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流行中國話太魔性!保證你看完會上癮

2017年05月29日     檢舉
Sponsored Links

 

非洲人流行中國話太魔性!保證你看完會上癮

吉布地——上個月,一趟上午10點24分發自吉布地首都的火車引來了非洲之角一些最重要的人物。在部落歌手合唱團的演唱聲中,一大群非洲領導人、歐洲外交官,以及流行文化的偶像,在新建的火車站爬上樓梯,快樂地競相進入全新的、有空調的車廂,乘坐了這趟首次運行的列車。

「這的確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值得我們兩國和兩國人民自豪,」衣索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德薩萊尼(Hailemariam Desalegn)在這趟開往衣索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列車啟程前不久時說。「這條鐵路將改變我們兩國的社會和經濟布局。」這是非洲的第一條電氣化跨國鐵路。 

Sponsored Links

但那天最大的明星也許是中國,中國設計了這個系統,提供了火車,並在規劃和建設這條全長753公里的鐵路的六年間,輸入了數百名工程師。那40億美元的造價呢?中國銀行提供了幾乎所有的資金。

中國已建成了世界上覆蓋最廣、最現代化的鐵路網絡之一,現在中國正在把其雄厚的資源和專業知識帶給世界。中國製造的地鐵車廂將很快出現在芝加哥波士頓,北京正在印度尼西亞建設一條造價50億美元的高速鐵路,中國政府最近在倫敦和北京之間建成了新的鐵路貨運服務。另一個尚未完成的雄心勃勃的工程是總長度為8.1萬公里的泛亞鐵路網,這個網絡將把中國與寮國、泰國和新加坡連接起來。

但很少有地方像非洲那樣正在被中國的巨大海外投資重新塑造,一個世紀以來,非洲大陸只新建了為數不多的鐵路。

Sponsored Links

儘管有多年來的穩定經濟增長,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仍受基礎設施不足的困擾,據非洲開發銀行的數據,非洲的道路只有一半鋪有路面,有近6億人尚未用上電。

中國公司(其中許多是受國內經濟增長放緩影響的國有企業)已經在填補這個缺口,這些公司每年在為非洲各地建設新港口、新高速公路和新機場上投入了約500億美元,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院中非研究所(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統計。

許多項目是北京「新絲綢之路」計劃的一部分,這個價值1萬億美元的計劃旨在加深中國與其發展中國家貿易夥伴之間的關係。

這筆資金的絕大部分都投在鐵路項目上,項目計劃者希望,這些鐵路將改變非洲人的旅行方式,也將改變非洲人之間以及非洲與世界其他地方做生意的方式。

Sponsored Links

中國建造和資助的項目包括兩年前在衣索比亞首都建成的一個輕軌系統,還有今年晚些時候將通車的、將肯亞首都內羅畢與港口城市蒙巴薩連接起來的造價130億美元的鐵路,以及奈及利亞的一個雄心勃勃的鐵路現代化項目,其中包括一個為拉各斯修建的城市交通系統。

「很久以來,非洲各地的鐵路都在勉強維持並走向衰退,但中國人來了之後,這一切肯定在改變,」貿易出版物《國際鐵路快報》(Railway Gazette International)的新聞主編安德魯·格蘭瑟姆(Andrew Grantham)說。

中國在非洲建設鐵路、學校和體育館的積極性,與美國在那裡的作用形成鮮明對比,美國在很大程度上不願意投資非洲大陸的基礎設施項目。一個為數不多的例外是巴拉克·歐巴馬總統2013年宣布的97億美元的「Power Africa」計劃,但這個計劃遠未達到其在五年內向2000萬個家庭提供電力的目標。

Sponsored Links

就貿易而言,中國早在2009年就超過了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

美國的考慮在特朗普政府下會如何改變尚不清楚。特朗普總統一直懷疑自由貿易協定帶來的好處,他的過渡班子上個月發給國務院的一個調查問卷對外國在非洲的援助和發展努力表示了懷疑。

這使一些非洲官員和長期關注非洲的專家感到擔憂,他們擔心失去的不僅是美國的影響力和慷慨解囊,還有通常伴隨急需的基礎設施項目建設而來的良好意願。

布魯金斯學會非洲增長倡議項目主任阿馬杜·賽(Amadou Sy)說,美國也在失去培養忠實客戶的機會。

「如果你在尋找新市場的話,非洲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他說。「但是現在,美國並沒有利用非洲的巨大潛力。相反,中國人已經在那裡,他們願意冒這個險。」

Sponsored Links

中國正在吉布地投下價值超過140億美元的賭注,吉布地是一個高度貧困和高失業率的小國,但它在地緣政治上具有戰略意義。中國在吉布地的項目包括三個港口、兩個機場,以及一條從其內陸鄰國衣索比亞引水的管道,衣索比亞是該區域的經濟大國,其外貿的90%依賴于吉布地的港口。

待建的項目還有一系列由中國建造的燃煤發電廠,這些電廠可以緩解夏季斷電的問題,並為建設一個新的免稅製造區提供動力,當地官員希望這個免稅區將把吉布地變成一個類似香港的轉運口岸和國際海運樞紐。

吉布地港和自由貿易區管理局主席阿布貝克·奧馬爾·哈迪(Aboubaker Omar Hadi)說他希望,把他的國家與衣索比亞首都連接起來的新鐵路,將是人們長期夢想的、從印度洋到大西洋的跨非洲鐵路的第一段。

Sponsored Links

「通火車已經改變了遊戲規則,」他說,他指出火車將把行程減少到12小時,直到現在,兩地之間艱苦的三至四天的旅行仍靠卡車。

哈迪稱讚中國人在西方銀行拒絕為該國基礎設施需求提供資金後全力投資。

「我們找過美國,但他們沒有這種遠見,」他說。「他們不是在考慮未來的30年。他們用過去的眼光看非洲,只看到了非洲大陸的戰爭和饑荒。中國人有遠見。」

並不是每個人都對中國的願景感到安心。一些人擔心中國手裡的籌碼,以及這些國家不能償付貸款會發生什麼情況。

吉布地欠下的債務特別高,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60%。但是該國財政部長伊利亞斯·穆薩·達瓦萊(Ilyas Moussa Dawaleh)對這種擔憂不屑一顧,稱吉布地的增長率是6.7%,足以償還貸款。

Sponsored Links

「如果我們現在不承擔這種風險,不發展我們的基礎設施,我們將繼續陷在貧困中,」他說。「幾年後,你就會發現吉布地已經成為非洲大陸的物流中心。」

另外一些人擔心的是吉布地政府缺乏透明度,在獨裁體制中做出心血來潮之舉,官僚腐敗遺風令人惱火。吉布地做好戰鬥準備的反對派領導人、前總統候選人穆罕默德·達烏德·謝希姆(Mohamed Daoud Chehem)表示,中國貸款的條件沒有披露詳細信息,因此有人質疑可能存在瀆職行為。

「我們談論的是數以十億計的美元和透明度為零,」他說。「有沒有回扣給政府官員?答案沒法知道。」

另外一些人擔心在中國離開之後,這條鐵路會發生什麼事。歐洲帝國主義者也曾在非洲修建了一些鐵路線,其中大多數在殖民地獨立之後的幾十年里就失修破敗了。

Sponsored Links

《非洲自由鐵路》(Africa’s Freedom Railway)一書的作者傑米·蒙松(Jamie Monson)說,長期維護可能比初期建設更具挑戰性;那本書記錄了中國建造的一條連接坦尚尼亞和尚比亞的鐵路的故事。坦贊鐵路修建於冷戰時期,被譽為中非友誼的象徵,對它的日常維護做得很不到位,因此一些人想讓中國人來接管它。

「沒有適當的維護就會產生問題,這對區域經濟和當地人民的生計可能會造成巨大影響,」她說。

然而就眼下來說,吉布地第一條現代化鐵路的建成讓很多人感到興奮,它是沿著1917年竣工的一條破舊鐵路修建的。當年法國建造的那條鐵路,在經過數代人的忽視之後,已經在幾年前壽終。

雖然來自中國的工人做了大量技術和工程方面的工作,但是該項目僱傭了數以千計的吉布地和衣索比亞勞工鋪設軌道和挖掘隧道,幫助克服了其他中國在非洲項目常常在當地引發的不滿情緒。這個項目將由中國人運營五年,然後轉交給當地人,他們中的很多人在中國接受過培訓。

Sponsored Links

熱烈的開幕式在炙熱的陽光下舉行,只有最有關係的來賓才獲許登上火車。在掌聲和歌聲中,火車緩緩駛離了車站。

34歲的達哈·艾哈邁德·鄂圖曼(Dha Ahmed Osman)是為吉布地政府工作的技術專家,他透過火車的窗戶凝望著荒蕪的、擁有粗獷之美的景致,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他預測,新火車將改變吉布地和衣索比亞,最終將改變非洲。「為此,我們得感謝中國人,因為他們分享了資金和技術給我們,」他說。「感謝他們對我們的信任。」

Sponsored Links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