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親一發脾氣奶奶就閃的遠遠的,但奶奶過世時,卻緊緊拉著我母親的手!

有緣人的故事     2017年05月29日     檢舉

 

 

 

我母親的脾氣不是一般的暴躁,用母老虎、母夜叉來形容不算太過分。她的塊頭很大,上秤從不低於一百四十斤,瘦弱一點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敢打敢拼的母親為家裡增添了幾分悍氣,但也總是讓家裡氣氛陷入沉重。父親挨過她的打就不說了,那是兩夫妻之間的事,只要父親挨得住,我們都沒話說。

 

我要說的是奶奶,她不僅被我母親的脾氣震住了,而且還特別害怕。怕到什麼程度呢?說起來沒人相信。只要我母親一衝她發火,她就躲起來,好像會被我母親吃了一樣。

怕到這步田地,也是世間少有。嬸嬸對此也是不滿的,偶爾會抱怨幾句,說我母親把老人家嚇出個病來她不會管。她這樣說也是在背後說,讓我母親聽到了的話,她是知道後果很嚴重的。

 

有兩件我記得很清楚,從中便能看出我母親是個什麼樣的人。

家裡好久沒有煮好料了,這天母親到集市上買了一些料用海帶煮,有半鍋。她先撈了一搪瓷碗叫我送給奶奶吃,哪知奶奶不肯要,大概是生我母親平日太兇的氣,不得已,我又端回來了。

 

見我又把送過去的海帶湯端回來了,我母親一下子就冒起了火,接過我手裡的碗就去了奶奶家。我就怕母親忍不住又會對奶奶動肝火,趕緊跟過去,心想,能拉就拉一把,千萬不能讓母親把海帶湯澆到奶奶身上去。

 

「媽,我叫猴子端給你吃的,你怎麼不要?」母親把碗往桌上一擱,臉色很難看。

奶奶腿都軟了,解釋說:「家裡孩子多,他們好久沒吃上好的了,就讓他們多吃點吧。」

「媽!」母親聲音提高了好幾度,說,「你是嫌我放了毒藥在裡面是麼?我喝給你看!」說罷,她對著碗吸了一口湯。湯很燙,燙得她又把湯吐了出來。

 

「我要、我要!」奶奶見我母親燙到了嘴,怕她又會發大火,說完就不見人,又躲起來了。

奶奶答應收下那海帶湯,我母親便得勝回去了。我沒有走,想看看奶奶又躲在什麼地方。

我在水缸後面發現了奶奶,問:「奶奶,今天我媽是送菜給你吃,又不會罵你,你躲什麼呢?」

「剛才你媽燙到了嘴,她不會怪我才怪呢。」奶奶直起身,渾身抖著說。

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可就更能顯現出我母親的強悍了。

 

 

奶奶患了病,感冒發燒,怕花錢不肯去看醫生。嬸嬸說:「媽,你有病不去看,這麼大年紀扛得住麼?」奶奶在嬸嬸面前還挺牛:「扛不住,扛不住死了還好點,活在世上受罪!」

嬸嬸沒辦法,於是告訴我母親。我母親一聽說奶奶有病不去看醫生,咚咚,划動兩隻水桶粗的腿就過去了。

 

「媽、媽……」我母親叫了好幾聲,沒聽見奶奶回應,也沒見到人。

不用說,奶奶聞聲又躲起來了。這次躲到哪裡去了呢?我們到處找,就是找不到。

「聽見我來了你就躲,你好好躲,永遠不要出來!」我母親來了氣,大聲地叫,可是奶奶就是不出來。

 

見灶膛前有堆稻草,我走了過去,就聽見奶奶在裡面輕聲地說:「猴子,別作聲!」

奶奶原來躲在稻草堆里,叫人怎麼去找?我說:「奶奶,我不作聲,你自己出來。你病了要去治。」

「我沒病,有病也是被你媽嚇出來的。」奶奶不願出來。

我母親見我對著稻草堆嘰咕,猜出了奶奶就藏在裡面,走過來把稻草一掀,說:「媽,你這是何苦呢?」

「我就是有點燒,扛一扛就好了。」奶奶站起身,臉色蒼白,燒的。

 

「你想死很容易,有井有河有麻繩!你死了倒是快活了,別害了我們這一窩人。去治!」我母親一把把奶奶拽起,往背上一撂,就像背只小貓咪一樣把她背去了赤腳醫生那裡打針。

一量體溫,奶奶高燒四十度,再不去打針後果難料。

奶奶生了病,我母親很貼心地照顧,為她擦身、洗腳、洗衣,每天要跑去看好幾回,甚至還煲了湯給她補身體。

 

 

「媽,你不要怕我,我不是老虎,不會吃人,就是性子急了點。」我母親這樣安慰奶奶。

「我也知道你心不壞,但就是有點怕,不知怎麼回事。」奶奶也知道母親的心,說著說著眼淚竟然下來了。

自此,奶奶總是在別人面前誇我母親好,這讓嬸嬸心裡很不舒服,說:「我從沒罵過她,倒不見她夸半句;她怕得要死的人呢,還說好,這不是賤骨頭麼?」大家聽了只是笑笑。

 

奶奶百年的時候,最捨不得的就是我母親,緊緊拉著她的手不放。我母親哭很厲害,大呼:「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媽這一去,這心裡空了啊,嗚嗚……」

 

我母親現在六十多歲了,脾氣變了許多,很少發火了,還經常會提起奶奶,說奶奶是個節省的人,沒過過好日子。我們都知道,母親還在懷念和奶奶共度的那段艱難而又不失溫馨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