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JPJ實在太黑暗了!18歲少女考駕照堅持不給Kopi錢,最後考了3次屢試屢敗!!

2017年05月29日     3780     檢舉

「考駕照與給咖啡錢」的曖昧關係,數十年來大家似乎早已習以為常,現在在我國早就絕非新鮮事。而這種不法行為,從習慣、甚至已經變為「常態」,到了一種令人麻木的嚴重程度。但凡有人決定不給錢,考駕照時往往都會不及格,如果幸運可能有機會pass。可是這種機會確是很渺小。

大馬JPJ實在太黑暗了!18歲少女考駕照堅持不給Kopi錢,最後考了3次屢試屢敗!!

「考駕照與給咖啡錢」的曖昧關係,在我國絕非新鮮事。數十年來大家似乎早已習以為常。而這種不法行為,甚至已經變為「常態」,到了一種令人麻木的嚴重程度。

考車的人不給賄金,對教車學院的業者來說,是搞對抗、是自討苦吃、是不識相。

《星洲日報》日前接獲一名來自馬六甲18歲讀者的投訴。她正是因為堅持不給賄金,而遭到為難和不公平待遇。屢試屢敗後,還被教車學院業者奚落:「誰叫你不要早給錢?」

考駕照前夕接教車學院來電.建議付350包過關

這名18歲女孩在甲州陸路交通局親身體驗了「不給錢就考不到駕照」的黑暗經歷:在考駕照的前一晚,她接到教車學院負責人的電話。對方在電話中建議她付一筆額外的350令吉,以「幫助」順利考獲駕照。

女孩知道這是不合法的行為,於是推說:「沒錢,要跟父母商量,考慮一下。」

第二天早上,前往考駕照之前,她回撥了昨晚的來電並錄音。

大馬JPJ實在太黑暗了!18歲少女考駕照堅持不給Kopi錢,最後考了3次屢試屢敗!!

教車學院其中一名職員當時正向「女孩」解釋,「幫忙費」在下星期重考時才交。畫面由女孩用手機偷拍。

以下是女孩和Z教車學院其中一名員工的錄音內容:

女孩:如果包外面(路考)而已的話?

職員:單單包一項的話是180(令吉)

女孩:如果包了還是不過的話,錢會還給我嗎?

職員:怎樣講包了不過叻?除非你拿車去撞東西啦。

女孩:所以包了是一定會過?

職員:對。你只要不發生車禍,拿車去撞東西之類就可以了的。

女孩:可以便宜一點嗎?

職員:不可以,因為我們都沒有從中收費,也是他們開這樣的價錢。

女孩:所以我給的話,是給JPJ的人?

職員:你給我們,由我們給他們。

女孩:如果沒有包會怎樣?

不行賄路考不過關

女孩與家人討論後,不願意向惡勢力屈服,於是決定不行賄。她順利地通過了停泊、上斜坡等場內測試。然而,在路考的部份,卻因小失誤敗下陣來。

「那是第一個路口,就在考車場的門口,我踩了剎車,把車子停下,看可否出路。但考官立即叫我下車,由他將車子往回開。考官說將車子停下時,要拉手剎,還要換到空檔(N:Neutral)。」

重考時考官頻「暗示」

經過了第一次的失敗,女孩依然堅持不行賄。第二個星期前往重考。但,又失敗了。

「這次,我連門口都沒開到。有個人從我車子前面經過,我踩了剎車,踩的速度稍快了一點,但還不算是緊急剎車,行人也沒什麼反應。

但考官說他被嚇到了,所以不過關。」

女孩心裡明白,是因為沒有行賄,所以遭到為難了。她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應該繼續堅持?

「我當時開口請求,可否給個機會繼續路考?考官反問我\'peluang yang macam mana?\'(怎樣的機會?)他一直沒有下筆,一直反覆地翻手上用來評分的幾張紙。問我重考是不是100令吉?」

「我當時不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只是一直重複『請給個機會』。後來想想,他應該是在暗示我。」

每次重考她需要繳付130令吉,還要額外安排時間補課,而且每次考車她都得在考車場耗上大半天。

第三次重考被奚落

而她已經失敗了兩次,即將迎來第三次重考。費用和身心折磨令她瀕臨放棄。

再次在櫃檯預訂下一次重考時,教車中心的員工奚落說:「誰叫你不要早給錢?」

原本一直很支持女孩的母親被逼急了,不斷勸說:「給吧。我們是鬥不過他們的。你身在馬來西亞,就是這樣。」

於是她致電星洲日報求助。

職員:有時候lucky的話,也是會pass的……

記者以姐姐身份代女生交涉.教車學院:給錢多可過關

記者以女孩姐姐的身份,透過電話與教車學院職員交涉,部份對話內容如下:

記者:你是負責人嗎?

職員:我是員工,但不是負責人,不過你可以跟我講。

記者:到底為什麼她不過(過關)?是不是給了錢(賄金)就一定會過?

職員:給了錢,我可以講多數都是過的。

記者:你們有多少人是給了錢,就肯定過的?我想知道幾率。

職員:過的比不過的多,可以講80%以上。

記者:所以你認為是不是如果第一次考就給錢,早就已經過了?

職員:對啊!可是我們問了她,她自己講不要的嘛。

記者:所以是她錯啦?

沒有給錢啦。

職員:對啊!她沒有講要啊。

記者:可是你作為教車學院的員工,你懂不懂這是犯法的?

職員:現在是拿law來壓我嗎?

記者:我不是拿law來壓你,我是問你,我想知道你們到底懂不懂?

職員:我們只是給你們方便,如果你們不要我們也無所謂。

向反貪會投報逾月獲回應.「無法告知調查進度」

雖然出面向考生要賄金的是教車學院的職員,然而根據職員的說法,賄金將交給陸路交通局考官;而女孩也在第二次路考的過程中,曾經被考官暗示「機會」。

記者收集了女孩的所有錄音、錄影,在獲得女孩的同意後向布城反貪委員會投報,反貪會官員承諾將會進行調查。

該反貪會官員同一天致電在馬六甲的女孩(當事人),向她錄取口供。

反貪局官員告知,當事人可以兩種方式舉報不公的賄賂事件。其一是以真實身份,正式向反貪會報案,這可讓反貪會直接開檔案進行調查;其二則是透過匿名方式,向反貪會提供線索,讓反貪會能順藤摸瓜,以臥底方式進行調查。

記者當時以當事人姐姐的身份,聯繫反貪局,該官員的反應積極,並為了讓記者進一步提供線索,主動提供自己的手機號碼。

事隔一個多月後,本報再致電反貪會官員跟進調查進度,該官員說:「已經採取各種方式進行調查,但是無法告知調查進度,也無法透露調查方式,更無法預測什麼時候會有調查結果。

臉書出現「買賣駕照」.付款5天後獲「駕照」

除了「給錢,買過關;不給錢,遭為難」的投訴,記者也在讀者的投報下,在臉書發現一個「買賣駕照」的不法行徑。

臉書一個名為「JPJ-Lisence/Saman Agent代理」的用戶,發帖聲稱能在完全不用出席課程、筆試、駕考、路考,省略從A到Z的駕駛能力審核程序,直接買賣駕照。不法分子竟大膽地透過社交媒體,招攬駕照買賣生意的舉動讓人汗顏。

在記者與之私訊的過程中,對方告知只需提供身份證副本、地址、電話號碼、照片,就能在付款後的5天內完成「駕照」。

而且言之鑿鑿地保證,所售賣的駕照和正規考獲的駕照一樣,駕照持有人個人資料會存在陸路交通的記錄中,將來亦能每年更新駕照。

在臉書私訊過程中,對方一開始開價汽車駕照(手排擋)2200令吉、摩哆車駕照1600令吉。後來經議價,才把汽車駕照價錢減至2000令吉。

對方透露,其處理文件、收錢的辦公室位於新山敦阿都拉薩路(Jln.Tun AbdulRazak),並指吉隆坡沒有辦公室。對方行事小心,要求「訂製」駕照的記者,先付70%定金,交貨時再交付另外30%款項。

當記者要求上門付款時,他則開出「見麵條件」,即先繳付300令吉。而當記者質疑:「交了錢之後,找不到你們怎麼辦?」

對方立刻惱羞成怒:「不信任我們,為什麼PM(私訊)我們?」

本報記者根據對方所提供的地址,親自前往位於新山敦阿都拉薩路查看,發現那是4層樓店屋。底層為已結束營業的咖哩餐館,外頭掛上多個招租招牌;二樓則是一間商業管理公司。

三樓和四樓沒有營業招牌,但仍可見設有冷氣壓縮器。

據記者短暫逗留觀察,並沒有人進出該棟大樓,無法確認其他樓層是否有營業或充作住所。

大馬JPJ實在太黑暗了!18歲少女考駕照堅持不給Kopi錢,最後考了3次屢試屢敗!!

駕照賣家在臉書張貼發貨的包裹圖片。照片說明寫的是「發貨記錄。各種駕照(免出席),罰單幫您解決。」

大馬JPJ實在太黑暗了!18歲少女考駕照堅持不給Kopi錢,最後考了3次屢試屢敗!!

駕照買家在臉書張貼成功交易的記錄,加強潛在客戶的信心。惟賣家行事小心,打蒙了所有可能透露個人信息的資料。他也在買家再次確認「確定可以在JPJrenew?」時,言之鑿鑿。

賣駕照集團接受線上轉帳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