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餐馆年赚20亿美元,全球开了两千家门市,却坚持不在中国开店!

欢迎光临     2017-05-13     检举

在艳羡别人成功,抱怨命运对自己不公的同时,你有没有曾经反思过自己,是否真的拼尽了全力?

快餐帝国

美国不少城市街边,都可以看到一座座,淡黄色、尖顶的小房子,一眼望去,窗明几净。

房子的边框是鲜艳的红,正门口挂着一个圆形标志,标志上一只大熊猫憨态可掬,熊猫头顶有一行英文:Panda Express。

这家“熊猫快餐”连锁,是美国规模最大的中式快餐。虽说像麦当劳和肯德基,这样的快餐巨头制霸全球,可“熊猫”在他们面前,丝毫也不落下风。

这家只做外国人生意的中餐厅,如今已开遍美国47个州!每年营收超过20亿美元,每3天就拓展一家新店,不断在美国“开疆拓土”!

过去10多年里,美国人对这家中式餐厅,几乎爱到不可自拔。各大热门美剧里面,这家餐厅频频现身。凡是提到中国的快餐,“熊猫”这个品牌的热度,就像中国人熟悉麦当劳一样。而且不止在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迪拜、日本、韩国,它拥有2000多家门市。把其他所有的中餐连锁,远远甩在了身后!

熊猫快餐的创始人,数学系的研究生程正昌,读大学时从来没想过,自己毕业后会投身餐饮,有一天会成为“快餐大王”。

读书时,唯一相关的经历,就是在堂兄的餐厅打工,“我干这行其实很偶然。我有位堂兄在LA经营餐馆,开张在即,仍找不到前厅经理,就把我叫过去帮忙。没想到,我竟对餐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一干就是30多年。”

其实说起来,程正昌做餐饮,是有“家族基因”的。1948年,他出生于扬州,5岁随家人离乡前往台湾,全家靠做厨师的父亲维持生计。

父亲程明才厨艺精湛,烧得一手很好的浙江菜,还担任过蒋介石的厨师。程正昌从小看到父亲烧菜,炒、煮、煎、烹、炸,成了他童年最熟悉的画面。

程正昌和妻子

15岁,程正昌又跟父亲,去到日本横滨,读完高中时,他获得美国贝克大学的奖学金,想着“也许可以知识改变命运”。

1966年,他只身前往美国就读,毕业后,被人们镀金的美国梦,并没有马上降临在他身上。

作为高材生,他居然没找到工作,最后便应堂兄之邀去了餐厅,月薪800美金,没有休假!

但程正昌一进入这个行业,发现这里面乐趣多多。一年后,他便说服父亲拿出积蓄,又申请贷款,总共花了6万美金,盘下店铺开了自己的餐厅,名字叫做“聚丰园”。

程正昌放弃了数学,打算在餐饮业放手一搏,结果一上来就被打倒在地。

现实比他想得残酷得多,餐馆开张的第一个月,生意差得不行,营业额只有12000美元,甚至周末也没有几位顾客。

每天入不敷出,程正昌回忆起来都想笑:“记得有一天,晚上8点,整个餐馆是空的,一个客人都没有,那时候心情真是难过啊。突然来了两个人,哇,你可以想像那个时候,我们对客人的到来,是多么的感激。”

思来想去,程正昌觉得,“要俘获美国人的胃,得先俘获美国人的心。”

于是他不仅要菜烧得好吃,还要让顾客吃出人情味来。“比如有10个人来吃饭,我会帮他们点好菜,一个人5块钱,弄得非常丰盛。菜上去以后,他们吃得精光。我也不用问,就再加两个菜,来的客人都会很惊喜。”

要是客人因为没有座位走了,程正昌会追到停车场道歉,“很抱歉我们这么挤,但如果您愿意稍等一会儿,我可以送您一杯饮料。”

一些30年前的客人,现在在马路上碰到,他还能叫得出名字。

此外,程正昌精心设计,将餐馆布置得简洁雅致。店堂装修是传统的中国风,店内回荡的却是美国音乐。

客人进来,既新奇又亲切,吃到好吃的食物,心情也愉快,通过聊天、优惠促进感情,很快就培养一大批回头客。

熬过最早无人问津的日子,他经营出10年的好口碑,生意开始天天爆满,这引起附近购物中心的注意。

1983年,程正昌应邀入驻,开了第一家中式快餐。正好当年中国政府,送给了美国两只大熊猫,熊猫一夜之间成为明星,“熊猫快餐”由此开张。

“熊猫快餐一开,第一个月就赚钱了。当时我放远了目光,要做中国餐馆的麦当劳!”有目标当然是好的,要做起来可不简单。

为了让“熊猫”茁壮成长,程正昌可谓挖空了心思。当时,中式快餐还未普及,他的每个店里都欢迎试吃,哪怕客人尝遍菜品吃饱都行。

外国人向来对中国餐馆,留有脏乱差的印象。程正昌要求餐厅四个“统一”:统一菜式、统一招牌、统一装修、统一服务。

剔除了多道菜品,只留精品。店面装修,结合中西方优势,让食客们感到轻松愉悦。

既然是餐厅,狠抓的当然是菜品。程正昌知道,做的是中国美食,但要以美国人的喜好为出发点。

首先,他坚持中国菜传统制作:“中式快餐就要完全保留,中国菜肴的传统特色,不能西化,否则美国人也不会再来就餐了。传统的就是世界的,人家美国人,就是专门来吃‘传统’的。”

在坚持中国特色的前提下,又得恰到好处地加以微调,做出“甜酸,微辣”的口味,以适合美国人的饮食习惯。

经过细致考究的钻研后,蘑菇炒鸡、花生辣鸡丁、酸甜排骨,一下子占领了美国快餐界,尤其是陈皮鸡,颇受欢迎,竟占了营业额的30%。

当时很多中国人,来到熊猫吃完快餐,都说他做的根本不是中国菜!坚持中国风,还是本土化,程正昌明智地选择了后者。

“什么叫正宗?卖得出去才叫正宗!”华人在美的数量是有限的,要在美国做快餐,必然要以美国人口味为主。

快餐不使用味精作为调味料,以此打消美国消费者,对中餐“过度调味”的顾虑。

此外,他适当照顾特殊口味,美国人开始强调健康饮食,他马上推出低卡套餐,时刻保持敏锐的市场嗅觉。

随着店面扩张,菜肴的标准化很重要,一道菜放多少佐料,蒸、炒、炸到什么火候,如何能保证一个口味,是连锁店必须面对的问题。

即便是有2000多家门市,熊猫始终坚持现场明火炒菜!为此,需要死磕每一个流程:菜品原料预先加工,再由配送公司送到各个分店。

所有调料都按配方事先备好,装在固定的桶内,随用随取。每个店选择“少而精”模式。菜品保持在20多种,把每一道菜做精做细,口味做到无可挑剔。

熊猫快餐覆蓋全美后,又踏入了国际化进程,这里面,程正昌的妻子,蒋佩琪作为联合CEO功不可没。

蒋佩琪很早就已经预见到,熊猫需要一个系统,让点餐更方便,让熊猫更好地了解顾客喜欢什么。

蒋佩琪身为电子工程学博士,亲手了设计这个强大的系统,对熊猫餐厅的运营、财务、供应链来了180度的技术提升。

这个熊猫后台管理系统,除了让点餐变得简单、门市间还可以互相分享讯息,大数据可以分析和调配菜品,预估销售和匹配订货需求,还能算出当天的浪费量!凭借这一系统,随便一个实习生,2个月就能独自打理门市!

门市开到了2000家,但程正昌想得非常清楚,“不打算在中国开店,中国不需要熊猫快餐,那里的竞争也太过激烈,我们是做给外国人吃的。”

对于未来的发展,程正昌乐观地表示:“按照目前的进度。2020年,在世界范围内,熊猫快餐将超过10000家。”

从无人问津的小餐馆,到全球最大中式快餐连锁,程正昌花了30多年。

之所以能做到这个地步,其中的奥妙无非两条,第一条,用他的话说:“我是个不断加快脚步的人,起步可能比较慢,但我到达终点,不见得会在别人的后面。因为别人在在睡觉的时候,我还在坚持不断地走。”

至于第二条,就是前行的姿态,将每一个细节做好,死磕每一个环节,不断地反思和提炼。用《食神》里星爷的话说,就是“一字记之曰心”,凡事也不要你过度苛求,至少要能做到用心,这样,人才能成长。

世界上的难事不可怕,怕的是没有认真的精神,有时候我们不该怪运气差,不该怪老天爷给没给机会,而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做事,到底是否用心。

人可以投机取巧一时,但无法走一辈子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