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的法定责任

希望联盟     2017-05-14     检举

 

巡视路洞、帮忙修剪枯树枝叶、视察沟渠等等解决地方上的民生问题是很多州议员,甚至是国会议员的例行公事和日常作业。虽然理论上,国州议员的主要工作是作为立法者,和在国会和州议会那崇高的民主殿堂为民请命和辩论国家大事,可是,在目前朝野毎席必争的竞争压力下,议员们多数也都对处理地方议题甘之如饴,不敢有丝毫怠慢。

前来投诉的居民通常都很担心路洞或枯树倒塌会造成人命伤亡。当然,他们的忧虑是有其道理的。2000年,便有一名男子在驾车前往办公室的途中,其轿车途经吉隆坡的大使路时不幸被一棵正好倒塌的枯树击中,令他身受重伤而全身从颈下瘫痪,当然轿车也毁坏了。肇祸的大树高百呎,而且长在斜坡上。

受害者因而起诉吉隆坡市长。原告在高庭胜诉获赔,但后来吉隆坡市长于上诉庭上诉得直。最后,峰回路转地,男子上诉至联邦法院反败为胜。案件是Ahmad Jaafar bin Abdul Latiff v Dato Bandar Kuala Lumpur (Civil Appeal No 01(f)-7-04/2013(W))。

联邦法院以三对二的大多数裁决,在《1976年的地方政府法令》第101(b) 与 (cc)条文下,地方政府, 即各市县议会有责任竭尽所能,以最大的努力,最好的技术和最谨慎的态度来执行任务以预防枯树对公众构成危害。而且,市县议会的法定责任除了公共场所之外,甚至延伸至私人土地上的树木。(讽刺的是,持相反意见认为地方政府不必负上法定责任者,包括两名联邦法院和上诉庭的三名法官还多过另一方的法官)。

监督县市议会

案中,法院也认为市县议会应该定时巡逻和视察其管辖的地区。由于地方政府在法令下有广泛的权力,包括有权“进行任何对公共安全,健康和方便有利之事”(法令的第101(v)条),我认为根据此案例,市县议会也有责任定期视察路洞和沟渠。

我曾于2015年8月召开的霹雳州州议会引用上述联邦法院案例向州政府提问,到底州内的地方政府有没有根据法庭的裁决,采取必须的步骤来‪确保公众和公路使用者的安全。当然,他们回复说当局已经釆取行动设立布告板,在道路上划线和照亮暗区等。当局也声称有定期,至少每月一次巡逻路洞,以保障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我也趁机询问州内的巿县议会有无设定标准的“应对时间”(response time)处理路洞投诉。出人意表地,州政府的回复竟然是“最多三天”便会回应和处理。 

我相信,州内的议员们和公众人士应该不会同意市县议会有严格遵守所设定最多三天的应对时间或回应时限吧!无论如何,希望议员们和民众可以善用以上案例向市县议会施压以迅速解决地方民生问题,让国州议员可以更加专注于议会的问政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