

窦雅正要描述经理那火山爆发的样子,可还没有张口,经理就已经怒容满面的站在了夏小洛和窦雅的面前。

“嘴巴甜一点儿!”窦雅低声说道,而后小心翼翼的绕开经理,去帮忙打扫卫生。

“经理,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您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发誓,一定爱岗敬业,任劳任怨。您千万不要炒我鱿鱼,求求您了。”夏小洛哀怨的看着经理,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