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接棒法国总统面临老大难

希望联盟     2017-05-14     检举

5月7日晚,法国前经济部长、“前进”运动候选人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法国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超过65%的选票,当选新一任法国总统。

年仅39岁的马克龙为何能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首先,当然是机遇,因为两大主要政党候选人的口碑都不太好。先是原本民调领先的中间偏右翼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因妻子被指控“吃空饷”,而不得不提前宣告出局。接着是社会党推出的偏左翼候选人阿蒙,因为传统选民不再青睐,导致选票始终拉不上去。这就让持中间立场的马克龙渔人得利,最终与被选民认为不靠谱的玛丽娜·勒庞对决,取得跨入爱丽舍宫的通行证。

其次,当然是马克龙非常“识时务”,眼光精准。他原先在社会党,可他深知社会党执政多年,民众已产生“审美疲劳”,再打着社会党旗号竞选,沾不了多少光。于是他另起炉灶,创立了新的前进党,明确表示要组成一个“跨越左右阵营之分”的政治联盟。接着又退出奥朗德政府,以示其不再效忠奥朗德,不与已经被民众厌恶的奥朗德同流合污。这是他在研究欧洲其他国家新崛起的政治运动后所汲取的竞选策略。没人注意到的时候,他看到了机会。

再次,庞大的游说团队助马克龙一臂之力。马克龙派出无数志愿者组成游说团队,叩开30万户法国家庭,做了2万5000次深度社会调查,采集了海量信息,从中梳理出主流民意,使马克龙的竞选纲领十分接地气。未成曲调先有情,这让法国选民对马克龙高看一眼,最终把选票投给他。

此外,竞争对手勒庞分化欧盟的极端主张反而成全了马克龙。勒庞主张反移民、反欧盟、反体制的吊诡路线,让法国民众深感不安,而马克龙提出的温和施政愿景让法国选民为之一振,选择马克龙是阻挡勒庞造成社会动荡的最后一道防线。

马克龙就是这样,凭借其年轻活力、迷人风度、极佳口才和影响力,实现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变局。马克龙的当选,开启了法国总统选举史上第一次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候选人,一举成功当选的先河。难怪7日晚上,马克龙在卢浮宫广场庆贺晚会上,引用了拿破仑的名言作为开场白——“一切皆有可能!”马克龙当选后表示,法国掀开了历史新一页,并希望“这是希望和重拾信心的一页”。他也说,在接下来的五年任期中,将“怀着谦卑、奉献和坚定的心服务法兰西”,竭尽全力弥补国民间的分裂。

首个挑战是议会选举

但是,马克龙的履历太过光鲜——读书时出身名校、成绩优秀、名师欣赏,从政又深得领导赏识,在奥朗德政府任职一路平步青云,从总统府副秘书长到经济、工业和数字经济部长,正可谓年少得志,得来全不费功夫。马克龙走的路太“顺”了,没经受过什么挫折和风雨,这对他接下来任法国总统这个“高危职业”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缺少政治历练,能否独当一面,把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元首这副担子挑起来,还有待观察。

马克龙上台后,将面临奥朗德留下的一大串老大难问题,首当其冲的是6月11日和18日举行的议会选举。由于马克龙的前进党资历太浅,成立只有一年时间,缺乏进行议会选举的人脉根基,要想在议会拿到多数席位,其难度不比竞选总统小。

法国实行的是比较特殊的“半总统制”,或者说总统和议会共治的混合制。在这个制度下,总统是人民直选产生,但还有一个以总理为首的内阁。总理经总统任命,但对议会负责。在“半总统制”下,如果总统所在的政党在议会中是多数党,总理和总统就同属一个政党,那就好办;如果总统的政党在议会中是少数党,那就得任命反对党人士任总理,总统和总理分属两个政党,接下来就会“磕磕碰碰”。

于是,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其实是总统的“第三轮选举”,极左和极右都极力翻牌,在议会中掌权,掌控政治话语权。这对马克龙来说,也许是一个“下马威”。伊普索民调机构调查显示,61%的法国人不想在议会选举中支持马克龙及前进党,这无疑是给马克龙添堵。届时,手持蓝玫瑰的勒庞还会再来。

社会分化问题也很棘手。在法国总统竞选竞争最激烈的时候,舆论一致认为,无论结果如何,新总统面临的都是一个走向分化的法国,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政治事务专家维维安·佩尔蒂索认为:“人们今天在法国看到的,的确是两个社会,大城市选举马克龙这样的建制派候选人,但在乡村和小城镇,人们选举勒庞或极左翼的梅朗雄。那里的民众觉得被人遗忘,被丢在了一边。”

眼下,法国社会的极端势力已经崛起,这从总统选举的第一轮投票中就可看出端倪,超过40%的选民把选票投了给梅朗雄的极左翼和勒庞的极右翼。不过,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他们的政治诉求并无特别差异,甚至是不同标签下的同一种狗皮膏药,双方都高举反移民、反欧盟和反全球化的旗帜。

而马克龙主张自由、支持全球化,与他们的立场完全对立。虽然原先支持极左或极右的选民,最终有很大一部分把选票投给马克龙,但社会极端思潮依旧,马克龙走马上任后,如何在极左和极右之间寻觅平衡点,好比走钢索一样艰难,稍不小心,不是得罪极左,就是冒犯极右,被在野的极左或极右政党抓住把柄。

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马克龙的胜选说明法国选民对希望的渴望,但不要忘了,法国社会、经济等领域经历著多方面的断层。由此看,马克龙上任后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实现和解,以此为基础才谈得上真正治理好这个国家。

马克龙不熟悉议员的世界

再就是马克龙的经济改革撒手锏能否顺利掷出去。马克龙在担任经济部长期间,主导出台所谓的“马克龙法案”,旨在促进经济增长、活动与机会平等,推动允许法国商店周日营业,还公布“新工业法国”二期计划,为法国制造业升级转型优化顶层设计,透露出锐意改革之意。

然而,巴黎政治学院政治研究中心专家吕克·鲁邦提醒:“马克龙的弱点在于他对于议员的世界一无所知。议员们的世界是非常自我的。如果参议院想阻碍改革,他们的能量会很大。”鲁邦也说:“领导一个国家不像领导一个部委那么简单,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而马克龙的改革主张,将不可避免地触动培育他的法国精英阶层的奶酪。

诚如鲁邦所言,法国的社会症结在于精英阶层固化,与中产阶层鸿沟扩大。“马克龙想让中产者上升为精英的道路更为容易。然而,控制国家机器的利益集团更注重体制的稳定性,不希望太多变化。”

最后是如何通过克服内政困难,来维护法国在欧盟的轴心国地位。马克龙在竞选纲领中称,将把捍卫法国人利益、与各种威胁作斗争,作为其外交优先事项。具体而言,一是安全利益,主要是反恐;二是气候利益,即保护地球平衡与生物多样性;三是经济利益,帮助法国企业增强竞争力。但是面对国内政治势力的较量,加上欧洲一体化正经受英国脱欧的煎熬,形势不容乐观,脱欧情结在法国社会也有一定市场。马克龙要把竞选中提出的外交纲领如愿付诸行动,从而巩固法国在欧盟的轴心国地位,充满不确定性。

马克龙踩着《欢乐颂》的节拍登上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宝座,但他脚下的红地毯未必是一片坦途,一个充满变数的法国正等着他治理。