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迪卡的sub judice论差矣

希望联盟     2017-05-14     检举

 

我国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表示,为了避免美国司法部诉讼案引用大马国会的辩论内容,因此他坚持在下议院禁问有关该司法部入禀扣押一马发展公司(1MDB)资产诉讼的课题,以免影响诉讼。

班迪卡援引了3项国会“议会常规”作为理据以支持其为何拒绝让国会辩论美国司法部诉讼案的课题。其中一项是第23(1)(g)条。这条文阐明提问不可以对法庭正在审理的案件可能造成影响,也不能询问任何有关法庭正待审理(sub judice)的案件。

第二项是议会常规第36(2)条,阐明了在辩论修订法案时,不能提出sub judice的事情,以免影响相关利益者。

这两项常规都提到拉丁文的“sub judice”,意即“在审判中的案件”,源自英国的习惯法。为了避免对待审案件带来“真正造成影响的风险”(real risk of prejudice), 公众或媒体被禁止对这些尚未判决的法庭案件发出评论或发表意见。这在还保有陪审团制度的国家尤其重要。因为陪审团由法律素人组成,一般上被认为会比训练有素的法官较为意志薄弱,易于受影响。对于一些备受瞩目的大案,尤其是刑事案,司法界都会特别担心出现“未审先判”或“媒体审讯”的情形。

这个法则有它的功用。譬如在英国几年前的一宗谋杀案,几家报刊都刊登了一系列不利嫌犯(女死者的房东)的文章,极其妖魔化他。不久后,却有另一名男子向警方自首承认误杀死者,房东先生得于洗脱罪名。

议长认知错误

如果违反了sub judice法则,属于藐视法庭,可被惩罚。所以,这个法则是有关藐视法庭的法律之一。

如果案件是由法官审讯的话,因为司法界认为“法官应为更加意志坚毅”,不易受左右。所以,就算公众或媒体对这类案件发表意见或作出批评,亦不一定是违反了sub judice法则。在英国,有关公众或媒体评论法官正在审理的案件而被提控,至今还没有成功入罪者。

在法律上不是每一项针对待审案件评论就等于抵触了sub judice法则。要法庭定罪,总检察署要成功证明公众的意见或媒体的报道令到法庭审讯出现有失偏颇的“真正风险”。

我非常不同意国会议员在下议院讨论1MDB课题会真正地影响到美国司法部诉讼的危险性。更何况,sub judice法则是藐视法庭法律的一环,每一个国家的司法机构的权力都局限于本国的权限。就算,退一万步说,有人(无论是议员、媒体或民众)在我国犯了藐视美国法庭的罪行,美国的法庭根本就不能有权限对付他们。再者,我想知道,到底班迪卡有没有查询在美国这宗诉讼案是由陪审团还是法官审理?

总之,我不能苟同班迪卡的sub judice论。国会议员应有权针对1MDB课题畅所欲言。贵为议会之首,议长的职责之一是尽量保障他们的发言权和议会作为政府三权之一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