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新航母的真正意图 让美震惊不已

全球华人军事联盟     2017-05-13     检举

4月26日消息,首艘国产航母下水,中国海军正式进入“航母时代”。距离1987年刘华清提出建设航母的规划并展开相关论证,已经过去了整30年。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已经通过动画和文字,看到了这艘航母的一些技术细节;本文我们重点聊战略。

毕竟,谈及航母,国内外的舆论、学者甚至部分政策官员的第一反应,是将其与近海的海洋争端和台湾联系起来,认为中国发展航母就是为了夺回被占岛礁和收复台湾。

但这种想法不仅可能与事实不符,且低估了中国航母的真正战略意图。

选项

事实上,解决与周边国家的海洋争端,绝非中国发展航母的主要动机,因为中国奉行和平解决争端的政策;即便中国有心使用武力或强制手段解决海洋争端,航母也非主要作战平台。

首要原因,是中国军事的政策选项比以前多了不少。

先说空中力量。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装备的主战飞机,是歼10、歼11、苏27、苏30等组成的三代机群,作战半径都在1500公里左右甚至更高,已不是“短腿时代”。无论是钓鱼岛,还是南沙群岛,均在中国陆基战斗机的有效半径之内。今后,随着歼-20等四代机的大量服役,在东海及南海维持优势制空权,更不在话下;

论导弹,中国对周边国家则有压倒性优势。中国岸基巡航导弹、短中程弹道导弹,可以通过对特定海域的饱和攻击吓阻对手。同时,中国近海水声情况复杂、海洋地理特殊,是中国基洛级、元级及宋级等静音潜艇活动的理想之所,中国利用这些潜艇可有效牵制对手的水面舰艇;

论水面舰艇,中国的战力和可用性也越来越强。052B、052C等型中国自主研发的驱逐舰,和从俄罗斯引进的四艘现代级驱逐舰,防空、反潜、反舰等综合作战能力较强,可在近海遂行海上对抗、封锁、火力支援等作战任务;已开始大批量生产的052D型驱逐舰,具有更强的海上综合作战能力,特别是其区域防空系统,更被誉为中国版的“宙斯盾”。

所以,在近海,中国武器库拥有如此多的选择,何须“劳烦”航母?

长短

不选择航母解决海洋争端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近海作战其实并非航母所长,用其解决海洋争端,效价比有点儿低。

大家都知道,航母是远洋作战的主要平台和利器。而在东海、南海这样的近海,受制于空间的限制,航母的作战效能难以得到有效发挥。况且,与庞大的陆基战斗机群相比,航母搭载的几十架舰载机所能发挥的作用,并不显眼。

同时,航母在近海作战的风险却很大。在东海、南海这样的濒陆海区,航母极易遭到岸基雷达、电子侦听站和侦察机等的监视和跟踪,也容易遭到陆基战斗机、巡航导弹、潜艇等反介入力量的打击。一旦开战,它在近海不仅可能发挥的作用有限,且容易成为“人质”。

此前,在南海特别是南沙海区,由于中国战场建设比较滞后,相关力量存在比较薄弱,对航母有一定的需求。但随着南沙岛礁扩建工程的展开,以及越来越多水面舰艇、空中力量等的存在,在南海部署航母的必要性也没那么大了。当然,南海相关的基地,依然是航母停泊或补给的可选之所。

至于解决台湾问题,航母也非主要作战力量。如果出现紧急情况,中国航母打击群大可在台湾以东太平洋海域开辟外线战场,迫使敌方“东西兼顾”以缓解大陆的正面压力,同时牵制可能的干预力量,配合内线作战。航母对于解决台湾问题当然有用,但属于“配角”位置。

鉴于中国应对海洋争端日益多元化的作战平台和方案选项,一些与中国有争端的国家仍盲目地“对号入座”,显然也太过低估了中国航母的志向。

当然,也不能排除别有用心的人为了继续炒作“中国威胁论”,而对中国航母进行有意夸大其词的解读或“捧杀”——比如今天的印度媒体,就以“印度洋的新威胁:中国将建造至少六艘航母”为题,渲染一番。

那么,在未来,中国的航母究竟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核心

发展航母是中国远洋战略的一部分,是中国走向深蓝,承担国际责任,成为世界大国的基础。近海不应是中国航母的栖息之地,中国毗邻的西太平洋和北部印度洋,才是中国航母有所作为的地方。

二战以来的现代海军发展历史表明,航空母舰几乎是远洋海军的标配,是舰队的核心。建设远洋海军,就不得不发展航空母舰;对于像中国这样缺乏较好远洋支撑的国家而言,更是如此。

原因并不复杂——身处大洋的舰队,必须依靠自身力量去获取制空权、进行区域防空,而航母是移动机场,是海上夺取制空权的利器,是力量投送的最方便平台。同时,航母编队还是海上的综合作战平台,集情报搜集、兵力投送、 火力支援、防空、指挥等功能于一体。

看看美英就知,即使拥有众多海外基地和盟国支持,海外行动依然极大依赖航母上的舰载机提供空中打击、战术掩护和控制支援。

例如,在2001年12月美军对基地组织、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发起的“持久自由”行动中,美军航母承担了75% 的空中突击任务;1982年英阿之战,如果没有“竞技神”号和“无敌”号两艘航母,英军无论如何也不能拿下马尔维纳斯群岛。

此外,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现代航母也发挥着重要作用,是进行灾难救援、医疗援助和其他人道主义援助的重要工具。

比如,2004年印尼海啸,道路、机场各种交通瘫痪,美国“林肯”号航母的强大垂直空运能力,就在灾难救援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2006年以色列黎巴嫩冲突,英国则派出“卓越”号航母为首的多艘舰船进行“撤侨”。

因此,可以预见,中国航母将主要承担保护海上交通线、进行海军外交、遂行威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与灾害救援等任务。

作用

那么,中国建造属于自己的航母,究竟战略意图何在?

发展先进的航母技术平台,拥有强大的航母战斗群,是当今世界各大海军的一致建军思想。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对中国而言,航母的军事作用有如下几点——

一是解决远程投送兵力的问题,遂行远洋作战。中国目前的远洋编队由驱逐舰和护卫舰组成,缺乏必要的后勤保障与情报支持,无海上区域制空权和必要的反潜能力,因此在远洋只能执行反海盗、打击恐怖主义等非战争任务,难以形成有效战争能力。远洋部署航母后,各类舰载机可以为海上编队提供侦察预警和空中掩护,航母则可作为指挥平台,充分整合编队其他力量。

二是对敌进行外线威慑。中国在西太平洋不利的地缘政治条件意味着,如果中国海军仅仅局限在第一岛链内的近海活动,通过在近海建立防线维护国家安全,就依然是“陆军战略”的继续,海军的作用和特点远远没有得到发挥。

换句话说,中国必须跳出陆战思维的窠臼,发挥海军的机动优势,在大洋纵深摧毁危险来源或威慑牵制对手,以求最终实现中国近海乃至沿海大陆的安全。

在岛叔看来,未来中国远洋海军的主要活动区域,一是第一岛链以外的西太平洋海域,二是从中东、东非沿岸到马六甲海峡的北部印度洋海域。因此,中国可以考虑以航母为核心部署两支远洋舰队——太平洋舰队和印度洋舰队,从而实现在两洋的有效军事存在。

其中,太平洋舰队的主要作用,是实现中国海军在西太平洋第一岛链外的有效存在,扭转西太平洋过于失衡的海上力量格局,从外线对美日等国部署在西太平洋的海空力量进行牵制和威慑;一旦开战,则可对敌方舰队、基地实施袭扰作战,延缓或迟滞敌方对中国近海的侵略或干预,为内线应敌提供有效的预警和一定的力量支援。

只有这支力量的存在,方能实现刘华清将军“敌人进攻、我方也能进攻”的积极防御作战思想。

而印度洋舰队,则将以南海重点岛屿或部分友好国家港口为基地,以北部印度洋为重点活动区域。其主要使命,是与印度、美国等国海军合作,打击海盗、海上恐怖主义,保护海上交通线;同时,通过在印度洋保持一定的力量存在,防止敌方以破坏、封锁、封闭中国海上交通线为手段来瘫痪中国作战意志。

此外,它还可以防止外敌经印度洋、通过海基巡航导弹和舰载机,对中国内陆腹地实施干涉或打击,从而对意图干涉中国南海事务的外国海上力量以有力牵制。

新航母的下水,意味着中国将很快形成能够实际进行战斗值班的航母打击群。对于走向深蓝的中国海军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始。

毕竟,第一岛链内的狭长海域,犹如一个大池塘般,终究不应是中国航母的久留之地;中国航母注定需要走向远洋,并在西太平洋和北部印度洋进行战斗执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