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刑事非互斥

希望联盟     2017-05-14     检举

 

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采取法律行动,寻求没收利用从我国国有投资基金“一马发展公司”侵吞款项购买超过10亿美元的资产,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资产扣押行动之一。

国阵,尤其是巫统众领袖对这国际丑闻的辩词,林林总总,令有识之士叹为观止。除了辩说他们并不知道身为被告之一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MO1)是何人,也大力强调美国启动的司法程序乃是民事诉讼,非刑事案。言下之意,一众被告“只是”民事案件的被告“而已”,不是刑事犯,“问题不大”。

我想给巫统众公上一堂法律基本课。备受英国大学推崇的已故法学家Glanville Williams所著作的法律系学生启蒙课本《学习法律》的第一章便谈到刑事法和民事法之分。我们首先必须了解到刑事和民事案件的分别不在于该不正当或非法行为的性质,而是同一个非法行为可以同时是刑事罪与民事违法行为。

举例,如果你把车子交给代客泊车的服务员后,他竟然把你的名车驾走,那么他当然已经犯上了偷窃的刑事罪。同时,他也犯了属于民事侵权的强占他人财物的违法行为;你可通过民事诉讼告他毁约(因为没有遵守他与你之间的合同好好地保管车子)。

如果一名铁路信号员忘了适时拉起开闭杆而造成火车失事,人命伤亡,他可能会在误杀的罪名下被检察官提控。同时,受害者或家属也可以因他的疏忽采取民事索偿。铁路局也可以告他毁约(铁路局和信号员之间的雇佣合约)。

民事附带刑事

由此可见,刑事、民事之分不在于犯事者做错了什么事,而是该违法行为所带来的后果。若会引起检察官提控,罪名成立的话可以被罚款或监禁,便属于刑事罪,如果只是会被原告索偿,便属民事案。同一个行为,可以只属于刑事,只属于民事或两者皆是。

如以上所分析,同一个违法行为可同时带来刑事和民事两种后果。甚至不同的人可以采取不同的法律行动来对付之,如例子中雇主和受害者家属可以个别以毁约和民事侵权为由向信号员兴讼。

所以并不能排除美国司部在民事诉讼进行的同时或者过后再次出击以刑事行动对付涉案的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阿兹、我国年轻富豪刘特佐甚至那呼之欲出的MO1。究其实,美国的民事诉讼的诉状里充满了刑事因素,可以说是“类似刑事的民事案”(quasi-criminal)的案件。

相对于民事案件,刑事案件是没有追究的时限。在新加坡,一名年轻木匠在2002年虏拐和强奸12岁女童后逍遥法外多年,事隔12年他因涉嫌犯下偷窃罪被捕,警方这才通过脱氧核糖核酸对比确认他就是当年的强奸犯而落网。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